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130章 诡谲云涌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随着离台阶越来越近,程华的心也越来越紧张,豆大的汗珠止不住的顺着脸颊流淌,他轻轻把手放在裤腰旁擦了擦,极度的紧张让他手心早已沁满了汗水,身后一起过来的弟子也各个屏气凝神,紧随其后。

  柳寻香时刻跟在吴良身后,发现吴良在不断的向着边缘靠近,心中警惕。

  好在这群人不敢肆意妄为,加之他二人的头始终低垂,才没被发现异样。

  眼看领头的程华就要靠近台阶上时,走在前面的吴良看准时机,突然暴起,冲着身旁路过的一名忤命者的屁股就是一脚。

  这一脚,吴良可谓是铆足了劲儿,那被踹的忤命者径直被踹飞,扑在了其中一名修士身上。

  那无辜修士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扑,倒在地上,看着那漆黑的眼眶,顿时吓得立即尖叫起来,就连声音都有些跑调。

  刺耳的尖叫声如同扔在水中的一块烧的炙红的铁球,顿时让场面炸开了锅。

  在场的忤命者纷纷被惊醒,抬起头,开始朝着这些修士扑杀过去,程华等人不敢犹豫,纷纷拿出法器,向着扑杀而来的忤命着反击过去。

  而吴良在踹出一脚之后,同时向身后的柳寻香甩出一道气劲,大笑道:“吴大牛道友,道爷只能帮你到这了,后会无期嘞。”

  余音还在,但吴良的身形早已经消失在了此地,好在柳寻香随时警惕,扭身侧让,躲过气浪,但同时也将自己暴露在了众修士眼前。

  这一幕也让程华等人听的清清楚楚,急忙看去,只见这白发修士,双眼完整,瞳孔乌黑,俨然是个活人。

  “中计了!”程华在闪身躲过一名忤命者之后,立刻反应过来。

  柳寻香眉头一皱,正要动手,却发现周围的忤命者也有不少扭头看向了自己,一双双漆黑的眼眶密密麻麻看的他也有些惊惧,便转身朝着吴良逃脱的方向纵身而去。

  “贼子休走!”

  躲在老远处的陈长老见状,怒吼一声,纵身一跃,瞬间扑杀上来,刚刚的那一幕让他动了心思,这二人能混迹在忤命者之中设计坑人,显然是有能够护身的秘宝,如此机会,他岂能错过。

  柳寻香身形不停,忘生拳蓦然轰出,与陈长老隔空对轰了一记,借着这股反力,他的身子迅速消失在了此地。

  陈长老落地噔噔后退数步,体内气血翻涌,正欲在追上去,身后传来了一众弟子的惨叫声,无奈只好咬牙切齿嘀咕道:“吴大牛,我陈文才记住你了!!!”

  说完转身杀向了这群忤命者。

  逃脱出去的柳寻香不敢腾空,只能快速在丛林中奔跑,至于刚刚的陈文才,他不是不想杀,而是他不敢贸然杀,此地诡谲,在还没彻底弄清楚前,他担心血腥会引来音天座的注意,所以选择暂避锋芒。

  “吴良!!!”

  一路追了下来,柳寻香没有发现吴良的任何踪迹,仿佛他就这么凭空消失了一般,在确认了身后没人追上来,他停下身子,看了看四周,眼中寒光暴涨,内心将这个名字狠狠地记在心上。

  休息片刻,柳寻香稳下心神,翻手拿

  出玉玦,这玉玦在他滴血开启之后,就一直被他收在了储物戒中,如今翻出,也是想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出些线索。

  玉玦躺在掌心,任由他输送灵气,依然毫无动静,无奈之下他只得再次收回,不把希望放在玉玦之上。

  冷眼观察着四周,柳寻香心中暗道,既然来了这雾隐宗,索性便看看,这雾隐宗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时间流逝,柳寻香漫无目的的在丛林中走着,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走了究竟有多久,只感觉这周围始终是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动静。

  中途他也曾散开过灵识,并未发觉有任何生命活动的迹象,这让他心中开始有些不安起来。

  就在他到处寻找出路时,在他的上空,浓厚的云层后面,正是一个极度宽敞的大殿。

  这座大殿装饰奢华,其中三面墙壁上挂满了山水画,这些画中景色各有不同,有宫峦殿宇,恢宏矗立云端,有青山绿水,杳杳重重无数,也有些,里面人物衣着各异,正在与什么进行着无声的搏杀…

  而大殿,依旧是寂静的大殿,空无一人,唯有烛火通明,火舌摇曳。

  “不对!”

