止道为仙 第163章 狍鸮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姚十三猛地睁大眼睛,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散修盟的尤虺也是倒吸冷气,双眼露出精光,死死的盯着场中的那道身影。

  秦恒瞳孔一缩,内心咯噔一下,千机门的鬼算子摇头轻轻叹了口气...

  慧真整个人都愣在原地,双眼之中只有那半空中已经被吸干精血,枯瘦矮小的干尸。

  这场对决说来话长,实际上却只有那么几个呼吸的时间,血红在被困在这禁制之中,感觉到自己的气血在被这禁制上的锁链吸收,自己却无法挣脱时,本想自爆,连同这猩红禁制一并毁掉。

  可惜却根本做不到。

  他虽然认出了这禁制的来路,但却一直无缘修习,因为这血神经是血煞宗的传承功法,只有历代掌教才有资格修炼。

  所以他并不知到如何破解这禁制,也不知道这吴良为何会这功法,但这一切依旧给他造成不了多大的影响。手机端sm..

  身为血煞宗亲传弟子中最强的七人之一,他血红,岂能没有保命的底牌!

  血煞宗内,一名穿着普通的血煞宗弟子双眼露出怨毒,死死的盯着半空之中的柳寻香。

  柳寻香双眼扫视了一遍血红的尸体,没再多想,这尸体精血尽失,识海枯竭,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好了,诸位,我们可以来好好谈谈,怎么杀这异兽了。”柳寻香指尖一勾,这猩红禁制瞬间缩小成豆子大小,回到柳寻香的额间。

  众人从刚刚这一幕回过神来,看着柳寻香额间的猩红和眼中还未消散的戾气,纷纷讪笑。

  如果说吴良杀雷厉,是靠的运气和占便宜,那杀这血红,则靠的是真正的实力。

  正面击杀血红,神通强悍,经验丰富,且动手是步步算计,将血红逼入自己设下的禁制群中,这份心机和在禁制上强悍的天赋,让所有人心中都开始怀疑,这吴良,这些年究竟是真的废物还是...他本就是雾隐宗的一张底牌。

  远处的狍鸮在柳寻香来的时候就一直蜷缩着身子,身子也被一团淡淡的红光包裹着,哪怕是柳寻香和血红的战斗,也没能惊动它。

  “此兽状态不对,我觉得我们不妨偷偷过去,把两生花摘了?”一名散修盟的瘦高老者说道。

  众人纷纷白了他一眼,你当这是路边的野花说采就采吗...

  瘦高老者面色尴尬,不在说话,另一名中年男子出声说道:“我想我们大家要抓紧时间了,因为这狍鸮似乎在晋级。”

  “什么!”

  所有人被这男子的话都惊住了,这狍鸮已经是堪比化丹的将级异兽,在晋级的话,岂不是能与蜕灵境的大修抗衡...

  这中年男子从秦家的人群中走出来,冲众人拱手说道:“在下东荒秦家秦义,在家族中是名教习长老,专门教家族弟子辨认异兽,就目前这种状态来看,这狍鸮很有可能是在晋级。”

  “那我们必须打断它,不然纵使我们取到两生花,等到这畜生晋级成功,一样会追杀我们,到时候所有人还是个死。”姚十三出声说道。

  “我赞同。”柳寻香点头附和。

  姚十三的想法确实没错,异兽不比人,他们是凭借着气味来分辨的,就如同在他小时候王盘山遇到的那条赤红色巨蟒一般,只要想追自己,自己根本就跑不掉。

  “我也赞同。”

  “我们也同意。”

  血煞宗来的亲传死了,场中的三大宗就只有万古一剑宗和雾隐宗,这两宗达成一致,其他人自然不想跟他们对着来。

  所以在柳寻香表态后,散修盟,千机门以及其他到此的小宗门纷纷点头答应,至于大荒秦家,这秦义是他们的族人,自然不可能反对了。

  “那怎么杀这畜生,直接冲上去不成?”尤虺突然问道。

  小小站出来说道:“我觉得不如先趁狍鸮还在沉睡中,我们先将他禁锢住,然后在击杀它,不然直接动手,打断它的晋级,很有可能会导致它发狂。”

  赵紫莹附和的点点头,柳寻香看了二女一眼,问道:“秦道友,你对着狍鸮了解多少?”

  众人随着柳寻香的话也都看向秦义,秦义也不隐瞒,说道:“在下惭愧,对这狍鸮也只是略知一二,传说这是一种生活在上古时期一座名为钩吾山上的异种,不过史书上对它的记载很少,流传下来的也大多语焉不详。

  只是对它的样貌有些记载,其次就是说此兽喜欢食人,至于弱点什么的,都没有记载。”

  “你他娘的说了跟没说一样啊,不知道这畜生的情况,我们谁去控制它,万一它丫的是故意这样好把我们骗过去呢,这他娘的一掌下来,化丹境的都能被拍成烧饼。”尤虺一抹嘴上的油,大大咧咧的说道。

  秦义面色一滞,有些尴尬,柳寻香想了想,问道:“那秦道友,你是怎么判断这狍鸮现在是在晋级呢?”

