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获一只恶神 第36章 乱子

小说:俘获一只恶神 作者:玄黛青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7: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仙药比想象中易得,朽月将兰溪领到瑶池边的八角亭坐下,动作小心地解开他脖上的白纱。一大片烧伤赫然触目,有一块皮肉甚至还碰破了,伤口绽放出一朵残忍的花来。

  在朽月以前的认知中,这种绝对属于不值一提的那类小伤,这种皮肉伤甚至连伤筋动骨都不曾,这伤要是放在自己身上定然不过一息间便能恢复如初。

  这小道士偏偏是个□□凡胎的瓷娃娃,这种伤再来几次指不定就一命呜呼了,她虽杀过不少人,但决计不可能担下虐杀幼童的罪过。

  这种过失让她觉得有违原则,看着多少有些于心不忍,应该是第一次为别人上药,她做得极为认真仔细,朽月弯腰俯首,兰溪蹲跪仰头,这画面似乎定格在了小小的八角亭子里。

  “疼吗?”朽月问这小道士。

  不知是不是兰溪极会忍耐,他脸上没展露过任何苦痛之色,甚至还尤为沉着镇定,那双流盼多情的眼睛比任何时候都要安静,目光不偏不倚,笃定而专心地凝视朽月。

  “不疼,有灼灵上药怎么会疼。”小道士的话甜得令人发齁,上辈子估计情场混得风生水起,这辈子承袭了这种风月秉性。

  朽月停下动作,将手中的瓷瓶塞到他手里:“不是谁都有这种待遇,没有下次了。”

  小道士失望地撇撇嘴,立刻闭嘴不再多。

  花苓霜效果奇佳,不愧为上品仙药,不消几刻功夫,兰溪脖子上的血痂皆渐渐脱落,满目疮痍褪得一干二净,新肌顿生。

  “广穆这药居然还挺管用,你好生留着,要是哪天再敢靠近本尊,这药兴许还能派上用场!”朽月唇尖挑出一抹恶意满满的笑,有心要吓唬他。

  “好呀,兰溪定然好生收着。”小道士一口应承得爽快,看来已经做好了日后受伤的准备。

  “要走了,回千茫山吧。”朽月拉起兰溪正欲回去。

  “不是说要带兰溪去幻月岛的么,灼灵你莫不是想食吧?”兰溪杵在那不动。

  “本尊不记得答应过你。”朽月有些不耐烦。

  就在两相僵持的功夫,空中划过一个抛物线,一个五颜六色的东西从背后飞来,准确无误地砸向兰溪的脑袋。

  只听‘嗷’的一声,兰溪蹙眉抱头地扎进了朽月怀里。朽月还道是什么暗器,垂目一看,发现原来是个插满彩色凤羽的毽子。

  “抱歉,毽子是我家小姐的。”一位姝美的仙娥站在亭子外指着朽月拿在手上的毽子。

  “没瞧见打到人了么,叫你家小姐过来道歉。”朽月冷淡地斜睨仙娥一眼,并不打算将手中的毽子归还。

  “你这人好生无理,你可知我家小姐什么身份?”仙娥心中不快,语甚是嚣张。

  “不管什么身份,她都得来道歉。”

  朽月本不想为难小辈,不过实在好奇这仙娥口中的小姐是谁。

  天庭按资排辈,神仙也有三六九等,跟凡间并无实质差别,里面有严恪的尊卑秩序,狗仗人势不管在哪都是有可能出现的。

  仙娥气得脸都绿了,一跺脚便气呼呼地跑回去了。十米之外,站着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小姑娘,正在原地等着仙娥要回毽子继续玩耍。

  “绮儿姐姐,拿回毽子了么?”小姑娘急切地问道。

  仙娥满脸委屈,有心要让主子撑腰讨个说法,遂将碰壁之事一五一十地告诉小姑娘。

  “公主殿下,我看那女人存心找茬,岂有让您低声下气道歉的道理!”

  “确实无理,本公主这便亲自过去讨要,看她敢不还!”小姑娘柳眉倒竖,也是个脾性倔强的主。

  说起来这小姑娘说来身份确实高贵,她乃当今天帝长宇的掌上明珠,伏桓的孙女,叫牵思。

  牵思公主自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到哪都是众星捧月的焦点,模样也是极其可人,纤纤娥眉嗔痴藏,圆眸皓齿展笑飞。其额上有片眉心坠,头上插着金蕊钗花,遍身挂满了贵气的珠玉。

  这样万众瞩目的角儿可从没受过这般冷遇,又听绮儿这么一挑拨,立即拔腿去八角亭理论去了。

  “公主殿下,就是此人!”绮儿素手一指,比方才多了几分硬气。

  牵思用一双明亮的荔枝眼打量黛衣墨发的朽月,发现她虽对此人没有半分好感,但不由感叹这世上竟还有女人长得比姑姑还貌美。

  面前的女人美得根本不像是世间活物,觉得她更适合存在于人的臆想世界中。她就如一尊肃穆庄严,不苟笑的神像,高高在上地俾睨众生。

  “你手上的毽子是本公主之物,请速速换来。”牵思向朽月伸出一手,手掌向前摊开。

  朽月瞟了眼牵思,瞬即了然,这小姑娘像极了伏桓的貌子,是天家人没错了。

  “你是帝女晴君?”朽月支颐问她,但又似乎感觉哪里不对,晴君是伏桓的幺女,年纪理应没这么小才对。

  “晴君是我小姑姑!”

