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100章 陷阱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01: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之前那一撞虽然让杜文的灵识受到损伤,但他在凝脉境多年,底蕴深厚,本身的战力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

  翻手唤出三柄飞剑,他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在剑身上,剑身立刻抖动,自行成品字状排列在空中。

  杜文双手掐诀,口中喝到:“杀!”

  三柄飞剑在空中幻化出一头异兽的头颅,三柄剑正好位于双眼和嘴的位置冲向柳寻香,柳寻香瞬间鼓动全身灵气,左脚向前跨出一步,右手握拳,蓄力后拉,看着袭来的异兽头颅,口中喝到:“忘!生!拳!”

  就在柳寻香要将这一拳打在这头飞剑幻化的兽颅之上时,一道身影从一旁窜出,直奔柳寻香面门而来,正是刚刚被柳寻香打退的中年文士。

  面对两当夹击,柳寻香眼中闪过一道戾色,拳风一转,他这携着舍生忘死的一拳再度打在了袭来的中年文士身上。

  并意一向,千里杀将!

  强大的拳意撞在了这中年文士的身上,这一拳,再度让他身形暴退,血洒长空。

  接连遭受两次忘生拳的中年文士终于抵抗不住体内肆意的拳意,倒在地上没了动静,但是却为杜文换来了时机。

  兽颅穿身而过,柳寻香仿佛遭受了千刀万剐之刑一般,浑身剑痕的半跪在地上,其中几处伤口里还泛着些许惨白。

  柳寻香在赌,赌自己的肉身能抗住这飞剑的肆掠。

  他赌赢了,强悍的肉身没有在飞剑下骨肉分离,虽然全身鲜血淋漓,但是却不足以致命,这一幕看的杜文眉毛皱起。

  对于自己的三柄中品法剑,他心里还是很清楚的,但是眼前这吴大牛看相虽然凄惨,可气息却丝毫不见衰弱。

  柳寻香强撑着身子站起来,翻手取出一粒丹药服下,嘴角勾起,冷声说道:“再来!”

  杜文眉头皱的更紧了,柳寻香的样子让他感觉到一丝不安,略一犹豫,他沉声问道:“道友为何逮着此事不放?”

  柳寻香咧了咧嘴,说道:“因为,和他们相处的时候,我很开心。”

  “疯子。”

  杜文理解不了柳寻香的回答,因为他没有经历过柳寻香所经历过的。

  柳寻香从离开家后,得知管家杜忠是奉了他亲爷爷的令来追杀自己时,他就已经对柳家有了一丝怨恨。

  他想回家,也仅仅只是想见见他的爹娘而已,柳家在他心中,毫无地位,所以他对友情格外珍惜。

  李山等人不过是与他相处几天,喝酒吃肉,却让他感觉到这个世间很真实。

  十岁离家,他看了很多人一辈子也没看到过的奇观异景,见到过很多人一辈子没见到过的人心险恶。

  这当中的每一步他都走的很小心翼翼,不敢把自己的内心敞开,把心事说给别人听,即使是和李山等人一起喝酒吃肉,也大多数时间也都是在听他们说。

  但真正让柳寻香感激的,是李山,杨球儿他们给了他一个梦,一个从小就向往过得,提刀纵马踏江湖的梦。

  所以他血洗南宫城蛇窟,替他们讨回公道,所以他来这

  右尉史府,替平安镖局,解决最后的麻烦。

  柳寻香诡异的笑了笑,说道:“刚才那句话,就当你死前的遗吧。”

  柳寻香翻手换出一颗纯白色的小丸子,双指用力一捏,一把碧绿色的七尺长剑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正是他夺从蛇窟老者手上夺来的下品道器,阴火焚天剑。

  杜文在这剑出来的那一刻眼中便露出惊骇之色,他一眼就认出了这柄臭名昭著的剑。

  柳寻香并不知道,阴火焚天剑对于蛇窟来说意味着什么,对于知道这柄剑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是在右尉史杜文眼中,这柄剑就代表着不同的意义。手机端sm..

  “你…你是蛇窟的哪个蛇头?东西不是已经给你们吗?你们莫不是想两头吃?”

  杜文的话听的柳寻香一愣,他听不懂杜文说的是什么意思,扫了一眼自己身旁的阴火焚天剑,他心里有了算计。

  “东西是假的。”

  杜文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不可能,东西怎么可能是假的,那信是那位大人亲自给我的,不可能被掉包。”

