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宿主大大NB 第26章 为任务转行喽05

小说:[快穿]宿主大大NB 作者:小面 更新时间:2020-08-01 12:46: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科迪瓦那村,眼看着两团神光(太阳)先后落下,向来赶路快的团结佣兵团依旧没到村口。

  几个聚集在一起的佣兵团首领表情都不太开心,几百人的佣兵团,大家都是来这屠龙的,顺便收拾一下那个不足十人的小佣兵团,竟然还不配合??这是不给他们面子啊!

  “各位,要不直接把他们宰了吧……”血手佣兵团首领一脸阴狠的提议。

  “马鲁村正好有个佣兵协会任务点,被知道会很麻烦。”断风佣兵团首领假笑着说。

  佣兵团之间当然是不允许这么光明正大的倾轧的,一旦上报被核实,参与的佣兵团轻则掉等级,重则直接除名,甚至有可能被佣兵协会管理者直接抹杀。虽然互相争斗的事情时有发生,但a级佣兵团们可不想把这事儿弄得人尽皆知,死于魔兽围攻和死于佣兵围攻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这样,我们等他们上山后再进去不就行了?害怕他们不来?”□□薇佣兵团首领依琳是屋子里唯一的女性,但没有一个男首领敢对她不敬,a级11名的佣兵团还是很厉害的。

  “山上的探子说已经摸清那条龙的所在地,它在睡觉,我们有时间。”天启佣兵团团长道。

  “我想再确定一下,那只精灵的分配问题。”一个包裹在斗篷里的人压着嗓子说。

  “谁先抓到算谁的~”依琳说。

  “我们天启的主要目标是那条龙,对那只精灵不感兴趣,不过我奉劝各位不要小看了那个小佣兵团,毕竟他们那只精灵一直在那,这足以说明他们实力不错。”

  “我对精灵不感兴趣,但我对那个佣兵团的团长很感兴趣,希望各位到时候把他让给我。”一个老婆婆诡异的笑着说,她满脸皱纹,驼背很严重,手指甲泛着青黑色,看起来就很诡异——她是大陆上一位以邪恶出名的佣兵,擅长亡灵魔法、远程操控术。

  “既然卡比拉您感兴趣,团结佣兵团的团长就归您了,我们没意见。”天启佣兵团率先说。

  “我们也没意见。”

  “没意见。”

  ……

  然而,事情又一次没按他们的设想发展。

  第二天依旧没有团结佣兵团到来的消息。

  第三天,他们终于忍不住派人查探,愕然发现进行佣兵团已经不在那间旅店了。

  “他们跑了??”依琳有些不可置信的喊。

  “他们可能发现了,但跑?后面还有我们几百人堵着,能跑到哪去?”血手佣兵团团长道。

  “他们,上山了~我的小宝贝儿们看到他们了。”老婆婆阴阴的说着。

  “上山?哈哈哈那不是正好?”血手佣兵团团长笑出来。

  “我已经让我的小宝贝们带他们去兜圈子了,或许现在上去,正好可以赶上大餐。”卡比拉婆婆说。

  ………………

  “头,为什么老有黑色的鸟在那乱转啊?”牧师纳莎疑惑地问。

  “是老巫婆故意放出来监视你的哦~”宾塞恩根本不看那些鸟,闷头在前面带路。

  “qaq。”

  “咳,纳莎,团长的意思是不用管它们。”波顿有点看不下去,赶快安慰道。

  “我知道,但是为什么我总觉得团长不太喜欢我的样子……”纳莎有点委屈的小声说。

  宾塞恩走在最前面,纳莎在比较靠后的位置,旁边是猎人波顿和法师梅赛思,二个人听完纳莎的话都飞快的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西奥多和团长,一起出手把纳莎拉到了最后面。

  “嘘!!!团长喜欢西奥多你难道不知道?”波顿弓着身子,好像想让自己变得小一些。

  “从我进来这个团起团长就和西奥多睡在一起你难道不明白??”梅塞恩也紧跟着波顿说。

  “我……我知道啊,我只是说两句,你们不会以为我想对团长做什么吧??他比我大太多了吧!!”纳莎死鱼眼看着旁边两个傻子。

  “你嫌团长年纪大?哦,团长要哭了……”一个声音说。

  “本来就……团,团长???”纳莎本想顺嘴怼回去,说到一半忽然反应过来。

  “团……团长,您怎么来了?”波顿和梅赛思两个人皮笑肉不笑的一脸冷汗打招呼。

  “我可不叫团团长,大家休息一下,在附近找地方扎营。”宾塞恩懒得计较他们,说完就走开了。

  “……”几个说闲话的人尴尬地安静了好一会儿,梅赛思才小声道:“其实我觉得团长很有魅力啊……”

