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获一只恶神 第9章 初上启宿山

小说:俘获一只恶神 作者:玄黛青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7: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那时正值深冬腊月,他和伏桓以及颜知讳在落风台上比试切磋技艺。

  少女一身霜雪跟着枯阳从山下上来,只见她凌乱的发丝下是一潭死水的表情,单薄的衣裳裹着瘦弱的身体,一双赤足走在雪地上。

  她给陆修静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不知冷暖的尸体,只要一对上对方的双眼,陆修静便顿感一股寒气直逼而来,只觉杀气腾腾,不由地发了一个冷怵。

  这是一双凌厉且凉薄的眼睛,好似默默在冰河裂隙中向外窥探的深渊,快速扫视完台上的三人后,她的眸光又隐匿回幽暗之中。

  当时伏桓即仪的父亲,颜知讳还有陆修静刚加入神隐门,都到启宿山拜师修炼有一段时间了。

  神隐门是指以枯阳元尊为首的归隐一派,以先天之神居多但这些神隐派的先辈们很少过问世事,顺应天意不再参与三界的纷争,不过还是培养了不少杰出的门人。

  这些修得真传的门生出世后无不叱咤风云,皆数英才成了三界的统治主宰,此乃后话。

  所以一提到神隐门人,仪和黎魄心中自然是无比崇佩,到他们这一代已经很少有人可以超越,因为如今在神界中位高权重者很大一部分都是神隐派出来的,当然也包括朽月灵帝。

  他们三人当时十分好奇,皆停下手中动作往落风台下看去,陆修静好奇心最甚,上前问道:“元祖,这位小姑娘看起来煞气不小啊,手上杀孽深重,难不成是您在外头度化的某只邪魅精怪不成?”

  “你见过哪个邪魅能上得了仙界圣地的?”

  这时有人突然插了一句,毫不留情地反驳了陆修静的荒谬论。

  说话的这位,乃荒古十大爵神之一伯匀后裔颜知讳。他的青瞳之中有一圈淡淡的金色光晕,是为玲珑窍,据说能窥视世间万物的真元,知天下事晓万物理。

  说得通俗点,就是他能看见过去和未来,以及事物的本真。

  陆修静知道他有这个看人的本事,自然不与他争辩,而伏桓向来沉稳些,从刚才便一声不吭,想必也在等着元尊开口。

  “皆无需妄加揣测,尔等明日来泽明殿出席授封典礼便可。”

  一贯笑容可掬的枯阳元尊此刻脸上阴云横生,令人十分琢磨不透,这是他从未出现过的神情,这模样令三人极其不安。

  枯阳走后陆修静便将颜知讳拉到一旁询问:“你方才看出什么名堂没有,那小姑娘什么来头?”

  颜知讳扯出陆修静拉住的衣袖,用手隔开与他的距离后才缓缓道:“扑朔迷离。我方才开了玲珑窍欲窥探一二,但无意中被元祖制止了。”

  陆修静深吸一口气,暗自惊讶这人应该来历不小,不然元尊怎会如此护她?

  “不过,趁元祖不注意,我又开了一次,这次我隐约倒是瞧见了。”颜知讳露出一抹神秘的笑意,只片刻又隐匿了回去,因为他想起刚才玲珑窍里所见的情景,这会仍然有些惊魂未定。

  他这意味不明的笑容是不想透露信息给别人的意思,马上就勾起了陆修静的好奇心来,开始缠着他一定要说道说道。

  颜知讳终于招架不住陆修静的软硬兼施,才将刚才看到的说了出来:“真是服你了,告诉你也无妨,不过你别到处乱说。”

  陆修静最是不喜颜知讳这般不爽快,凡事需得扭扭捏捏一番后才拿出来,就地竖起三指对天发誓道:“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大哥,我陆崇以自己的名字起誓,绝不透露给第三个人知道,这下你满意了吧,快说快说!”

  “好吧。”

  颜知讳语气有些无奈,斜睃着雪地里方才被踏过的脚印,沉思半晌才冒出一句话来:“我只瞧见了一团火光,十分刺眼。”

  陆修静一听心中只觉得蹊跷,他本是离火之精,难不成冒出了个同根同源的兄弟姐妹来?

