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获一只恶神 第19章 初见柳初云

小说:俘获一只恶神 作者:玄黛青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7: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若要提及朽月第一次遇见柳初云,是在上回朽月化作公子白陌初到人间的时候。

  那时,她途经千茫山山脚,恰巧望见远处柳初云正半跪在地上,口中鲜血狂涌,三根削尖的魔钉已穿透了他的肩胛和双腿。

  一个身形魁梧的男人戴着獠牙鬼面,头顶长有一对黑色犄角,其手提一柄黑骨缨枪,尖锐的枪刃正离他的胸膛不到一寸。

  两人旁边还站着一位看热闹的仙门弟子,这人正是苍源派教主钟昀禛的首徒胡兼。传闻此人最近正准备接任苍源派掌门一职,此时出现在这里有些不合时宜。

  正当柳初云抱着必死之心时,朽月出现了,一条燃着青白炎火的鞭子当空破风扫尘一般劈下。

  魔头及时侧身一躲才免去被炎火烫灼,但黑骨缨枪却被鞭子拽离出手,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后,枪头斜插在不远的一棵柳树下。

  那魔头诧异地回身去看是何方来者,上下打量了片刻后,愣是没能认出她的身份。

  旁边的胡兼倒是一眼认出她来,虽然对方是男相出现,但恶神朽月那张脸他化成灰都认得!

  “恶神朽月!?怎么哪都有你?!”

  胡兼惊魂不定地退了一步,满脸错愕地瞪着朽月,有些难以置信她会出现在凡间。

  “原来是朽月灵帝,这副模样在下倒是没认出来,哈,久仰久仰!”那魔头阴阳怪气地笑了一声,拱手敬了她一礼。

  “看样子钟昀禛的爱徒已经沦落到与魔族为伍了?”朽月用颇有磁性的男声质问胡兼,并不理会魔头的恭维。

  “哼,是又如何,这里反正没别人,我若与左魔君联手,你觉得你还有胜算?”

  胡兼脸上露出一丝狡黠之色,嘴角忽然咧出阴鸷的笑来,然后眼珠往右一转,别有深意地看了眼那魔君,示意他可以动手了。

  凡事皆有例外,令胡兼始料未及的是这后面来得太快的反转,那魔头竟然出尔反尔地倒戈了!

  被称为左魔君的犄角鬼面直接忽略了胡兼,兀自走到朽月身旁:“本君始终认为灵帝与我们是同一类人。天上的神仙都是一群酒囊饭袋,唯有灵帝阁下才配称得上是六界真名士,真性情。本君预感一向很准,灵帝阁下迟早会加入我们的队伍中来,到时候推翻天族统治指日可待!”

  此人深藏不露,看来不太好对付。

  朽月方才就一直在思考胡兼的话,此时她借用玉脂之身下凡,神力有所限制,倘若他们两人真的联手,恐怕少不得是一场硬战。

  “呵,本尊现已是万人之上,你一个魔辈能开出比这更好的条件么?”

  朽月灵帝是出了名的清高冷傲,要想拉拢她还真不是易事。

  魔头双肩颤动地狂笑一阵,意味深长地眯起狭眼仔细地观察她,意图从她的表情上得到什么信息。

  但朽月依旧不动声色,白如玉石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端倪。

  注意到魔头在看她,朽月侧首斜睃回去,两人目光还未正式相遇,倒是魔头不适应对方眸间的锋芒先行避开了。

  “若灵帝能来魔族坐镇,魔族九五至尊的位置必定为您双手奉上。”魔头给了一个自认为极有诱惑力的条件。

  朽月虽对魔辈无甚好感,但如今刚得了玉脂之躯,寻人要事还未办妥,若和这魔头硬碰硬,只怕容易毁坏现在的这具肉身,讨不到什么好处去。

  于是嫉恶如仇的灵帝一改作风,虚与委蛇地与他周旋起来:“听说魔域现由两位魔君统领,划分为一左一右,这局面倒是新奇。本尊不管你是哪一位,你说的都不能算数。”

  朽月的话方一说完,左魔君嘴角的笑意缓缓僵固,看来戳到了他的痛处,此时此刻那张兽头面具里面不知是何表情。

  “灵帝若能站在本君这边,本君一定能够助灵帝成为独一无二的魔帝!”魔头说得信誓旦旦,一副成竹在胸的姿态。

  胡兼还以为魔君只是假意逢迎朽月,没想到真的有意与她结盟!

