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南北靳凉川 第1020章 我怀疑南北外面有人了

小说:顾南北靳凉川 作者:帝师 更新时间:2020-11-26 22:47: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虽然不全是他的错,但是,谁让他那时候老拒绝她呢?

  如果他能主动一点,她也是会相信他一点的。

  不至于蹉跎到快三十岁不是?

  顾南北看着她的脸色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这是他们两个人自己的事,刚想去看坐在一旁沉默的靳凉川,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她只好先接电话,“喂,北北?”

  江淮北讨好似的笑,“亲爱的姐姐,我听许梵说今晚姐夫要做饭呀?那啥,我可以过来蹭个饭吗?”

  “不能。”顾南北忍着笑回一句。

  “姐!”江淮北的讨好的笑容马上垮了下来,“不要嘛~”

  他最会的就是撒娇了,一个十八岁的少年了,却偏偏动不动就喜欢撒娇卖萌,但顾南北真的很吃撒娇这一套,“那好,我们就在江家这边,你可以来,但是绝对不能把今天的事说出去知道吗?”

  “为什么啊?”江淮北其实还不知道之前发生的事。

  “你不要好奇这么多。”顾南北警告道,“如果你敢跟其他人,特别是爸妈那边提一句的话,你以后都别想吃你姐夫做的饭了。”

  “没问题没问题,我绝对守口如瓶。”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江淮北还是一口答应了,因为靳凉川的手艺实在是太香了嘛~

  虽然江流云做饭也不错,但每次都欺负他,好吃的也不留给他。

  这样一对比,肯定是姐夫的饭菜比较香嘛?

  江江淮北确实是个吃货,如果不是天生吃不胖,那绝对是个几百斤的胖子了,他刚想挂电话,那边似乎有人说了一句什么,跟着他又笑呵呵的问,“对了姐,许梵说,他也想来蹭饭。”

  “啊?他不是已经吃过了吗?”顾南北之前在和他聊天,他还发了食堂的饭菜图呢。

  “他说那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前的事了,他现在又饿了,还说……”江淮北越说下去,越显得几分咬牙切齿,“他还说姐你因为我的事要感谢他,所以要请他吃饭来着。”

  “……”顾南北再不好推脱什么,“好吧,你们都过来吧,反正饭菜很多,对了,你再给南南打个电话问问她吧。”

  “好的姐,那我挂了啊。”

  “……”

  顾南北转过头去,无奈的道,“那个,江淮北和许梵也会过来。”

  话落下的瞬间,靳媛念疑惑的问,“许梵是谁啊?”

  “我弟的同学。”她回道,然后下意识去看靳凉川的脸色,眉心猛的一跳,只见靳凉川眼角都红了。

  他望着她,一副欲又止想说又不敢说的神情。

  放在身边两侧的手更是捏起拳头。

  顾南北:“……”

  老公你干嘛了啊!

  靳媛念侧眸回望过去,也看到了,和顾南北表情一模一样,吓了一跳。

  她看看靳凉川,又望望顾南北,“那个……这墨知书怎么还没把宝宝和滚滚叫下来呢,真是没用,我上去看看吧。”

  顾南北从靳媛念的背影上收回目光,慢慢落在那沉默不语又气红了眼的男人身上,她小心翼翼的坐过去。

  靳凉川眼皮都没抬起一下,尽力压制着内心的暗潮汹涌。

  不敢再吓坏她。

  但再怎么隐忍,可那捏得青筋都出来的拳头显然是暴露了他现在的情绪。

  他浑身紧绷、僵硬的时候,一只柔软的手握住了他的拳头,靳凉川几乎能听到自己身上的阴骘被一瞬间给抚平了。

  他有些不确定的望过去。

  “怎么了,老公?”顾南北嘴角温柔的勾起,说这话的时候轻轻挠了一下他的手背,本来是想挠手心的,但他握着拳头,挤不进去。

  “……”靳凉川望着她,被她这么一挠就像是挠在了心口上一样,他下意识的松开拳头。

  顾南北十指紧扣住他的手,顺势挠了一下他的手心,“是不高兴吗?”

  他眼角都是微红的,她下意识松开他一只手,准备去摸他的脸。

  可下一刻,手腕又被人抓住了。

  靳凉川看着她,轻不可闻似的点了一下头,“嗯。”

  嗯?

  什么意思?

  难道是说他真的……顾南北大脑瞬间明了,想了一下自己刚刚做过什么事,而靳凉川又是在什么时候变了脸的,最后想来想去,只想到一个人。

  ——许梵。

  顾南北有点好笑,“我们凉川又吃醋了啊?”

  “……”听到她这个像是哄顾宝宝的语气,还有这句我们凉川,靳凉川的脸色微冷。

  他又不是顾宝宝!

  “嗯?”顾南北实在是有点摸不透他的情绪,只能主动解释起来,“你不会真的是因为许梵在吃醋吧?可我什么也没做啊,还有,你怎么会这样想呢,许梵才18岁,是我北北的同学好吧,我怎么可能会对他有什么想法呢,那我不是成……”

  “我没事。”还不等她解释完,靳凉川淡淡打断,他站起身,“我去厨房看看汤炖好没有。”

  “靳凉川?”

  “没事,我相信你。”靳凉川回头淡淡的说了一声,往厨房里面走去,只是他的拳头再一次轻轻捏了起来。

  顾南北:“……”

  肿么觉得他根本没相信呢?

  等靳媛念和墨知书把宝宝滚滚叫下来之后,欢和陆深远也到了,不过陆深远刚过来就被靳凉川以端菜为由叫进了厨房。

  欢看着感觉不太对劲,“南北,你家靳爷没事吧?”

  “没事啊。”顾南北摇摇头。

  “好吧。”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靳爷脸上像是在隐忍着什么呢。

  厨房里,陆深远被喊进去之后真以为是端菜,“凉川,菜呢?你今天做什么菜了啊?”

  “陆深远。”靳凉川没有动,而是靠在雪白的墙壁上突然低低喊了一声。

  “怎……怎么了……?”陆深远被他这个认真的模样给吓了一跳。

  “我怀疑。”现在顾南北不在面前,靳凉川眼神的暗沉和汹涌也不再刻意遮掩着了,他盯着陆深远,一字一句的说,“南北是真在外面有人了。”

  “卧槽!你他妈别吓我啊!你知道的,我身体不好受不得惊吓。”

  “……”

  陆深远真的是被吓得心脏都要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