  陆疯道士天生好奇心重,凡事必须刨根问底,忙揪着颜知讳非得问个明明白白:“那是什么样的火光,较之离火如何?”

  颜知讳到底被陆修静缠得没办法,心下有些后悔,毕竟窥人真元之事有悖天德,易触禁忌。

  但说实话方才他看见的那不单是一团火光,而是漫天盖地的熊熊烈火,那烈火刺眼非常几欲令他睁不开眼。最令他不解的是这火竟是紫青色的,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诡异非常。

  “差远了。”颜知讳摇头道。

  陆修静见颜知讳又在故弄玄虚已然按奈不住,逼急了他非找方才那位姑娘问个清楚去,却又有些不甘,于是接着追问道:“怎么,是她差远了?”

  “是你比她差远了!”

  颜知讳凝眉气道:“她那青火真乃是这世上绝无仅有的,你可知我方才差点瞎了?”

  陆修静本来半信半疑,但瞧颜知讳的态度来看不像有假,一拍大腿赌气道:“原来不是善茬,哼,区区女人也能到启宿山来,这将我等置于何地?不成,得先给个下马威才是,否则日后得骑到我们头上来了!”

  疯道士那时也是少年心性,还不知人往何处去,脑袋血气一冲就真跑去找了,最后找了半天没找到。

  正巧他远远看到烛照拿着一叠衣物欲往旋铃阁去,便招手喊道:“法神大人,您这是要往哪里去?”

  烛照听有人叫他,这声音不用猜也清楚这谁的,于是回身停下等陆修静走近。

  这位法神不怒自威,凛然道:“仙山重地,不得喧哗!”

  陆修静恭敬地上前作了一揖,嬉皮笑脸道:“嘿嘿,法神大人您也知道我这嘴巴没个遮拦,主要是见到您一高兴就没控制住,莫见怪,莫见怪。”

  不过显然对方并不吃这套,淡淡问道:“何事?”

  “也无要紧事,您这是要去何处?咦,您拿的怎么是些女子的衣服?”陆修静明知故问。

  烛照神情漠然且立于高阶之上,目光向远处的旋铃阁探去似有心事,半晌才道:“旋铃阁来了一位新主,是元尊亲自带回来的。怎么,你不知道么?”

  “不知,不知,”陆修静忙信口胡诌,摆摆手道:“不过旋铃阁可是仙山禁地,元尊特令不准任何人入内,怎么那位新主一来就能住进去?”

  烛照板着一张和这季节十分相称的冷脸,思绪莫测地斜睨着陆修静,敛眉道:“我也想知道。”

  “那她面子可大得很,这些衣物哪要您亲自送去?不若由我来代劳罢,我对这位同僚倒是十分好奇,先去打个招呼也好,您也可以少走一趟不是?”

  “也罢,我山中还有要事处理,你速去速回即可,勿生事端。”烛照似乎并不喜欢这差事,见有人自告奋勇,索性就让他代劳。

  陆修静心中暗喜,接过衣物便往旋铃阁去,心想我不整整她都对不起这颗躁动的心。

  他当然不会好心到跑这趟腿,衣服拿到手上没多久就被他抛下山崖,这些衣服便横七竖八地挂在了长在崖壁落的古松上。

  这些古松枝干苍劲得很,大雪都没能压弯,这些厚重的衣服自然也不在话下。

  旋铃阁坐落在后山偏静一隅,平时除了仙童会去打扫基本没人敢去,一是枯阳明令禁止,犯禁者逐出仙门;二是那阁楼周围设有很强的结界,不懂门路者根本进不去。这货天真地以为现在既然有人进去住了,结界自然被撤除。

  陆修静刚到旋铃阁时,天已阴沉沉的,一片片白色的棉絮正往下飘着,高山之上气温更是骤然降低,旋铃阁六角飞檐挂着的铜铃风动而旋,慢慢风声盖过了铃声。

  他拂去肩膀和头顶的细雪,便去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