  一看事态有变,他气急败坏地提醒道:“左魔君,别忘了我们才是一条船上的!方才我们分明已达成了共识,怎么,现在要毁约不成?”

  “谈不上什么毁约,本君只跟有能力者合作。”魔头道。

  “此事以后再说吧,眼下本尊要替神界清理门户,你若不想溅一身血的话,还是让开些为好。”朽月寒眸锐转,向胡兼射去一道凌利的寒光。

  “有新同盟帮着处理上家自是再好不过,灵帝请便!”

  左魔君立刻会意,二话不说便退往一旁给朽月让路,还敞开右臂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胡兼跟着钟昀禛的时间最长,也是他收的第一个徒弟,两人师徒感情颇深,常以父子相称。

  朽月很早就见过此人,钟昀禛常来启宿山与枯阳论道,身边总是跟着一位唯唯诺诺的徒弟。

  钟昀禛的这位徒弟素来有换脸的本事,在长辈面前用低眉顺眼的脸,在低位神仙面前又换上了趾高气昂的脸。

  而且此人极善于附膻逐秽,喜欢结交一些神族身份显赫之士,有一群狐朋狗友。

  胡兼属于通过后天修炼飞升较早的那一批神仙,后被钟昀禛一路提拔坐上了苍源派代掌门之职。

  苍源派与神隐派有着本质的区别,只因苍源派门人皆数为飞仙,乃是后天修炼飞升上来的。而神隐派有纯正的天神血统,这一批人又被称为先天之神。

  先天之神和飞仙之间的较量自古就从不间断,两股势力或明或暗地纠杂一起,最后组成了盘根错节的神仙权位体系。

  胡兼虽十分看不起这些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先天之神,但内心那股子嫉妒却如影随形地附着在根骨中,从而生出不可消抹的自卑感。

  “喂,朽月,听说你的天神血统并不纯正,怎么也好意思呆在启宿山?”

  有一次胡兼经过朽月身旁时,用极为不爽的语气挑衅她,那回是两人头一次见面而已。

  血统不纯?

  哼,竟然有人说她是靠血统上来的?简直是在找死!

  朽月没给他再开口的机会,足足用温火烤了他六个时辰,直到钟昀禛将半死不活的徒弟给带走,那时整个启宿山中弥漫着一股焦肉味久久不能散去。

  后来枯阳还不余遗力治好胡兼的烧伤,并亲自登门代替朽月向钟昀禛赔礼,此事才告一段落。

  自从见识到朽月的手段,胡兼在之后一段时间都不太敢来启宿山,就算去了也是每次都绕着朽月走,暗地里也不知费了多少口水来咒骂宣泄。

  伤口虽愈,痂痕犹在。

  以往的恩怨情仇皆历历在目,胡兼每每想起那次屈辱的经历皆痛不欲生,发誓有朝一日必要报仇雪恨。

  胡兼倏然拔出长剑指向前方威胁她:“朽月,你要是敢动我,我师尊不会放过你的!”

  “噢,他是不会放过本尊,那又能如何?”朽月语气轻蔑,完全不把苍源派教主放在眼中。

  胡兼原本以为搬出师父会让她忌惮三分,看来是他失算了。

  “简直狂妄至极,看来今日不拼个你死我活,谁也别想离开!既然如此,那便速速领死吧朽月!”胡兼眼神盈满仇意与痛恶,口诀与手势同步出令。

  此番他用的是正宗苍源独门剑阵,以元神注剑,用灵力驱动,此法能使剑气剧增万倍,退避三军也不在话下。

  待剑阵猝然启动,胡兼手中长剑顷刻脱手飞向朽月,长剑出势狠绝敏锐,一道道眼花缭乱的剑光在空中闪现。

  剑身受念力所控忽而转变态势,其剑芒顷息化成千万股疾风向朽月灌去。

  林间空气被剑影割裂得瑟瑟作响,气氛随即变得肃杀起来。

  一阵被割裂搅碎的落叶纷纷飘曳而下,这阵剑气宛若旋动的绞肉锋刃正飞速地向前翻滚。

  “剑法不错!”魔君站在一旁不嫌事大地拍手称赞道。

  苍源派弟子素有‘剑仙逸客’的美名,虽剑法多半是博人眼球的噱头,但朽月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剑法堪称精妙。

