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获一只恶神 第44章 秃瓢

小说:俘获一只恶神 作者:玄黛青 更新时间:2020-09-21 10:03: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月上中天,整个村子被晦暗的月色笼罩着,一间间棺材匣子形状的民房里终于传出了动静。

  伊涧寻警醒地环视下方,只听得有个东西突然呜嚎一声,接着各方越来越多声音回应。

  这声音着实骇人,伊涧寻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一面用手肘捅醒已会周公的柳兰溪,一面握紧佩剑专注地看着下方。

  一扇扇木门被粗暴地撞开,许多黢黑的人形从里面走出来,这些人没有头发,个个顶着个秃瓢大脑袋,耳朵又长又尖,身形高矮不一,有老有少有男有女。

  伊涧寻一度怀疑自己看错了,他擦了擦眼睛再仔细看了一遍,不由地吸了一口冷气。

  那群不明生物佝偻着身子,两手不自觉地往下垂,赤脚在各处游荡着,嘴里不住地发出‘嗷嗷’的呜嚎。

  这种低沉的兽吼声大概是他们专属通用的语,不过又不太像,它们行动毫无逻辑,思维混乱。

  伊涧寻惊诧地叫了一声:“见鬼了,那是一群什么东西?!”

  他才说完就后悔了,那些怪物纷纷侧起耳朵,随后将头一转,瞬间锁定了两人所在的方位。

  四面八方的怪物都围了过来,它们额头又宽又高,抬头纹很深,眼睛已经凹成两个窟窿。

  这些不明物种有一口参差不齐的利齿,此刻正张着大嘴在树下不停地叫唤,同时用双手扒拉树干准备往上爬。

  柳兰溪马后炮地补充说明道:“我好像忘记跟你说了,他们耳朵灵敏,见人就咬,还喜欢挖别人的眼睛吃。”

  那棵风烛残年的老柳树受不住折腾倒了,伊涧寻赶紧带着柳兰溪御剑飞离了是非之地。

  伊涧寻坚信他师父被这群不人不鬼的村民藏在了村子里,于是拉着柳兰溪挨家挨户翻了个遍,后面则追着一群张牙舞爪,想挖他们眼睛吃的怪物。

  每户民舍里面的陈设杂乱不堪,衣物被撕咬得遍地都是,气味还尤其难闻。怪物们行动很快,他们一个个飞檐走壁,上跳下窜,伊涧寻不得不分心对付这些难缠的跳蚤。

  这些秃瓢怪物见人就咬,十分抗打,而且数量多,几乎是全村人齐上阵,这个村子已经没有正常的活人了。

  柳兰溪向来是不动手的,他只管逃就行了,在伊涧寻看来他能保障自身安全已经是对自己莫大的帮助。

  伊涧寻对他吼道:“柳兰溪,你去找师父,这边不用管,我来解决他们!”

  柳兰溪闻回头看去,伊涧寻被几个精力旺盛的怪物缠住了,正在奋力挣脱包围。

  几番难舍难分的纠缠撕扯后,一抹冷光乍现,伊涧寻终于怒不可遏地出剑防御,剑气震开大片光脑秃瓢子。

  柳兰溪停下脚步等伊涧寻,见他杀红了眼忍不住友情提醒了一句:“师弟,在你想杀它们之前你最好先考虑考虑,因为它们还有变回正常人的可能。你现在断绝它们的生路等于造下杀业,当然,这纯属于个人选择,杀也行,不杀也行。”

  “什么!?”

  伊涧寻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一脸懵懂地看着柳兰溪。

  “它们可是要来杀我!难道我还得特意手下留情?况且刀剑无眼,我可没办法保证!再说了,这群怪物那么凶残,师父失踪跟它们逃不了干系!”

  “我可没说它们会杀人,”柳兰溪耸了耸肩表情有些无奈,“它们喜欢吃人的眼睛,会咬人但不会杀人的,呵呵,他们只会把你变得跟他们一样而已。”

  伊涧寻此前也杀过不少妖邪,精怪,却从未见过还有这样怪诞不经的另类。他半信半疑地收起长剑,用脚踹开了几个飞扑上来的秃瓢子,改用拳脚抵挡。

  秃瓢们前赴后继地压过来,伊涧寻双拳难敌四手,他万分郁闷地看了眼这些不忍直视的丑陋怪物,打心眼里就不认为它们还有救。不过眼下不是降妖除魔的时机,得先找到师父要紧。

  于是他拉着柳兰溪赶紧先找个不起眼的角落躲起来,先避避风再作打算。

  “你最好别唬我!打又不能打,杀又不能杀,现在你说说该怎么办?”伊涧寻纵使压低声音还是难掩心焦。

  柳兰溪躲在伊涧寻身后,若有所思道:“现在当然是先离开村子再说,如果我没猜错,师父已经不在这里了。”

  秃瓢怪物还在紧追不舍,伊涧寻同意柳兰溪的想法,正想带他离开时,旁边一户小屋的木门被拉开了一条缝,缝隙里飘出一个女人的声音:“两位道长,姑且先来我这里避一避吧!”

  两人循声看向屋内,只觉那个女人有点眼熟,像是今天白天唯一能敲开门的那家姑娘。

  姑娘给他们开了门,柳兰溪想也没想,便拽着伊涧寻跑了过去。

  “柳兰溪,等等,还不知道对方底细呢!”

