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获一只恶神 第49章 十一年

小说:俘获一只恶神 作者:玄黛青 更新时间:2020-09-21 10:03: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天色晦暗迷蒙,重林岑寂,湖心居所的木门被轻轻推开。

  朽月昏昏沉沉间知道有人进来,经历十几天如梦似幻的神经摧残,她已经不那么草木皆兵,开始学会万事顺其自然。

  卧室的门被缓缓推开,朽月再也没任何精力思考其他,于是自我催眠是被风吹开的,心安理得地翻了个身继续沉睡。

  睡梦中,她被人紧紧抱住,想要挣开却动弹半分不得,完全被禁锢在某个人的怀中,让她切身体验了一把什么叫鬼压床。

  朽月猛地睁开双眼,面前出现一张她再熟悉不过的脸。这张脸离她太过近,近到鼻尖相抵,鼻息交缠,两唇不到一指之距,委实暧昧异常。

  她觉得自己可能还没从溯忆梦海里出来,因为她又再次看见莫绯那张脸了,这张脸三番五次出现在她的意识里究竟意欲何为?

  这次她决定敌不动我不动,静观其变。

  见对方无甚反应,‘莫绯’开始胆子越来越大起来,他用指腹轻抚朽月的侧脸,动作极尽温柔小心,唯恐身下之人是薄纸做成的一戳即破。

  朽月微眯着睡眼,一阵酥麻微痒的触感自下颌爬上眉骨,或如微风吹拂,或如月光洒露。这种举动看不出有一丝轻佻之意,反倒让人有种被慎重珍视之感。

  少年双眼眸专注而深情,安静而神秘,像刚下过雨的夜空氤氲着清润的湿气。

  他双眉未蹙似蹙,眉间总透出一丝若有似无的愁郁,仿佛所有心事都藏在其中而未能尽。

  朽月心道果然是梦境无疑了,莫绯曾说过日后要让她偿还欠下的情债,果不其然便真的阴魂不散地来讨债了。

  她靠着最后一点清醒意识的支撑,有气无力地问道:“怎么哪都是你?说吧,你想要什么?”

  约摸是倦累的嗓音太过慵懒,声息过于馋诱,少年愣神一刹,顷刻敛目覆唇,落下一片柔软。

  他吻得格外虔敬,挑人以意乱情迷,先是蜻蜓点水,沾水即离,接而如雨丝细密,不留余隙。

  朽月从眼缝一瞥,面前那对纤长卷翘的睫翼轻轻颤了颤,看似尤为满足。

  原来梦会惑人,亦会惑心。

  在这样旖旎的梦境中,她竟也不由自主地慢慢迎合,没有多余其他念想。

  食髓知味,少年心头一震,这无异于是得到了某种鼓舞,他吻得越发深入。两相唇齿厮磨下,气息渐渐忙乱不稳,神魂颠倒,他在身体内蛰伏多时的悍兽赫然苏醒。

  他贪得无厌地想索取更多,热切的唇舌开始转移阵地,意欲一路往下侵占。

  朽月骤然睁眼,她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抓住对方在自己身上恣意游走的双手,一个迅猛翻身便将少年牢牢压制在床榻之上。

  她紧紧禁锢着少年的手腕,嘴角浅噬一笑,赫然反应过来:“莫绯,你竟没有死,呵,好狡猾的一只蝎子!居然连本尊也差点被你蒙骗了去!”

  柳兰溪双手被缚,丝毫没有半点挣扎的意识,一副任凭处置的态度。

  忽闻此,他很是意外地眨了眨眼:“灼灵,你莫不是把我认作别人了吧?”

  认错人?这是何意?难道真的头昏眼花看错了?

  朽月偏头往桌上吹了口气,那盏常年不用的油灯蹿起一点豆大的火苗。

  她凭借微弱的灯光仔细觑着少年,才发觉那张面皮虽与莫绯极度相像,但到底还是略显青稚。

  更何况这少年还穿着一身素净的道袍,显然与莫绯一贯的穿衣风格大相庭径,而朽月笃定莫绯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出家当道士的。

  朽月笑容冷却,目露轻鄙之色,语带讥诮:“看你这模样还是个道士,怎么,如今的道士都不守清规了么?”

