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获一只恶神 第30章 吃糖

小说:俘获一只恶神 作者:玄黛青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7: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人间弹指又五年。

  都说山水养人,此话不无道理。千茫山钟灵毓秀,是修身养性的绝佳去处,连朽月极为强盛的戾气也被此处的灵气渐渐净化。

  戾劫见血是禁忌,一旦见血一发不可收拾。

  旷日持久的后遗症耗磨了朽月所有的耐心,昨晚抗争一宿,内息依旧颠倒流窜,最后索性自我放弃。

  翌日午后,暖风熏人,朽月蜷在摇椅上昏昏欲睡,慢慢觉得眼前浮光掠影,遍地都是刺目血红。

  场景恍惚一换,梦境油然而生,她甚至能保持头脑清醒地看着周遭。

  梦里一位红衣男子茕茕孑立于楹兰树下,不也不语。他静望着头上一树青色的花蕊,干净温柔的眉眼犹如冬日夏云,不染一尘。

  清风徐来,花雨洋洋洒洒地飘下,男子踩着一地青芳,任由花蕊落满肩头。他眼波粼粼,若有所思,忽而向前摊开一手,待几瓣落英飘至掌中才便缓缓合起,将之放置绣囊中。

  朽月一眼认出了对方是谁,于是默默朝男子走去,想到自上次一别也没能好好打个招呼,碰巧在梦里遇见了,怎么着也要说几句道谢的话再醒。

  “莫绯。”朽月唤了他一声。

  男子微微侧身,看了来人并不惊讶,随后漾起一弯令人心魂失措的笑来:“你怎么不叫我蝎子了?”

  朽月痴愣片刻,暗自忖度,怎么这人在梦里也这般妖孽?于是跟这位‘过气死人’杠上了:“你不是死了么,叫一个亡魂外号难免有些不尊重。”

  莫绯听了笑意更甚,好像很是认同朽月的话。

  梦境不知是不是自带柔光的缘故,朽月越发觉得这个妖孽很是顺眼起来。不得不说,这貌子着实好看,也难怪将世间女子迷得神魂颠倒,散了三魂六魄。

  “许久未见,白陌公子,你变化挺大。”莫绯的声音柔和细腻,如同情人在耳边轻轻呢喃。

  朽月下意识地低头看,发现自己在梦中仍旧是一身男装,不知为何竟然松了口气。

  莫绯应是不知她的身份,可能是方才他的口气有些意味不明,让朽月一时恍惚。

  抬头时,朽月看见莫绯正背着身子偷偷掩笑,如同发现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朽月这才发现自身音色已改为女音,一开口就被他知道了……

  周围的景色在晃动,梦境开始变得支离破碎。

  这时莫绯突然止住笑意,转身郑重其事地把一个绣囊递到她手中。

  朽月接过绣囊,满头雾水地问:“这是什么?”

  “定情信物。”

  莫绯露出神秘一笑,一语方毕,梦境轰然坍塌。

  朽月心口一紧,顷刻扶额醒来,脸色泛青,看起来是受了不小的刺激。

  她正欲擦去额头虚汗,方觉手上握有一物,状似锦囊,难不成真拿了莫绯的‘定情信物’?

  她定神一看,才发现虚惊一场。手上的并不是梦中那个装花绣囊,只不过是十分不起眼的普通荷包,里面还装着几块硬状东西。

  朽月狐疑地细细端详起荷包,她不记得自己曾有过这种物什,随手将荷包袋口朝下抖了抖,掉出来几块姜糖。

  “这是师傅给我的姜糖,可甜了,你吃一块看看。”

  一个稚嫩的声音兀地从摇椅背后传来。

  朽月蓦然回身看去,发现一小孩竟趴在椅背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小孩儿,你怎么进来的?”朽月诧异地问道。

  小孩长得十分清秀,眼神灵动逼人,唇红齿白,穿着一身银白色道服。只见其右手手背上有一朵形状奇异的青色火焰胎记,而左手则戴着一串红珠链子。

  小道士似乎一点也不认生,乖巧地走到朽月跟前,天真无邪地冲朽月笑了笑,小手指向大开的门说:“门是自己开着的,我就进来啦。”

  “不是说门关不关的问题,本尊分明设有两重结界,你如何能进?”

  朽月目光来回审视着这个小道士,不敢置信区区一个五六岁的娃娃轻易穿过结界,而且居然还没惊动她!

  “咦,结界是什么?”小孩眨巴着水灵灵的眸子,一脸无辜懵懂的模样。

  朽月无奈地叹了口气,难不成真是他误打误撞进来的?她这结界对小孩没有作用?

  “罢了,说了你也不知。”朽月放弃纠结这个问题,她已经猜出这倒霉孩子的哪家的了。

  “你是不是叫兰溪?你师父是柳初云?”

  小道士激动地揪着她的袖口,双眸顿生光彩:“哇,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他背光站在摇椅前面定定地看着朽月,眸光清澈无尘,白净的小脸上染着淡淡红晕。

  饶是朽月再不喜欢孩子,此时也难免发自内心感叹:嗯,这小道士确实怪可爱的……

  兰溪低头想了许久,目光满是希冀:“既然你知道我的名字了,那我也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朽月刚想教育他小孩不能没大没小,但对上兰溪的炯炯视线时她忽然愣怔了下,鬼使神差地脱口而出:“夙灼灵。”

  可真真是青天白日见了鬼,朽月也不知自己哪根筋搭错,居然会将本名告诉这个乳臭未干的黄口小儿……

  兰溪将眼睛弯成月牙,不知天高地厚地说了句:“那我以后便唤你灼灵好了。”

  朽月的耐性消耗见底,冷酷地驳回:“不准!连你师父都不敢直呼本尊名讳,一个黄毛稚子,谁借你的胆?”

