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获一只恶神 第3章 怒火

小说:俘获一只恶神 作者:玄黛青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7: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朽月回到寝宫连外衣都懒得脱,几乎沾床就睡,直到第四日晌午都还未起,还是黎魄那三下敲窗声叫醒了她。

  至于黎魄为什么从来不敲门,因为他知道朽月的每次回来必然睡得沉,去敲门从来都叫不醒她。

  而窗户就在朽月的床边,所谓近水窗台先得月,虽然看起来行为鬼祟,但事实证明,敲窗绝对比敲门来得实在些。

  “别敲了,进来!”

  朽月带着点愠气的声音从屋内传来,她此刻身子虽已坐了起来,双眼还未睁开。

  黎魄深有体会,要是进去必是死路一条,于是等了好一会才敢推门进去。

  但他还是算错了,灵帝又倒头睡了过去……

  “帝尊刚从凡间回来想必累极,您多歇会养好精神,属下待会再过来。”

  黎魄说完正要出去,朽月听见声音还是挣扎着起来了,睡眼惺忪,衣袍凌乱,全无昔日形象,万年如一日的德行。

  这幅样子黎魄早已见惯不怪了。

  “不必了,本尊这就起。”

  灵帝醒了醒神,揉着太阳穴道:“昨日我回来的时候并未见着你,你是不是耐不住性子又去了凡间?”

  “是……槐山大火引起了天庭的注意,再者帝尊许久未归,属下实在不放心,所以未等您的命令,擅自行动了。”

  “这点小事,本尊难不成自己都处理不好么?”

  见苗头不对,黎魄连忙认错:“帝尊恕罪,是属下僭越。”

  “算了,左右这事还没完。”

  朽月无奈挥手作罢,这条紫龙每次都喜欢擅自行动不听安排,事后态度比谁都诚恳,秉持着积极认错下次还犯的冲劲,屡次在朽月的怒火边缘试探。若非看在他担心自己安危的份上,非得跟他好好说道说道。

  她用手理了理头顶上翘起的呆毛,整个人好似在风中桀骜不驯地狂奔疾行了一遭,一头张牙舞爪的乱发出其不意地吸引了黎魄的目光。

  朽月起身将房间的木窗打开,顿时十分猛烈的阳光闯进了房间。

  她眯起双眼,用手背贴在额前试图挡住光线,回转身问道:“你去那边没遇见什么人么?”

  “有的,属下在槐山山脚荒废的祠堂里看见了一位昏迷不醒的女子,卑职还以为是失踪不见的夙念神女。出于安全考虑本想带她离开,谁知途中被两人拦住了去路,其中一人扮作帝尊模样,教属下差点认错。”

  他继续道:“那人法力不俗,与他打斗了一场,混乱之中想趁机将人带走。后来才发现那女子并非夙念,是属下一时疏忽认错了人,差点出了纰漏,请帝尊责罚。”

  黎魄俯身在朽月面前跪下领罚,态度好得让朽月歉疚起来。

  “夙念尚未恢复神籍,天上那帮迂腐的老东西可都看着呢,这么明目张胆地带回来不是办法,何况现在时机也不对。还有,本尊不希望她名不正不顺地恢复神籍,反倒落人口实,损了她的名声。”

  朽月语气淡淡,似是自嘲:“不过想来凡是与本尊挂上钩的人,也没有哪个有好名声的。罢了,拦你的那人本尊大概知道他是谁了,人在他那处也好,此事你不用管了,起来吧。”

  “是。”

  “魄,这几日你在幻月岛给本尊好生盯着仪那小子,莫再推脱,这是命令。至于本尊那具冰脂容具被颠倒了阴阳,查出来是谁弄的了吗?”

  朽月想到那副男子躯体时气便不打一处来,虽然以前也经常幻化过男相,但到底里子还是不变的。这次可倒好,里外翻新,彻头彻尾地让她变成一个男人……天晓得自己下身多了个遭嫌的物什有多难受!

  “这……”

  黎魄不会说谎,语吞吐,朽月心里已猜到七八分,顿时臭脾气便一下上来了,厉声反诘:“难不成又是滔天那火螭崽子?!”

  朽月定是要追究此事的,黎魄眼看瞒不住了,便只好老实交代:“确实是小天做的,他贪玩时不小心转动了阴阳令牌,致使容具性别出错。帝尊,小天还小不懂事,看在他刚化成人形的份上,还请帝尊多加宽恕!”

