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获一只恶神 第32章 地狱十九层

小说:俘获一只恶神 作者:玄黛青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7: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看来地府查不了那只蝎子的事,朽月正欲打道回府,却被魇髅突然拉至一旁:“有个东西想让你看看,我觉得你应该有兴趣。”

  “什么东西那么神秘,你这除了鬼还有什么新鲜的?”朽月打趣道。

  魇髅神神秘秘地说:“跟我来就知道了。”

  众所周知,地府狱牢分了十八层,里面关押着罪孽深重的囚徒,每层以悬梯相连,进口处皆有鬼差看守。

  朽月以青火探路,不紧不慢地跟着魇髅往下走,她以前虽也在地府呆过,但从未来过此处。

  此间阴气大盛,凉意沁人,每下一层炼狱,狼哭鬼嚎的惨叫声便越发折磨着双耳。

  凄厉的叫吼声层出不穷,朽月觉得自己耳膜几欲刺穿,然而魇髅依旧从容自若地往下走着,完全不受周围的噪音影响,似乎早已司空见惯。

  “听说你有一双聆听世间万物悲戚之耳,整日听这些死人撕心裂肺的哭喊有何感想?”

  朽月一直对此颇为好奇,兴许魇髅可以出一本自传,书名就叫《冥君之耳是如何修炼成的》。

  魇髅停下脚步回身看了朽月一眼,垂目略加思索了一番,淡漠地笑了笑:“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本事,与我而只是负担罢了。”

  他继续往下一层走去,哭天抢地的恸哭声仍旧不绝于耳,尤为考验听者的神经。

  “我自幼就习以为常了,只要内心足够寂静,外界的声音又如何能难影响到本帝?”

  “所以你的秘诀就是尽量地当一个聋子?”

  “非也非也,是听之任之不受干扰,而不是充耳不闻,本帝又不想做个残疾!”魇髅抽出腰间的骨笛往朽月头上敲了一下,难得发表了一通这么有见地的论,怎的到这蛮人口里就变了味呢?

  朽月不躲不避地受了这一击,颇为猖狂地冲他挑衅道:“你这二吊子任职多年政绩松散,作风稀拉,在地府四体不勤,饱食终日,试问跟残疾又有什么两样?”

  听到这番□□味十足的风凉话魇髅自然不甘示弱:“这话就难听了啊!本帝若能出去肯定能混得风生水起,不像某人树大招风,仗着背后有人撑腰就各处作死树敌,落得个声名狼藉不说,还一堆烂摊子等着收!”

  “本尊的腰杆本就硬,何时需要别人撑?”

  “哟,法力高强不得了?假使你除去一身修为,你觉得你有几天好活?”

  “真是抱歉,本尊神力与身俱来,哪能说没就没?”

  两人一路拌嘴,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第十八层地狱——阿鼻地狱。

  此层关押的是生前罪无可赦,死后不得救赎的恶鬼。这些恶鬼一旦被押至此狱受刑无有间断,魂魄永不超生,又曰无间地狱。

  到了这层,吵闹声,哭喊声,哀嚎声,嘶吼声沸反盈天,热闹非常,光是听到声音就能想象到那副惨绝人寰的画面了。

  “到底了,啧啧,第十八层地狱。魇髅,你不会只是想让本尊观摩你们地府最严酷的刑法吧?”

  朽月认为折磨没有意义,不仅污浊双眼还显得不够大气爽快。所以她一贯推崇直截了当地结果对方,将他们烧个魂飞魄散,永无后患。操作既简单又方便,还不必费心想那些折磨人的法子。

  “当然不是,还没到呢。还有,我们最严酷的刑法不是无间之刑,而是地罚。”

  已经到了第十八层,按道理再无通路,悬梯也就此中断。

  再往下是漆黑的无底洞,这时魇髅突然纵身往下跳,往更深的地下飞去,朽月虽心存疑惑但还是脚底生焰跟了去,论胆大她还真没怕过谁。

  两人往下飞了好一会,不知落到了第几层,空中突然延伸出一条长着白草的小路。朽月觉得这路有些眼熟,定睛细看后确定这条小路正是白陌道。

  她以前曾经走过白陌道,道路两旁通常会长着散发白光的小草,这草又叫离人草。

  白陌道因这些草而莹莹生光,看似美轮美奂,实则小道错综复杂像个巨大的立体迷宫,每一条路都连接着某个不为人知的入口。

  果真是别有洞天,朽月心中暗叹,看起来白陌道的其中一条路是通往这里的。

  朽月跟着魇髅在白陌道上又走了一段路,最终在路的尽头处出现了一扇厚重的石门。

  只见石门外的石碑上还写着‘幽冥禁地,擅闯者死’的八字警示标语。

  朽月上前用手指敲了敲石碑,乐道:“原来是地府禁地,不是写着不让进么?你作为堂堂地府冥君公然引外人入内怕是不好吧?”

