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获一只恶神 第40章 蛇酒

小说:俘获一只恶神 作者:玄黛青 更新时间:2020-09-21 10:03: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山重重,水复复,歧道尽头花间有路;人来来,鬼往往,众生过场醉里失足。笑亦闹,哭亦闹,红尘滚滚我自逍遥;金也抛,银也抛,两手空空逃之夭夭……”

  陆修静一边吊儿郎当地哼着歌,一边拽着酒葫芦甩来甩去,走累了便卧在田埂边翘着二郎腿望着天。

  这道士本就是个乐天性子,又不受束缚喜好玩乐,他的一贯宗旨是无论在何时何地都必须过得逍遥快活,如此才不枉来世一遭。

  简而之就是活在当下,及时行乐。朽月曾笑他是‘四海闲人’,倒也十分恰当了。

  不愧他‘四海闲人’的称号,陆崇道君自与朽月灵帝一别再无正经事可做,整日游山玩水,穿云渡海到各地看闲游瞎逛,美其名曰‘陶冶情操’。

  他从袖里掏出一个青色的野果子,往道袍上随意擦了两下后往嘴里送,还没嚼吧两下便将脸皱作一团,‘呸’的一声吐了出来。

  “娘的,这李子怎么那么酸啊,差点把我牙吃软咯!”陆修静没好气地抱怨一通。

  这时,他腰间的葫芦突然摇晃两下,关在里面的白蛇弱弱地发了一句牢骚:“道君,李子还没成熟您就吃,吃之前也不洗洗,小心长疮烂嘴!”

  “哎呦,你这条蛇泡了你五年怎么还没挂,本道君等着喝千年蛇酒等得花都谢了!你说你能不能争点气?”陆修静敲了下葫芦,把酸倒牙的气都撒在了葫芦里的白蛇妖身上。

  “道君你行行好,就把我给放了呗!为何非要拿我泡酒呢,你选选其他的蛇泡酒不香么?”

  “去去去,别跟本道君讨价还价!谁让你杀人造孽被我抓了个现行,就自认倒霉吧你!”

  “冤枉啊,道君,小妖解释很多次了,那个刘河安真是死有余辜,他之前杀了我一个好朋友茵茵,我那是替天行道,除暴安良啊!您好歹是非要分分,不能胡乱冤枉好蛇。”白蛇在苦苦叫屈着。

  陆修静把脸一横,不耐烦道:“别解释了,你的解释本道君都听烦了!他就算再怎么罪大恶极也轮不到你去收拾,天道自有因果,其中各种纠由不该你管你就不能管。人行人路,妖走妖途,皆是互不干预,互不牵扯。要是世间妖物都似你这般鲁莽,随便替人伸张正义,那还不乱了套了?你当杀人是儿戏啊?”

  陆修静抓的这条白蛇妖也不是别人,除了顾之清还会有谁呢?

  茵茵此前投靠她的堂表哥刘河安,但此人并非良人,刘河安为攀附丞相千金,将他原本婚配的未婚妻茵茵投河暗害,可谓卑鄙无耻至极。

  顾之清因受主人莫绯的命令在舜华山照顾纸鸢,所以也是后来才得知此事情原委,于是怒而趁夜行凶。怎料白蛇刚准备逃走,就被陆修静给抓个现行,不得不说,这运气实在太背了点。

  可怜顾之清最后的悲惨命运即是当补药泡酒,而且还是整整被泡了五年!

  他之前完全不胜酒力,起先整日都会被泡得醉醺醺,睡得昏天暗地不知今夕何夕。后来他尝试着将葫芦里的酒喝光,但这酒葫芦跟见鬼似的,一喝完便会自动加满!

  如此日复一日,顾之清练得那是一身好酒量,甚至能做到对酒精完全免疫的程度。他能这般清醒地与陆修静进行对话是有原因的——因为酒量练到家了!

