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获一只恶神 第14章 造访魔老窟

小说:俘获一只恶神 作者:玄黛青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7: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魔族向来喜欢生活在阴暗晦涩的地块,经常昼伏夜出,所以魔域白天很短,夜晚长得跟东郭老太的裹脚布似的。

  陆修静和朽月混在道士队伍中,他们从白天一下就走到了黑夜,最后来到了一座魔城外。

  这座城池占地极广,一眼过去望不到头,黑藤墨叶遍布城墙表面,像极了无数条蛰伏在暗处蠢蠢欲动的毒蛇。

  黑夜来临,与人间不同的是这里没有宵禁。此刻城门大开,本来还死寂沉沉的魔城瞬间乌烟瘴气起来。

  红彤彤的火团悬浮在道路两侧,一条深不见底的护城河围绕在这座城池外。

  一阵凉风袭来,城墙上枯萎藤蔓被吹到如墨的河水中,河底发出‘吱吱’声,遂而几缕黑烟冒出。众人低头看去,那河面空无一物,落下的枝叶早已被河水腐蚀得尸骨无存。

  他们走过吊桥来到了城墙之下,这些道士初来乍到,瞬间就被从城里涌出来的妖魔给围得水泄不通,一只只奇形怪状的大手纷纷往道士身上摸来摸去。

  道士们被羞辱得怒不敢,个个脸色憋屈得通红,纵观全场唯有朽月岿然不动,仪态端正不乱。那些妖魔看起来十分怕她,因为那些魔爪只要离她半指就会被灼伤缩回。

  陆修静接连被揩了几次油后学聪明了,直往朽月身后躲去,有这位大姐当保镖瞬间安全感爆棚。

  “都死开点,这些可是要给鬼未魔老的点心,没你们的份,要吃自己出去抓!”魔将挥手大声驱逐道,群魔顿时四散开去。

  蛤蟆脸魔将用鞭子策开一条道,熙熙攘攘的大妖小魔皆不满地让道。

  在漆黑的夜色之中,四周无数血红的双眼仍旧不甘地盯着美味的猎物,它们嘴里还不时发出垂涎舔舌之声,嘴里的利齿酥痒得几欲上前扑食。

  城里的一切似乎沾染了凝重的魔气,就连墙上遍布的黑色藤蔓也开始扭动着枝叶,生机勃勃地活了过来,仔细一看就知道都是些墨藤妖附着其上。

  “咱们魅城中似乎很久没来过这么多上等的猎物了,听说这次魔老花了血本,派了大队人马去仙界铲平了一处道观!”某段墨藤妖摩挲着枝叶激动地说。

  在暗处的城墙之上,同时也开着不少处于沉睡状态的食人花。

  彼时一朵食人花似乎被四周的嘈杂声吵醒了,张开带有獠牙的血盆大口,对着缠绕在它周围的墨藤妖问道:“魔老不是向来只抓凡间的普通凡人么?”

  “只为换个口味,尝尝这仙界里的道士滋味有何不同,咱们要是也能尝尝就好了!哈沙哈沙哈沙……”墨藤妖沙哑地笑着,那笑声只是摇动身上长着的乌叶所发出来的声响。

  那朵食人花精在城墙上也算活了上万年了,这座魔城刚建好时就已经长在上面,阅历丰富得很,在道士堆里观察一会后自自语道:“哎呀,看来有两个不得了的东西混进来了。”

