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110章 威慑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01: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没多会,远处传来两道呼啸声,伴随着呼啸声,两道剑光从内谷冲了出来,落地化作两名男性修士。

  其中一人穿着儒服,做书生打扮,另外一人个子瘦高,长相阴鸷,这二人落地后,并没有看向柳寻香,而是把目光放在了前面引路的杜棠之身上。

  “杜师兄,你可真是有魄力啊,师尊他老人家让你出去追杀几个金羊谷余孽,你倒好,事没办好,还把自己给搭进去做了看门带路的奴才,真是造化弄人啊。”身穿儒服的书生看了眼杜棠之身后的两名女子,阴阳怪气的说道。

  杜棠之闻面色变幻,眼前这书生张谏原本是个穷酸秀才,屡试不第,最后心灰意冷之下准备返乡。更新最快s..sm..

  结果返乡途中遇到了杜棠之手下的一帮流匪喽啰,当时杜棠之身为绿蝎老人的大弟子,一心想要干番大事,就随口跟这帮流匪喽啰说自己要找个账房先生。

  结果那天就撞上了这张谏,几个流匪看他书生打扮,也不管他会不会算账,就把他给抓了回来。

  也正因如此,让张谏捡回了条命,杜棠之看到这张谏识海内有修灵,人也老实本分,琢磨着可以培养成自己人,就将他收到座下做了记名弟子。

  起初这张谏对他还颇为感恩戴德,可是自从张谏晋升到了凝脉境,成为了绿蝎老人的五弟子之后,整个人就性情大变,连表面的功夫也懒得做,对他杜棠之是机关算尽,心黑手辣,让杜棠之无时无刻没想除掉他。

  如今二人正面相对,杜棠之的背叛让张谏更加开始肆无忌惮,索性就直接把翻脸的事给拿到明面儿上。

  杜棠之心中挣扎,面色红白变换,在没来金羊谷之前,他心中确实还存着些反水的心思,但自从见到刚刚那一幕,他心里是彻底定下心来,凭借着这白发青年的实力,绿蝎老人占领的金羊谷恐怕真的抵抗不住,如此一来,自己想要在事成之后还能活命,就需要递交投名状了。

  看着张谏二人,杜棠之心中一狠,脸上闪过一抹狞笑,怪笑道:“桀桀,五师弟说话还是和之前一样风趣,身为大师兄的我都好久没跟你交交心了,今日正好有机会,就来给师兄好好跟你说道说道,什么叫尊卑之分。”

  说着,杜棠之大步流星的朝着张谏走去,与此同时,他右手一翻,一柄如同蜈蚣身子一样的怪异兵器出现在手中,这兵器两边的突刺就像是蜈蚣的爬脚,还泛着绿油油的荧光,显然这上面是有着剧毒的。

  如此一来,场中只剩下高贯一人面对柳寻香,看着柳寻香如同看死人一般的眼神看着自己,高贯没由来的打了个寒颤,心中暗骂了一句,自己这下,明显又是被张谏给坑了。

  至于四周还有些剩余的修士,已经远远只能看到一抹身影,那些来晚了侥幸逃过一劫的修士,此时都有些恨自己爹娘少给了自己一双腿,头也不回的逃窜出谷。

  柳寻香的身影,就如同一个烙印,深深地刻在了他们的心里,让他们这一生都无法磨灭忘记。

  山谷小径上,除了在身后旁观的二女和缠斗在一起的张谏,杜棠之二人,只剩高贯与柳寻香了,可高贯根本就不敢出手,他心里实在没

  有把握,这眼前的白发青年的底究竟有多深。

  柳寻香见他不出手,眉头微皱,冷声喝到:“滚!”

  “好嘞爷~”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答应,让柳寻香和身后的二女均是一愣,就连一旁的张谏都听的脚下一软,身子一个趔趄,差点被杜棠之一拳打爆了脑袋,高贯却是脸上毫无羞愧之色,掉头就走。

  陆莹莹看着这一幕,有些反应不过来,她身为金羊谷凝脉境弟子,在绿蝎老人率弟子攻打金羊谷时她也参战过,自然认识这个阴鸷的高瘦男子,见识过他的恐怖手段,只是没想到的是,在柳寻香面前,他一个堂堂凝脉境中期的修士,竟然如此没有底限。

  一旁的张谏震开杜棠之,身影暴退,口中怒骂道:“高贯,你这鼠辈,师尊他老人家在水镜里都看着呢,你以为你这样就能活的一命吗,这白发魔修杀到大殿一样放你不得,你残害凡人,奸.淫掳掠,金羊谷多少弟子被你祸害,你想洗刷干净,门都没有!”

