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98章 我信他!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01: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如同万古不化的寒冰,让众人听的打了个寒颤,就连整个院子似乎也因为这声音的出现,变冷了许多。

  “谁?谁在那装神弄鬼,给老子出来!”卫禄丰等人左右看不到身影,大声喊道。

  旁边的朱刚烈却放声大笑,这道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全然忘记在前段时间,自己几次被这清冷的声音吓得从梦中惊醒,可今天这声音的出现,在他感觉却如听天籁。

  “哈哈哈哈,我家仙人大老爷来了,龟儿们等死吧!”

  “闭嘴!”

  卫禄丰怒喝了一声,眼睛却依旧不停的环顾四周,想找出这声音到底是从哪发出的。

  “别找了,我在这。”

  伴随着这清冷的声音再度响起,押着朱刚烈的两名将士身子突然嘭的一声炸裂开来,浓厚的血雾在月光下形成一团阴影,挥散不开。

  眼前这一幕让在场众人看的心惊胆战,那妙龄女子更是用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紧接着,一道月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了朱刚烈等人身后,卫禄丰看着这血雾后面的白色身影,脚步不自主的向后小心翼翼的挪动。

  用手轻轻将二人炸开的血雾挥散,一道穿月白色长衫,长相清秀的年轻男子出现在了众人面前,这男子身材修长,一头及腰的黑发随意的披在身后,腰间白色的银带在月光下流光溢彩,再配上未散尽的点点血雾,让他宛如画中走出来的杀仙一般。

  这男子,正是柳寻香。

  看着柳寻香的样子,朱刚烈脑海里没由来的蹦出两个字:“煞星。”

  想到这朱刚烈浑身又是一哆嗦,急忙把这想法甩到脑后,上前扑通一声跪在柳寻香面前,喊道:“仙人大老爷,我可算把您给等来了,您要再不来,小朱我今天可就要惨遭这些腌臜泼才得毒手了啊!

  想我小朱放弃山寨四当家的身份,一路将李二爷他们的骨灰送到这平安镖局,又为这平安镖局抛头颅洒热血,却没想到,落得如此下场,您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坐在地上的马庆爷孙俩彻底傻眼了,自从这朱刚烈来了平安镖局,坏事没做,就是架子大的紧,谁要喊他一声小朱,他提刀就上了。

  可如今他在这个年轻人面前,不仅不在意这称呼,反而好像还有一点点小骄傲是怎么回事?

  柳寻香嗯了一声,伸手轻轻拍了拍朱刚烈的光头,看向卫禄丰,说道:“你,要扒我的皮?”

  卫禄丰下意识的点点头,又立马更快速的摇头:“嗯…不不不,前辈,我没说这话,您听错了,听错了…”

  出场便杀两人,这份果断狠辣着实有些吓到了卫禄丰,而这,也正是柳寻香想要的效果。

  柳寻香面色冰冷,从卫禄丰进了平安镖局到现在,说的每一句话他都听的清清楚楚。

  他皱了皱眉,冷声说道:“我只给你三句话,刚才是第一句,还有两句,说的我不满意,今晚,你就留在这吧。”

  卫禄丰听得下意识咽了咽口水,压下心头的惶恐,小心翼翼的说道:“前辈,下官是万雄关右尉史大人手下的属官,来这里,也是听命行事,这胖子…小朱兄弟既然是前辈您的人,您尽管带他离开便是,下官就当什么也没看到。”

  “第二句。”柳寻香的声音依旧很冷淡。

  卫禄丰被这话说的一滞,自己都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眼前这人难道还听不明白不成?

  “前辈,这里可是万雄关,而且…右尉史大人本身也是和前辈您一样,是位强大的修士。”

  柳寻香淡漠的看着他,问道:“你在威胁我?”

