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获一只恶神 第2章 绑票

小说:俘获一只恶神 作者:玄黛青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7: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斗争宁息,仪终究还是不知为何自己沦为了人质。

  虽说不是什么光荣的事,但想着好歹制止了这场无谓的争斗,唉,也算是功德一件吧!

  ——被朽月擒住的仪弱小无助,如是无奈地自我安慰。

  “伏桓,若不撤夙念天惩之刑,汝子仪恕不相还!!”

  朽月给伏桓留下一句掷地有声的话后就溜了,气得伏桓在身后烈焰中大骂不止。

  说到底,朽月见事情闹得有些大,伏桓怎么说也是德高望重的千古一帝,太不给他面子也不行,日后要再找他办事就难了。

  还有仪说的那话确实有点道理,她要是真把伏桓给弄得半死不活,枯阳回头非得念死她不可!也得亏这时仁王仪好死不死出现了,顺道把他儿子绑了也算给自己个台阶下,不把人得罪太死。

  于是乎,仪被朽月捆成五花大绑带至星河边界,成了实至名归的肉票子。

  传闻在星海之中有一座岛屿。

  古话有云:‘星海不易渡,雾落月难寻。观山涉水浩渺屿,邪刹女帝神隐中。’,

  这里说的缥缈屿指的是幻月岛,为灵帝的神邸所在,故朽月仇家虽多,却很难有找上门来的,因为根本是白费功夫。若非经过岛主人同意,否则就算找到具体位置了也进不去。

  日落之后,暮色渐深。

  这茫茫星海之上水汽淼淼、云雾茫茫,海面绚烂璀璨印满了无数星子,好似漫天星河溢出,一盆皆倾泻于此。

  不远处,一只裂冰白虎正在等候它的主人。

  朽月拉扯着身后的仪走到了它面前,一甩手便将仪丢在了白虎虚肆的背上,继而自己也翘着二郎腿斜坐上来。

  白虎虚肆见两人坐稳,便张开了两对白翼,四足一跃间飞起了千丈之高。

  虎背厚而软实,虎毛触感不错,只可惜仪整个人横挂在它背上,首次乘坐的舒适感不佳,最令他惋惜的是视野受限,没能好好欣赏周围壮观的美景。

  听说这裂冰白虎曾是荒古猛兽,生活在密林山崖之中,人迹罕见之处。它感知力异常敏锐并十分警惕近身之物,每当咆哮之际,从它口中呼啸而出的气体能让周围一切瞬间冻结成冰,外号‘裂冰白虎’由此而来。

  当时朽月灵帝与友人打赌能生擒此物,那友人不信她能抓到此兽,结果朽月不消三天便将白虎虚肆带回。如今还驯服得妥妥帖帖,成了坐骑,不得不使人心服口服。

  许是灵帝的气场太强,面对这位远古大神,仪既敬畏又有些好奇,最后还是按耐不住问:“帝尊,据晚辈所知,裂冰白虎乃是一只极具敏慧的灵兽,要抓住它十分不易,您是如何驯服它的呢?”

  通常野兽不似寻常圈养的家畜,不甘心为人所用,结局无非逃或死,下场十分惨烈者遍是。

  仪会这样问的另一个原因便是他父君伏桓曾三入密林欲猎此物,但皆空手而回,否则如今这白虎应该成为他父君的坐骑了。

  “呦,想知道?写封求救信与你兄长便告诉你。”

  朽月以条件利诱,实则就算不提这条件强行逼迫仪写信亦无不可,放在过去她说不定真就这般做了。但欺负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小辈并不光彩,这要是传出去有损她一世英名。

  “一封书信罢了,晚辈应允便是。”肉票子大方地应下了霸道女绑匪的要求。

  仪偷偷打量了眼朽月,发现她与传说中凶神恶煞的形象倒是大相径庭,看起来她不似传闻中那般不讲理,于是之前心中的不安瞬间烟消云散,尝试着抛开之前对她的偏见。

  “本尊就喜欢你这爽快之人!告诉你也无妨,这只白虎是本尊在众多灵兽中最容易猎得的,它固然聪明,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便能察觉,但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什么弱点?”

  仪忽然来了兴趣,转头看着朽月要说什么,生怕漏过什么重要的只片语,视线正巧遇上朽月眼角的余光,她悠然一笑,缓缓吐出两字:

  “怕本尊的火。”

  “噢,原来如此!听闻帝尊的‘青暝炎’乃地核之火,恒古至今只此一家,方才晚辈已见识了,心生佩服……只是,帝尊能否让小辈换个正常的姿势,这样趴在虎背上,咳咳,有些喘不过气……”

  仪满脸充血通红,一个劲地在咳嗽,想必是趴在虎背上太久导致的。

  朽月见他态度还算可以,于是一手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扒拉他坐正,仪这才松了口气活过来。

  “你这身板得回去多练练,一个大男人身子怎能如此之虚!你父君伏桓年轻时也不似你这般弱不禁风!瞧瞧,他现在还老当益壮呢,方才倒是能打得很!你多少也得继承一二才是!”

  朽月灵帝那厉声疾从仪背后传来,像极了一位正在挑剔兵卒毛病的将领,同时看得出来她对晚辈要求莫名严苛。

  仪暗暗吁了口气,他身体不适合练武,从小就和笔墨纸砚打交道,虽也练些御敌之术,终究是没什么打斗经验。

  “帝尊说的是,晚辈回去之后一定强加练习,绝不辱没父君威名!”

