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157章 雾隐宗弟子何在!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个过程实在是太过于痛苦,柳寻香感受着经脉内的那一条炙热的火线,内心挣扎不已,但一想到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若再放弃,刚刚受的苦岂不是全都白费,柳寻香便一咬牙,决定硬着头皮继续。

  小心翼翼的操控着体内的火线,开始顺着手掌的经脉游向手腕,在到手臂,在到肩膀...

  火线每移动一丝,柳寻香眼中的痛苦就加重一分,在走遍右半身之后,柳寻香整个人疼的已经快虚脱下来,急忙打碎修炼房内放置的丹瓶,将丹药像倒豆子一样全部倒进嘴里。

  丹药入体立刻化作一缕缕精纯的灵气,有了这些,柳寻香眼中带着一丝丝无奈再度运转体内经脉,继续牵引着火线在体内经脉游走。

  最终,在经历了长时间的痛苦和折磨之后,他终于完成了火线运转,至此,修炼南明离火身的第二步算是彻底完成。

  “现在我的肉身和经脉都已经不惧实火,现在就剩下最后一步,将灵气在丹田内不断压缩,形成灵气火种,南明离火身就算是彻底修炼到了第一层。”

  柳寻香目中露出精光,这部锻体功法真不愧是超级宗门的传承道法,只要一想到最后自己后面白焰缠身,如盖世魔神一般的样子,他心中就抑制不住的激动起来。

  若是在配合朱雀决,身化朱雀,成为远古四圣朱雀一族,那时候的自己,又将有多强悍!

  越是对这些功法了解,柳寻香对这雾隐宗的强大越是震撼,仅仅只是四方天之一的传承就如此逆天,其他三天能与南方天并列,其道法传承,可想而知。

  之后的日子,他更加静心下来,不断的在丹田内压缩着灵气,原本拳头大小的灵气团经过这些天的炼化,已经变得只有手指头大小。

  只不过还没有一丝火星的迹象,但是柳寻香并不着急,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伴随着柳寻香的修炼到了最后一步,雾隐宗也迎来了三宗大比!

  东荒三宗三分东荒,所以难免会出现一些摩擦,尤其是关于资源的分配和抢夺,于是三宗掌教商议之后,决定每三百年开一次三宗大比,以大比的宗门排名,来分配东荒的资源。

  但柳寻香因为修炼到了关键时刻,无法带领南方天弟子参与,于是整个南方天的弟子都只好窝在宗门,看着别的宗门弟子前去替宗门争光。

  这让很多南方天弟子心中都有些不满,不过介于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所以大家也都只是发发牢骚,倒也没太多怨恨。

  毕竟,南方天亲传弟子吴良,在宗门时出了名的废物,有任何不靠谱的行为,弟子们都能接受。

  宗门大比很简单,就是三宗弟子前去万藏山,在那里,放置着东荒每三百年内的大部分无主修炼资源,由三宗掌教共同看守。

  只有每次大比才会打开,让宗内弟子进去夺取,秘境之中地域宽阔,所以三宗弟子一进去,就会立刻进行圈地。

  所谓圈地,就是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占据最广阔的地界,占领的地界越大,找到的宝物越多,也才能替宗门获得更多的资源。

  以往数次,吴良虽然没用,但是好歹还能带一帮南方天弟子过来,人数上刚好,但这次,却是直接少了整整一方天的弟子,所以导致雾隐宗在人数上,丝毫不占上风。

  秘境内,一名身穿雾隐宗内门弟子服饰的男修士正半跪在地,冲着面前的白衣女子恭敬的的说道:“小师叔,情况不妙,万古一剑宗还好,并没有跟我们发生正面冲突,但血煞宗欺负我们这次弟子少,丝毫不让也就罢了,反而直接开始抢夺我们的地盘,在这么下去,恐怕我们这次大比,什么也抢不到。”

  “我知道了,让弟子们尽量不要与血煞宗

  发生冲突,我们尽量往偏僻的地方去便是。”

  “可是…”这名弟子欲又止,看着眼前女子纤弱的背影,叹了口气。

  待到这名弟子离开后,白衣女子再也忍不住咳嗽了两声,看着手中方巾上的一抹鲜红,她面带愁容,为了占领更广阔的地域,她与血煞宗的亲传弟子发生了争斗。

  无奈一对二,虽然也重伤了对方一人,但自己也同样受到了重创,短时间内无法跟人斗法。

  一名身穿冰蓝色长裙的女子走到她身边,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说道:“放心吧,他虽然修为差了点,但是人品还是不错的,等他出关,一定会来的。”

  “恩,他一定会来的。”

  而此时的修炼室内,柳寻香在经历了长达一月之久的压缩凝练,丹田内的灵气已然变得只有绿豆大小。

  但却依旧没有任何反应,柳寻香双目紧闭,眉头紧皱,开始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哪里修炼错了,不然为何压缩到这种程度,还没有半点火星儿出现。手机端sm..

  “高速运转灵气,从而将灵气的体积不断压缩变小,使得灵气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再通过灵气摩擦产生温度,从而点燃灵气火种,没错啊,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柳寻香实在是想不明白,但更重要的是,以自己目前的修为,将灵气压缩到绿豆大小已经是极致,再往下压多久也都没有丝毫效果。

  接连几日,无论柳寻香怎么尝试,丹田处的灵气始终维持在绿豆大小,没有丝毫改变,柳寻香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或许是自己的修为太低了些,等到化丹之后,在凝聚火种吧....”

  正当柳寻香准备放弃时,耳边传来了音天座的声音:“为何不尝试再加一丝灵气进去呢?”

