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获一只恶神 第46章 覆灭

小说:俘获一只恶神 作者:玄黛青 更新时间:2020-09-21 10:03: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柳兰溪身上那股神秘感是与生俱来的。

  柳初云总觉着以清泠之溪赐赋其名未免浅显了些,这孩子简直如潮汐一般,涨落有时,容表潋滟照人,初涉足以为浅,然愈往后其水愈深,不可度量。

  自灵帝一走,柳兰溪变得天性散漫,时常风来雨去,不喜练功修道,独爱躲在后山,白白闲虚度日,不畏将来如何。

  他无论如何也不明白,明明是一颗心慧神聪的好苗子,只要这小子稍加勤奋努力,何愁没有璀璨的仙途?可他这个徒弟偏偏无心向道,全无修道之人的清心寡欲,不鄙俗世,无以动容。

  等这孩子大一些时,柳初云开始纳闷了,柳兰溪尚为婴孩时尤爱哭闹,而自他懂事起竟从未再哭过一次。

  别人辨不出那副朝暮无忧的面容上的悲喜,唯有柳初云洞察入微,因为灵帝走后,他那讳莫如深的笑眸里曾隐隐透出一丝空寂来。

  柳兰溪常卧舟于碧湖之上,舟中无棹,任其随波逐流,其后有只白鹅跟着,十分讨喜。

  有次他在船上睡了一夜,第二天醒来不知身在山中何处,柳初云听说此事后随口念了句打油诗笑话他:

  少年不知何愁,兰舟逐溪东流。白鹅不管心事,惟有诉梦周公。

  此事成了笑柄后,柳兰溪就很少再去泛舟了。

  七岁时,柳兰溪在鹭沚居中枯守了一年,终也未等到那位迷途不返的人归家。当他意识到这位屋主有可能不再回来时,不见他在道观的次数渐渐多起来,柳初云在自那时起就明白他这小徒弟心思早已不在此处。

  茫茫世界,浩渺天地,所觅之人杳无音讯。

  柳兰溪寻人是悄无声息地寻,瞒着观中上下,他真就找遍了所有能找的地方,所有该去的不该去的地方统统找遍,到头来仍然一无所获,白白换得一身失魂落魄。

  式微式微,胡不归?

  今夜,她真的回来了么?

  少年站在屋外踌躇不前,停留了很久。他每次推开鹭沚居那扇挂满花藤的门扉,无不心怀期待,却也总是期待落空。

  当然,没有任何意外,朽月就在屋内。

  此刻她正蜷着疲惫的身子瘫在床上,大脑经历了十一天的高强度戒备状态,凌乱的思绪早糊成一团浆糊,周围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能让她以为又是幻境。

  说起她这段时间的遭遇,朽月怕是不想再提。

  那天她的确是追着勾尾离开的,这只怪鸟兜兜转转地带她七拐八绕,她在后面紧追不舍,最后穿过一片迷雾之后,她跟着勾尾闯进了某片不知名的神域中。

  这处地方很奇怪,远远看去是一片荒无人烟的丘陵,走进一看景色骤然又换成了空旷的草原,勾尾自飞进迷雾时倏尔化成一股白烟消逝,朽月始觉有异。

  越过迷雾后,目之所及,皆是幻境。

  朽月环顾周遭,一片茵茵碧草,广袤无垠。她不敢贸然停留,御火继续往前,不知飞了几百里,忽然发现下方牛羊成群。

  她抬眼望去时,前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座极其突兀的高峰,峰顶积雪未化,萦绕一圈白云。山脚下似有一群古朴的小村落,朽月总觉得这村落很是眼熟,四周的景物倍感亲切。

  她想起来了,那是她从小生活的地方,也是灵族众人最后的沉眠之地。

  灵族一脉虽贵为灵神后裔,但为躲避魔族侵扰过着居无定所的迁徙生活,朝不保夕。

  灵族的祖先昭妤由万物之灵所诞,据说昭妤出世时冰封万里的山川断裂,大地回暖,阳气顿生。处处朽木生芽,百花盛开,皆是一派春和景明的繁茂之景。人类将昭妤比喻为春君,她象征着新生,赐给大地源源不竭的生命源泉。

