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获一只恶神 第17章 鸟兽尽散

小说:俘获一只恶神 作者:玄黛青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7: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奉岐教主闻心下考量再三,先前没有逞强出战是怕在弟子面前折损了颜面,此番被乌提这么点名,若再不出手未免显得自己畏首畏尾,落人笑柄。

  他右手抚须,稍稍思索后也认为以水克火此法可通,于是不再藏拙露怯,在一众门人弟子中大步挺身上前。

  奉岐从怀里取出一碗铜锈斑驳的水钵,往水钵里虚势弹了一指,顷刻空空如也的器皿之中生出了浑浊的黄铜锈水。

  据说此锈水可腐蚀万物,常人若沾上一点即可溶肉蚀骨,瞬间化成一滩肉泥。

  朽月伫立于远处冷眼旁观这教主作法,似乎也觉锈水有些意思。

  她两手抱臂,嘴角勾噬出一抹桀骜的浅笑,长睫间又见清眸生花,那身不可一世的盛颜天姿独领万家风采。

  饶是流连花丛的奕川圣君也觉得赏心悦目,他在人群中默默掏出腰间的玉箫,附庸风雅地拿在手里把玩,准备继续看热闹。

  顷刻后,奉岐随即将手中水钵旋出,锈水顿时化作倾盆大雨泼袭朽月那处。

  “这下朽月该无可奈何了吧?”乌提道人暗自摩拳擦掌,对于结果很是期待。

  然而他又要失望了。

  朽月这次不但没用上青暝炎,而且还不做任何抵御的准备,对即将到来的危险并不在意。

  正当众神以为下一刻这恶神就要变成筛子时,有眼尖的神首惊觉她的眼神忽然顿变,腾腾杀气便如蛟龙跃海般俯冲向前。

  她只一抬眸,漫天水珠皆尽凝固在半空,在此千钧一发之际所有人都屏息以待,不知下一瞬会发生什么始料未及的事。

  从一开始,朽月就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因为层次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这些人根本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竟依仗区区法器在她面前班门弄斧,没有一个敢真正上前与她近战。

  刚才那几场充其量算是斗法,却也不尽如人意,看来神界如今很是流行这种斯文的比斗,他们的斗法实在是对她人格的侮辱。

  “尔等用这些难登大雅的术法就敢前来挑战本尊,真是白白枉费本尊的时间,不自量力!”

  朽月伸出手背向外轻轻一摆,锈水立即转移了方向,并以原来十倍的速度猛烈地回击众人。

  奉岐大骇,十指不断作出各种花样百出的手势,意图拦下这些来势汹汹的锈水。

  水珠被两方势力携夹,在空中出现摇摆不定的两难情况,一边是游刃有余的朽月灵帝,另一边是满头大汗的奉岐教主,高下立见。

  漫天锈水似乎再也难以僵持现状,在两相夹击间突然没了灵魂似的往下坠落。

  这些水珠撞击地面时不断发出‘滋滋’的响声,同时还伴随着一缕缕黑烟飘起。

  不消片刻,草地瞬间被这些锈水砸成密密麻麻的坑洞。

  一阵西风吹来,锈水烧灼腐蚀草木的味道浓烈地向东边飘去。

  恰巧东边站着的是一黄一青两位仙子,着黄袍的那位玉瓒螺髻,嫣笑流光,穿青衣的那位白巾翠袖,淡雅脱俗。

  这一热一冷的两种不同画风拼凑起来互不冲突,倒有种说不出的和谐感来。一位韶颜带笑,一位雅容静思,两人均不是那种惊心动魄的美,但不得不说是一道令人赏心悦目的风景。

  黄袍女仙正是赫赫有名的八卦元君湘茵,青衣仙子自方才便默默无地站在湘茵元君身后,两人同时闻到这股刺鼻的气味,双双皱眉不禁以袖掩面。

  只听湘茵对身旁仙子咳呛道:“沁花,我见你方才一直心不在焉,看起来对那位朽月灵帝十分在意的样子,怎么,难道你之前就认识她么?”

  冷沁花依旧神思复杂地看着朽月,蹙眉不松,听见湘茵与她搭话,长久之后才缓缓回神,喃喃道:“前阵子我在人间遇见过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光从性格与行事作风来看应是朽月灵帝无疑,但令我不解的是……”

  “不解什么?快说快说!”湘茵元君一听来了兴趣,整张脸顿时变得容光焕发,喜不自胜地捧着冷沁花的双颊问道。

  “咳,元君,这么多人,好歹形象要紧。”冷沁花提袖掩映着半张脸提醒她。

  湘茵元君倒是满不在乎自个的形象,退了一步往她身边一凑,神采奕奕地道:“人见人爱的梨花仙子诶,赶紧透露下什么情况,你要是再卖关子我可就挠你痒了啊!”

