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101章 莫都尉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01: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柳寻香被这小剑一阻,错过了躲避剑阵的最好时机。

  数柄飞剑齐刷刷的降落在柳寻香的周围,将他团团围住,伴随着一道道金色小字的若隐若现,一股莫名的力量瞬间爆发在了这圈子当中,将柳寻香压制住。

  这数柄飞剑虽然品质不高,但是形成剑域之后,相互之间彼此联系,交错有致,柳寻香右手握拳,狠狠地冲着一块打了一拳,却没有任何反应。

  感受到自己体内的灵气有些运行不畅,柳寻香释放出一缕灵识观察着这剑域,发现这所谓的剑域,就是以这几柄剑为界限,暂时阻隔了自己与外界灵气得联系。

  而自己的灵气运行不畅,多半是与这若隐若现的金色小字有关。

  一旁的老者见已经困住了柳寻香,便召回偷袭的小剑,双手变换剑诀,打出一道禁制加固在孙姓修士的剑阵上,口中笑道:“蛇窟狂徒,莫不是真以为自己有些修为就可以在世间胡作非为了吗?今日老夫就来个先斩后奏,先取你人头,再回去复命。”

  柳寻香收回灵识,见暂时也无法打破这剑阵,索性也懒得再浪费那个灵气和精力,站在剑阵中,冲着二人冷声说道:“我说了,我不是蛇窟的杀手,虽然我也是来杀杜文的,但可惜,杜文真不是我杀的。”

  “猖狂,来我万雄关杀朝廷命官竟然还说的如此理直气壮,实在是猖狂!”

  老者听到柳寻香说自己也是来杀杜文时,顿时气都不打一处来,身为万雄关守城军供奉,此事,他们是逃脱不了干系的。

  柳寻香眉头一皱,掏出汪时常给自己的令牌,亮出来给二人看,之前几名供奉来的来突然,而且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便冲上来打,让他也忘了拿出汪时常给自己的令牌。

  此时突然记起,正好拿出来可以解释此事。

  二人见到这令牌,眼中闪过疑惑之色,汪时常身为万雄关数二数三的人物,他们自然认得,而这这令牌,也正是他平日里不会轻易离身的私人调令。

  如此一来,令牌不是假的,柳寻香手中的阴火焚天剑也是真的,这让二人开始有些犯难了。

  “你叫什么名字,为何会有汪大人的令牌?”孙姓修士开口问道。

  柳寻香收起令牌,说道:“吴大牛,这令牌是汪大人给我的,你们一问便知。”

  柳寻香的话让他们感觉一阵头大,这下就更难办了,杜文死于阴火焚天剑的剑焰,而在场的人当中,只有柳寻香手中有阴火焚天剑。

  孙姓修士飞到老者身旁,小声说道:“大人,要不您现在把这事往上报,不然万一咱们把他带去牢里,汪大人那边,我们不好交代啊。”

  老者考虑了片刻,点点头,翻手拿出一块令牌,剑指按在眉心,令牌开始发出温和微弱的光芒,柳寻香见状,也不着急,灵识探入储物戒中,看着里面躺着的阴火焚天剑,他有些疑惑:“这阴火焚天剑已经被我炼化,其中也没有禁制和封印,而且连灵性都没有诞生,怎么会突然让杜文阴火焚身而死呢?”

  另一边,老者收到了上面给的答复,收

  回了手中的令牌。

  “上面怎么说?”孙姓修士问道。

  柳寻香也看着老者,等着他说话。

  老者思衬了下,说道:“罪徒吴大牛,自持修为高深,在万雄关内屠杀军士,残害朝廷命官,凶戾异常,手段残忍,又巧令色,盗取少上造令牌,其心可诛,令,尔等当即诛杀。”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柳寻香听完眉头一皱,问道:“这话谁说的。”

  老者回答道:“谁说的还重要吗?对不住了。”

  万雄关向来水深,老者身为万雄关守卫军供奉,自然清楚这当中的门道,所以只好冲着柳寻香道一声对不住。

  说罢,他一挥手,十三柄小剑呈一字排开,然后冲着一旁的孙姓修士喝道:“还愣着干什么!”

  孙姓修士急忙回神,双手掐诀,稳住剑域。

  见二人如此,柳寻香眼中闪过一道戾色,轻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怨不得我了。”

  话音未落,柳寻香翻手取出阴火焚天剑,看着眼前两名修士,笑了笑。

  老者在柳寻香拿出阴火焚天剑时,就有种不好的预感,急忙喷出一口灵气在十三柄小剑之上,小剑剑身颤抖着消失在了空中。

  一剑,隔世!