  昭妤拥有这样强大的生命力量,然而她的后代却要与普通凡人一样经历生老病死,她想转变这种可悲的现状,于是找冥君阎胤理论,争论无果后毁了他辛苦建立的阴阳司,最后冥君降下地罚,把她关在了暗无天日的地底中。

  此乃前。

  灵族一脉也受到牵连,他们被诸神驱逐,失去了庇护。至于魔族为何会阴魂不散地大肆征剿灵族,原因有二。

  其一是灵祖昭妤曾参与了一场惊撼洪荒的伏魔之战。那场战役以枯阳为首,灵祖昭妤和冥君阎胤皆参与其中(那时昭妤和阎胤还未交恶)。三圣与创魔之主祸央混战十天十夜后,合力镇杀其于樊渊。

  《荒古神纪》摘录:祸央乃万魔始祖,天地混沌之初觉醒,其力煞世凶狞,凡驻之处天地晦暗,所过之地廖无生机,其周身戾障遮天,无物敢近。

  神界欲诛之,大败而回,反受其荼毒元神大损。三界闻讯无不颤瑟,因惧惮其害危及后世,由神界枯阳元尊联合神,灵,冥三方之力毁其肉身,将其元神镇入樊渊罅隙中的浮屠尘界,永不见天日。

  古往今来明暗相生相克,阴阳水火不容。

  枯阳元尊开辟鸿蒙,始有众神。而魔主祸央则创生出万魔与众神抗衡。

  祸央死后,万魔悲愤难安,魔族全员誓要复仇。世不容魔,魔又何须容世?魔类誓与三界势不两立,不断滋扰侵袭各界。

  三界之中,人类同处于弱势,遂受诸神庇佑。后又由于灵祖犯下重罪,诸神撤去了对灵族之人的护佑,致使魔族肆意杀戮灵族一脉,此亦是造成他们遭逢灭顶的主要缘由。

  其二是与灵族的高贵血脉有关。

  灵族人的血据说有起死回生之功效,能凝残魂,塑英躯,复新生。魔族觊觎灵血已久,他们欲用灵族族人血祭魔主祸央,使其再度重生。

  不过由于万魔贪婪成性,灵血让他们挥霍得不剩一滴,血祭之法并未成功,复生魔主的一事就此搁置。

  朽月还记得魔族大举屠杀无辜灵族族人的场景。

  “光洁圣灵涤濯吾辈英魂!先祖必佑吾辈归来!凡我族勇士,都拿起你们手中的长剑,驱逐邪魔,卫我族人!”

  村子里有人在呐喊。

  朽月站在村落前惊愕地看着那些奔忙的族人,倏然回首望去,刹那间瞳孔失焦,她的身后邪气冲天,黑压压的千万魔军正集结而来。

  这样隐秘的地方也逃不过魔眼,只能说明那群背信弃义的凡人泄密了。人类为求一隅安宁,将灵族秘迁之事透露给了魔族,以至于给灵族招致覆灭之灾。

  她身后是惨烈的厮杀,无数浴血奋战的族人在呐喊,在哀嚎。

  沉重的记忆如山海倒来,朽月面色苍白,双唇颤抖,她不忍再看这样的景象,无力地拖着艰难的步子往村落走去。那里有她的家,她的族人,她所热爱的一切。

  可惜这一切已经没有了。

  那时候她在哪呢?应该是被藏在一处极为狭小的窖洞中吧。她这样想着,四周景色一换,便真的来到了黝黑的洞中。

  魔族铁蹄猖狂,那些顽强抗争的勇士已经倒下,魔爪已经伸进村中。外面满是妇孺老人绝望的哭喊声,求救声,悲鸣声不绝于耳。

  小孩捂着头痛苦地蹲在狭小的地洞内,脑袋一片空白,苟活对于她来说是一件万分煎熬的事。

  当小孩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忍受时,头顶忽然传来一个女人亲切温柔的声音:“灼灵,你是我族最后的一位灵女,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能出去,明白么?记住,别听,别看,别想,睡一觉就过去了!”