  卫禄丰急忙摇头,说道:“不敢不敢,只是告诉前辈一声,

  担心前辈忘了。”

  柳寻香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笑了。

  一旁的朱刚烈急忙凑过来说道:“仙人大老爷,这万雄关的仙人可多着哩,要不你带着我和小娘子一起跑吧,老东西年纪大了,带着不方便,也带不了。”

  马庆在旁边听的一清二楚,气的眼睛都有些翻白,妙龄女子急忙轻轻踹了朱刚烈一脚,朱刚烈也不恼,憨笑了两声。

  柳寻香没理会朱刚烈,而是对着卫禄丰说道:“三句话完了,你说的,没一句让我满意。”

  卫禄丰脸色一变,正要开口,就听见耳边嘭的一声爆响,随即一股温热的液体溅在了自己的脸上,有些颤抖的用手擦了一把,顿时腿肚子一软,险些瘫坐在地上。

  “前…前辈,万雄关内不…不能杀人,而且…而且我可是朝廷命官。”卫禄丰颤声说道。

  柳寻香眼中带着戏谑,问道:“谁说的?”

  “这…这是万雄关的规矩。”

  柳寻香摇摇头,说道:“规矩?这年头,谁拳头大谁就是规矩,这是你教我的。”

  话音刚落,又是一身暴响,看着自己的手下一个个如爆豆子般炸开,卫禄丰看向柳寻香的眼神中,终于流露出一抹极度的恐惧。

  嘭!嘭!嘭!

  又是连续三声爆响,卫禄丰身子一软,彻底跪在了地上,他再也受不了这种压抑,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手段让他心底发寒。

  不仅是他,就连见惯了血雨腥风的老江湖马庆和朱刚烈都被柳寻香这一手吓得手脚冰凉,那妙龄女子更是脸色苍白,如同大病初愈一般。

  剩下的几名将士掉头便向门外跑去,结果大门却自己哐的一声紧紧关上,任凭他们怎么用力,都打不开。

  柳寻香停下了杀戮,静静地看着卫禄丰。

  卫禄丰一咬牙,用一副豁出去的表情说道:“前辈,我也是听命行事的啊,是右尉史杜文让我出面,说让平安镖局走趟镖,要求务必由李山亲自护送,我身为他的属官,我不敢不答应啊。

  结果哪知道杜文背后找了臭名昭著的蛇窟去劫镖,后面我担心事情败露,杜文老贼会让我做替罪羊,所以一时糊涂,想到了除掉平安镖局,来个死无对证。”

  一旁的朱刚烈却突然插话,骂道:“龟儿!仙人大老爷,他龟儿的骗你,是他看上了这小娘子,想据为己有,但是他又想要立牌坊,所以就让那个四海的小白脸天天来闹事。

  那个小白脸也是个腌臜泼才,也想动这个小娘子,有一次偷偷进来被我逮到,揍了一顿,而后他们不敢进来,就隔三差五的在外面砸门,搞得李二爷他们办丧都不敢办。”

  卫禄丰听得心尖儿一颤,急忙说道:“冤枉啊前辈,冤枉啊,都是杜文老贼指使我做的,不管我的事啊前辈。”

  柳寻香问道:“货是什么?”

  这是柳寻香一直以来都好奇的。

  “信,是信,是一封密信!”卫禄丰急忙回答道。

  “信里写的什么?”

  卫禄丰摇摇头说道:“这个我真不知道了,我只是个属官,哪里敢私自拆开看,仙人大老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该说的我都说了,别杀我,我虽然不是人,但我也是被逼无奈的啊。”

  柳寻香沉默了,难不成真的是如卫禄丰所说,这么做的目的只是单纯的想杀了平安镖局背后的修士,搞垮平安镖局?