  这时,葫芦里‘咚咚咚’地响了几声,看起来蛇妖在里面乱踹一通。

  “呦嘿,干什么呀你,还反了不成?”陆修静吃惊地斥道。

  “我顾之清不服!既然如此,你还不如痛快地直接杀了我,让我受这罪干什么?神仙了不起呀,神仙就可以随意欺压折磨我们弱小的妖吗?我上辈子欠你一屁股债没还怎的?”

  “啧啧,你这条蠢蛇脾气倒还不小啊,本道君降妖除魔无数,你是第一个敢跟本道君犟的好汉!哈,但是我告诉你没用,本道君就是要喝千年蛇酒,谁拦我跟谁急!欸,对了,那两位女仙跟你什么关系,为什么死活都要我放了你?”

  陆修静最讨厌别人跟他抢东西了,就算在自己手里毫无用处,但只要别人稀罕的那都是宝贝,断然没有拱手让人的道理。

  什么千年蛇酒那都是幌子,一开始他就没打算杀这条蛇!他不过是看着朽月身边有一堆宠物,寻思着自己怎么也得有个标配灵兽不是?谁知就这破蛇妖半道还有人抢,这就更不能给了!

  没别的,一句话简单概括:就是这老道想养条宠物蛇了!

  陆修静眼珠子打了几圈转,奸笑道:“算了,你想出来也成,等着啊!”他说完真的就大发善心地拧开酒葫芦。

  顾之清头顶乍现一点豁口亮光,他想都没想猛然‘咻’地一声飞了出去。

  这还没高兴多久,顾之清的蛇尾巴突然让人给揪住了!白蛇拼命扭动身子想逃走,扭了半天发现根本无济于事,这老道根本就在耍他玩呢!

  顾之清像条丧家犬似的朝陆修静乱吠一通:“道君,说好的放我走呢?”

  “哈哈哈,我可没说放你走,只是让你出来透透气罢了!”陆修静置蛇于掌间玩弄,活像一条白色的大蚯蚓遇到了铁公鸡。他将蛇缠了个结,然后托着腮兴趣盎然地蹲在地上看,任凭它在地上挣扎扭动也无动于衷。

  折腾到最后,顾之清终于放弃了抵抗,他将身子瘫软作一团,垂头丧气地将脑袋扎进土里不再理会道士,看样子是生气了。

  等了半天没有回应,疯道士终于妥协:“好啦,不逗你了,快出来吧。”

  顾之清正准备将头抽出,没想到这个道士一点耐心都没有,直接将蛇头拔了出来,动作甚至还有点暴力。他真的无比怀念原先的主人莫绯,虽也是受气,但何曾像这般窝囊,惨绝人寰到没有一点蛇的尊严!

  “怎么,还跟我生上气了?算了算了!”陆修静凝神转珠一想,随手使了个法术,瞬间手里的白蛇变成了一根蛇形白玉簪。簪子上缠绕着一条惟妙惟肖的白蛇,蛇眼是颗碧绿的宝石镶嵌的,蛇身花纹细细可视。

  “哈哈,这样感觉好多了!早就想换个簪子来着……啧啧,不错不错,很衬本道君茂凌长云的身姿!”陆修静将头上的木簪拔下换上白蛇簪子,又掏出怀里的八卦铜镜照了照,十分满意地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臭不要脸!”顾之清骂道。

  “蠢蛇,别在本道君头上骂骂唧唧的!”

  “我咒你没酒喝!”

  “哈哈,怎么可能!”

  陆修静笑着摸出酒葫芦摇了摇,没声,他又倒拿葫芦拍了拍,结果发现里面真的半滴酒都不剩!

  瞬时他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阴沉沉道:“你这条蠢蛇,竟然喝光了本道君所有的酒!老子在葫芦里可整整放了三千坛酒啊,全被你喝光了!”

  陆修静火冒三丈气得跳脚:“我恨你!”

  说罢从他头顶传来白蛇的一声讥笑:“巧了,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