  姚十三目光一凝,柳寻香的这话却是问到点子上了,既然这狍鸮在流传下来的史书中记载不多,这秦义又是通过什么来判断的...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在了秦义的身上,秦义轻咳了一声,说道:“说来也是惭愧,在下毕竟常年教习族中子弟辨识异兽,对这些上古异兽也有着诸多好奇。

  所以也曾自己探究过,其中这狍鸮,也在在下的探究范围之内,我发现这狍鸮虽是异兽,但是其形态和习性却是与虎豹之类无异,所以按照这一类异兽晋升的习惯,我断定这狍鸮是在晋级。”

  “我觉得,此事不管是不是这畜生在晋级,我们现在要做到的,都是杀了它,所以不要浪费时间了,不然等我们讨论出来,这畜生都晋级成功了。”姚十三目光闪烁,看着柳寻香沉声说道。

  柳寻香点点头,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看向了血煞宗的一众弟子。

  这些跟随雷厉和血红来的血煞宗弟子在他二人被杀之后便群龙无首,但四周都是其他宗门势力的修士,所以也都不敢随意逃窜,只能一个个提心吊胆的站在原地等候发落。

  “既然血红和雷厉死了,那就让血煞宗的弟子上去探路吧。”

  柳寻香的话让其他人眼中一亮,对啊,这血煞宗没了领头的,送上去当棋子不是正好合适吗...

  众人的目光落在血煞宗弟子的眼里,让他们所有人都有种赤身站在众人面前一般,面上羞辱,心中悲愤,却又无可奈何。

  “请吧诸位,莫不是还要老夫亲自请你们不成?”秦恒率先站出来,脸上带着一脸不屑的看着血煞宗的众人,趾高气扬的说道。

  姚十三等人没有说话,但是眼中的杀意和动作却是表现的很明白。

  一名血煞宗弟子受

  不了这种压抑,身子猛然向着远处高空遁去,然而在飞出没多远,身子一滞,然后仿佛失去了支撑,垂直砸落在地上。

  紧接着,一道剑光闪过,回到了万古一剑宗的一名弟子的剑鞘里。

  “我的耐心有限。”姚十三冷冰冰的说道,声音如同凛冽冷风,吹得血煞宗弟子脚底生寒。

  最后,这群血煞宗弟子按部就班的纵身投向了远处如小山丘一般大小的狍鸮身旁,但谁也没注意,在这一群人当中,有一双充斥着怨毒的眼神,扫视了在场的所有人...

  狍鸮依旧蜷在那里,只不过它蜷缩的样子很逗,背脊朝天,将整个头都藏在了身子腹部下,两只树桩粗细的前肢环抱在一起,但在场的,却是没有一个人能笑的出来。

  血煞宗的弟子屏气凝神,小心翼翼的凑近,动作轻微的生怕呼吸都会吵醒这只滔天凶兽…

  在距离凶兽还有百丈距离左右,一些修为不稳的弟子承受不住这威压,开始呼吸急促,无法向前再进一步。

  慧真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中叹了口气,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柳寻香,终究还是没能说出话来。

  “慧真师弟是不是觉得我这么做很残忍?”柳寻香目不斜视,低声问道。

  慧真面色一苦,说道:“血煞宗嚣张跋扈,但让他们的弟子们去替我们涉险,小僧心中终究还是有些不忍。”

  “他们在逼迫我们雾隐宗时可没有于心不忍这四个字。”柳寻香声音平淡的说道。

  慧真没再说话,默默的看着前方,赵紫莹和小小站的靠后一些,看着柳寻香的背影,眼神中满是复杂...

  血煞宗的弟子终于走到了这凶兽身旁,仰头扫视,他们才发现,这凶兽远比他们在远处看到的样子更加庞大,在它面前,自己就如同是一只蝼蚁仰视着这虎豹。

  “动手吧...”一名血煞宗弟子咬咬牙,神念传音。

  场中众人顿时来回蹿跳,开始布阵。

  一道道血红色的锁链从这些弟子手中喷出,将这异兽包裹的如同红色粽子一般,凶兽似乎感觉到了身上的东西让它有些不舒服,左右晃动着打了个鼻响。

  这响声如同炸雷一般,震的一些修为不稳的血煞宗弟子嘴角直接溢出一丝血迹。

  即便如此,血煞宗的人依旧动都不敢动一下,各个的心脏都都似乎提到了嗓子眼。

  好在这异兽没有继续动作,身上的红光依旧平稳的流转着,这才让血煞宗的人送了口气…

  将这些锁链固定好以后,一名血煞宗弟子朝着这边的柳寻香等人挥挥手,秦恒顿时双眼一亮,大喝一声:“秦家族人,随我一并斩了那畜生!”

  秦恒早就按捺不住,他深知,有两大宗门在,两生花自己是无缘的,所以早就把注意放在了这狍鸮身上。

  这上古遗种狍鸮,也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如今被血煞宗弟子禁锢住,就如同没了爪牙,若自己等人不抓紧时间,后面估计连口汤都没得喝。

  与此同时,千机门,散修盟,一些小宗门和世家的也都纷纷跟随着秦家争先恐后的冲了过去。

  姚十三走到柳寻香身旁,问道:“吴道友难道不带雾隐宗的弟子去吗?”

  柳寻香笑了笑,回答道:“姚道友不是也没让宗门的师弟们出手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