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获一只恶神 第24章 来龙去脉(四)

小说:俘获一只恶神 作者:玄黛青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7: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于是伊扬灌了一口浓茶醒神,又接着讲了下去。

  “当我听闻侯府生变时旋即带兵杀回,但已不见王兄的踪影。因为担心兄长的安危,清理完剩下的胡邬死士之后我命人四处寻找,最后在柔烟湖上发现两艘画舫正在对峙,其上正是王兄和伊宏。”

  莫绯正歪坐在一艘画舫的亭顶上,满脸阴翳地盯着对面那艘画舫,忽然他嘴角噬起冷笑,因为在被他拦住去路许久后,对面的船舫终于有了动静。

  伊宏将船舫的门打开了,随后将五花大绑的一男一女推到甲板上,那被绑缚的两人口中均被塞严了布团无法出声。

  被绑的女子自然是纸鸢,伊宏很清楚只有她才威胁得了伊白陌。

  但是另外一个人却让莫绯十分困惑,看模样身形是个十岁出头的毛头小孩,此刻正瞪着一双惶恐失措的大眼哀望着他。

  莫绯看了眼纸鸢又看了看她旁边那小孩,蓦然不知想到了什么,只见他眉头一皱,无奈地喟然长叹道:“白陌啊白陌,难不成你给本君戴了顶绿帽子了?!”

  对面三人莫名其妙地看着‘伊白陌’自己念着自己的名字,他们谁也不知道莫绯是把那小孩当成伊白陌的私生子了,而且还以为是他和纸鸢两个人的……

  纸鸢:???

  待伊宏将两人口中的布团一撤去,两人争先恐后的呼喊声打破了平静。

  那小孩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喊道:“大哥快救我!我是被三哥骗来这里的,他说你在雅兴,我就跟着他来了!谁知他不仅将我绑起来还喂我吃奇怪的东西,现在连纸鸢姐姐也被他一起抓来了!”

  莫绯听完那小孩的话松了一口气,心里暗暗庆幸原来也是他弟……不过他弟怎么那么多啊?吃了六位弟黄丸啊?

  “公子不用管我,先救六殿下!”一旁的纸鸢也朝他在喊。

  莫绯还没来得及回应,就被伊宏的大笑打断了。

  “哈哈哈,伊白陌,这两人都被我喂了毒药,解药有且只有一粒,就看你要选兄弟还是要选女人了,哈哈哈……”

  “当然是选女人了。”莫绯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道。

  对面的伊誉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眼巴巴地问:“大,大哥,你不要我了?”

  这时伊宏突然激动地上前摇着伊誉的肩膀说:

  “六弟,你没听错,他选了这个女人!都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你说我们连衣服都不如,岂不是很可怜?当初他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才刁难我,呵,还将我发配到了边远的胡邬!可怜我那母妃不堪长途跋涉,一到胡邬后便水土不服地病倒了,之后身体更是每况愈下。托王兄的福,她老人家在三个月前就驾鹤西去,死前还交代我要将她的尸骨带回故土安葬!”

  哎呀呀,真是一出不可多得的好戏,莫绯差点就要拍起手来,不过还是忍住了,因为这不是白陌会做的事,他得维持好人家的完美形象。

  “我的好弟弟,若要什么都怪罪到为兄头上,那事情可有的算了。这样吧,既然你的目标是我,你就说说要我如何做你才肯放过他们二人?”

  莫绯从亭顶倾身一跃,衣袂翩翩地落到船舷上。

  “好说,那你就先把自己左手砍下以示诚意如何?”伊宏阴阳怪气地说道。

  “不要啊公子!”

  纸鸢声音刚落,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咔嚓’一声,莫绯就将自己的左臂十分干脆地卸下了,鲜血潺潺从断口流出,染红了一片湖面。

  “怎么样,够诚意了吧?”莫绯面不改色地笑道,不痛不痒地眯着眼斜睨他。

  伊宏惊魂未定地看着这个可怕的男人,这人断了胳膊依旧晏然自若,好似断的不是他的手臂,而是别人的一般!

  伊宏见‘伊白陌’如此惨烈的模样心情大好,开怀笑道:“哈哈哈,倒是爽快啊王兄!既然你这么有诚意,为弟就告诉你一个救他们的方法。”

  伊宏说罢蹲下拍了拍伊誉的小圆脸,发现这小孩正气愤地瞪着他,脸颊鼓涨得像一只河豚,两只小眼珠都快瞪得恨不能弹出来。

  “呵呵,六弟,你不用这般恨我,三哥也不是天生的坏人啊,坏人都是被逼出来的,你以后啊千万别学三哥就好!”

  伊宏说完起身一脸憎恶地看向伊白陌,用颇为狂傲的语气对他说:“我今天突然想练练箭术,王兄就勉为其难地当一回弟弟的靶子如何,弟弟若是练得高兴了自然会放过他们!”

  谁知伊誉这小子一听急红了眼:“三哥,你还是我三哥么?你要是敢射王兄大哥一箭,今后我就不认你这个哥哥了!”

  说着说着他眼眶两颗豆大的泪珠就啪嗒掉了下来,毕竟还是个天真懵懂的小孩,不知何为人心不知何为世界。

  莫绯故作为难地挑眉一叹:“唉,行呀,就如你所愿!”

