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努力生活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小说:农家努力生活 作者:随心所欲雪花 更新时间:2020-11-26 22:47: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见洪梅果抱着静儿走出来,杨家二嫂问道,“虎儿大姨,天亮的时候,我见虎儿大姨父出去了,这是上山打猎去不。要是这样,等会我们就不用杀鸡招待你们了。”

  杨家二嫂一说话,洪梅果就知道不会有什么好话的。这听完之后,还真的是让人生气。她的男人可不是专门来打猎的,还有你杀鸡招待客人,这不是正常的嘛!

  说什么打猎了,就不用杀鸡了,这一听,就知道你没有待客的意思。你这主人家说出这样的话,和她说出来的,可是两种意思的。

  ??深呼吸一下,低头看儿子,洪梅果不冷不热道,“不是上山,他是去给孩子洗尿布去了。”

  ?杨家二嫂大惊,仿佛听到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一个男人洗尿布,你这不是说笑吧,那个男人会做这样的事。”

  停顿一下,她藐视的看着洪梅果,“也是,有这么一个媳妇,那个男人还能是个男人。不都得被压得,什么都听媳妇的。真的是窝囊。”

  这说自己也就算了,反正不疼不痒。可说到自己的男人,这就是忍不住了。

  抬头,看着杨家二嫂,洪梅果笑道,“我丈夫听我的话,不是很正常。”

  “难不成,还要听你的话?你也不看看,你这么丑,嘴巴那么臭。我看啊,就是再窝囊的男人,估计也不想看到你,免得自己被臭晕过去,就不要说听你话了。”

  杨家二嫂生气,指着洪梅果,“你说什么,怎么就骂人了。”

  洪梅果切了一声,不屑道,“不是你这嘴巴臭得很,先说的我。我这只不过回敬你,而且我不觉得我说错了。”

  说完,也不管气急败坏的杨家二嫂,回房里去了。

  洪梅花上山割猪草回来,杨家二嫂立马和她说了洪梅果的不是。看着气急的二嫂,洪梅花心里是很想知道洪梅果说来什么。

  摆脱杨家二嫂之后,洪梅花立马进房里,问了洪梅果情况。

  洪梅果听了,说,“我也没说什么,就只是说了她嘴巴很臭而已。谁知道,她这么生气了。”

  看着洪梅花,她笑道,“刚才要不是你大嫂拉着人,她估计要上来打我了。”

  洪梅花无奈摇头,说,“大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二嫂不喜欢人说她嘴巴臭。你怎的还说了,她没过来和你打,还真的是难得了。”

  洪梅果摇头,说,“她不敢来的。我家男人可是在这里,她不要命了。而且,你大嫂知道我得为人,所以不会让你二嫂找我麻烦的。”

  想想,洪梅果忍不住,“我真的没想到,你二嫂居然有口臭。而且新婚的时候,新郎还吐了。”

  “哈哈……”说完之后,洪梅果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刚才要不是地置不对,她真的会笑出声来的。

  见洪梅果笑得那么大声,洪梅花担心的看向屋外,再轻拍洪梅果,“大姐,你小声点,外面会听到的。”

  洪梅果坐直,收敛道,“好好,我不笑了。看你这一脸的焦急,这大家都知道的事,没什么好怕的。”

  洪梅花问,“大姐,尼是吃了早饭,就走了吗?”

  洪梅果摇头,说,“我可舍不得这么早就走了,起码要到正午,我再走。大姐,还想和你多说说心里话。”

  “好。”洪梅花点头,她也还有很多话要和洪梅果说。

  早饭,大家吃得很是平静,没出什么幺蛾子。饭后,洪梅果两姐妹进到房里,开始聊家常。正午后,两人依依不舍的分别。

  来到费家村,费大外祖母见到胖儿和静儿很是开心。一直轮流抱着两个孩子,不舍得放手。

  含蓄一番之后,叫雷天瀚陪费大外祖母聊天。洪梅果就和齐二妹两姐妹出去外面,准备做晚饭了。

  ??厨房屋檐下,洪梅果在切腊肉,她问齐二妹,“嫁妆都准备好了吗?”

  齐二妹害羞的摇头,说,“还有衣服和被子没做,其他的都准备好了。”

  洪梅果说,“还有两个月,你这来得及做好吗?”

  齐二妹点头,说,“可以的。被子就差一些刺绣,十几天就可以绣好的。衣服就做两件,不会很久的。”

  这一听,似乎是没有问题的。看着齐二妹,洪梅果笑道,“我娘说了,下个月,你的嫁衣就能做出来。”

  之前雷费氏就说会给准备嫁衣的,所以齐二妹听了之后,没有惊讶,只有害羞。

  见人羞涩的低着头笑,洪梅果也不再说了。她问,“这些日子,大外祖母怎么样?身体各方面还好吗?”

  齐二妹抬头,抿嘴,她说,“本来是挺好的,可是前几天,出了一些事,她老人家差点气晕过去。”

  “气晕?”洪梅果很是意外,她急问,“出了什么事,你说。”

  齐二妹先是回头看了屋里一眼,之后小声对洪梅果,“前几天,我亲外祖父母过来家里闹,说了很难听的话,所以大外祖母被气到了。”

  洪梅果没想到会是齐二妹对亲外祖父母过来闹,因为之前,雷费氏和她说了,可是搞定这两人的。

  她问,“这是为了什么事?”

  齐二妹叹气,很是内疚道,“是因为我。”

  “你?”洪梅果本就有这个猜测,可是她不懂,那么久不来闹,这时候才来闹,这是为了什么?

  齐二妹点头,有些难受道,“月初的时候,男方家来下聘礼了。他们知道男方给了五两银子,就想要这钱。”

  洪梅果听了,心里很是来气的。她还在想是为了什么,原来还是为了钱。我去,真的是想打人啊!

  想到齐二妹母亲也是因为钱,被推进那个狼窝里,被折磨道没有活下去的欲望。她心里的气,真的是要烧起来了。

  实在是忍不住,洪梅果嘀咕一句,“这样的人,真的是恶心极了!”

  她问齐二妹,“那这几天,他们还来闹不?”

  齐二妹摇头,说,“这几天,他们孙子出事了,所以没时间过来。”

  洪梅果冷笑,“哼,老的做坏事,小的就承受这恶果。”

  齐二妹吃惊的看着洪梅果,这不说,她自己还真的是想还有这层意思。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