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庶子 第一百九十三章 消息

小说:侯门庶子 作者:淡淡的平常者 更新时间:2020-10-29 21:58: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崇兴元年五月,钦差张博南下两湖,推行官绅一体纳粮之事。

  此举引起了两湖士绅的激烈反抗,很多地方,出现民变。

  身为钦差的张博,当即下令剿灭民乱,但各地官府,没有任何人配合,霎时之间,民乱犹如燎原之火,烧遍两湖地区。

  发生民变之地,不只两湖,中原腹地河南省,同样发生了大规模民变。手机端sm..

  更严重的是,新任河南巡抚,刚刚上任十天,就被人当街刺杀,死在了巡抚衙门前。

  此事刺激了崇兴帝,当即抽掉五万京营士兵,由五军营副将穆恒挂帅,太监魏喜担任监军,去河南平乱。

  三省乱局爆发之后,贺元盛第一时间收到消息,可他没工夫理会此事,他的心思,被另外两件事吸引。

  第一件事,是崔宏图制定了一个计划,诱骗藤原满上岸,对方也已经答应,会来杭州。

  这件事算是一个好消息,因为藤原满上了岸,就成了砧板上的肉,将其捉住以后,浙江沿海,短时间内不会出大问题。

  至于第二件事,就不那么美妙了,让贺元盛有些担心。

  就在昨日,陕西的暗探,传来紧急消息,说永昌帝正在派人,跟高四高五的农民军接触,有招降之意。

  此事是永昌帝心腹,曾经的三千营主将程松主持,所以消息很隐秘,暗探废了很大的工夫,才查到一点线索。

  不过具体的内情,暗探没有查到,只是被农民军包围的长安城,如今的情况好了很多,双方已经不在交战。

  “看来咱们这位太上皇,是许给了高家兄弟很多好处啊!”

  叶雨梦的声音有些冷,因为这个消息,对贺元盛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毕竟督师浙江,节制东南五省军务的贺元盛,有很多地方,要仰仗朝廷大义。

  若是永昌帝招降了高四高五兄弟,成功从陕西出来,返回神京,局势就会发生变化。

  因为官绅一体纳粮的事,崇兴帝很难得到朝臣们的支持,而官僚集团,定会利用永昌帝,压制崇兴帝。

  届时天悬二日,东南五省的浙党官员,也会有足够的借口来对抗贺元盛。

  而永昌帝这个太上皇,也会把贺元盛当成眼中钉,支持浙党的官员对付他。

  “高家兄弟都是流寇,陕西的局势又不好,若是那位太上皇,开出足够的价码,他们很难挡住诱惑!”

  贺元盛也有几分烦心,因为现在的局势,实在太乱了。

  “老爷,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叶雨梦开口提醒,神情也有几分凝重。

  “是不多了!”

  贺元盛点了点头,思索了一会,叫来一个亲兵,让他把许恒找来。

  “侯爷!”

  一盏茶的时间过后,身穿千户服饰的许恒,走了近来。

  “本侯现在任命你为南京守备,即刻带领三千兵马北上,镇守南京。”

  顿了顿,又开口道:“日后还会有军令传下,江苏一省的各地守备,会逐渐换人!”

  守备不仅直接掌握军队,还有权节制卫所,属于不高不低的职务,若是能力出众,可以彻底掌握住卫所兵权。

  所以贺元盛才让许恒担任南京守备,打算一点点的蚕食江苏兵权。

  毕竟有了温之事,其余各省的总兵,肯定会有防范之心,在搞大换血、一劳永逸之事,明显行不通。

  “侯爷放心,卑职明白该怎么做?”

  许恒不善辞,也不擅长勾心斗角,可能力却很出众。

  这样的人在军队中,很吃得开,若是有人给他撑腰,很快就能掌握局势。

  贺元盛唯一担心的,就是许恒会有顾虑,做事束手束脚,于是开口吩咐:“胆子大一些,尽快掌握住局面!”

  南京守备,管着七个千户所,所以贺元盛非常重视。

  “诺!”

  许恒立刻点头,之后又请示了几个问题,这才告辞离开。

  当天下午,许恒带着三千兵马离开杭州,北上江苏。

  南京总兵府,周权看着贺元盛发来的公文,神情有几分凝重。

  因为不看好勤王之事,周权背叛浙党,投靠了贺元盛,跟巡抚陈士骏撕破脸皮。

  可贺元盛掌握了局势,并没有把陈士骏如何,这就让周权难受了。

  背叛浙党的他,没有了退路,只能跟着贺元盛,一条路走到黑。

  即使如此,混迹官场多年的他,也知道很难取得贺元盛的绝对信任。

  如今许恒南来,还担任南京守备这一职务,明显是要安插亲信,掌握兵权的节奏。

  “哎!”

