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128章 吴良道士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柳寻香背脊发凉,因为他察觉到,在自己身后有东西正在靠近,但是看到吴良的样子,他紧紧咬着牙关,选择相信他一次。

  一个人影缓缓从柳寻香身旁探出头,紧紧的凑到他的身旁,这人影身穿灰衣,这灰衣已经被风化的残破不堪,但仍能看出,这灰衣之前品质不低。

  和之前的使者一样,这灰衣人影也是面色铁青,同样被人挖去双眼,只留下两个空洞洞,漆黑的眼眶,唯独不同的是,这个灰衣的面容是名老者。

  这灰衣老者将头更近的往柳寻香身上凑了凑,似乎像是在嗅探着什么,但是柳寻香能很明显的感觉到,这灰衣老者并没有半点呼吸。

  虽然在此之前,他被那个死修使者也如此近距离的观察过,但看到那漆黑的眼眶,柳寻香依旧心底有些发寒。

  这灰衣老者从柳寻香的鼻子处,嗅到肩膀,再一路向下,终于在柳寻香右手的储物戒指处,停留了下来。

  柳寻香心中立刻暗道一声不妙,他这一刻,才终于记起来了,知道灰衣老者在嗅什么,在他的储物戒指里,正放着那柄锈迹斑斑的半截断剑。

  扑通,扑通…

  周围寂静无比,柳寻香甚至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正在加速,他很想突然发难,偷袭下去,如此近距离,即使这灰衣老者不消散,应该也能受创,但是他的直觉却一直告诉他,不要这么做,因为眼前这个老者很强,非常强!

  “敕令,古之极,生人祭天,封天囚道,众生需渡无量劫,如渊如狱,奉为无上觉。”

  艰难晦涩的声音从灰衣老者口中说出,犹如拿两把锋利的长剑相互拉锯一般刺耳挠心,听的人牙根发软。

  又是同样的话,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柳寻香闭上眼,强压下心头的恐惧,不敢有半点动弹,四周再度恢复了寂静,就连空气都变得凝固了一般,让柳寻香很是压抑,这种压抑让他开始变得很烦躁。

  就在柳寻香马上要忍不住,准备豁出去与这灰衣老者斗上一场时,这灰衣老者突然站起身子,再度变得神情麻木,行尸走肉一般,转身向着吴良在的方向走去。

  “呼~”

  柳寻香轻轻的呼出一口气,察觉到自己的后背已经一片冰凉,这种感觉,在他踏上修真路之后,已经彻底没有感觉到过。

  虽然也遇到过一些强大的对手,但至少他还有一战的勇气,就连当年大墓中以稚子身面对蜕灵境赵大田时,他都敢说谁蜕灵不可战,可面对眼前这灰衣老者,却让他第一次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

  感觉到灰衣老者走向自己,吴良死死的咬着牙,克制着不让自己哭出来不让自己颤抖,好在灰衣老者如同没看到他一般,径直从他身旁走过去,灰衣老人步伐不快,走路的样子和之前的使者一般,僵硬笨拙。

  最终,摇摇晃晃的走向了远处,消失在了柳寻香的视线之中。

  四周的空气在这一刻也突然变得轻松起来,柳寻香仿佛被抽走了所有力气一般,身子顿时一松,看着身后的树干滑坐在地上,用手袖擦了擦额头上沁出的汗水。

  他看向吴良,吴良此刻的样子也不比他好上多少,二人对视一

  眼,纷纷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后怕。

  “说说吧,他…他是谁?”柳寻香声音有些沙哑的问道。

  在灰衣老者出现的那一刻,就是吴良传音告诉他让他别动,所以他知道这吴良一定知道什么。

  吴良摇摇头,面色苍白的说道:“忤命者。”

  “忤命者?你似乎对这雾隐宗了解的不少。”柳寻香盯着吴良,说道。

  吴良一愣,随即颇有些骄傲的笑道:“不敢当不敢当,只是略知一二,这事啊,说来话长,小道我就长话短说,千年前,这雾隐宗被神秘灭门,一夜之间,整个宗门弟子,从太上长老到杂役弟子,无一例外,皆被人挖去双眼,抽走识海修灵,手段恐怖残忍至极,而后就有人流传出了这个名字,至于这三个字是什么含义,小道就不知道了。”

  柳寻香恢复心境,问道:“你知道他是谁。”

  吴良一甩拂尘,说道:“刚刚那个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雾隐宗的音天座。”

  “音天座?”柳寻香心中暗暗记下,难怪此人能让自己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一身修为深不可测,着实恐怖。

  吴良起身,拍拍屁股,说道:“对,音天座,雾隐宗四方天之一的音天座,生前是蕴象境大能,现在哪怕已经死了上千百年,要弄死个把换胎境,应该问题还是不大。

  刚才你要是动手,恐怕现在咱俩已经躺在地上了,走吧,既然来了这雾隐宗,就算是死,也要捞点东西揣着死,不然就太亏了。”