  “自然不是,我可能是道士堆里的个中败类吧。”

  柳兰溪自嘲地笑了笑,立即为刚才的鲁莽举动开脱道:“灼灵,你已离开整整十年又一载,我实在太想你了。如果你不喜欢,下次我尽量克制便是,你不要生气。”

  十年又一载?

  朽月神思还处于一种混沌不清的游离状态,她越听越迷糊,乱成一团的思绪还没理清过来。

  她迷惘地问道:“等等,你说清楚,什么十年又一载,你又是何人,怎敢随意直呼本尊名讳?”

  柳兰溪晶亮的眸子因失落而黯淡,他惦念了某人十几年,然而某人早就把他忘个一干二净。

  他心底顿时寒凉一片,郁闷地叹道:“我已得了你的允许的,是灼灵忘了罢?何况能进得你这结界中的,你以为是谁呢?”

  怎么又是一堆问题!

  朽月大脑已是一团乱麻,哪有精力细细琢磨这些?

  还未想出个所以然来,一低头才发现自己衣衫不整,腰带半解,以及配上她那咄咄逼人的架势,且再看看榻上孱弱无力的少年,这感觉倒像是企图逼迫良家子弟就范似的……

  一股罪恶感油然而生。

  朽月沉默无地看了柳兰溪一眼,这才肯将手松开,她扶额揉了揉眉心,心力交瘁地倒往一旁。

  她有些倦了,自自语道:“本尊居然出现幻觉了,还有比这莫绯变成道士更可笑的事么?哈哈,管你是什么,都别打扰本尊睡觉……”

  大概是受幻境荼毒至深,朽月已落下了严重的后遗症,此刻怕是不想再理会其他,唯有酣梦能拯救疲惫的身心。

  她神思几度浮沉不定,终于如愿抱梦归去。

  朽月恍惚中只觉屋内灯光熄了,又听耳畔一声幽幽叹息:“唉,竟是太累了么,好好睡吧,别再劳神想事了……”

  这还没完,在睡梦中,好似有位体贴的美人在帮她揉肩,捶背,捏脚,力度轻盈舒缓恰到好处。

  这种感觉真是妙不可,朽月恨不能这样的梦境再来几次也无妨。

  翌日,甩去一身疲顿的朽月终于在刺眼的阳光中醒来。

  一睁眼,屋顶光影斑驳,满室亮堂明丽。

  窗外爬满了烁目的繁花绿叶,湖面清风徐来,白鹭掠影飞过,一声声清脆的鸟鸣入耳,予人以心旷神怡的舒适之感。

  这样的一切若是梦境未免太过可惜。

  朽月方感叹完,侧首发现身旁还躺着一位睡颜恬静的少年,她缓缓又闭上了眼,叹了叹气,心道:果然还在梦中。

  少年缓缓开启那双柔如秋水的清眸,恍如心有感知一般亦随之醒来,他起身前倾探了眼身旁极力装睡的人,不免笑如春风:

  “灼灵,你醒了?”

  朽月心底大石扑棱一沉,难不成累得两眼发昏,耳朵也出现幻听了?

  她依旧不想睁眼,但又想知道自己是否还处在那片梦海幻境中,于是悄无声息地抓起身边少年的手狠狠咬了一口。

  “疼,灼灵……”

  少年只是象征性地喊了一声,他手上已出现一排红色的牙印,但并没表现出有多痛苦的样子,甚是乐意为之,唇边挂着的笑意味不明。

  “所以你是真的,不是幻影?”

  “我自然不是幻影,灼灵要是不信,可再咬一口。”少年说着自觉把另一只手伸到朽月嘴边让她咬。

  朽月幡然醒神,回想起昨晚意乱情迷的种种,痛悔自己居然会受美色所蛊诱,多年修身克欲的觉悟差点溃不成军!

  不过,现在值得庆幸的是还没发展成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左思右想后,她终于直身坐起来,稍稍别过头,尽量忽视身后投来的殷切目光。

  朽月故作镇定,不慌不忙地扣着左边侧襟敞开的盘扣,企图掩饰一丝丝慌乱。

  “灼灵,你扣歪了。”

  察觉有人靠近,朽月低头一看,已有两只修长的手从臂肘内侧环绕过来,细致地帮她一一调整扣好。

  “你……”朽月神情凝滞,一时语塞。

  “我是柳兰溪,别再叫错了。”

  柳兰溪下颌抵在朽月肩上,说话时温热的气息在发丝间游动,如暖风吹拂岸堤烟柳,低柔的嗓音直教人蚀骨销魂。

  “柳兰溪?!”

