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获一只恶神 第10章 强手过招

小说:俘获一只恶神 作者:玄黛青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7: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咚咚咚……

  等了半天没人回应,陆修静开始有些不耐烦,心想她在里面该不会是睡着了吧?于是伸手又是一阵猛敲,就在这时门哑然而开,一通风雪灌进了室内。

  并无人帮他开门,阁内烛火通亮,温度与门外形成对比。陆修静进了阁楼,身后的门便自动关上。

  “哈,这点小伎俩就别在本道面前故弄玄虚了!”

  陆修静四下张望,确认一楼无人后便上了楼梯。

  楼梯两旁的扶栏上各挂一枚铃铛,他每踏一步铃铛就响两次,这铃铛发出的声音似乎有惑乱心智的作用,唯有心中澄明之人才能安然上楼。

  他那时修为未达无欲无求境,只觉得脑袋被这些铃铛给搅得昏胀,双脚发软,每走一步都必须停下一阵用来休息。

  陆修静凝神静气,看了看铃铛所悬挂的方位,发现这些铃铛竟然组成了一个迷阵,他心道难不成是元尊特意设在此不成?

  这阵法设立得相当巧妙,看似简单实际相当繁杂,左右以阴阳方位设定,以星斗位置悬挂,只要踏上楼梯,便已入了阵法之中被困里面。

  若不是他自幼通习阵法方术,只怕也会着了此道。

  观察了一阵,陆修静已悟出破解之法,于是凝气旋身轻踏栏杆扶手,只用三点方位借力便落到了二楼走廊处。

  到了二楼,悬挂的就不是铃铛了,陆修静发现这里的窗上都能看到样式精美且大小不一的琉璃风铃。

  这些风铃倒是与离非阁处的风铃有些相似,但不完全相同。因为二楼全部窗户紧闭,所以风铃没被外面的狂风摇动,在烛光的映衬下,琉璃风铃折射出五彩斑斓。

  陆修静欲往前走,忽然脚下道路越走越宽,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片开阔的草地。这里顶上祥云环绕,五光十色地笼罩着天空,地上柳绿花红处蝶舞翩翩,甚至听到了鸟叫声。

  他精通奇门六甲,一看就立马反应了过来,叹道:“这寒冬腊月的怎会一派春和景明?唉,还是误入幻境中了!元祖在此设立重重关卡竟不像是要住人,反而像是关人了!”

  万象皆虚妄,只要找到幻境中的真实之物自然能出去,陆修静自然懂得这道理,只是这四周幻想暗藏机关,确实有点愁人。

  为了不放过任何一处,陆修静每一样东西都看了好几遍,可惜仍无头绪。

  “不该有错,这里没有任何东西是真的!”

  陆修静眉头一皱,又回想了刚才进入幻境的细节,忽然灵光一闪,恍然大悟:“莫非是那些光晕?”

  陆修静猛一抬头看了看天上五光十色的祥云,心中大喜,摸出袖中两把飞刀便往空中扔去。

  这两把飞刀名唤‘虚游’,乃天外陨石打造,能幻生刀影万重,其刀雨锋芒锐不可挡。只一瞬间,天幕被撕破,两把飞刀均刺在了楼顶上。

  收回飞刀后,陆修静来到了一扇木门前。那门虚掩着,一道暖黄的光从里面射出,鉴于方才的经历,他这回倒是变得小心翼翼不敢轻易推门。

  这时,里面传出了一个声音:“来都来了,何必在门外鬼祟?”

  陆修静心中一顿,难不成这人知道自己会来?不过区区一个瘦弱的黄毛丫头罢了,又有何惧?

  他推开那扇门,只觉眼前立刻明朗了起来,屋内正是白日见到的那位披着一身肃杀之气的女子。

  只见她斜坐于屋内靠窗的一张暖榻上,右手支着下颌靠在身侧的茶几上,头偏向一处不知在盯着什么看,有人进来也不回头。

  陆修静也不客气,便大大方方地推门而入,心中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蓦地循着她的视线看去,心下一凉,糟糕中圈套了!

  只见屋子里四角都被下了禁符,他娘的,这竟然是元尊设下的梵花印!

  陆修静慌忙向后退,谁知一转身身后的门瞬间消失,只留下一堵空白的墙。

  房间不止四周贴着符印,就连虚空中也布满了符印,这些符文连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结界,俨然这些符印越靠近就越发密集。

  陆修静看着这阵法架势有些纳闷,元祖为何对付区区一个黄毛丫头竟然用上了这么高级别的困术?这让他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也难怪要让烛照亲自跑一趟,因为除了他其他人踏入阵中根本没法出去!

  “今天忘记给自己卜一卦了,倒霉倒霉,看来本道真是流年不利啊!小姑娘,我说你究竟是谁,为何元祖连梵花印都对你用上了?”

  陆修静一边观察周围开始流动的符印,一边试着打探对方的底细。

  那女子面无表情地转过头来看他,并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从容不迫地换了另一个舒服的姿势坐着,全然没把他这个大活人当一回事似的。

  呦呵,小样还挺嚣张!