  柳寻香顿时身躯一震。

  “对啊,既然单从灵气种子来说已经没办法继续压缩,说明它的内部已经是趋于饱和,并且处于一种平衡状态,若是自己再加一丝灵气进去打破这种平衡,灵气便会瞬间暴动,产生的高强度的运转...”

  柳寻香本就是聪慧之人,音天座的提醒瞬间让他明白其中的道理,没有犹豫,他再度调出体内一丝灵气,小心翼翼的将其融入在灵气种子里,原本丝毫不为所动的灵气种子在接触到这一丝灵气后,瞬间变得狂暴起来。

  柳寻香赶紧将剩余的灵气散去,全身心控制住丹田的灵气种子,但是这股暴动的力度太大,让他几次都压不住险些失控。

  这让他的心始终悬着,一旦灵气种子在体内爆炸,那么他的丹田也将被摧毁,断了化丹境的路。

  这种结果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灵气种子在狂暴之下,渐渐有了温度,但同时,柳寻香也感受到了丹田开始隐隐有些刺痛,这对他而并不是一个好兆头。

  然而就在这时,一股极为精纯磅礴的灵气从他背后传到体内,开始流向他的丹田,而且更让他欣喜的是,这股灵气与自己体内的灵气种子同宗同源。

  音天座!!!

  不用回头柳寻香也知道,整个雾隐宗,能与南明离火身有着同宗同源的只有四方天之一的南方天,自己的师尊,音天座...

  音天座依旧一身灰衣,平静的坐在柳寻香身后,右手双指并剑点在柳寻香的脊骨三寸处,年迈苍老的声音说道:“莫要分心,趁现在凝聚火种。”

  柳寻香双眼紧闭,有了音天座的出现,他心中莫名安定了下来,开始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丹田处的灵气种子上。

  而灵气种子有了音天座的灵气帮忙压制,虽然依旧躁动不停,但是却不会在有随时爆炸的可能。

  灵气种子渐渐由乳白色变得开始泛红起来,随着颜色

  的变化,一股温热感也开始在柳寻香的丹田内升起,这种变化让他看到了希望,更加大力度控制着灵气种子的旋转。

  最终,在他充满期待的目光中,灵气种子的表面,嘭的一声包裹起了一层淡橙色的火焰,

  “成了!”

  火种成型,温度却降了下去,看着悬浮在丹田如绿豆大小的火种,柳寻香睁开双眼,目光中满是激动与兴奋。

  如此,南明离火身算是彻底进入了第一层!

  柳寻香心念一动,火种上的火苗顺着体内的灵气瞬间蔓延喷薄而出,覆在他的体表之上。

  此时的柳寻香整个人就如同火中的人形朱雀,就连发梢都挂着不断掉落的火星,他右手用力握拳,一拳挥出,坚硬无比的修炼室上顿时多了道焦黑的拳印,拳印四周的裂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在整面墙壁上。

  最后,在柳寻香的目光中,这道墙壁轰然碎了一地。

  而这一拳,仅仅只是他随意的一拳罢了。

  南明离火身,不仅肉身强悍,而且任何道法在施展出来后,都会被覆盖上火焰之威,如果这种火焰能进化成真正的南明离火,那这世间,还有什么谁能近的了自己身外三尺!

  收起火焰,柳寻香看着站在一旁的灰衣老者,眼神很是复杂...

  虽然这音天座与自己说话接触不多,但是自己在雾隐宗的一切,背后都与他有着密切的关系,只是柳寻香始终过不去自己心中的那道坎,他无法分清自己在这雾隐宗的一切究竟是真是假。

  眼前的音天座,他曾亲眼看到他身亡,双眼被挖走,可如今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

  柳寻香依旧没有开口,只是抱拳深深的朝他鞠了一躬。

  音天座笑了笑,也没说什么,转身消失在了修炼室,但柳寻香却在音天座的笑意里,看到了那一抹似曾相识的感觉。

  那是在幻境中,自己的爹娘看自己时才会有的目光....

  将这一切都压在心底,柳寻香明白自己需要时间,他需要时间来接受这一切…

  南明离火身已经修炼成功,这修炼室自然也就没必要在待下去,简单收拾了一下,柳寻香走出了修炼室,结果刚一出来,就看到杜文文面带焦急的在门口来回走动着。

  杜文文见柳寻香出来,顿时面色一喜,三步并作两步冲了上来,急忙说道:“师叔啊,你怎么才出来啊,你在不出来,我们就死定了。”

  柳寻香听得眼中满是疑惑,问道:“何事?”

  “小师叔他们受命前往万藏山参与宗门大比,但是南方天没有您这位亲传弟子带头,弟子均不出山,所以人数上不如另外两大宗门。

  如今血煞宗咄咄逼人,处处打压我雾隐宗,小师叔和北方天的六师叔都被打伤了,您老要在不去,恐怕我们雾隐宗这次就全军覆没了啊!!”

  杜文文说到后面都快急哭了。

  柳寻香问道:“为何我不去,南方天弟子就都不去?”

  “您是亲传弟子啊,没有亲传领头,谁都不能去的!”

  柳寻香点点头,看来这雾隐宗还挺注重培养弟子宗门荣誉。

  杜文文见他有些走神,急忙跪在地上,说道:“师叔,血煞宗亲传雷厉还说…说您是不是被他打怕了,说让您去,这次他下手亲点。”

  柳寻香顿时眼中戾气暴涨,身子顿时向前一晃,杜文文急忙在身后喊到:“师叔别冲动啊,您别一个人去啊!!”

  柳寻香停下身子,回头古怪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谁说我一个人去?”

  杜文文一愣,紧接着,只见柳寻香仰天发出一声厉吼。

  “雾隐宗弟子何在!!!”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