  周权叹了口气,而后低声的自自语:“长宁侯,你可不要太过分了!”

  掌握权利的人,都不喜欢被人架空,贺元盛这般安插亲信,自然让周权恼火。

  尤其是南下浙江时,贺元盛抽调了江苏的一万精兵,大大削弱了周权的实力,他就更不满了。

  若非跟陈士骏翻了脸,周权没了靠山,绝不会允许此事。

  思索了一下,周权提起笔来,给南京附近的七个千户,写了几封信,嘱咐他们要谨慎些,这才放下心来。

  过了五天,许恒到了南京,拜会了周权之后,马上严查卫所的缺额情况,并开始练兵。

  大比武出身的许恒,自身能力出众,他亲自参加训练,跟士兵们同甘共苦,很快赢得了军心。

  在加上银钱充足,短短十几日,就掌握了局势。

  至于原来的卫所千户,都被许恒以吃空饷,侵吞卫所田地的罪名拿下。

  此举引起了周权的不满,却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许恒到达南京之日,也是藤原满来浙江之时。

  海面上,几十艘倭寇战船从东而来,乘风破浪的赶往杭州湾。

  一艘巨大的主力战船内,藤原满跪坐在船舱,脸色十分严肃。

  左右两边,也跪坐着两个人,一个是齐敬高,一个是野间信得。

  “大头领,咱们还是回去吧,属下总担心,会出问题!”

  齐敬高小心的开口劝说,脸上的表情也带着几分担心。

  自从崔宏图离开,他就被藤原满放了出来,毕竟倭寇的琐事不少,需要他来处理。

  “齐先生,你是被官军吓怕了吧!”

  藤原满还没说话,一旁的野间信得先开口了,语气很不屑。

  “野间头领,我是担心大头领的安全!”齐敬高道。

  “我看是担心自己的安全吧!”

  充满讽刺的话,让齐敬高很不满,当即用怒气冲冲的目光,看着野间信得。

  野间信得也不示弱,同样用冷冷的目光回应着,一副瞧不起你的样子。

  其实齐敬高在倭寇中的日子并不好过,藤原满虽然在表面上器重他,却只把他当成一条狗。

  可这种表面上的器重,却让很多倭寇头目妒忌,屡屡搞些小动作,针对齐敬高。

  这也是齐敬高看到机会,立马反水背叛的原因之一。

  “行了,都少说两句!”

  藤原满开口了,顿了顿,话锋一转:“齐先生,你真感觉这次行动,会有危险。”

  “属下真觉得有些不对!”

  “哪里不对?”

  “属下说不出来,只觉得在这个时候,谨慎些好,不应该上岸劫掠!”

  这次藤原满带人前来浙江,是接到崔宏图传来的消息,说杭州城的义和钱庄,抽调了百万两白银,准备送到宁波。

  这么大一笔银子,藤原满很动心,在加上崔宏图回到杭州之后,答应的各种物资虽然送到,可银子却不见一两。

  藤原满派人讨要,崔宏图却一再哭穷,说银钱周转不便,要再等等。

  一来二去的,时间耽搁下来,影响了藤原满回国招收部下的计划。

  正在藤原满忍无可忍,要使用些手段的时候,崔宏图派人,送来了这个消息,同时还写了封信。

  信中做出了种种保证,劝说藤原满对这批银子下手,弥补两家银钱上的不足。

  因为缺少银钱,藤原满十分烦恼,得到这个消息,很快决定下手。

  毕竟崔宏图跟他合作多年,二人又是翁婿关系,让藤原满十分信任。

  只是藤原满性格谨慎,又刚刚被官军围杀过,所以有些忧虑。

  “你是说崔宏图有问题,会帮官府算计我们?”

  “也有这个可能啊!”

  齐敬高下意识的开口回应,等说完了,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马上低下头去。

  “杞人忧天!”

  藤原满不屑的说了一句,然后闭上了眼睛。

  一旁的野间信得,再次漏出讽刺的目光,还伸出右手,做了一个挑衅般的动作。

  这让齐敬高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可心中却欣喜不已。

  藤原满疑心很重,所以齐敬高知道,哪怕自己被放出来,种种情况又能证明,绍兴之事是个巧合,可还是会被怀疑。

  如此一来,无论齐敬高说什么,做什么,藤原满都会防备,只能起到反作用,他这才来了一个反其道而行之。

  “大头领,属下是真的担心,不如这次行动,你让别人去吧!”

  为了演的逼真一些,齐敬高继续劝说,反正他知道,藤原满不会同意他的意见。

  因为倭寇都是贪婪之人,还心狠手辣,若是其他人带队、劫掠了这批银子,很有可能远走高飞。

  这样一来,藤原满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也得不到。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