  小灼灵一双将欲推门而出的小手又默默缩瑟回去,过了一会,她用微弱的声音问了一句:“夙穗,你会离开我吗?”

  “不会的,我……”

  声音戛然而止。

  洞外,一个凶悍的魔兵正吮吸着一具女尸脖颈处的红色汁液。饮罢,他并不准备就此罢休,接着咬下了女人肩上的一块皮肉,贪婪地啃噬着她的骨髓。

  鲜血流进洞罅中,滴到了孩子的脸颊上。

  哐啷一声,门被踹开了。

  外面有人走进来,是个女魔。她一脚踢开撕咬女尸的魔兵,大喝道:“蠢物!谁让你私饮灵血?哼,原来是鬼离那家伙的部下,没脑的杂碎,还不快给老娘滚!”

  魔兵摔翻在地,模样甚是狼狈,头也不抬地落荒而逃。

  女魔没走,在屋内漫不经心地巡视了一圈,突然脚步在血肉模糊的女尸旁边停住了,顺手脱下了自己的外衫盖在了女人身上。

  不知察觉到什么,女魔如火的红唇突然弯成一道绚丽的弧线,她挪开了那具尸体,打开了尸体身后掩藏的窖洞木板。

  洞内的小孩用充满狠戾的鸷眼盯着她看,她脸上两道殷红的血痕自眼角流下,像极了两行怨恨的血泪。

  那不是她的血,是夙穗的。那个从小陪在她身边,照顾她的灵族祭司已经死了,尸体就在外面躺着,她没能实现永远守护灵女的誓。

  “呵呵,你这小孩怎么这般冷漠,你的族人一个个倒下了,你也无动于衷?”女魔居高临下地看着地洞中的小孩笑着问道。

  这时,突然门外有个粗浑的声音传来:“鬼未,你这娘们在里头干嘛呢?”

  女魔收敛笑意,将木板放了回去,转身冲着门外怒吼道:“臭鬼离,能不能死远点,你身上的血腥味大老远就闻见了!”

  那个叫鬼离的魔头身躯庞大,没法进去屋内,只探出半个身子往里面瞅了几眼:“咦,里面怎么有活人的味道?”

  “你眼神不好?难道是死人在跟你说话吗?”女魔向他投以鄙视的目光。

  魔头又往里边嗅了嗅,满脸写着质疑:“不对,不是你身上的味道!”

  “怎么,鬼离的鼻子也有不好使的时候?来来来,老娘出来给你闻个够!”女魔作势便要出去跟他理论。

  魔头摆摆手拒绝道:“你可别!老子只对人血感兴趣,对女人可不感兴趣!”

  女魔随后跟着离开,临走前,她没来由地对小孩说了一句:

  “好好活着,你的路还长,努力成为仇人们的痛处吧。”

  女魔因一念之仁放过了小孩,不料一语成谶,也不知如今恶行擢发难数的灵帝算不算别人的痛处。

  朽月抽回离乱的思绪,耳边嘈杂细碎的声音渐渐远去,眼前仍然是一片黑暗,只感到身边有影子来来往往,行色匆匆。

  她伫立在憧憧人影之中,脚下似乎是一条流动的长河,所有虚影都飘在河上,它们仿佛被某种力量所牵引,昂首朝着河的尽头攘攘而去。

  她仍旧站在原地,她成了一个格格不入的异类,太过招眼以至于引起那些影子的好奇。

  这些影子的面容忽然清晰了起来,朽月能甚至能一个个清楚地辨认出来,所谓影子原来正是死去族人的亡魂。

  “你为什么躲着苟延残喘不出来?”

  “凭什么就你还活着?”

  “她为什么这么冷漠,都没见她哭过!”

  “可不就是,她天生薄情,族人死了也不伤心!”

  “这代灵女真是懦弱无能啊!连自己的子民都救不了,简直一点用都没有!”

  “没错,灵女不会结灵护法,跟废物是没两样的!”

  “如果不是她没能力,我们至于落得这样的下场?”

  “自她出生起就觉得她不祥,没想到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祸害!”

  “夙灼灵,你不配为我族一员,你是我们灵族的败类!”

  “败类!”

  “败类!”

  “败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