  “梅赛思,你去找水源。”西奥多的声音忽然冒出来。

  “是!!!”年轻法师用接近剑士的速度冲了出去。

  纳莎和波顿两个面面相窥看他跑远,吐吐舌头,赶快转头做自己的事去了。

  给其他人都安排了事,宾塞恩拉着西奥多去找地方扎(tiao)营(qing)。

  装模作样搜罗一会,西奥多找到了一处山洞,入口比较刁钻,但里面相对开阔,石壁结实干燥,很适合过夜。

  两个人都没有立刻回去,而是蹲在洞口聊天。

  “喂,我年纪很大么?现在的孩子真是……”宾塞恩嘟囔着。

  “精灵是不会苍老的。”西奥多瞟了他一眼,意有所指。

  “所以你嫌弃我老?”宾塞恩装模作样的瞪他。

  “你虚伪贪婪满嘴谎而且还老。”西奥多说着说着,不小心笑出了声。

  精灵平时基本都是面无表情或者神奇孤傲的,难道笑得这么——和风细雨。

  宾塞恩安静的看着他笑起来变得柔和的眉眼和弯弯的嘴唇,如同欣赏一幅旷世美景。

  “……你真的不愿意告诉我,你的名字吗。”西奥多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整个人类,他身上有太多秘密,他都想知道。

  “西奥多,你真固执。”宾塞恩无语的叹气。

  “我是精灵,固执是美德,那么,你是人类吗?”

  “……是吧。”宾塞恩实话实说。

  “你不确定?”西奥多成功的想歪了,比如出生后没见过父母或知道自己混血??

  “西奥多,有的时候知道太多不是好事,我想你明白。”

  “所以,这也是你躲避我的理由?”西奥多问。

  “我不想骗你,所以有的时候懒得说谎。”宾塞恩继续说实话,精灵真是个纯真的物种……大部分精灵都是如此。

  “……”西奥多站起来,俯视他。

  “哇哦,说起来你好久没对我动手了。”他一屁股坐在洞口,仰望着面前就算从下巴看都是美男的精灵。首发..m..

  西奥多忽然弯腰凑近他,在距离他脸一拳的距离停下,从他腰上拿下他的武器——一把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刀。

  “喂,用我的刀砍我有点过份……”话未说完,西奥多真用刀横砍过来,宾塞恩仰面躺倒,躲过第一刀,西奥多接着下劈——“噗”一声轻响,刀砍入肉发出闷响。

  西奥多保持着劈砍的姿势,看着刀下渗出的血呆住——他以为……他会躲过去的。

  “这次,可以了吗?”宾塞恩躺着问他。语气完全听不出刀是砍在他身上。

  精灵似乎在愣神,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宾塞恩叹口气,把砍在左肩上的刀用手拔下来,带起些许鲜血。其实伤口不算很深,没什么大碍。

  他今天穿着暗红色冒险服,鲜血不明显,但也不隐蔽,啧,反正不严重,不包扎了。

  他用手撑着地面站起来的时候,他发现精灵似乎终于回神,有些慌张的看着他。

  “别怕,这只是给那些佣兵看的。”他抬手摸摸精灵的头,顺手拿回自己的刀,掏出块布擦干净,放回刀鞘。嗯,这句话是谎话。

  “……。”精灵死死抿着嘴唇,看着地面,仿佛那里有什么东西。

  “走了。”宾塞恩拍拍他的肩,直接转身往外走,精灵随后跟着他走回去。

  ……

  “团长~你们回来啦,找到……卧槽,头??你怎么受伤了??”拉恩看到他们回来,打着招呼就发现了不对。

  其他人都是一惊,头怎么受伤的?!发生了什么?

