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获一只恶神 第8章 无事话桑麻

小说:俘获一只恶神 作者:玄黛青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7: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朽月刚走不久,此刻她应该在回去幻月岛的路上,陆修静想着加快速度铁定能赶上。

  于是他双脚腾云踩着流风向东边去,还不时低头看看四周留意着她的行踪。结果去了幻月岛才发现人家根本没回来。

  陆修静登岛时,就远远望见被掳去当做人质的仪。正见他四处在幻月岛溜达,优哉游哉好不自在,没有一点身为‘人质’该有的样子。

  黎魄则跟在后面‘监视’他的一举一动,看仪的眼神十分不友好。

  他们在四处转悠,仪停下脚步欲等黎魄走过来,谁想对方也停了下来,靠在远处的树下只与他保持着一段距离。

  仪看着黎魄的举动微愣,他还以为是自己走快了,原来是人家根本不想离他太近。

  仁王对此并不介怀,既然不跟上来自己走过去也是一样的,他总不能见他过来再往后溜几步?

  果然,仪过去的时候,黎魄并未直接走开。

  “黎魄贤弟,听闻灵帝圈养神兽无数,为何逛了这些日也没见到几只?”

  黎魄看了仪一眼,不以为然地说:“帝尊早在三千年前便将大部分的神兽放逐,自愿留下的没多少,更何况它们几乎都在林子深处活动,你没见到是正常的。”

  仪猜想这事应该很少有人知道,否则应该在神界里传得沸沸扬扬,眼下竟一点消息都没透露出来。

  他十分奇怪为何朽月灵帝要这么做,按耐不住好奇道:“为何要放逐它们?”

  黎魄本无意多说,也不知为何见了仪一脸求知若渴的模样,心弦一时松懈,脱口而出:

  “灵兽们是不愿被禁锢在一个地方的,帝尊收集到一定数量的时候就发现他们在一起便鸡犬不宁,于是愤而逐一从幻月岛驱散走了。”

  “抓回来又放了,岂不是白费功夫?”

  黎魄侧目驳道:“你懂什么,它们全被关在了名为兽园的大千世界中,只需帝尊召兽令一出,百兽无不齐现听令。就算是某些灵兽意外死了,它们的元神也能被召回,不过这事很少发生。帝尊捕猎回来的神兽皆不是凡品,没那么容易挂的,况且帝尊亲手创造的异界空间比外面的世界安全多了。”

  “既保护了这些稀有神兽,又能让它们为己所用,此法甚妙!”仪顿时恍然大悟。

  两人正聊得热火朝天,一问一答间都不知有人来了。

  陆修静这人无非也就爱凑个热闹,于是也上前寒暄几句:“哟,仪大侄子也在这呢,两人聊什么呢?”

  二人同时回头,这才发现陆修静早已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在他们身后,仪一见来了个熟人顿时喜笑颜开,拱手问候道:“小侄见过陆崇道尊!道尊,怎么这么巧,在这儿碰见您了?”

  “不巧,不巧,”陆修静摆摆手道,“本道就是来送个东西,顺道接你回去的。”

  说着陆修静便将后背的包袱交给黎魄。

  “嗯?灵帝这么快要让我回去了?”仪顿感有些遗憾,心想怎的这么快就得回去了?

  他还以为能在这住上十天半月的,最起码也要让他好好在此观光一圈再说,这朽月灵帝倒比传说中来得更加‘善解人意’。

  “那还怎的,事情都解决了呀!”

  陆修静一听他的语气竟然还有点不舍的样子,难道说幻月岛风光太好,他还乐不思蜀打算长住不成?

  “怎么,你还赖在这不走了是吧?赶紧走,省得我还得花功夫伺候你这大少爷!”黎魄满脸不悦地冷嗤道。

  陆修静对二人察观色了一会,见气氛有些不妙忙转移话题:“紫龙啊,话说你家帝尊什么时候回来啊?可有留下什么话给你?”

  黎魄摇头道:“帝尊素来独行惯了,她的行踪从不曾交代,不过想必办完事便会回来了。”

  “啧啧,她还是老样子,特立独行惯了,像泥鳅一样滑溜,神出鬼没地钻来钻去!”

  陆修静想了想又道:“诶不对,这泥鳅的形容也不太对,泥鳅还不凶人呢,她凶起来简直是灾难啊灾难!”

  “哪有这么夸张,我看灵帝她老人家挺和善的,不似传说中那般凶神恶煞,那些奇闻怪谈的书册里都将她说成杀人不眨眼的大恶神,依晚辈所见,不过全是无稽之谈罢了。”

  陆修静向他们眨了眨左眼:“咦,没说错呀,看来你这小后生涉猎挺广泛嘛!嘿嘿,她的光荣事迹可多多了,想听不?”

  仪一听,忙点头说好,要知道陆崇和朽月这二人的传奇都能写个传记了!

  不过林林总总的传说真假掺半,要听货真价实的传奇故事,非得听那当事人亲口说上一说才能了解两人那段离经叛道的奇谈。

  陆修静悠然地往前踱步,远处有一棵苍郁似伞,垂藤如雨的古树,此树只在幻月岛有,被唤作‘雨帘树’。

  雨帘树在夏秋之际会结一种殷红色的珠果,不能食,可串作佩饰等物件有祈福延寿之效用。

  树下设有石桌石凳供喝茶休息之用,陆修静笑着向仪和黎魄招了招手,示意两人过去坐坐。

  仪乐呵呵地听计从过去了,黎魄本来准备离开,但是好奇心顿时被陆崇吊了起来。

  关于帝尊以前的事很少听她提起,朽月的行踪都很少让他知道,更别说关于她自己以前的事了。左右听听也没坏处,黎魄犹疑地走在仪身后。

  陆修静偏这时酒瘾上来了,摸了摸腰间憋了气的酒囊叹了口气道:“紫龙啊,我记得我在雨帘树下埋了好些‘醉魂酿’,乖,你去帮我挖几坛来解渴,多谢多谢!”

  黎魄瞅了陆修静一眼,只见对方摆着一副有酒就有故事的谱来,只好甚是不情愿地起身走至某一处,稍稍施法后轻一扬手,土里便冒出两坛酒来稳当地落在他左右手上,酒坛还沾着好些泥土。

  仪忍不住想笑,又怕黎魄嗔怪便憋住了,因为这情景莫名像极了他在田间地头拔萝卜……

  黎魄先将两坛酒放置在石桌边,仔细拍干净手上的污泥后再将酒分给了那二人。因为他不喜欢喝酒,所以只拿了两坛,谁成想仪那书呆子竟然滴酒不沾,于是两坛都归了陆修静。

  陆修静也毫不客气地将两坛酒皆揽了过去,捧起其中一坛酒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黎魄一直觉得自家帝尊被陆崇这人给带偏了,以至于现在两人惹上一屁股仇家。更气的是陆崇这人向来喜欢云游四海,所以他的仇家也一股脑都跑这边来闹了!

  于是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堆仇家在星海那头叫嚣报仇,处理起来很是棘手,他现在一看到陆崇就觉得此人不祥。

  就这样,陆修静一边喝酒一边眯眼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谈及过去那些往事时,语气中满是年少的猖狂和桀骜。

  说着说着,他仿佛他又重新回到了那遥远的上古第一次遇见朽月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