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族之裔 第四十章 杰森

小说:魔族之裔 作者:刘知九 更新时间:2020-11-05 00:02: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1500推荐票加更。

  -------------------------------------

  “都处理完了吗?”

  “是的大人,已经全部处理完毕了,这是名单。”

  “嗯,干得不错。对了,那群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不是很好......其中几个人到现在都没从阴影之中走出来,看起来受了很大的打击,尤其是那个孩子......”

  “唉......算了,我亲自过去看一看吧,你继续看好这些家伙,实在不行的话可以从卫队中再抽调一些人,毕竟这群家伙没有一个是善茬,仅凭你们现在这些人是无法完全顾好整个监狱的。”

  “是,大人,我会去做的。”

  ...

  从监狱中走出已经是深夜,芙蕾雅双手高举伸了个拦腰,一脸疲惫。

  光是将这群俘虏安顿好已经花费了他们整整十天时间,这段时间里,莫兰镇渐渐安定下来,那些背地里谋划着事情的老鼠也安分下来,不再到处煽风点火。

  整个城镇少有的安静了许多。

  抬头看着天空中的明月,芙蕾雅抿了抿嘴。

  “总算度过第一道关口了......”

  她握了握手中的名单,在漆黑的夜中辨别了一下方向,向着城北走去。

  穿过紫荆花街,芙蕾雅来到了位于城北的剑鱼街区。

  漆黑的街道上,只有一户人家门前点亮着煤油灯,昏暗的光线被黑暗吞噬,只能照亮门前的一片小小的区域。

  芙蕾雅抿了抿嘴,情绪有些低落。

  “芙蕾雅。”

  身后响起了一道成熟许多的男声,少女停下脚步,头也不回地说道:“怎么样,泰尔斯城那边有什么说法吗?”

  男声似乎犹豫了一下,“他们......”

  “还是不肯放人对吗?即使我们获得了胜利,他们也不肯放人?”

  “他们答应将约书亚和贾巴尔放回来,但多伊尔......”

  “他们未免太过傲慢了一些,”芙蕾雅握紧了手中的名单,“要知道,我们的主人可是一名实打实的实权贵族!”

  “按照我探查出的情报来看,”达西压低了声音,“他们背后似乎站着不只一名贵族。”

  “那又如何?”

  芙蕾雅抬脚向前走去,“没有人能够阻挡大人的脚步,即使是神也不能!”

  黑夜之中,一团阴影渐渐融化至地面。

  来到门前,芙蕾雅深吸一口气,抬起手敲响了房门。

  过了一会,门内响起了一道属于中年妇女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疲惫。

  “请问是哪位?”

  “太太,是我,芙蕾雅。”

  咣的一声,门内响起一道惊呼,过了片刻,门闩的声音响起,吱呀一声,木门打开,露出了一道看起来苍老无比的女人面孔。

  “真是抱歉,我没想到您会来,芙蕾雅大人。”

  “没关系,”少女笑了笑,“我是来看杰森的。”

  “快请进,”门彻底打开,一股暖流迎面打在少女身上,妇人勉强笑着说道,“杰森那孩子现在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怎么说都不出来。”

  “我知道,”芙蕾雅的面色带着愧疚,“这很正常。”

  绕过大厅摆放的火盆,芙蕾雅站在了一扇紧闭的大门前。

  “杰森,你在里面吗?”她伸手敲响了房门。

  房间内安静异常。

  芙蕾雅与妇人对视一眼,她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深深的悲伤。

  “杰森,是我,你把门打开好吗?”

  又过了一会,门内才响起脚步声。

  “吱呀——”

  门打开了一条缝,屋内漆黑一片。

  “我可以带一盏灯进去吗,杰森?”芙蕾雅一边说一边对妇人使了个眼色。

  很快,一盏破旧的煤油灯和一碟手工点心交到了少女手中。

  “杰森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我想请您把这些点心拿进去,让他吃一点。”

  妇人的眼中带着恳求,低声说道:“人不吃饭身体会坏掉的。”

  看着眼前这个淳朴的妇女,芙蕾雅感到心中一直隐藏起来的一处柔软被触动了,她深吸一口气,猛地眨了眨眼睛,随后重重地点了点头。

  “杰森,我进去了?”

  她向着房门喊了一句,见里面的人没有回答,便用手肘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借助火光,芙蕾雅好好的打量了一番内部的景象。

  房间意外的十分干净,书桌上摆满了粗糙的泛黄纸张,上面全是稚嫩的字体。

  在书桌的上方挂着一柄木制长剑,那是在第一次进行第一次剑术训练时,多伊尔分发下来的训练用长剑。

  桌子的对面是一张有些简易的木床,被子整齐的叠放在角落,上面还放着一个柔软的枕头。

  杰森就穿着上战场时的衣服,双手报膝坐在床尾。

  他的目光空洞,脸上还带着已经干枯的泪痕。

  看着他的样子,芙蕾雅深深的叹了口气。

  她将煤油灯放在书桌上,随后坐在了杰森身旁。

  “很难受,对吗?”