  “我……”西奥多刚说出一个字,被宾塞恩打断。

  “我们发现一个不错的洞穴,但是里面一堆暗夜蝙蝠,为了把他们吸引下来,我故意弄。总不能让西奥多流血吧~~”宾塞恩依旧是那么随意的说。

  “头,你这受伤位置……”格拉欲又止,这也不像是自己弄的啊。

  “少废话,都收拾好,跟我去山洞。”

  ……

  “我的小宝贝已经帮我打探到他们今天的住处,在这里,今晚把他们引到那边还是明天?”卡比拉摸着肩头一只黑色羽毛,红眼睛的鸟,枯瘦的手指在一张地图上点出了一个位置。

  这个位置距离那头龙稍微有点远,龙在山脉深处,他们因为没有从最近的村子进山,绕的很远,距离龙那边至少还有2天的路程。

  “我们把龙往他们那边引?”血手佣兵团团长不太确定的提议。

  “你觉得龙会听你的话?”天启佣兵团团长有些讽刺的反问。

  “那你说怎么办?”血手佣兵团团长看向他反问。

  “卡比拉婆婆,明天把他们往正确方向引,给我们后面的人传消息,让他们按照团结佣兵团的上山路线走,以防他们逃跑,明天再确认一下巨龙的情况,后天一网打尽。”天启佣兵团团长有条理的安排着。

  “我的小宝贝们会让他们听话的,嘿嘿嘿。”卡比拉邪恶的笑着。

  血手佣兵团和断风佣兵团老大对视一眼,对卡比拉说的事有些期待。

  ……

  第二天,宾塞恩他们上山路上,周围不时有一些中小型魔兽蹦出来。

  “老大,他们这个做得有点明显啊……”一直不太说话的剑士桑多都忍不住吐槽道。

  “没事,跟着这些可爱的小动物走吧~我正好懒得带路。”

  老大都这样说了,其他队员还能说啥?老实跟着走呗。

  今天比较诡异的一点是向来跟在宾塞恩身边的西奥多,跑到了距离他最远的位置,队尾。

  第二天结束的时候,正好在一片比较平坦的地方,大家就原地扎营了。

  “估计明天就差不多到了,大家准备一下,明天保持体力,慢点走。”宾塞恩笑得像个狐狸一样。

  “老大,那今天为什么走这么快啊?”法师梅赛思揉着自己已经走木了的腿问。

  “当然是为了让他们放心,而且山上一个高阶魔兽都没有,在这转那么久一点都不划算~有人愿意为我们带路帮我们节省时间,你们要懂得感恩!”

  “哦哦……好的团长,我知道了。”梅赛思小鸡吃米般点头。

  他们配备的帐篷是魔法露营帐篷,很轻便,两人一个,宾塞恩顺理成章的跟西奥多一个帐篷。

  西奥多今天一整天都没说一个字,宾塞恩知道怎么回事,晚上继续跟他续一续“夫妻夜话”。

  晚上,西奥多第一次主动帮他整理床铺——为了让两个人睡得远一点,一个床铺挨着帐篷左边,另一个在右边,就像小孩子闹脾气一样。

  他进去的时候,西奥多已经躺平了。

  “你现在躺下,我会一会儿给你掀被子的。”宾塞恩说。

  “……。”西奥多蜷缩一下,翻过身不看他。

  “西奥多,你是小孩子吗……”,宾塞恩无奈的走过去,把包的像个虫茧一样的西奥多从被子里掏出来。

  “我错了,别闹别扭。”他轻轻揉着西奥多光洁的额头道。

  “不疼吗?”西奥多小声道。

  “我有目的,亲爱的,不要在意这件事了,好吗?”宾塞恩无语的在心里翻白眼。

  “你太可怕了,请离我远点。”精灵侧着头说,魔法灯在他睫毛上洒下一片银光,颤动着。

  “……说真的,还剩几个顽固的,直接发暗杀任务吧。”他很听话的离精灵稍微远了点,蹲着说。

  “不,我们要亲手……”西奥多飞快的拒绝。

  “比命重要?哪怕你们有可能会被人一网打尽?”宾塞恩问道。

  “……。”精灵神色飞快变换着,他知道,宾塞恩说得对,他们的个体实在太稀少了,每一个精灵都很重要,他们还没有重建精灵森林,每失去一个精灵都是永久性的,他们不能再失去了。

  “你还有1、2天时间考虑?现在先休息吧,乖。”宾塞恩说完,站起来往自己床铺的位置走过去。

  “然后呢?”精灵忽然问:“等都结束,你打算做什么?”

  “我?当然早就打算好了,你会知道的,西奥多·巴纳尔·雅克布兰德。”

  西奥多睁大眼睛看着他的背影,这个混蛋,到底知道多少?!

  “到时候会告诉你,请期待那一天。”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