  “你少包庇他,这家伙倒真是十足十的胆大包天,怪不得这次回来他不敢来见本尊,呵,这家伙还知道躲着!”

  朽月气在头上,猛地一拍床板:“此事给本尊保密,若是让陆修静知道了本尊颜面往哪搁?你别笑,哪天你要是用上一副女人的身躯就能体会本尊的痛苦了!”

  “遵命,属下定替帝尊好好责罚他……”黎魄忍住笑意,看了眼朽月铁青的脸色才知她真的生气了,瞬间端正态度。

  “将他叫来。”

  “属下这就去。”

  六翎火螭滔天刚化形成人形不到一百年,如今仍保持着十三四岁的小孩模样,其实他的年纪比黎魄还要大些。

  滔天头上顶着冲天的黄色炸毛,尤其顽皮爱闹,闯祸惹事乃家常便饭。

  他前段时间跑去朽月的石室中玩耍,对她刚雕刻完成的人形冰雕顿感新奇不已,一番东摸西扯后,无意间翻动了冰脂旁边标记性别的木牌,上面的‘阴’字瞬间逆转为‘阳’字。

  朽月回来之时无奈发现冰脂人形状貌已然变成了男子,里里外外被全改了一通,气得她差点戾咒爆发,炎火七窍而出……

  得亏她忍下了!

  那些灵兽们最怕灵帝发火,跟火山爆发似的。滔天这段时间战战兢兢,连吃睡都没法安心,一想到灵帝回来怒发冲冠的样子就不禁瑟瑟发抖。

  幻月岛上的其他几只要好的灵兽都纷纷前来慰问过了,但都是来看热闹的,这些狐朋狗友也真是没一个靠得住的。

  这不,昨日朽月刚回来,他知大祸临头又无法承受朽月怒火之重,于是在最后一刻他做出了一个英明的决定——离家出走!

  黎魄找遍了整个幻月岛都未曾发现这只火螭的影子,心中便猜测他肯定事先跑路。也罢,躲过一阵子后兴许帝尊的气也该消了。

  滔天落跑的事没瞒住朽月,于是黎魄今日第二次被训责。

  “你跟我说这小畜生跑了?!”朽月雷霆大怒,脸色瞬间变了,一场暴风雨即将到来。

  黎魄后背冷汗暗生,他心中渐渐有了一些疑虑。灵帝性格虽说算不上好,甚至可以说还有些古怪,但很少对手底下的神兽有过这么大的怒气。

  还有一点值得推敲的是她为何不自己亲自去凡间,反而需要借助玉脂离开?上次她说自己身体出了点问题究竟是怎么回事?

  朽月那副玉脂容具原本就是用的自身样貌,后来性别出错只是个意外,若要是为了避人耳目也实在说不通,她实在不用多此一举换个身体。

  黎魄脑海中某一念头一闪而过:难道是帝尊的‘病’又复发了?如果是真的,这可非同小可!

  朽月见黎魄神色小心翼翼,方觉怒气大了些,本想好好教训火螭的念头也顷刻烟消云散。

  “需要属下出去找回来么?”

  黎魄没再细想,有些事不该他知道的他再探究也无意义。

  “不必,还找回来做什么?本尊岛上又不缺那只火螭,他一走倒六根清静,本尊也眼不见心不烦,如此甚好!”

  “眼不见心不烦?属下怎么有点不太相信呢”黎魄一时不察将自己的心底话脱口而出。

  “嗯?”

  “咳,属下是说方才枯阳元尊传信让您去一趟启宿山。”黎魄忙把话题转到该说的正事上。

  “这老头年纪大了就是不让人安生!伏桓这老匹夫八成又参了本尊,行吧,本尊就且去听听枯阳的唠叨!”朽月注意力终于被转移。

  黎魄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了下来。他这位爷在气头上时万不能顶风作案的,过段时间等她气消了此事也就翻一页过去了。

  灵帝换了套玄色朝服便驾着虚肆匆忙走了,临走前还特意让他关照仪:

  “魄,你且好生在幻月岛看着仁王,呃,记得必须好好调教他才行,就他那副弱不禁风的身子骨,倘若被幻月岛上的神兽叼去,啧啧,估计连骨头都不给剩的!”

  黎魄脸上滑下一排黑线,所以说她为什么得非要用‘调教’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