  “近日我时常听到一阵阵幽咽如泣的声音,这声音就像女子在轻轻地哭诉。我循着断断续续的声音一路往下,最后便找到这里。本帝当然知道冥界禁地不能轻易进入,这个地方甚至连我父君都没跟我提起过,里面指不定有什么危险。奈何本帝又着实好奇里面关的会是个什么东西,所以这不拉你下来为我保驾护航么!”

  魇髅的那双桃花眼微微翘起,在他紧抿的薄唇里藏着笑意,一副奸计得逞的小人模样看着很是欠揍。

  朽月算是见识到了何为厚颜无耻,反正下都下来了进去看看也无妨,于是端着不与残废一般见识的气度推开了石门。

  一阵寒气扑面而来,耳畔间或夹杂滴水声,石门内是一个钟乳石洞穴,朽月朝洞中走了几步才发现里面别有天地。

  千奇百怪的钟乳石倒垂洞顶,洞壁乳笋似瀑,高耸的石柱千奇百怪,形状各异,堪称鬼斧神工。

  此间虽在地府,更似天宫。

  溶洞层叠不穷,尖峰峭立,飞岩凌空,四壁流光,一派美轮美奂的画境。

  “想不到你们地府还有这样一处玄妙之地,倒是让本尊大开眼界了。”

  地府终年阴暗压抑,偶然寻得个洞天福地来实属难得,朽月一面观赏一面啧啧称奇。

  魇髅从进门之后一直心神不宁,有一种声音让他觉得无比压抑,痛苦,耳朵甚至一度起了蜂鸣。

  他那双聆悲之耳的确是个负担,明明是别人的悲伤却要他去感受,但是自己的难过却从来没人倾听。

  这是个不公的设定,他堂堂冥界之主,掌引魂往生之权,乃十殿司政,受万鬼敬仰。然而,就是因为这双该死的耳朵,他自小就变得多愁善感,惧怕别人的负面情绪。

  他一直选择回避听到的各种声音,但却无法避免对某种痛不欲绝的声音感同身受。而最近困扰到让他难以入眠的声音,便出现在这个溶洞之中。

  这个来自地底下的声音意念极强,强到无时无刻在他潜意识中来回游荡,而且还是自带回音的那种。

  魇髅曾经尝试着用各种各样的事物来转移注意力,但收效甚微,那个声音一直在哀哀怨怨地低吟,指引着他来这里找寻真相。

  他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露出了个极为勉强的笑容:“本帝也是第一次来,你有听见吗?那个幽咽的声音越来越近了,从某个溶洞的底部传来的,是个女人的声音。你猜这种地方到底会关着什么人呢?”

  “你怎么了,笑比哭还难看!”连从不察观色的朽月此刻也注意到了魇髅不安的心绪。

  她在少年时期就认识他了,甚至比认识陆修静还早个几千年,说起来两人也算半个青梅竹马,所以对他那难以理解的古怪个性也有所了解了。

  无独有偶,一个游荡在阴司白陌心如死灰的残魂,一个是当时冥帝阎胤的古怪幼子,两个人相识是从某点相似开始的。

  物以类聚,两个相似的灵魂会慢慢靠近,达成某种守护的共识。

  魇髅生性敏感,性格尤为孤僻,在地府几乎没有朋友,他知道之所以会跟朽月说上话,可能那个时候他听见了她这个孤独灵魂的绝望吧。

  “你笑才比哭难看呢!”魇髅立马拉下脸来,果然什么相似的灵魂会慢慢靠近都是他的自我欺骗。

  两人总会因为各自的固执己见而争吵不休,性格相似有一点不好,就是当出现分歧或者不认同对方的观点时会据理力争,两相反讽,闹得最后又是一场唇枪舌战。

  稀奇的是这次魇髅没有。

  “我很好奇,连我父亲都觉得我可能会永世孤独,你为什么会和这样的我做成朋友?”

  在问完朽月这通话之后觉察到有点肉麻,魇髅错将骨笛当扇子扇风,没来由的感觉脸热心跳。

  他总是喜欢歪曲这支骨笛的实际用途。

  朽月自然而然地讥诮道:“自然是因为本尊心肠好,见不得别人要死要活,而且你闷骚的德行是时候得有人拯救一下。”

  “行行行,就你菩萨心肠!”

  魇髅瞪了朽月一记白眼,双手团抱双臂,一副准备奉陪到底的架势。

  “不是哥埋汰你,就你这混球样除了招人恨之外别无作用,稍微有点自知之明可以吗?还不是因为本帝当时看你可怜,所以……”

  他话还没说完,朽月倏地一把推开魇髅,一股没来由的劲风劈来,硬生生将地面砸出了条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