  一旁的妙龄女子见柳寻香不说话,她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跑到柳寻香面前一跪,不停的磕头说道:“请仙人大老爷为我们做主,我们平安镖局做生意想向来诚信,从来不会在当中做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的生意比其他镖局的要好,这个事仙人大老爷您一

  打听就知道小女子有没有撒谎。

  本以为忠厚做人,诚信为本,却不想召来小人嫉妒,让李二哥,杨球儿他们都死于非命,老祖宗想出去为他们讨个公道,可他们太厉害了,老祖宗不是对手,也遭了他们的毒手。

  这当中,卫禄丰就是幕后黑手之一,他在内城有些权力,若非他在里面施压,很多主顾也不会来找我们要求退镖,我们也不会被质库逼得变卖家产,爹爹更不会一气之下,呕血攻心而死。

  这一连串的事,让我们平安镖局里里外外欠下不少银子,也搭上数十条人命,恳请仙人大老爷也我们做主!”

  卫禄丰听得心惊胆颤,眼看着自己就要说动了眼前这个煞星,放自己一条活路,可这女人却坏了他的事,一时间气的口不择:“你个贱人,你诬陷我!”

  罢,他捡起身旁将士的佩刀,一刀投掷了过来,这要是让他得逞,恐怕这妙龄女子非得被扎个窟窿不成。

  柳寻香看着飞来的长刀,却没有半点要出手的意思,一道身影急忙扑了过来,挡下了这一刀。

  只见朱刚烈的右胸膛处稳稳的插着把刀,疼的他龇牙咧嘴,口中连连咳出几口鲜血,妙龄女子吓得赶紧将他扶好靠在自己的身上。

  卫禄丰见状,起身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冲向柳寻香。

  柳寻香嘴角扬起一抹笑容,眼中闪烁着冰冷,轻喝道:“禁锢!”

  卫禄丰的身形立刻停在了原地,紧接着,他感觉腹部一阵剧痛,耳中更是听到咔嚓一声,却是柳寻香一脚直接将他的脊椎骨给踢断成两截,没有了脊骨的支撑,他趴在地上连爬起来都办不到。

  随后柳寻香看向剩下的几名将士,冷声说道:“如果在为虎作伥,杀!”

  罢,他左手一挥,打开了大门。

  每个将士都羞愧的低着头,冲着柳寻香的身影拜了一拜,然后退了出去。

  宽广的小院只剩下柳寻香,马庆爷孙二人以及山匪头子朱四当家,朱刚烈疼的都快翻白眼了,嘴中还不停地念念叨叨,妙龄女子则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拿手按住他的伤口好不让血流出来。

  马庆挣扎起身子朝柳寻香跪下,说道:“小老儿马庆,谢谢仙人救命之恩!”

  柳寻香点点头,看向一旁的朱四和妙龄女子,说道:“朱四,走吧。”

  “爷,我想…我想留在这儿。”一向粗狂的朱刚烈有些扭捏的说道。

  柳寻香却并不答应,冷声说道:“你的事已经做完了。”更新最快s..sm..

  朱刚烈沉默的低下头,他不敢跟柳寻香顶嘴,所以他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向柳寻香表达自己的抗议。

  妙龄女子看了看二人,脸色羞红的说道:“肯请仙人大老爷成全我们。”

  这话一出,马庆一脸诧异的看着二人,朱刚烈则抬起头嘿嘿一笑,说道:“爷,我不想走,我想留在这!”

  柳寻香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翻手扔出一瓶丹药,冷声说道:“你的报酬,你我,两清。”

  说罢便一手伶起卫禄丰,朝着门外走去。

  “爷,小朱想求您一件事!”

  柳寻香停下脚步,没有说话。

  “爷,您要是碰到我哥朱休,我想请您饶他一命,求您了。”

  “他是蜕灵境,通缉榜第四,我杀不了他。”

  朱刚烈憨厚的笑道:“爷,我信你,你比他厉害。”

  柳寻香没在说话,径直出了门,身影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妙龄女子看着空无一人的大门,突然想起来,几天前李山等人的灵位似乎有人来祭拜过。

  朱刚烈挠挠头,将妙龄女子抱在怀里,双眼看着大门外,笑道:“爷全都答应我了,我信他。”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