  他说着他看向一边哭哭啼啼的伊誉,好笑地安慰道:“小孩儿你别哭了,他可不会因此放过我的,还是省点泪水等下留给我吧,待会我可能会挺惨的。”

  “呵呵,王兄说得在理。”

  伊宏一面露出十分‘亲切’的笑,一面熟练地在一旁搭弓上箭,准备将箭头对准莫绯。

  只见他箭头左指右指举棋不定,摆弄了一会忽然懊恼地将眉头一皱,孩子气地撒娇道:“王兄,你说我我第一箭射哪里比较好呢?”

  “这要看弟弟心情了。”莫绯回以礼貌一笑,神情悠然自得,看起来这人肉靶子他当的还蛮高兴。

  “那就左腿吧!”

  随着伊宏话音刚落,‘咻’地一声,弦上之箭瞬间飞出正中莫绯的左腿上。

  莫绯欣然受之,紧接着他肩膀右臂,腹部,右腿全都中箭,整个人跟个针包似的动也不动地站在原地。

  见那位‘伊白陌’依旧神色如常,伊宏气急败坏地指着他的鼻子骂道:

  “怪物!怪物!怪物!我明明将箭头都淬了毒,中了那么多箭都没事,呵呵,看来真是活神仙啊!那神仙哥哥你再受弟弟最后一箭,不管你受不受得住我都会放过他们!”

  莫绯浑身殷红一片,他本就穿着绛色长袍,如今混染了自身的血迹,这袍子看起来更是红得耀眼,中箭之处如同开满了无数娇艳的喋血牡丹。

  “快些吧,有人来了。”莫绯提醒道。

  伊宏猛地转头看向东边,湖面上飞快驶来十几条轻舟,舟上全是剑拔弩张的弓箭手。

  其中有一条船乘风破浪而来,几乎要接近这两艘画舫了,他一眼就看见了站于船头的伊扬。

  伊宏冷哼一声,自自语道:“切,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也罢,这样精彩的画面自家兄弟一起观赏才有意思!”

  “三哥,快住手!”伊扬在三尺之外的湖面上对着伊宏喊道。

  听见伊扬的声音,伊宏手上的弓箭并没有放下的意思,他回以恣睢一笑后右手的箭已离弦,最后一箭无疑是冲着‘伊白陌’的心脏的位置去的。

  “不要!”纸鸢绝望地嘶喊着。

  莫绯虽是魔类,也并非金刚不坏之身,若心脏受此一箭多少也会折损修为,届时还需花费几百年的时间来修养疗伤。

  他正考虑要不要躲下这一箭时,身后一撇明媚的倩影闪过眼角,迅疾地挡在了他前面。

  莫绯万万没有想到身后这艘画舫中还藏着一个人,一个容易被所有人忽略遗忘的人。

  所有人都错愕地看着倒下的肖舒云,莫绯惊诧之余欲上前将她托入怀中。

  莫绯身上全是极为碍事的乱箭,就连左手还让他自个卸了,这种情况已然自顾不暇,他只好眼看着肖舒云倒在他脚边。

  伊宏本想再射一箭,这时一支从天而降的长箭飞来射中他的手腕,伊宏惨叫一声,他手里的弓箭均纷纷脱手。

  伊宏忍着痛将箭头拔出,他全然不顾右手的箭伤,咬牙切齿地用左手拔起腰间的佩刀正向伊誉砍去。

  伊扬见状大惊失色地纵身跳上画舫,谁知方一上船舷,伊宏就瞪着惊诧的眼珠笔直地倒在他面前。

  一道鲜红的血注将伊宏的脸分成两半,仔细看才知其额间似乎被一种透明的利器刺中。

  伊扬关切地看向另一条画舫上,莫绯已经将断了的左臂接好,此刻他正一根根地拔着身上的毒箭。

  他那泰然自若的神情令人咂舌,动作随意得就如同在拔几根葱一般轻松!

  “王兄你没事吧!”伊扬关切地问道。

  “没事,你先救他们两个吧。”莫绯正敛着眉检查着肖舒云的伤势,无暇理会伊扬。

  伊扬低头看见脚下的两个‘粽子’才想起来去给二人松绑。

  肖舒云胸口的箭已被莫绯清除掉了,毫无血色的脸犹如一张宣纸一般无二。她终于躺在了自己日思夜想的男人怀中,脸上不见半分痛苦,有的只是异常满足的幸福。

  她把头埋入‘伊白陌’的胸膛,一股血腥味灌入鼻腔。

  纵是如此,她也甘之如饴地抓紧他,拥抱他,她不肯轻易放手,因为知道这大概是自己靠他最近的一次了。

  “就这么喜欢白陌么?”

  头上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肖舒云抬头茫然地看着‘伊白陌’,默然半晌确认是他本人后用力地点了点头。

  莫绯叹了一口气,心里不知是何滋味。

  “奴婢第一次见到国主就喜欢得紧,咳咳……”肖舒云一说话胸腔就痛,喉咙立即涌出一口咸腥的血咳了起来。

  “正好,我也是。”莫绯用着白陌的脸感同身受地盯着肖舒云看,这话他倒没有说出来。

  “奴婢不图国主能喜欢我,只希望国主哪怕有一点点不讨厌奴婢也是好的……奴婢虽非国主软肋,能当一回国主的盾甲也已心满意足。咳咳……能死在心爱之人的怀里此生再无所求,舒云何其幸运……”

  肖舒云的眉眼疲惫地慢慢合上,箭头的剧毒早已深入她的五脏六腑。

  可惜的是,最终她都没能死在心爱之人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