  柳寻香停下脚步,眼神凝重,他感觉自己好像一直都在这一个地方转圈,而且,自己似乎遗忘了什么。

  带着怀疑,他静下心,开始在脑海中不断回忆着自己从开启玉玦到现在的一幕幕,随着回忆,他眼中开始涌现出缕缕灰雾,渐渐的,他的眉头皱的越来越深。

  在回忆无数遍之后,柳寻香脑中灵光一闪,身子蓦然一动,向着后方原路冲去,一路上他速度极快,全然没有了之前的小心。

  随着眼中的紧迫之色越来越重,他终于回到了之前的山阶处。

  入眼是一地的尸体,衣着各异,有忤命者的,也有之前遇到的那帮修士的,但无一例外的是,所有人的眼眶都被挖走。

  柳寻香看的背脊发凉,急忙又看向山阶,却发现山阶处空无一物,哪有什么扇子。

  这一发现让柳寻香更觉心底生寒,突然,他急忙将灵识探入手中的储物戒中,而后又上下浑身摸索着,翻找了好一会,双眼有些无神的说道:“不对,他明明给我了…”

  原来,在回忆的时候,柳寻香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那就是当他每次回想到击杀接引使者之后,他的记忆便出现了断层。

  再恢复画面时,就是一群修士同忤命者搏杀的场景,而后就是自己逃了出来,可是自己为何要逃,他却怎么也记不起来。

  但是他又能很明确的感觉到,自己忘了什么,还隐隐记得有个人扔给他一个白色瓷瓶,可他翻找了一番,却没在自己身上发现任何一个白色瓷瓶。

  所有的事都变得扑朔迷离起来,让柳寻香开始有些分不清那些是真,那些是假。

  太阳穴处传来的疼痛让他伸手捂住额头,眼前的场景也开始变得模糊,耳边也慢慢传来一声声似有似无的的声音,似乎是喊着一个人的名字,可是却怎么也听不清楚具体是哪几个字。

  就在这时,他体内的灰雾开始慢慢涌上头部识海所

  在处,一条条灰雾如同百川归海一般,很快就将他本来空无一物的识海填充起来。

  灰雾的涌现让他的疼痛开始缓解,甩了甩头,他下意识的说道:“吴良…”

  另一边,陈文才带着仅有的几名弟子,正喘着粗气爬着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山阶,本来眼看着就要屠戮完这些忤命者,结果突然从远方爆发出一股极强的威压,一路摧枯拉朽般冲向自己等人所在的方向,吓得他二话不说,拔腿就往这山阶上跑。手机端sm..

  陈文才坐在台阶上,擦了擦额头,干咽了几下口水,程华立马凑了上来,一脸谄笑的拿出一把折扇,双手恭敬的递给他,说道:“弟子程华幸不辱命,替陈长老您夺来了此宝。”

  陈文才一愣,随即喜笑颜开,有了这一件上品道器,至少可以让宗门不会为难自己的家族和儿子,想到自己那个痴傻儿子,他眼中又是一暗。

  自己这一回去便会疯癫,可怜自己的儿子,出生丧母,至今未婚配,而自己,也再没有机会,替他讨个媳妇,亲眼看他成亲的样子。

  将折扇拿在手上,陈文才眼中闪过一抹疑惑,既然那二人是在设计诱杀修士,为何要放着上品道器不去捡呢?

  想到这,一个不好的念头涌了上来,他急忙双手掐诀,体内灵气鼓动,将一道灵气注在了折扇之上。

  随着灵气的不断注入,这折扇光芒大作,一时间神异无比,显化出万千异像,看的程华等几名弟子眼中流露出丝丝羡慕…和贪婪。

  但陈文才却眉头皱的越来越紧,将折扇抛起,他剑决一指,将体内灵气输送的更多了些,折扇被庞大的灵气冲击的凌空旋转不止,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在他莫名其妙的眼神里,嘭的一声,无火自燃,烧了起来。

  这一烧,烧的所有人都有些发愣,看着掉在地上烧的只剩几根黑木签子的折扇,程华吞了吞口水,说道:“陈…陈长老当真是法力无边,这小小的上品道器,竟丝毫抵挡不住陈长老的灵力。”

  陈文才盯着程华,眼中都要喷出火一般,抬起脚一脚踹在他的心窝子上,面色狰狞的吼到:“废物!一群废物!”

  他如何看不出来,这折扇哪里是什么上品道器,分明就是一件连法器都算不上的街边纸扇,而自己等人,就为了这三文钱一把的纸扇,葬送了近十余名弟子的性命,更可气的是,自己等人还根本就没真正进雾隐宗,就已经损失大半,这口气如何能咽下去。

  加之剩下的人数越少,夺取宝贝的机会也就越小,照目前的情况发展下去,他自己一个人根本就不可能完成宗门交代的任务。

  而一旦完成不了,他的儿子,他的家族,一定会被宗门迁怒,届时,恐怕灭门都算轻的,这样的结果,让陈文才几乎发狂。

  “吴大牛,本座定要将你剥皮抽筋,挫骨扬灰!!!”

  怒吼声回荡在整个山阶之上,而在山阶脚下,柳寻香跪在地上,双手死死抓住地面,汗水也将地面都浸湿。

  他双眼内布满血丝,但眼中却尽显清明。

  “我记起来了,吴良,雾隐宗,白色瓷瓶,骨粉…”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