  他们最后被押送到了一座仙人掌一般的魔老殿,魔界的审美和规模与神界不同,得充分考虑到能容下自身庞大原形时的因素。

  因此他们房屋都建得十分巨大又异常坚固耐用,做工粗糙并且采光极为不佳,用色不是阴森暗沉就是极为夸张艳丽,简直可以说是无半点美感可。

  而魔老的宫殿就是属于大红大紫那种艳俗风格。

  偌大的魔宫里面透着森森凉意,里面回廊走道错综复杂,道士们自进去后就足足走了半柱香的功夫。

  陆修静未注意到一直跟在朽月身后,他一堂堂三尺男儿,寻思着老是躲在一个女人身后毕竟也不太好,便昂首阔步地从朽月身后站了出来。

  他一出来,前面带路的蛤蟆脸魔将刚好就转身看见了,两人双眼视线一对上,陆修静莫名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那张蛤蟆嘴弯成了一个奇怪的弧度,猛地指着陆修静的鼻子说:“我还想着今晚该送谁进去伺候魔老呢,既然有个自告奋勇的,那就你了!来人,先将这道士带到澡堂里搓洗干净,然后给咱们魔老送去。”

  陆修静:“……”

  果然流年不利,命蹇时乖!以后出门还是得为自己算上一卦才好!

  陆修静还没来得及拂去脸上的冷汗,四肢就被四个魔兵给高高架起往另一个方向走了,他倒也不喊不挣扎,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在道士堆里颇为显眼的朽月,暗地传音道:

  “火折子,要记得来救我呀,我这身清白就靠你了……”

  朽月一脸‘这事包在我身上’的笃定,回音说:“等你到了那边,给个方位。”

  陆修静心里涌出一股暖意,果然还是这家伙靠谱,本来还想继续传音,但很快拐个弯就人就不见了,便只好作罢。

  话说陆修静从小在与世隔绝的神境中长大,修的是清心离火道,最乱不得的是欲,最不能沾的是情。

  这次下山来偏偏头一回就遇到了修炼淫魅大法的魔老,这正是白璧青蝇遇作一处,白壁吃亏啊!

  在浴室中,早有十来位穿得清凉的魔族少女在等着,陆修静方一落地,身上就被她们扒得只剩下一件裘裤,她们动作迅速麻溜,简直像干了几千年那般顺手。

  陆修静呆愣愣站在原地,十分窘迫地睁大眼睛瞪着她们,吃惊道:“我说姑娘们,好歹我也是一大老爷们,留点面子给我行不?”

  “嘻嘻嘻……在这里面子不值钱!”那些魔女纷纷阴阳怪气地笑了起来,笑声此起彼伏,令人毛骨悚然。

  魔女们倒也十分不客气,不由分说就一把将陆修静推入洒满花瓣的浴池中,接着一拥而上欲将他好生搓洗一番。

  陆修静见这阵势快有点招架不住,使了点法术瞬间将她们一个个定住,最后浑身湿透地从浴池里爬出来,那惊魂未定的模样甚是狼狈。

  他赶紧捡起道服靴子穿上,快速地用法术弄干了自己便出了浴室。浴室门外四个魔兵还在等着他,见他出来立马又将他架起往前走。

  在回廊里七拐八绕之后,陆修静忽然闻到了一股暖意融融的芳香从前方飘来,侧头望去,一座烛火通明的尖顶建筑出现在视野里,那正是魔老的寝宫无疑。

  鬼未的寝宫像一座在暗夜中耸入天际的带刺仙人掌,单从建筑风格来看可算得在魔域独领风骚,寝宫门窗漆以青碧、胭脂二色十分醒目。

  门口立有四根大柱,其上爬满了不知名的藤蔓,这些植物长得尤为葳蕤繁盛,枝叶竟盘绕到殿顶飞檐之上。

  夜色浓稠得像越搅越浊的浑水,殿外各处都挂有阴抑的骷髅灯笼照明,内殿之中暧昧而晦涩的红光隐隐绰绰地透映而出,整个魔窟笼罩着一层氤氲的奇怪氛围。

  陆修静按照计划用法术向朽月传送了自己的具体位置,室内此起彼伏的娇喘声仍旧惊心动魄地敲击着他那脆弱不堪的小心脏。

  “咯咯咯……”

  鬼未的笑声忽如鬼魅一般阴阴柔柔地传来,她用含糖带蜜的声音叮嘱魔侍道:“让道长进外殿候着,莫吹了冷风,且再等等本魔老。”

