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113章 以后,你说了算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01: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些没有逃跑的,躲在四周窥伺的弟子看到大殿前的这一幕,也都慢慢走了出来,他们当中有好多都是绿蝎老人捡回来从小培养的爪牙,就算逃也不知道向哪里逃,所以始终没有出谷,看着大殿前,宛如神魔的白发青年,齐声跪地,高声恭迎。

  绿蝎老人的死,并没有给柳寻香带来喜悦,相反,反而让他有种悲凉和无奈,抬头看了看上方天空,内心叹息了一声,这世间没有绝对的善与恶,也没有绝对的对与错,绿蝎老人究竟和金羊宗之间是什么恩怨,他并不想知道。

  他之所以这么做,一来是为了道法和秘境,二来,他明白,如果不这么做,等待着他的,将是绿蝎老人手下无穷无尽的反扑。

  他不想在出现上次类似蛇窟的事,要想保护好自己,保护好身边的人,那就要让所有人知道自己是个惹不得的人,就如同当时,蛇窟杀手要杀朱四,被首领拦住一般,之所以这样,不就是因为惧怕朱四的哥哥,通缉榜第四的蜕灵境大修朱休吗。

  所以这金羊谷之行,对柳寻香来说,也是他第一次,在大秦的立威。

  而这次的立威,显然是成功的,经过有些逃出去的修士,凡人口口相传,很快,方圆百万里内,很多门派,家族全部知晓,这个盘踞在金羊谷的仙门,换了天。

  看着眼前跪在地上的众多修士,他闭上了眼睛,等他再次睁开时,眼中恢复了之前的冷漠无情,看着陆莹莹,冷声说道:“这个谷主我没兴趣,从今天起,你是金羊谷新任谷主。”

  陆莹莹惊愕的抬头看着眼前这白发青年,见他面色不像是玩笑话,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旁边的杜棠之则很乖巧的把额头贴在地上,让人看不清他心中到底是做何感想。

  “我需要在此地闭关,没我的召唤,任何人不得来扰。”

  说完这句话,柳寻香身子一晃,进入了大殿,殿门自动关了起来,留下大殿外,跪着的众人面面相觑。

  这大殿是是金羊谷的论道殿,是整个金羊谷内,灵气最为充裕的大殿,没有之一,只有凝脉期修为的,才有资格进来,这也是为何之前绿蝎老人和他的几名凝脉期弟子都在这里的原因。

  进了大殿,他翻手拿出一粒丹药服下,盘膝而坐,从怀里拿出一只灰色的羽毛和一个焦黑的手镯,眼中的无情之色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丝迷茫。

  这迷茫在眼中越来越浓,最后化作一抹悲伤,他的脑海里,抑制不住的想起了当年的一幕幕……

  “我和师门来次历练,你现在的情况我没法带你一起走,这手镯可以驱逐虫兽,防止你在这躺着被野兽给吃掉,瓶中的丹药等你能动的时候吃上一粒,可以让你恢复的快些,有这些你应该可以等到你师门的人来找你了,那我就先走了。”

  “我叫萧末晚,你长得真好看。”

  “嗯,没错,本尊就是宝剑,本来不想就这么暴露自己,没想到居然还是被你小子认出来,算你小子有眼光,以后你就不要叫我前辈了,就叫我宝剑尊上吧。”

  “嘎嘎,鸦爷爷也是正经的鸟,是讲道义的!”

  渐渐的,一行清泪,从柳寻香眼角滑落下来,手也不由自主的握成拳头,狠狠地砸在地上,地面顿时像四面裂开

  如同一张巴掌大小的蛛网一般。

  “灰鸦,你等我,我一定会找到复活你的办法,一定会!”

  良久,柳寻香重新将灰羽和手镯一同收好放在胸前心口的位置,眼中再度闪起寒光,双手掐诀,一道禁制被他打在大殿门上后,他拿出储物戒指中的几枚玉简和绿蝎老人的储物戒指,翻看了起来。

  而大殿在,整个金羊谷也开始有条不紊进行大难后的重建,不得不说,陆莹莹在这一方面,确实很有天赋,虽然柳寻香把谷主的位置给了她,但是她立刻二话不说,先宣布柳寻香为金羊谷老祖,在奉杜棠之为执法大长老,杜棠之虽然没得到谷主之位,但自身魂血还在柳寻香手中,加上陆莹莹也没亏着他,他也就乐的做这个执法大长老。

  甚至就连那只断了尾针的三线金蝎子,也被她不知以什么条件给说动,愿意继续留下来,做谷中的护宗异兽。

  金羊谷,也正式改名为金灵宗。

  而这一切,柳寻香并不知情,他在翻动绿蝎老祖的记忆时,明白了如何进入雾隐宗的方法,按照绿蝎老人所了解的,要想进入雾隐宗遗址,需要等到八月十五子时,将自身血液滴在这隐玦之上,那时候自会有雾隐使者过来接引。

  这方法听起来颇为渗人,那雾隐宗虽然是上古超级宗门,但是早已经在数千百年前就已经神秘灭门,这来接引的雾隐使者,又做如何说?