  陆修静好胜心一下被激起,他虽陷入困术难免心气不平,又一想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顶多和这人呆这一晚上,明天自然有人来解了这阵法。

  哦,对了,明天元祖不是还要召开什么授封典礼么,估计和她有些关系。

  就这样两人大眼瞪小眼沉默了好一会,估计两人看对方都不怎么顺眼,气氛一度非常尴尬。

  陆修静天生就是个闹腾的主,绝对安静不下一炷香的时间,不让他说话非得憋死不可,不管对方是谁。

  “明天元祖说要举办授封典礼,你难道不想参加?”

  他站了半天只觉腿酸,很自然地坐到了女子旁边,也很随意地起了个话头,那语气随意得就像唠家常似的。

  冷面少女转头看了他一眼,平静地说道:“我不想呆在这,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想个办法破了这阵,兴许我一高兴就饶你不死。”

  陆修静:“……”

  他实在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瘦弱无力的丫头哪来的底气,居然敢说这样的大话?连威胁都说得这么大不惭,也不考虑下自己有没有这个实力!

  “哎,我说小姑娘,看不出来你脾气还挺大!且不说你没有弄死我的能耐,再者我要是有办法出去还会跟你在这瞎扯吗?”

  “你看起来有点本事,还以为至少有点用处,没想到也是废物一个!麻烦,本来不想动手的。”

  女子摇了摇头,说完突然向陆修静凌空劈去一道厉掌。

  陆修静仓皇往地下一滚,躲过这带着火焰的掌风,他从袖中摸出两把飞刀往前甩去,那人稍一偏头飞刀便刺入墙上。

  掌法威力极强,陆修静方才可谓是毫无防备,谁会想到这人竟这般无耻,连声招呼都不打就搞偷袭,真是没品的行径!

  就在他气愤不已时,又一道强劲的掌风向他劈去,陆修静身子往后翻了几番,顿时退避三舍,他看清对方的出手方式之后神色不免凝重起来。

  陆修静发现这女人整条右臂燃着幽青火焰,以掌作刀,刀刀致命。

  再连多了十几回后,陆修静有些怒火中烧,想他堂堂威风八面的道中豪杰,何曾有过这等狼狈模样?而且还是让一位黄毛丫头吊打,要是传出去他简直抬不起头做人!

  年少时都有些血气方刚的不服输性子,陆修静也不得不认真对付起来,于是由退让防守改成主动攻击。

  他用眼一扫对方身后的两把飞刀,顿时飞刀从墙上瞬间剥离,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向那姑娘背后袭去。

  ‘当啷’一声金属碰击的声音,那女子眼角余光一闪,便知飞刀的方位一般,右手臂向后猛地一挥,挥带过一道猛烈的罡风将飞刀偏移了方向。

  陆修静口中念诀驱动术法,飞刀在空中转了一个弯便又往对方身上飞去。

  如此不依不饶几次,那女子终于有些烦躁,忽地从手掌生出两把匕首形状的青炎往后一抛,那青炎匕首便与空中那两把飞刀纠缠厮杀起来。

  见没了碍事的东西,那女子纵身跃到了陆修静跟前,开始赤手空拳地与他交手,速度奇快出手迅猛,令人应接不暇。

  陆修静瞬间数十道咒法施出,万道符文燃着离火霎时间围住女子,火势猛地加大,将对方围成一个火圈。

  那女子显然不知陆修静也属于火系流派,看着周身离火顿了顿神,嘴角浅浅一勾,莫名笑了起来,似乎觉得他的离火也有点意思。

  方才好像被青炎袭击中,陆修静得了个喘息的机会,打量了一下周身,才发现他所穿道袍被烧得破破烂烂,就连鬂角也被那青火燎着了一边!

  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地骂道:“你这疯女人,动起手来没想到这么狠,看来今天本道得好好治治你,否则传出去我也不必在启宿山混了!”

  “哦?”女子挑眉看他,纵使被离火困住也丝毫不为所动,反而越发笑意盎然。

  就在这一晃眼的功夫,女子身上幽青的火焰熊熊燃起,火势爆裂迅猛,一瞬间刺目非常。陆修静以手虚挡仍不免有些晕眩,双目空白一片。

  那万簇离火撞见凶狠的幽火竟有些瑟瑟发抖一般,火势渐小,瞬间被幽火盖过。

  幽青色的炎火此刻已经变成了紫黑色,两种颜色混合其中,兀地如火山爆发似的将四周吞没。

  也得亏这房间被梵花印隔离成另外的一个空间,否则整座旋铃阁要被烧得一干二净。

  火势十分迅猛,陆修静第一次遇到这么强劲的对手,他这会总算知道颜知讳为什么说在她身上看见一团刺眼的火光了。

  他感觉自己就像进入了锁着一只凶兽的笼子里,只有将这只凶兽制服才有逃出的一线生机。

  陆修静此时正悬浮在空中盘腿打坐,周身围绕一圈灵光护体,光圈以外被紫青色的炎火围得水泄不通。

  这股庞大诡异的幽火源源不断,永不枯竭一般。

  虽不敌此火,但陆修静也不会就此认命,口中迅速念了一段法诀,欲鱼死网破也不让对方讨到好处去。

  空中两把飞刀立刻变成无数密密麻麻的利刃,刀尖被烧得通红,刀锋剑雨刹那间向一个方向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