  鬼未话里语气半是羞涩半是娇嗔,方一出口,便醉人三分。

  原来是个女的,早知道就推那家伙出去了,唉,倒霉到家了!陆修静仰天长叹,悔不当初,心底不由默念:元主佑我啊!弟子回去一定痛改前非,好好修行……

  陆修静实在有一种狼入虎口的感觉,只是短短的几步路他走得步履维艰,要不是他笃信朽月会来,此刻他应该早早就溜之大吉了。

  之后他在魔侍的引领下进入外殿,推开厚重的大门后,一阵暖香扑鼻而来,接着,陆修静仿佛来到了一方全新的天地:

  外殿的三面石墙上雕刻着数以千计的俊美男子,有抚琴的,有吹笙的,有击缶而舞的,有下棋的,有看书的,有作画的……这些男子个个栩栩如生,姿态万千,可谓美不胜收。

  陆修静不可置信地观赏这些壮观的“奇景”来,看来魔老的喜好真是不而喻,她平素自诩‘色中饿鬼’,看来并非浪得虚名。

  这些墙上的男子身份各异,莫非都是的男宠么?要真是如此,鬼未魔老的后宫庞大得出乎他的想象,这些人要是组成一个战队都绰绰有余啊!

  而更让陆修静心惊肉跳的是在这上面竟有好几个人看着眼熟的,在哪看都不稀奇,偏偏是在鬼未的寝宫看到几位神界的同僚,那真是巧得很!

  而在殿内左后方有一处通往内室的回廊以珠帘隔开,回廊墙上并不平整似乎也刻画着不少浮雕,一声声若有似无的吟喘正顺着暗昧不明的亮光向外殿袭来。

  就在此时,忽然有一只手缓缓落在他的肩头,陆修静顿时全身毛发倒竖起来,心跳不觉漏了三拍。

  有人不知何时站在他的身后,动作悄无声息如同游魂一般,还没等自己完全反应过来,陆修静条件反射地抓起肩膀上的那只手,反手一扣就将那人摁在了墙上。

  陆修静本想叫出声来,但是一张嘴就被对方用手捂住,朽月一脸镇定地望着他,同时食指置于唇边示意他噤声。

  两人几乎同时松手,陆修静再三打量了眼前的人,确认是朽月本人才松了一口气,大喜过望后随即用唇语问:“怎么是你,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魔老呢!”

  还没等朽月说话,又是一阵酥骨噬魂的魅音飘来,两人皆不约而同地向那条回廊看去。

  陆修静余光看向朽月,发现她仍旧面不改色,不为所动,暗暗赞叹道这人定力真乃圣人级别!

  不过他转动眼珠又一想,不对啊,此刻朽月虽然是男子模样但毕竟她是个女人呐,不为所动不是很正常吗?嘶,他怎么还真把她当成男的了……

  朽月闻声便要踏进那条能吃人一般的回廊,陆修静吓得急忙将她拉住。

  她回身看陆修静,只见这怂包道士用唇语道:“咱们现在就进去?不再等等?”

  朽月则摇摇头表示她不想等,她转身向前踏出一步又再次被陆修静拉回,这次她倒真的有点懊恼了,正不悦地俯觑着陆修静。

  朽月的男子形态身量颀长,没想到还比陆修静高出许多,迫于这无形的压力,陆修静有些心虚地张口说了一段唇语:

  “其实我定力不佳,在启宿山修炼打坐时就没超过一炷香过,所以元祖给我起了个道号‘修静’,但我还是辜负了他老人家的一片苦心……话说若是魔老这种等级的人物对我用上魅术,我还是心有余悸,咱们还是小心为上!”

  “你在这等着。”朽月突然开口出声地回他,声音低沉,用的男音。

  陆修静向她摆摆手,嘿嘿笑道:“不用不用,我使个隐身术跟在你后面就行了,两个人也好有个照应。”

  随后他便隐匿了身形,跟在朽月身后。

  “麻烦。”

  朽月转过头去没再搭理他,心想下次还是自己一个人行动方便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