  朽月错愕地回身看他,无法相信昨日才到她膝盖高的小道士竟长得这般快,更令她出乎意料的是柳兰溪还有一张与莫绯并无二致的脸!

  柳兰溪颔首笑道:“是我。”

  朽月记忆里那个乖巧可爱的小孩完全跟面前兰芝玉立的少年对不上号,她满腹狐疑道:“你怕不是莫绯变来戏弄我的吧?”

  “怎么会?”

  柳兰溪在朽月质疑的眼神中,晃了晃戴在手腕上的殷红珠串。

  珠子在阳光下闪着晶莹透亮的光泽:“瞧,这还是你送我的手链,可想起来了?”

  朽月看了那串珠子倒吸了口凉气,一想到昨夜竟对那么小的孩子动了欲念,一时不禁惭怍难当。

  灵帝试图强行挽尊,保留她最后的一点颜面:“咳,昨晚那件事……不好意思,本尊确实认错人了,你别放在心上,能忘掉最好。”

  “好,”柳兰溪虽如是应道,却难掩话里失落,又见他意有所指地补充一句:“不过,我可没认错人。”

  朽月坐到了客厅那把摇椅上,故意调转话题:“你说我走了十一年?”

  “嗯,昨夜灼灵睡得很沉,看起来精神异常疲惫,是遇上什么棘手的事脱不开身了么?”

  柳兰溪一边关心地问,一边轻车熟路地打好了一盆清水端至朽月跟前。

  朽月以往使唤惯了人,在幻月岛的时候也一直由黎魄伺候,遂而此刻被人服侍得如此周到也没觉得有何不妥。

  “溯忆梦海听说过吗?算了,说了你也不知。”

  朽月方要吐一吐这几日来的苦水,发现没有合适的倾诉对象。如果陆修静在跟他聊上三天三夜也任何没问题,但在晚辈面前提及被困幻阵的囧事实在有损恶神颜面。

  再者溯忆梦海这个荒诞古怪的地方连她都是第一次碰见,对这些一窍不通的小道士能知道什么?

  “原来是羽族祖先勾尾设下的荒古幻阵,难怪我找不到你。”

  柳兰溪接过朽月递来擦完脸的毛巾放入水盆中,振振有词地分析道:

  “听闻此阵极为难破,阴阳变幻无常,虚实掺杂糅合,幻境险象环生,稍不留意便会身陷意动的囹圄之中。此阵法凝聚了勾尾一族几代的心血所打造,意存阵在,非常人能忍受,若非清心少欲和意志强大者不能出阵。就算如此,出阵也得看机缘巧合,数千万年以来能出阵者几乎鲜少有闻。灼灵,此次看来你运气很好。”

  柳兰溪说得头头是道,朽月对他刮目相看的同时也不免疑惑:“这些事连本尊都不怎么清楚,你个愣头小子怎会知道这么多?”

  “涉猎典籍广泛,故能知晓一二。”

  柳兰溪半屈着身子蹲在摇椅旁,用毛巾为朽月一丝不苟地擦洗着手,态度极为认真细致。好像于他而只是在做着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罢了,不觉有何不妥。

  朽月起先还在纠结这小子与莫绯的关系,等他替自己擦完手才反应过来如此举止实有不妥。

  她迅即将手抽回,受宠若惊道:“平日你与柳初云相处也像这般周到照顾么?”

  当然不是!

  柳初云怎么可能有这种天人待遇?柳兰溪这位大爷没让别人服侍就不错了,哪还奢想劳烦他动个指头?若是让柳初云看见此情此景还不把他老血吐尽!

  柳兰溪俯身上前,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朽月,莞尔而笑:“灼灵不必与我见外,我乐意为你做这些事,若换作别人我怕是没这个闲心。”

  “本尊不缺人伺候。”朽月漠然与之相视,心道黎魄的饭碗差点要让这小子给抢了去。

  “但此刻只有我在你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