  芙蕾雅看着杰森稚嫩的侧脸,轻声说道:“无法接受自己朝夕相处的同伴就这样死在面前,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同伴的鲜血溅在脸上,除了擦掉它,再也没有其他办法。”

  “你杀了一个又一个敌人,却无法让他们从血泊中站起身,甚至来不及抬走他们的尸体,只能任由他们躺在原地,躺在自己的血中。”

  “你甚至......”

  “够了!!!!!”

  芙蕾雅一动不动,注视着面前的男孩就像一只受伤的孤狼一样愤怒的冲自己咆哮,笨拙地想要将心中的软弱隐藏起来,但却无能为力,只能不断地流下眼泪,。

  “看看你的样子,就像一只受伤的幼兽,连为自己同伴报仇的胆量都没有,真是可怜。”

  芙蕾雅的脸上带着轻蔑的笑容,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就是一个懦夫,杰森,死去的泰格都比你像一个男人。”

  “你放屁!!!”

  杰森的额头青筋暴露,他将牙齿咬得吱吱响,用力仰起头,却仍旧无法阻止泪水流下。

  “我杀了他,我杀了他!!!”

  “我为泰格报了仇,我为队长报了仇!!!”

  “我不是懦夫!!!!”

  他用尽全力怒吼着,双手握得噼啪乱响。

  “是吗?”

  芙蕾雅突然站起身,面无表情地走到他面前。

  杰森下意识地向后退去,却仿佛想到了什么,硬生生地止住了动作。

  “摸着你的心告诉我,”芙蕾雅毫不客气地用手指戳着他的胸口,大声说道,“告诉我,你不害怕,告诉我,你会为其他人复仇,告诉我,你不是个懦夫!!”

  杰森愣在了原地。

  他的身体开始颤抖,面孔越来越狰狞。

  张了张嘴,男孩发现自己怎么都无法说出口。

  之后,他彻底崩溃了。

  悲伤的哭嚎通过窗户传出屋外,回荡在莫兰镇的上空。

  杰森哭的很伤心,他倒在床上,身体蜷缩起来,伸手用力抓住床单。

  “为什么,为什么要有战争,为什么要杀人——”

  “大家各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不好吗?!为什么非要争个你死我活,非要杀死对方呢!”

  “泰格,泰格他明明说过要陪我一起回来的!”

  “他还说,他还说......”

  杰森紧紧闭着眼睛,泪水源源不断地流下,打湿了新洗的床单。

  “他还说要把妹妹嫁给我,他是个骗子!!”

  “骗子——!”

  “为什么——!”

  他痛苦地嘶吼着,将床单扯出了一道裂口。

  “队长,队长明明那么好,那么好的一个人,为什么那个女人要杀了他?!”

  “她也是个年轻人啊,为什么非要用长枪贯穿小琼斯的身体,为什么要杀那么多人?!”

  “她难道就没有心吗——!”

  看着床上痛苦哭泣的男孩,芙蕾雅低下了头。

  门外,妇人早已泣不成声,她用粗糙的手紧紧捂住嘴,竭尽全力不让哭声传进屋内。

  “大人,大人——”

  杰森突然爬起来,踉跄地爬到床边,抬起满是泪水的脸看向芙蕾雅。

  “大人,他们,他们都死了——”

  “泰格,小琼斯,队长,卫队的哥哥叔叔们,还有那群家伙,都死了——!”

  “他们都死了——!!”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芙蕾雅冷漠的看着面前一脸惊愕的少年。

  “闭嘴。”

  杰森一脸震惊的捂着高高肿起的左脸,一时间甚至忘了哭泣。

  “他们的死不是让你在这趴在床上哭泣的!”

  “如果你还是个男人,那就去吃东西,然后好好睡一觉!”

  “第二天,我希望能在训练场看到你的身影。”

  芙蕾雅转身朝着门外走去,途中,她头也不回地说道:“如果不想再让其他人经历这种痛苦,那就将它终结再自己的手中!”

  “只要没有人再敢侵犯我们,那就不再需要战斗!”

  “记住,他们的死换回了你现在能够躺在自己的床上,能吃着妈妈做的饭,能看着莫兰镇上空的月亮放声哭泣。”

  “不要辜负他们,杰森。”

  “身为吾王的第一信徒,不应该是个懦夫。”

  “吱呀——”

  房门关闭,屋内仅剩杰森一人。

  他捂着脸,眼神迷茫的盯着屋内唯一的光源。

  过了一会,他突然从床上跳了起来,一把拿过桌子上的点心大口地吃起来,不顾被点心粉末呛到,他三下五除二地将一盘点心吃干净,随后走回自己的床边,仔细地整理起床铺来。

  盖上被子,杰森的目光一直盯着窗外皎洁的月亮,不一会,他便沉沉的睡了过去。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