  柳寻香皱着眉头,有些想不明白。

  现在离八月十五,刚好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不管是真是假,自己必须要在这半个月内,突破凝脉中期,达到凝脉后期。

  这样才更有把握,会会这雾隐宗接引使者,心中将此事记下,柳寻香拿起玉简,继续开始继续衍算。推荐阅读sm..s..

  这玉简是当时在南宫城,那个名为“万物无极阁”中购买,用来记录和衍算万雄关朱红大门上的禁制所用,经过和绿蝎老人这一战,他深刻的认识到他现在的手段神通过于稀少,而且有些依赖灰雾灵识,这让他遇到这种无法引爆对方修灵的修士,就会变得很被动。

  所以他需要借着朱红大门的禁制,彻底衍化出一道属于自己的禁制,增强自己的底牌和杀手锏,如此,就可以不在使用之前的一些手段,也能少一些代价。

  将精神全部集中后,柳寻香一头扎进了玉简内,开始了漫长的衍算。

  就在金灵宗如火如荼的进行收弟子,招揽长老教习,一切都逐渐向着好的势头发展时,正殿内却坐着六人,正愁眉苦脸。

  “陆宗主,这事您看我们该怎么办?”一名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看着坐在首位的女子,眼中有些焦灼的问道。

  陆莹莹一手扶着额头,心中也颇为烦躁,听到中年男子问自己,她叹了口气,问道:“杜长老,你怎么看?”

  坐在陆莹莹左手第一位的杜棠之脸上有些苦涩,如果说在场的非要让人做个选择,那他无疑是最难的那个。

  “我不同意!”清脆悦耳的声音如同山间的百灵鸟一般,婉转动听。

  大殿众人顿时齐刷刷的看着这说话的少女,陆莹莹本想说些什么,但是看到少女眼中的坚定和愤怒,叹了口气,没有开口。

  杜棠之犹豫了下,问向最先开口的

  那个中年男子:“方长老,你这消息可一定能确保是真的吗?”

  相貌堂堂的方姓长老面带愁容,点点头说道:“回大长老,千真万确,这事我可不敢乱开玩笑啊。”

  杜棠之点点头,又看向最后两人,这俩人是一对道侣,男的叫聂怀才,女的叫沈玉娇,和方姓男子一样,也是近段时间招募而来的引气境散修,来这金灵宗,做了长老。

  “聂长老,沈长老,你们二人呢?”

  这夫妻二人被杜棠之问的一愣,沈玉娇苦着脸看着自己的道侣,聂怀才见陆莹莹也看着自己,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回宗主,大长老,我们夫妇二人承蒙宗主,大长老抬爱赏识,能让我们在这金灵宗有个家,并且还愿意助我们夫妇二人晋升凝脉,我们夫妇二人感激不尽,因此此事,不管宗门是什么决定,我们夫妇二人,都誓于宗门共存亡。”

  杜棠之苦笑着点点头,心中却暗骂一声老狐狸,问他是让他说说对这件事是什么想法,结果他聂怀才左右不得罪,和稀泥表忠心,尽讲些没用的。

  杜棠之看着陆莹莹的愁容,有些犹豫,陆莹莹心思聪颖,问道:“大长老有话不妨直说,殿内都是我金灵宗的贵人,如今到了这关头,也不怕再挨上一刀。”

  杜棠之一咬牙,说道:“不如将此事原原本本告诉那位,看那位是什么态度,然后我们在做决定?”

  聂怀才夫妇顿时眼睛一亮,他们二人自然知道杜棠之口中说的那位是谁,甚至他们夫妇二人就是冲着他们口中的那位,才愿意来这金灵宗做长老的。

  “这样做,会不会打草惊蛇?”方姓男子小心翼翼的说道。

  少女模样的小桃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方志,你这话什么意思!”

  方志面色一苦,不在语,他可得罪不起眼前这个少女。

  陆莹莹犹豫了下,说道:“你们都退下吧,我在想想。”

  “诺。”

  大殿众人起身行礼,小桃子有些不乐意走,被杜棠之半推半哄的给弄了出去,临出门,杜棠之回头冲着陆莹莹轻轻摇了摇头。

  陆莹莹明白他的意思,在众人走后,起身出了大殿。

  金灵宗后殿,如今的宗门禁地,平日里无论是谁,哪怕是身为宗主的陆莹莹,也不敢私自来此,偶尔来,也只是站的远远的,看上几眼。

  今日,她却径直走到大殿门前,跪在地上,面色恭敬虔诚的说道:“晚辈陆莹莹参见前辈,今日冒昧打扰,有一事相问,恳请前辈恕罪,为莹莹解惑。”

  大殿内一片安宁,四周除了微风,再无半点声音,陆莹莹见自己没事,鼓起胆子,继续说道:“万雄关有将士即将前来捉拿前辈,莹莹愿与前辈共进退,现在宗门已经全部戒备,是战是撤,全听前辈定夺。”

  四周依旧寂静无声,陆莹莹心中有些失落,或许殿内的他早已经走了吧,就在她眼中有些暗淡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你的想法呢?”

  陆莹莹蓦然抬头,双眼死死的盯着前面紧闭的大门,用力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片刻后,清冷的声音再度响起。

  “这是你的宗门,以后,你说了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