  “嗨!何必回去练?本尊殿内便有一位极好的师傅,他能教你练武强身,伏桓必定没那么快向本尊妥协,看样子你十分走运,得在幻月岛呆上一段时日了!哈哈哈……”

  仪此时内心倒有点欲哭无泪,虽有幸去幻月岛拜访,但一想那灵帝养了一群稀奇古怪的奇珍异兽,若整天面对着这些估计他有些承受不来。

  行之不久,临高远望,飞鹭沙鸥交相翱翔,一座岛屿悬浮于星海与瀚空之间。

  岛中几座青山巍峨,密树叠林,满目碧幽苍翠之色。再靠得近些,可见古木郁郁苍苍纠扎于峭壁罅隙间,一条瀑布从峭壁垂挂而下,水流经些迂回波折幽泠泠地落入星海之中。

  那柒月殿便坐落青山脚下。

  白虎收翅落地,仪从它背上下来时瞧见心情似乎不佳,十分不解,问道:“这白虎虚肆怎么了?”

  灵帝嘴角一翘,暗里偷笑,仪更迷糊了。

  不曾想他身旁那只吊睛大白虫突然开了口:“臭小子,你他娘的在俺背上说了俺一路了,咋不考虑考虑俺这只当事虎啥感受?我们老虎不要面子的啊?”

  仪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朽月,没想到这老虎都能说话简直成精了!这下好了,方才问它怎么被抓的,这不是在虎背上戳它脊梁骨么?

  此时的气氛有些尴尬,仪挠了挠头,低声谦和地向它忏悔:“虎兄,十分抱歉,方才以为你听不懂人话……”

  “呸!你才听不懂人话呢!”

  这声响亮而粗糙的回应惊呆了仪,虚肆傲娇地一甩头,白了他一眼,甩着八条尾巴扭着白臀走了,留下他兀自在风中凌乱……

  灵帝倒是在不远处笑岔了气。

  仪随着朽月走过一条铺满鹅卵石的小径,天色渐暗,朽月轻轻翘指一弹,小径两旁石灯之中都点上了暝火,前面出现了两团幽青色火焰为其开路。

  走完幽幽曲曲蜿蜒而上的鹅卵石小路,再沿着阶梯登上青石台,灯火通明的柒月殿便展现在眼前。

  神殿风格大气古朴,承续着上古遗风,还沿用着旧时的建筑风格。大殿前笔直地站着一位身形挺拔的男子,一身紫色朝服英气逼人,他在等人回来。

  紫衣男子看见朽月回来似乎十分欣喜,毕恭毕敬地向她鞠了一躬:“帝尊,您终于回来了!”

  “嗯,魄,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这时,黎魄注意到了朽月身后之人,棱角分明的眉峰不禁紧紧皱起,尤似不满道:“仁王仪?帝尊,您怎么把此人带来了?”

  “哦,本尊一醒来便直接去找伏桓火拼了一架,啧啧,那老头固执得很,不肯低头,没办法,本尊只好将他二儿子劫持来当人质啦。”

  “帝尊英明……”

  黎魄口是心非,似乎对灵帝这一决断不大情愿,老是用如刀般锋利的眼神死死地盯着仪看,简直要将此人大卸八块似的。

  仪好像并不在意这呼啸而来的敌意,越看眼前那人越觉得亲切,从朽月身后走上前去笑着跟黎魄打招呼:

  “阁下必是灵帝座下的紫龙黎魄君吧?仪久仰大名,今日有幸得见实在不虚此行!”

  黎魄正眼看都不看他,权当作没听见似的,抱着一肚子怨念在生闷气。

  “进去再说。”

  朽月并不理会黎魄的无声抗议,自顾自先进了大殿,满脸倦容的她只想躺在玉龙榻上倒头大睡。

  黎魄和仪也一起进了殿门,穿过一条宽大的雕龙石道,两人一起到了殿内大厅。

  朽月随意地斜卧在宝座上,双眼微阖,见两人都并排站在眼前,于是揶揄道:“且仔细察看,你们二人还真是相似,有趣有趣,龙族还真是一脉相承呐。”

  “帝尊真会开玩笑,我和他到底哪里像了?”黎魄拧起眉头,极其不赞成这说辞。

  “呀,仔细看还真是,看来我与黎魄贤弟缘分不浅,久闻盛名,今日得以一见,实在相逢恨晚!”仪朝黎魄温煦一笑,和黎魄铁青的脸形成一晴一阴两种天气。

  “相逢恨晚?抱歉,宁愿我们还是不相逢的为好!”

  黎魄毫不给面地瞪了仪一眼,似乎与他有深仇大恨似的,字里行间无不夹枪带棒:“倒真是会给人添乱,幻月岛没有天庭那些繁文缛节,你天庭的那套官话官腔大可不必搬来这里。”

  面对黎魄的咄咄之势,一般人怕是早已心生反感,不过仪是三界出了名的好脾气,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虚心地接受的对方‘指教’:

  “黎魄贤弟说的是,繁文缛节显得生分,是仪见外了。”

  朽月实在困得不行,见两人还打算没完没了地聊下去,于是打断二人:“天色不早了,魄,你将仁王带去厢房休息,记得好生招待,本尊还指望拿他当筹码交易呢。”

  嚯,这绑票绑得还挺有道义!

  黎魄为难地看向朽月,叹了一口气,无奈又无动于衷地点头道:“是。”

  他回过身又看了眼仪,心中满是不爽不愿,不耐烦地冲他大声凶嚷:“还不走吗,高贵的天家二殿下?”吼完也不等人,甩头就走。

  “多谢帝尊,仪告辞。”

  仪向朽月匆匆作了一揖,大步追上前面的紫龙,两人并行出了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