  高贯听的身子一震,本来继续走动的脚步停了下来,这一停,让身后的陆莹莹暗自叹了口气,让你走你就赶紧走,犹豫个什么,果不其然,高贯颤抖着身子,这白发魔修显然是金羊谷余孽请来的帮手,自己这样两边摇摆不定,两边都得罪。

  “嘿嘿,道友,要不我们……”

  高贯深深吸了口气,用一个自以为很和善的笑脸回身说道,但就在他回身后,他看到了眼前白发青年双眼之中灰芒闪动,紧接着,他感觉自己识海里的修灵开始不稳,心中暗道不妙,想来这就是这白发青年的诡异神通了。

  可他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所有的思绪便一闪而过,随后只听到自己脑袋里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声,眼前的的景物就开始变得模糊暗淡,最后化作一片黑暗。

  看着高贯凝脉中期修为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斩杀,书生张谏心中一慌,他的修为本就不如杜棠之,在这么一闹,被杜棠之抓到空子,怪异的武器一挥而过,张谏瞪着一双满是不可置信的眼睛,跟着脑袋一起滚到了地上。

  收了武器,杜棠之搓着手一脸谄笑的回到柳寻香身旁,双手恭敬的把张谏的储物戒指奉上,柳寻香扫了一眼戒指,冷淡的说道:“赏你了。”

  说罢径直继续向谷内走去。

  杜棠之闻脸色大喜,他跟这张谏本就师出同门,张谏里面好多修炼的资源也都是他必须要用到的,柳寻香将这些一样不动的给自己,无疑是让自己的实力得到了一个极大的提升,这对于处于凝脉巅峰的杜棠之来说,比什么都来的实在。

  看着前面的白发身影,杜棠之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如果自己真的跟随在他左右,好像也不是一件坏事。

  急忙甩了甩头,杜棠之赶紧小跑上前继续带路,只不过这次带路,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真诚。

  陆莹莹在身后默默看着这一切,眼底闪过一抹崇拜,她如何看不出来柳寻香的用意,这长相不俗,修为更是高的离谱,而且还能有这么熟练老道的驭人手段的男子,哪个女子会不动心。

  接下来的路上,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不开眼的修

  士敢出来露面,柳寻香身上带着的杀意和淡淡的血腥气,就是最为有力的震慑,一路上但凡有人老远看见这走来的四人,便赶紧避让,就连一些杂役侍女都是如此,生怕自己被那白发青年迁怒。

  如此一来,进谷的速度更快了些,柳寻香一边走着,一边开始在调整自己的状态,绿蝎老人虽然只是初入化丹,但是凭借自己想要干净利落的杀他,恐怕没有那么简单,但是一旦自己以重伤为代价拼死对方,又很难保证身边之人不会起二心。

  所以他必须要想好对策。

  约摸大半柱香的功夫,四人来到了金羊谷内最深处的一座大殿前,柳寻香抬眼,眼前被波光粼粼笼罩的大殿内正站着一个人。

  此人身穿绿袍,白发苍苍,手中还拄着一根像是某种生灵的骨头所留下的骸骨当拐杖,正面容阴森的盯着柳寻香。

  在这绿袍老者身后,还站着五名凝脉境修士,其中有男有女,在看到柳寻香之后,他们目中露出一丝复杂忌惮之色。

  绿袍老者看到柳寻香,目光如毒蛇一般盯着他,说道:“道友请留步,老夫金羊谷谷主绿蝎尊者,不知道友这么二话不说就打到我金羊谷,到底是所谓何事?”

  柳寻香扫了眼大殿外这层波光粼粼的光幕,知道这是一座守殿阵法,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陆莹莹二女,陆莹莹会意,内心激动的站出来,冷声问道:“绿蝎老贼,你可还认得我?”

  绿袍老者皱着眉头,看了看陆莹莹,说道:“道友,我是在问你话,你让个女娃娃来跟我回话是什么意思,你莫不是在羞辱我不成!”

  柳寻香正在观察这守殿大阵,听到这绿袍老者一直跟自己叽叽歪歪个不停,颇有些不耐烦,冷声回答道:“是。”

  一旁的小桃子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和柳寻香相处的这段日子,她能感觉到,这白发青年并不是什么坏人,只不过是话少而已,所以也就不怎么怕他了。

  柳寻香的话和小桃子的笑声仿佛刺激到了这绿袍老者,这绿袍老者变幻手诀,这阵法顿时一变,从中射出数道飞剑直奔小桃子,陆莹莹面色一边,急忙喝到:“小心。”

  但柳寻香的动作更快,一掌探出,掌心顿时出现一道内外两道圆环的光圈,在两道光圈之内,还有些若隐若现的符文在里面转动,最里面的光环内,也有着一幅极为复杂的图案。

  这光圈正是禁制阵法。

  禁制阵法一出,将飞过来的数道飞剑全部挡在了面前,随后,随着这禁制内的符文转动,数道飞剑自剑尖开始,犹如湮粉一般,慢慢消散在了空中。

  绿蝎老人见状眉头一皱,这一手他没能看出柳寻香的真实修为,这让他心里有些没底,但是如果眼前这白发青年是传说中的蜕灵境大修,又何必站在这阵法外不出手呢。

  这阵法最多也只能扛住化丹境巅峰修士的全力一击罢了,对上蜕灵境,那就跟糊窗子的纸一样。

  只不过这个想法,只有绿袍老者想到了,杜棠之和二女,在这之前被柳寻香震撼的一次接一次,心中早已经开始有些盲目的崇拜,所以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点上去。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