  杜文压根就没想过这柄剑会被他人夺去炼化,因为他很清楚这柄剑是什么,只可惜中间辗转,落在了柳寻香手中,所以他先入为主的认为柳寻香也是蛇窟之人,而且身份重要。

  这柄剑,再加上柳寻香年纪轻轻就已经修为不俗,这一切,都符合他印象中的那几位存在。

  柳寻香眼中一凝,这句话,他在当时在官道上也听蛇窟杀手说起过,那是一个蛇窟杀手想杀朱老四,被头领阻拦,说天枢骑将没能杀掉朱休。

  因为那位大人出手了。

  柳寻香正要继续问下去时,杜文面色一变,随后身上燃起了幽绿色的火焰,伴随着杜文的哀嚎声,一个凝脉境中期的万雄关实权官员,就这么化作湮粉消散在了面前。

  柳寻香还来不及上前,庭院中刷刷落下几道身影,看他们的穿着打扮,正是边防守卫军的供奉。

  这些人看到手拿阴火焚天剑的柳寻香,其中一人双手掐诀,打出一套法诀后,那杜文化作的湮粉残留物被自行凝聚在空中,飘向这供奉手中。

  “死于阴火焚天剑的剑焰。”

  这供奉一抹双眼,观察了一下说道。

  众人立即将目光全部锁定在了正手持阴火焚天剑的柳寻香身上。

  “你们蛇窟好大的胆子,尽敢在万雄关内持剑逞凶,杀害朝廷命官,今日就算是蝰蛇来,也就不得你。”

  柳寻香眉头一皱,这几人根本就不给他解释的机会,来了便断定人是他杀得,虽然他不今日本就是要来杀杜文的,但是也绝不会用蛇窟杀手的身份。

  见众人动手,柳寻香也急忙双手掐诀,这阴火焚天剑便自行在空中转了一圈,冲着其中一名壮硕汉子飞去。

  来的供奉有六人,其中两人是凝脉境,剩下四人皆是引气境,但这凝脉境中,有一人已经是凝脉境巅峰。

  若是二人单打,柳寻香自然是不惧他,但是身旁还有五人牵制着自己,就有些麻烦,更重要的,是

  这六人是会合击阵法。

  阴火焚天剑在柳寻香的操控下,不停的在六人中间穿插,想要阻止六人的合击阵法形成,这六人也看出了柳寻香的意思。

  由凝脉境巅峰的老者近身牵制住柳寻香,让他无暇分心控制这阴火焚天剑,再由剩下五人合力压制住飞剑,再和老者合阵。

  柳寻香见老者欺身而上,一脚蹬在地上,心中喝道:“断江开!”

  一道道手臂粗细的气劲从地面冲了上来,除了两名凝脉境修士飞到空中躲过一劫,其他四人多少都带上了伤。

  柳寻香眼中一亮,身子一纵,也冲上了高空,要不是这两人腾空躲避断江开,他差点都忘了,引气境修士是根本无法御空而行的。

  这样一来,六人无法形成合阵,他只需要面对两名凝脉境修士就变得轻松多了。

  柳寻香身子疾驰,直奔那个凝脉境巅峰的老者方向冲去,老者虽然只有凝脉境,但战斗经历极为丰富,一眼就知道柳寻香的路数。

  急忙冲着只有凝脉初期的年轻供奉冲去,柳寻香想虚晃一招,他真正的目的,是先杀凝脉初期的年轻供奉。

  老者挪到年轻男子身边,心中大喝一声:“咄!”

  十三柄指长小剑悄然出现在了空中,随着老者轻点,十三柄小剑首尾相衔,幻化成一条无形无色的长龙毫无声息的盘踞在年轻供奉周围。

  等老者做完这些,柳寻香也欺身上来,老者看到柳寻香的眼睛瞟着站在自己身后的年轻供奉,眼睛里闪过一丝嘲讽。

  “声东击西吗,可你却不知道孙供奉身旁藏着我的飞剑。”

  正当老者有些得意,准备陪柳寻香做做样子的他却突然感觉,自己错了。

  柳寻香带着舍生忘死的拳意直袭老者面门,老者则一直以为对方的目标是在自己身后的孙姓修士身上,便没有鼓足灵气,方便收住攻势,变换招式对付柳寻香。

  二人拳掌相接,老者顿时胸前一痛,噗出一口鲜血。

  他万万没想到,柳寻香会直接挑自己这个最强的下手。

  就在柳寻香气劲用尽,拳意全空时,数柄飞剑从一旁极速射杀过来,柳寻香躲闪不及,右脸颊处被飞剑割出一道血痕。

  却是身后孙姓年轻供奉操控着自己的飞剑偷袭,看到自己一击没能成功斩杀柳寻香,他双手剑诀一变,迅速打出一道法印。

  退到一旁的老者也不闲着,伸手召回盘踞在孙姓修士周围的十三柄小剑,双手剑诀变换,十三柄小剑顿时拆散开来。

  孙姓修士见老者开始动作,十分配合,指尖凝聚的法印一变,那数柄飞剑立刻冲上云霄,随后剑尖儿朝下,掉落下来。

  柳寻香看着数柄长剑排列成的圆形,显然这年轻供奉是要把自己困在他的剑域之中,他心念一动,身形暴退。

  一柄食指长短的小剑却冷不放的从他身后射来,柳寻香急忙偏过身,这指长小剑堪堪从他脖颈处掠过。

  小剑上冰冷的杀意刺的柳寻香皮肤生疼,划过处更是带起了柳寻香脖颈处一片鸡皮疙瘩。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