  在众目睽睽之下,湘茵说着真的两爪便要伸去挠冷沁花的咯吱窝,冷沁花见状立刻投降,把凡间伊白陌的事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

  “我去!朽月灵帝竟以男相屈尊下界,只为救助堕落凡尘的槿花仙子!大新闻呐,我竟然错过了!沁花,你咋不早说啊?”湘茵十分激动地搂着冷沁花的脖子,这股力量令她几欲昏厥。

  “元君,形象……”冷沁花翻起眼白,用艰涩的嗓音再次提醒道。

  湘茵元君有一个嗜好,就是喜欢收罗天上地下的新奇八卦,极爱探听他人隐私。

  她向来有好戏看从不错过,神界凡有逸闻趣事必得刨根问底,她坚信任何捕风捉影的流绝非空穴来风,流背后一定藏着不为人知的真相!

  于是她凭借着自己一向明锐的嗅觉,将冷沁花在人间遇见朽月,茂松老道大醉太合观,槐山青色大火,灵帝大闹辰昇殿这四件事联系在一起,便发现此事似乎不太简单。

  冷沁花好不容易挣开湘茵的魔爪,拍了拍胸口喘了会气,不知怎的,忽见朽月灵帝本人,心中忽然无限凄凉起来。

  她原本欲偷丹药救人于垂死病中,谁成想事情败露成了阶下囚,而彦曲星君却安然无恙地回到天庭因功受赏,加官进爵。

  自她关押在瑶池天牢中,彦曲竟对她不闻不问,只因天帝有令,谁也不能探望,他便真的没去看她。

  她现在想想就觉得自己可笑非常,为何私下凡间?为何忍辱负重?为何寻人千里?为何偷丹救人?最令人绝望的是在拼尽全力之后才发现只是缘木求鱼,多此一举罢了。

  当冷沁花原以为自己要因罪受雷霆之罚,好巧不巧,湘茵元君不知如何得知此事,特意去瑶池向天后求情。

  湘茵说丹药是受她委托去取的,那时太合观门庭无人值守,而茂松老道正酩酊大醉,于是冷沁花才擅自拿了丹药,且留了字条,故偷盗之事并不成立。

  至于私下凡间,湘茵说此前彦曲在旭龙庭上已有交代,梨花是看对方有难才私自下凡前去相助,虽犯了天条,但其重情重义理应网开一面。

  天后本来就有心偏袒冷沁花,只是苦于没什么说辞,于是将她关在天牢里暂缓行刑。

  这次湘茵元君前来说情正好遂了她的心意,然梨花仙子私自下凡是不争的事实,但要是免去惩戒恐难以服众。

  湘茵瞬间就明白了天后的意思,就算冷沁花不用再遭受雷霆之罚,但也要让她受些苦头好长长记性,否则就算藐视天规。

  “天后可将梨花仙子除去天庭官职,让她跟着本元君一道远游苦修,一来可令她忏悔自身所犯罪业,二来等来日红尘归寂之后,她便能身无外物,寻归本心。”

  这是湘茵元君冠冕堂皇的原话。

  冷沁花本已下定决心要跟着她好好修行,现在看来,她只是跳进了一个大坑中。

  湘茵元君其人看似品貌端庄,实则就是个插科打诨的女仙,她还尤其爱探听研究其他神仙的八卦秘闻。冷沁花跟了她一路,哪热闹她就爱往哪钻,没有一点要远游苦修的意思。

  “呜呼哀哉!”

  “灵帝,你莫要欺人太甚!”

  在人堆之中爆发了阵阵哀嚎声和辱骂声,湘茵和冷沁花方才在窃窃私语,没去关切前方的战况,两相不明就里地往吵杂处望去。

  只见人头攒动处冒出一簇青色火光来,朽月灵帝手握炎火正慢慢向前逼近,地上好像有个狼狈道士在害怕地向后爬行。

  当大家以为恶神要有所动作时,她却视若罔闻一般从道士身边走过。

  朽月灵帝目视前方,周身覆着冷冽逼人的气势,她每前进一步,那些神仙便会自觉往旁边让开一条通道,没人再敢去阻拦这位恶神,最后朽月化作一股幽焰,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这女人还真狠呐!”有人不禁发出了一声感叹。

  “哎呦,朽月灵帝这次可大发慈悲了,以往的她可绝不会手下留情!”

  “她呀,做过的孽还不多吗?遇神杀神遇魔杀魔,哪有慈悲可讲!”

  这群刚才被吓成鳖的神等朽月一走,立刻议论纷纷。

  这时广穆仙尊兀自看了眼这群不知死活的蝼蚁,暗悔不该蹚这趟浑水,得罪了朽月不说还惹了一身晦气,只好郁闷地挥散众人:

  “大伙都散了吧,钟教主的法会明日就要开始了,大家还是赶路要紧!”

  闻众人顷刻作鸟兽散去,连乌提道人也被门下弟子给悄悄带走,讨伐朽月之事不欢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