  胡兼的剑法看似招招飘逸灵动,实则剑气磅礴如猛虎出山,而绝非为好看不中用的花架子。

  朽月也曾用过剑,所以知道此人剑法不赖,苍源派教主座下第一大弟子也绝非浪得虚名。

  与此同时,朽月飞向空中与猖狂的剑气相对,她脚下生着莲花青炎,右手拂袖聚力抛鞭迎击,左手游刃有余地击退身后利刃。

  她虽两手并用,但却应付裕如,镇定自若的模样不见丝毫慌乱。

  左魔君目睹了两人这场精妙绝伦的交手,心中已有定论,他本想看看传说中的朽月灵帝到底有何厉害的手段,但心里隐隐还是有些失望。

  朽月压倒性的优势虽然显而易见,不过可以看出此战她并没有使出全力,故而没能利落地解决胡兼那厮。

  朽月也并非不想速战速决,只因头一次附身在玉脂中还不能完全适应。玉脂灵活性不佳,不仅肢体僵硬活络不开,而且就连脸上也很难作出更多表情来。

  玉脂本是玉石之物,尽管能够被当作肉身容具使用,但说到底还是有所缺陷和限制。

  空中电光火石之间,朽月逐渐占了上风,胡兼剑阵被她逐一击破。

  不消片刻道道凌厉的重鞭反甩向胡兼那处,黑鞭如长龙般苍劲盘卷而去,胡兼见形势不妙,局促仓皇间竟胡乱地抓了一根救命稻草——将奄奄一息的柳初云挡在身前作肉盾!

  朽月猛然收住鞭势,但鞭子依旧借势往旁边砸去。

  鳞骨鞭材质坚不可摧,加上朽月使出的力道十分强劲,这鞭子竟如钢筋一般抽碎旁边的巨石,顿时地上被斩裂开了一条长缝。

  “堂堂苍源派上仙作风竟如此低劣,钟昀禛看来没好好教你怎么做人!”朽月手执长鞭冷冷地站在一旁,眼里满是轻蔑之意。

  胡兼嘴角渗血地躲在柳初云身后狂笑:“哼,朽月灵帝,都说你心狠手辣,无恶不作,怎么名不符实啊?哈哈哈……怎么如今见你这般心软,莫非你很在意这条贱命吗?”

  胡兼说着将手中握着的长剑横在柳初云喉间,很快便划出一道殷红的伤口来,那虚弱昏厥的道士脸上立即呈现痛苦之色。

  见对方无甚反应,胡兼继续刺激朽月:“或者说你跟这破道士还有什么不可见人的私情不成?哈哈哈……什么狗屁灵帝,简直污秽不堪!”

  “私情?”

  左魔君疑惑的目光落在眼前那位琼林玉质的灵帝身上,这身形样貌是正经男子无疑。虽说这貌子清新俊逸,但却绝非阴柔之风,他怎么也看不出朽月灵帝还有这种特殊癖好。

  在兽头面具之下的魔君脸色复杂,皱眉瞅了瞅被他重伤的那个道士,暗自庆幸幸亏没将他弄死,否则跟朽月就彻底结下梁子了。

  不过他心中仍然百般不解,这种脆弱得不堪一击的货色怎么就让朽月给看上了?

  “怎么,不吭声了?哈哈,被我说中了?哼,你有什么能耐能进神隐派?不就是靠着枯阳元尊上位的么,我呸!你个杂种也配称为先天之神?”

  胡兼还在继续大放厥词,朽月老早就看这狗东西不爽了,方才见他手上还挟持着人质才没立马动手,现在被他这话一激,突然就不想顾及旁人的生死了!

  朽月向胡兼步步逼近,任凭他把手里的道士折磨得死去活来也全然不管,杀气从周身腾腾冒出,比青炎火势更盛。

  让他这么一说,这恶神就真的不管不顾了!胡兼心下有些忐忑不安,狗急跳墙地嘶吼道:“朽月,你若再上前一步这臭道士就要没命了!”

  朽月并不理会胡兼,依旧我行我素,周身气焰涨得老高。

  胡兼心里七上八下,紧紧箍着柳初云往后退,因为他知道那丧心病狂的恶神现在已经听不进去任何话了,这女人果真心狠手辣什么都干得出来的!

  就在胡兼慌神之际,朽月当机立断地抛鞭卷住柳初云的腰身,往后一扯便将他从胡兼的手中抢了过来。

  胡兼见状哪里肯罢休,旋踵间持剑向柳初云背后刺去。

  在这千钧一发之刻,朽月左手指尖迅速地截住了剑刃,两指用力往后一折,这把由上好精铁锻造的灵剑当即碎作几块。

  未待胡兼有何反应,朽月汇聚周身灵力向他脑门一掌劈去,胡兼头上血浆迸溅,当场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