  柳寻香起身,环顾了下四周,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但也没说什么,点点头,二人便朝着那些层峦叠嶂的宫殿走去。

  “吴道友,你与道爷相遇便是个缘,不如你我二人就此联手如何,道爷我虽然修为不高,但是寻宝的本事不错,而你修为不赖,咱俩联手,也能多捞点,你看如何?”路上,吴良在前面带着路问道。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柳寻香看着他的背影,心中一直暗自觉得奇怪,看这吴良的状态,受了自己灰雾灵识一击,依旧如无事人一般,又对雾隐宗如此了解,此人来这,定有秘密。

  “可以,那这一路上,就多仰仗吴道友了。”柳寻香语气不变,淡然说道。

  吴良嘿嘿一笑,也没说什么,有吴良带路,一路上虽然也遇到过不少忤命者,但都有惊无险。

  很快,二人便来到一处山阶之下,看着这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山阶,这山阶皆有青石板铺成,上面有的已经长满了厚厚的青苔。

  吴良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脸上露出笑意,说道:“吴道友,上了这个山阶,就是直通雾隐宗的丹药阁,里面有着数不清的奇丹妙药,甚至是圣丹,都可能存在,你我二人这下发财了。”

  柳寻香站在后面,笑道:“这一切多亏了吴道友你的功劳。”

  吴良摆摆手,一甩浮沉,说道:“共同努力,一起发财,道爷向来如此,不吃独食,不过你我二人得赶紧上去,这次进来的,可不止你我二人,这神秘玉玦听说有三十六块,而且我猜测,一块玉玦,应该不止能进来一人,所以我们要速度快些,不然等其他人出现,就麻烦了。”

  柳寻香点点头,说道:“道

  友说的是,走吧。”

  话音落,二人却是谁也没有动身,气氛一下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吴良蹲下身子,锤了锤小腿,说道:“吴道友,你先上去,道爷我腿有些抽筋,得缓缓,因为这山阶不能御空,所以只能一步步爬上去,你先去把丹药收了,这样就算我耽搁时间,也无关紧要,而且我还能在下面替你望风。”

  柳寻香眼中带着笑意,淡淡说道:“巧了,在下脚也抽筋了,一时间动弹不得,不如你我二人都缓缓,等缓够了,再上也不迟,况且此地危险,在下也不放心把道友一人留在此地。”

  吴良一愣,随即讪笑了两声,说道:“如此也好,也好,道友能来拉我一把否,腿脚确实抽筋,起身有些难。”

  柳寻香点点头,走上前来,伸出右手,吴良一把扣住柳寻香的手腕,怪笑一声:“无量你个大天尊,走你!”

  话语间,他右手灵气震动,用力一拽,将柳寻香猛然拉向山阶,柳寻香行动不乱,右脚为轴,左脚抬起抵住吴良的腰间,同时左手反扣吴良右手,整个人顿时牢靠的固定在吴良身上,致使吴良这一拽,只是带着他转了一圈,并未将柳寻香甩到山阶上。

  吴良顿时灵气迸发,气劲破身而出,柳寻香腾空的右脚一脚蹬在吴良脸上,借力躲开气劲,引字诀顿时发动。

  两股力道同时出现在二人身后,将二人向相反方向拉去,吴良一个不慎,身子猛然向后一个趔趄,身子朝着台阶上跌去。

  吴良心中一惊,身子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扭曲,改变了方向,堪堪贴着台阶壁,倒在地上,整张脸都埋在地上,柳寻香借引字诀,落地噔噔后退两步,稳住身形,看着地上爬着的吴良,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吴道友真是客气,请我入台阶,拿圣丹,还突然给我行如此大礼,真令在下受宠若惊。”

  吴良趴在地上的手指气的颤抖不已,犹如抽筋一半,紧接着,他双手用力一撑,将脸从地上拔出来,开口骂到:“我无量你个大天尊的,姓吴的,这事儿咱俩没完!”

  柳寻香似笑非笑的蹲下身子,与吴良保持一个高度,说道:“你也姓吴。”

  “我呸,吴大牛,你够狠,今天本道爷跟你拼了!”吴良一愣,随即继续骂到。

  柳寻香犹豫了下,说道:“你说,如果我们在这斗法,会不会把音天座再吸引过来?”

  “你你你…你卑鄙,你无耻你!”吴良气极,他心中很明白,一旦动静大,定会把这四周游荡的忤命者都吸引过来,到时候,恐怕自己也不得不上眼前这山阶了。

  柳寻香也不恼,而是环顾了下四周,说道:“从一开始,我就感觉这里很奇怪,但是一直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奇怪,直到来到这山阶下,我才明白,奇怪在哪。”

  吴良双眼一眯,嘲讽的笑了笑,问道:“说来听听。”

  柳寻香站起身子,双手负后,说道:“这宫殿很多,仙雾缭绕,一切都并无不妥,可唯独,缺少了生机,整个群山宫殿,死气沉沉,太安静了,不是声音上的安静,而是…灵魂上的安静,安静的,不像实物,更像是,一幅画,你说对吗,吴道友?”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