  然而伊涧寻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进了姑娘的家里。

  小屋略微狭促,只有一张小桌子和一张床,比起之前看过的民舍,这家屋子已然算得上整洁。

  屋内桌上有一盏豆大的小油灯,窗户用黑布严实地封死了,难怪从外面看不见里面的光亮。

  姑娘衣着朴素,头上缠着绡头,有点拘谨地靠墙边站着。

  柳兰溪和伊涧寻身材修长,伸伸手就能够到屋顶,这样的空间对于他们有些局促,姑娘示意他们桌边有小木凳可以坐下。

  “所以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伊涧寻坐在并不怎么舒服的小木凳上问。

  姑娘低着头,沉默片刻后终于娓娓托出实情:“七八天前有个大柳村的一个村民逃难到了小柳村,他说他们村子里来了一只会吃人的妖怪,在他来之前大柳村的村民都被妖怪吃光了,他在山里打猎才幸免于难,最后一路逃到了我们这里。于是小柳村的村民好心接纳他,让他在这里暂时避难,但是所有人都没料到……”

  说到此处,女子柳叶眉蓦然蹙起,那张精气不佳的小脸不由泛出一丝苦色。

  “没料到什么?”伊涧寻追问。

  “没料到他其实就是那个吃人妖怪!这个人到了夜里不知怎的突然发狂,头发掉光了,变成了一个见人就咬的怪物!他还吃人眼睛,有几个人的眼睛被他挖走吃了,大伙最终合力将他打死,尸体扔进了外面的小池塘里。”

  她原以为事情会过去,但是第二天晚上那些被挖了眼睛的人突然间发狂了,他们的状态跟之前那人一模一样,也是见人就咬挖人眼睛吃。

  村民们猝不及防,很多人被咬了躲在屋子里不出来,但是只要到了夜里就会出来乱咬那些还没受害的人。

  “呵,可笑吧,最终大家都变成了一群只会乱咬人的疯狗,又丑又没人性。”姑娘冷笑一声,眼神里满是嘲讽。

  伊涧寻看了那姑娘一眼,觉得有点同情,他接着问:“三天前你们村里有人上千茫山求救是吗?”

  姑娘点点头:“是的,在发生那些事之后有人已经觉得事情很严重了,于是上山求助老神仙,大家都认为他会有办法。”

  ——柳初云在山上呆了好几百年,样子看起来永远年轻不老,所以村民觉得他是老神仙。

  伊涧寻顺水推舟地问:“所以说我们师父在三天前确实有来过你们村子?请问他现在人在哪?”

  姑娘听完眉头紧锁,目光飘忽不定,一脸凄婉:“老神仙确实来过,但又走了,他没能帮我们。”

  “不可能,我们师父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伊涧寻一口否定,他师父的秉性为人他最了解,遇见此事断不可能袖手旁观。

  “老神仙三天前是来过我们村子,但他对于这种情况也是束手无策,他只说要回去想想办法,我也不清楚老神仙去哪了。”

  姑娘之凿凿,态度坚定,伊涧寻觉得确可信据,不似有假。

  这时,坐在角落默默无闻的柳兰溪突然搭了腔:“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这姑娘怔愣地转头看他,木然道:“柳絮儿。”

  柳兰溪起身,在屋内小小地溜达了一圈,赞叹道:“‘未若柳絮因风起’,还真是个好名字。”

  伊涧寻以为他那不靠谱的师兄在这种时候要撩柳弄花,握起手中的佩剑已经做好给他当头一棒打醒的准备。

  但他又听柳兰溪侃侃道:

  “絮儿姐姐,你的话漏洞百出,每每该提及重点时皆一跳过,语焉不详之处甚多,这个村子真有你说的那么无辜么?”

  “我不明白小道长的意思。”柳絮儿将头偏回去,目光游移,装作不明其意。

  “呵呵,絮儿姐姐是个聪明人,应该能理解我意之所指。小柳村根本没有什么吃人的妖怪,去千茫山求助的几位村民为何不如实将村里的情况告知我们师父呢?”

  柳絮儿含糊其辞:“我们以为怪物会吃人……”

  “不,它们除了咬人和挖人眼睛吃之外是不吃人的,也不杀人,因为……它们只需要更多的同伴。絮儿姐姐,我纠正你刚才说的一点,变成它们可不是被挖眼睛吃,被咬才是!”

  柳絮儿登时一脸震惊,她发疯似的冲过去抓着柳兰溪的手臂,撕心裂肺地怒吼道:“不可能,这不可能,你骗我!我不相信!”

  “絮儿姐姐,为什么你要用头巾缠着头呢,是不是发现开始慢慢掉头发了呢?”

  柳兰溪无动于衷的双眼瞟向她,双睫之下那双澈冷的眼眸里漾起一丝微不可察的阴冷笑意。

  此情此景,伊涧寻还颇有长兄的风范,条件反射地一把抓过柳兰溪护在身后,满是警备地防着柳絮儿,并低声问他:“兰溪,你这话什么意思?”

  柳兰溪在伊涧寻身后钻出脑袋,指着对面的女人道:“师弟,你不知道吗,柳絮儿她被咬了,但眼睛没被挖,还能维持较长时间的正常活动,所以觉得自己和它们不是同类。”

  “你胡说!我才不会变成那些丑陋的怪物!永远不会的!我跟他们根本不是同类,你看,我有眼睛!我有眼睛……”

  说时迟那时快,柳絮儿突然发狂地向两人扑了过来,那张嘴巴已经被满嘴獠牙挤变形,除了咆哮和呜嚎声再也说不出其他人能听懂的语。

  伊涧寻反手用长剑一挡,用腿将她蹬开。

  柳絮儿跌落在地上,头顶缠着的绡头旋即散开,蓦然间落下满地青丝,露出半个锃亮的秃瓢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