  其中一柄小剑在柳寻香瞳孔处不到一寸距离处破碎,其他几柄也在柳寻香周身不同处的位置显现破碎,若是柳寻香再晚上一息,那悄无声息的小剑恐怕便直接将他的眼珠子捅穿。

  在小剑显身的同时,剑域也产生了密密麻麻的裂纹,老者和孙姓修士同样眼露惊骇,胸前出现一道尺长的裂痕。

  一剑隔世的威力,在下品道器阴火焚天剑的承载下,开始露出它锋利的爪牙。

  距离柳寻香所在的地方约有千丈距离的地方,矗立着一座高耸入云的黑塔,黑塔附近则是密密麻麻的军营,外城的动静传到这里,已经变得极其微弱,但是在安静的黑塔附近,还是可以听的到的。

  这里是万雄关外城,里面住着的,都是大秦最为强悍的精兵,他们一个个神色冷漠,专心做着自己的事,对于远处的战斗,没有丝毫关注。

  在这黑塔最顶端的一层里面,此时正坐着三个人。

  这是三个男子,其中两名样貌年轻,一个俊俏,拿着扇子来里面一边来回转悠,一边轻摇纸扇,一个略微平凡,却总是带着一副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

  最后一人则是头发眉毛都一片雪白的老者,唯独奇异的是,这老者的瞳孔中心处,有两点淡蓝色的圆点,看起来让人有些背脊发凉。

  “老白,你突然把我拉到天寒师叔这来,就是让我看着你们俩下棋吗?”拿着扇子的俊俏男子来回走了几圈,凑到二人面前,冲着长相平凡的男子问道。

  在他面前,正放着一幅棋盘,棋盘两边坐着的,正是老者和那长相平凡的男子。

  这个被喊做老白的平凡男子也不恼,拿起一颗白子,看着棋盘说道:“小流啊,下棋也是一种修行,你若也能定下心来走上一局,说不得可以降服你心中那心猿,换胎方才有望。”

  被唤做小流的俊俏男子不敢顶嘴,若是唤做别人这样喊他,恐怕早就被他给打的半死,可偏偏这坐着的两位,他是一个都打不过。

  “白刑天,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嘛,你把我拉过来,无非就是想拖住我和天寒师叔,方便你的人在阳关拆家对不!”

  虽然不敢对称呼表示不满,但是不代表他流月陵不敢拆穿这个阴关无冕之王的丑恶嘴脸。

  坐在这一层的三人,赫然正是万雄关最顶尖的三大巨头。

  一旁的天寒剑尊也不说话,只是皱着眉头盯着棋盘,好像这棋盘里有什么东西将他的魂都收进去了一般。

  白刑天依旧是那副笑容,对于流月陵的话,他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将手中的白子落下,他轻声说道:“天寒叔叔,该您了。”

  天寒唔了一声,将手中的两枚黑子搓动着,轻咳了一声,说道:“剑意不错。”

  说罢,将手中黑衣落下,棋盘上的黑子顿时化作一条黑龙,将整个白子给彻底困住。

  白刑天苦笑一声,说道:“是刑天莽撞了。”

  一旁的流月陵听不懂二人的语机,只听着天寒剑尊没由来的一句剑意不错,便所有若感的走到黑塔窗边,看着那惊才绝艳的一剑,说道:“这剑,可有名号?”

  “一剑,隔世。”白刑天头也不抬的说道。

  流月陵拍打着扇子,啧啧叹道:“一剑隔世…有点意思,这一剑下去,恐怕…咦,莫都尉出手了。”

  说完转头看向白刑天,却见白刑天依旧看着棋盘,不理会自己,便又开口说道:“老白,莫都尉出手了,他可是正儿八经的化丹境,你不怕你手下那个兵被打死?”

  白刑天端起旁边的茶杯,笑着回答道:“我觉得,担心的应该是你。”

  “什么意思?”

  “堂堂关内侯,手下无人可用了。”

  流月陵顿时气急,看着白刑天那副如沐春风的可恶笑脸,若不是他打不过,恐怕已经冲上去跟他打成一团了。

  右尉史府邸,柳寻香再度施展了一剑隔世,耀眼的白光划破了上空的黑暗,似乎要将整个万雄成给照亮。

  此事却突然出现一抹巨大的黑幕,将柳寻香和二人下方的整个万雄关给笼罩了起来,使得下方的城中,依旧还是黑夜一片,没人被这白光所影响。

  剑光消散,整个上空只剩下柳寻香一人虚弱的站在半空之上,手中的阴火焚天剑虽然没碎掉,但整个剑身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纹,看的柳寻香有些肉疼。

  柳寻香大口喘着气,翻手拿出一粒丹药服下后,在勉强镇定下来,这次的一剑隔世仍然不完整,一来是剑身扛不住,二来,以下品道器做载体后的一剑隔世,对灵气的需求量也极为庞大。

  起手式刚完,就已经把柳寻香体内的灵气抽的十去八九。

  正在这时,远处一道人影几个闪烁下,出现在了柳寻香的面前。

  这人影看了柳寻香一眼,一不发,而后身形一动,爆发出一阵低沉的轰鸣声,冲向了柳寻香。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