  小兰溪趴在朽月的膝盖上双手托腮,津津地望着她手里的姜糖,不理她的警告,反而天真道:“灼灵快吃糖,快吃快吃。”

  朽月生无可恋地拈起袋里的一粒姜糖往嘴里送去,不错,是挺甜的……不对,怎么被绕进去了?现在可不是糖甜不甜的问题,等等,是什么问题来着?

  唉,朽月捂额,这小屁孩不是太精就是太傻,听不懂人话似的。

  “天色不早,你该回去了。”

  朽月将剩下的姜糖装回荷包里递还给他,见他又要装傻没听见,起身直接攫住兰溪的衣服后领,揪拎小鸡似的一把将他拎了出去。

  外面湖畔有只呆头呆脑的大白鹅在等着小主人,见有人出来,它兴奋地煽了煽翅膀。

  呆鹅忽然一看它的小主人是被拎着出来的,立马察觉情况不对,遂伸长脖子叫唤了几声便要去啄抓小孩的歹人。

  朽月将小道士放在路边,侧身斜睨了眼这只肥笨的家禽,这杀伤力满级的眼神把大白鹅吓退了好几步。

  “大呆,这位是灼灵,不可无理!”兰溪对着白鹅教训道。

  “带上你的丑鸭子回去,别再来了,否则就把你和它一块煮了吃!”

  伊涧寻正在院里心无旁骛地练功,心说这下午难得清静,要是换了往日他那小师兄指不定又要干扰他。

  夏日炎炎,伊涧寻揭去脑门热汗打算稍作休憩,忽闻观外兰溪说话的声音,他好像在跟师父谈论某件事。

  “师父,我回来啦。”

  兰溪身后跟着一只摇摇摆摆的大鹅回到了朝尘观,柳初云恨铁不成钢地将徒弟拉到跟前,又开始了语重心长的教诲:“你这孩子又跑哪玩去了,害我好找一通!你就不能跟师弟好好学学,瞧瞧人家多用功呀。”

  伊涧寻站在观中听得一清二楚,十分赞许地点了点头,心想还是师父这话中听!

  “师父,我才刚满六岁,你是不是对你心爱的小徒弟要求太多了?”兰溪撅着小嘴向柳初云撒娇,好像一肚子委屈和辛酸没人知晓的模样。

  就知道用这招!伊涧寻在一边暗自诽腹,别看他这小师兄一脸天真烂漫,其实奸诈狡猾得很!

  柳兰溪平日里在师父面前倒是一副纯洁无公害的面孔,等师父走了就开始对他颐指气使,稍不如他的意就开始胡搅蛮缠,总是妨碍他静心练功。

  “你呀!小小年纪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这么多歪理,说话一套一套的。这都是跟谁学的,为师可不记得有教过你这些呀。”柳初云被气笑了,食指轻轻点了下他的额头,宠溺地将他拉入怀中。

  “师父,后山是不是住着一位好看的女神仙?能跟我说说她的故事么?兰溪想听。”

  听这倒霉孩子别扭的语气,伊涧寻抖落一地的鸡皮疙瘩,真是人前人后两副面孔!

  伊涧寻又听到兰溪提起灵帝的事心里犯起嘀咕,他是如何知道?于是躲在角落静静等待下文。

  “你刚才跑后山去了?”

  柳初云不可思议地瞅着他,这孩子人小鬼大知道的还挺多!分明没跟他提过后山的事,灵帝更是不让人靠近敛雾湖,这小子该不会又闯祸了?

  兰溪看出了他师父在想什么,于是忙摆摆小手,笑嘻嘻地解释道:“兰溪可没干什么坏事,姐姐人可好了,她跟我说下次再去玩。”

  伊涧寻终于听不下去了,突然从门后走出,他气愤填膺地看着兰溪说:“你小子竟敢去叨扰灵帝她老人家!你这熊孩子!以她老人家的岁数都能当你二十个太祖奶奶了,以后可不能叫她姐姐听见没有!”

  兰溪平白让伊涧寻嚷一耳朵也不生气,还心平气和地指出:“师弟,你不知道说女子年老是大忌么?”

  “兰溪说的很有道理呀!”柳初云听兰溪这么一说,也表示同意这孩子的说法。

  伊涧寻气道:“师父!怎么你也跟师兄一般见识!”

  “涧寻,虽然你师兄看起来年纪小,但他未必就是信口胡说。你喊灵帝一声祖奶奶试试?看她不打折了你的腿咯!”

  伊涧寻:“……”

  “师父,我还是去练功吧!”

  伊涧寻郁闷地继续埋头苦练,他顿时有种一辈子都要被师兄欺压的觉悟了。

  柳初云摸着兰溪的小脑袋,觉得这孩子不省心,又絮絮叨叨地叮嘱道:“兰溪,虽然你没闯什么祸但是下次不能乱跑了,不知道为师很担心吗?一岁的时候你差点被妖怪烤熟吃掉,那次为师半条命都快搭上了,如若再碰上其他厉害的妖怪,为师可真就无能为力了,知道吗?”

  “师父,兰溪知道的。”

  见兰溪沉默地点点头,柳初云满意一笑,夸了句“孺子可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