  牵思小手往腰间一叉,小脸气鼓鼓地纠正朽月,第一次居然有人会把她和姑姑认错,真是白长了一双漂亮的瞎眼睛。

  “不是吧,仪那小子娃都这么大了?”朽月向牵思投以不可思议的目光,脑海里立刻联想起那个温细语的书呆子仁王。

  “那是我二叔叔!”牵思听了差点背过气去,她郁闷地皱起眉头,小嘴撅得能挂只铁壶。

  “噢,原来是长宇的女儿。你叫什么名字?”

  “牵——思!”小姑娘已经极其不耐烦了。

  朽月见这小孩脾气不小,有心想替长宇好好管束,于是将身后的兰溪拉到牵思的跟前,义正辞严地说:“你方才用毽子打到这小道士了,道歉吧!”

  兰溪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出,愣愣地盯着眼前的小姑娘,迎面撞上了她不知所措的目光。

  小道士机灵得很,摸清什么状况后,一脸无辜地指着自己青肿的脑袋说:“小姐姐,你方才踢毽子踢到我了,现在还很疼呢!”

  牵思的脸颊不知怎的瞬间红如熟柿,她小鹿乱撞地瞅着这个可爱到没天理的小道士,嘴里说话都开始不利索了:“不,不好意思,我我……没注意……”

  一旁的绮儿原本打算好好出口气,当她听到小主子这气短半截的话时,简直把她给弄懵了,说好的讨回公道呢?说好给对方一个下马威呢?怎么还道起歉来了!等等,这剧情也反转得太快吧?

  兰溪露出会心一笑,冲着牵思摆手释怀道:“没关系,打到我是不要紧的,幸亏没打到灼灵,小姐姐以后注意些便是。”

  朽月没想到自个还能有被蜜枣击中的机会,真心对这小道士五体拜服。

  牵思低头□□着脖子上挂的金锁,羞怯怯地点点头,小女儿情态毕显无疑。

  “那成,本尊也不是个不讲理的人,小姑娘,这毽子还你了。”

  朽月负手离开,经过牵思身边时,顺手将五彩毽子四平八稳地放在她的头顶上,小姑娘的脑袋上像开了一簇彩色的羽毛花。

  “小姐姐,我走啦,再见。”兰溪对着牵思歪头一笑,卷翘的睫翼轻轻颤了颤,双眸似会语,里头挂着星辰。

  见对方要走,牵思急忙拉住兰溪的小手说:“小道士,下次记得来找我玩,我住的地方可好玩了,养了很多彩色凤凰。”

  “那要看灼灵带不带我出来了。”相比牵思的恋恋不舍,兰溪转身离开时不带半分犹豫。

  这时,西北角传来一阵怪异的兽吼声,声音凄厉无比,穿云破石,响彻天际。无独有偶,兽吼声停歇后又传来一阵龙吟,撼天动地,霎时天边风云大作。

  站在八角亭边的几人均被虎啸龙吟的声音吸引,一时间都停住脚步望向西北。

  “别下次了,这次如何?”朽月突然回身对着牵思说,语气正儿八经,不像是开玩笑。

  两个小孩均呆愣原地,牵思以为自己听错了,兴奋地确认了一遍:“你是同意小道士去我那里玩吗?”

  “嗯,你刚刚不是邀请他了么,择日不如撞日,你现在带他去吧。”

  兰溪疑惑地看着朽月,心不甘情不愿地问道:“出了什么事么?兰溪也想跟灼灵一起去!”

  朽月看着小道士哀怨的小眼神,忽然在他面前蹲下身与他平视,安抚道:“本尊稍微有点事要处理,不会太久,办完事便来找你。”

  小兰溪轻蹙眉梢,难过地叹了口气,蓦地一把搂过朽月的脖子,亲昵地在她秀项上蹭了蹭:“好吧,兰溪会乖乖等着你回来,你若是不回来我就去找你。”

  你若是不回来我就去找你,这句话莫名有些熟悉,像是从谁的口中听到过。朽月来不及多想,便转身化成一朵青焰往西北角飞去。

  仙京的西北角是天庭练兵的校场,此时场上聚满了穿着银盔金甲的天兵天将。

  校场空地上赫然出现十几处深浅不一的坑,好似此前遭逢了一场百年难遇的流星雨,瞅准人多的地方唰唰往下砸。

  朽月驾着紫焰,远远便看见几处琼宇丹楼正冒着烟,檐顶被某物撞碎,掉了一地的残瓦木屑。

  从那龙吟兽鸣可以联想到校场有过两兽相搏的场面,且无可避免地毁坏了几处建筑,从没有人员伤亡来看,天庭豢养的这些兵卒至少还有自保的能力,不算太渣。

  这里遍地都是衣铠晃眼的兵士,朽月眼尖,看见了在校场中央不断疏散人群的仁王仪。

  仪站在高处指挥,但一身书卷气息太重,说话还文质彬彬,声音太小没有一点威慑力。

  且他自幼饱读诗书,不过没有带兵打仗的经验,很难镇住天兵,正忙得满头大汗,与此处格格不入。

  朽月一个飞影穿梭过校场闪现至仪身旁,仪来人都没看清就被拖至角落,丝毫没半点防范心理,难怪上次能轻而易举就被掳走,简直跟白送上门没两样。

  “适才此处发生何事?黎魄是不是也在?天兵怎么让你指挥了?”朽月抓着仪的襟口问道,这架势像极了逼供犯人,以至于仪以为自己又被灵帝绑架了。

  “帝尊,您刚放了晚辈,怎么又抓我来了?”仪笑着打趣道,又想到眼下实在没有开玩笑的时间,于是他轻松的语调徒然一转,立马严肃道:

  “帝尊不知,烨真将军前些日擒住了一只火螭,那火螭凶悍无比,浑身烈炎,后背长有六支火翎,捉它时还费了好大一番功夫。烨真觉得手下的士兵都缺乏实战经验,于是将火螭用铁链拴住带来校场,让天兵轮番进攻这只凶兽,好趁此机会训练军士的战斗能力。”

  “上次因晚辈受黎魄贤弟照顾,所以今日便特意邀请他来观看这场训练,哪知那火螭方一登场,贤弟旋即变了脸色,他冲到场地中央将拴住火螭的铁链斩断,当着烨真的面将火螭放出。”

  “后来呢?”

  “后来烨真大怒,向仓皇逃离的火螭劈去无数道掌力,硬生生地将地面砸出了不少坑印来。火螭受此密集攻势终究被击中一掌,撞坏几处楼宇之后倒地嘶鸣不已。黎魄贤弟见状出手制止,倏然化回真身上前与烨真缠斗,哪料那只火螭却趁乱逃走,最后黎魄和烨真都追了出去,不见下落。唉,所以校场这个烂摊子就只能由晚辈代为处理了。”仪无奈地摊了摊手,心情很是复杂。

  “哎,你和黎魄何时关系变这般好了?”朽月疑惑,黎魄性格偏执,从不主动结交朋友。

  “一向都好。”仪不好意思地笑笑。

  虽然觉得没必要,不过朽月还是简要地释疑道:“那只六翎火螭乃本尊座下顽兽,名唤滔天,前阵子闯了祸事唯恐被本尊责罚,私自从幻月岛出逃了。黎魄最是护着滔天,遇见此事如何能置之不理?仁王,你可知道他们往何处去了?”

  “原来如此,想来烨真将军也不知这只灵兽的出处,倘要知道是断然不敢为难黎魄的。噢,晚辈记得他们好像往中武神殿方向去了。糟了,中武神帝贺斩可是跟您……诶,帝尊?”仪话还没说完,一转头发现灵帝早没影了。

  送走朽月后,仪本想赶回校场,谁料半路杀出两个程咬金,被两位女仙拦住了去路。

  湘茵元君不知从哪得来的小道消息,听说什么烨真将军与龙螭大战,精彩绝伦,不容错过等等。于是乎,湘茵元君不嫌事大,正携着冷沁花欲往校场看热闹,路上正巧遇见仁王便赶忙将他拦了下来。

  “什么,战斗结束了?唉,又白跑一趟了,愁煞我也!”湘茵咬牙切齿一跺脚,双手叉在腰间,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像是错过什么终身报憾的大事。

  “元君,回去吧,并没什么好看的。”冷沁花依旧对看热闹这档子事毫不上心,纯粹只是陪着湘茵瞎跑一通,当然也有闲着没事干这方面的原因。

  “我好恨呐!”湘茵又是一通捶胸顿足,仰天长叹。

  仪看着有点不忍心,看着湘茵元君如此悲痛的神色,觉得此事约略对湘茵元君是十分重要的,遂伸手指向凌绝山,好心提醒道:“他们往那边去了。”

  湘茵眼眶闪着激动的泪珠,执起仪的双手感激地道了声‘多谢’,随后抓着冷沁花的胳膊就驾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