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宿主大大NB 第15章 做影帝吧14(完)

小说:[快穿]宿主大大NB 作者:小面 更新时间:2020-08-01 12:46: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ok!cut。”

  陈子宾闻声从地上坐起来。

  “嘿,陈,最后一个镜头堪称完美,我想你的工作可以结束了~~”导演又回放一遍他的最后一个镜头后,表示没问题。

  “谢谢,克里斯。”

  “哦,你的时间赶得太急,要我说你完全不需要……”

  “没办法,我家里还等着我回去主持大局,克里斯,回头见。”

  “okok。回头见~”

  ……

  “兰姐,左禹唐情况怎么样?”上飞机前,他跟兰姐通话问。

  “子宾,你那边结束了?这么快?”兰姐的声音听起来很惊讶。

  “当然,这边拍摄不需要很多时间,主演那两位只拍了一周。”

  “哦,好吧好吧,你确定你不要多在那边玩一下?”兰姐问。

  “兰姐。”

  对方沉默好一会儿,才放弃了转移话题。

  “不太乐观,听说有后遗症,不能情绪激动。”

  “好,我知道了。”

  ……

  最近演艺圈因为左禹唐新年晚会后入院争论不休,有小报爆料说左禹唐身患重病,生命垂危;也有帖子说他跟别人争风吃醋受了重伤,正在抢救,甚至有娱乐号造谣,说他牵扯了三角恋,被情敌仇杀。

  这些消息其实不算什么,令人恐慌的是,官方只是发文表示以上爆料不实,没有说明原因。

  左禹唐8000多万粉丝,排成排每天都在他账号下面打滚求他出来说两句话。

  但这似乎并没什么用。

  两周时间过去,左禹唐所在的公司才终于发出一篇声明——左禹唐因创作过于投入,引发抑郁症,正在治疗,望广大群众和粉丝体谅。

  之前小报上的那些照片,无不表示他在医院抢救,抑郁症什么情况下和抢救能联系在一起??

  细思极恐!

  粉丝们纷纷在声明留,有人质疑,有人询问,也有人祈福。圈子里的艺人都开始凑热闹呼吁关注艺人健康,还有歌坛跟他有怨的趁机抹黑。

  陈子宾没有像兰心担心的那样去医院凑热闹,反而从优质剧本里面挑选出两个短线来试镜。

  一个是久违的校园剧,他在里面扮演学霸,但因为沉默寡经常被欺负,最后被迫转学。欺负他的还是班上的女生,这个剧挺有意思,比较现实,28级,他在里面戏份是男4,最多拍两个月。

  另一个是电影,家庭温情片,跟一位老戏骨搭档,讲述父子关系的,在国内比较小众,导演主要是冲着国际奖项去的。

  这两部戏占用了他6个多月的时间。

  这时候网上早就回归平稳,左禹唐也恢复正常工作,只是因为身体原因,日程安排比原来松快的多。

  而距离陈子宾和自己的签约公司5年的合约期即将到期。

  “子宾,你到底是什么想法,你跟我说说?公司非常看重你,领导说只要你愿意续约,一切都好谈。”最后几个月,兰心时不时会给他打电话。

  “兰姐,其实我也没想好,最近我没有什么行程安排,让我放几天假吧,下周末前,我告诉你我的决定。”

  “好,你一定考虑一下啊,小陈!”

  “嗯。”

  小叉,进度。

  任务进度100%,随时可以脱离。

  脱离后这具身体会死?

  是的,宿主进入这具身体之前,这具身体已经失去生理机能,一旦宿主离开,这具身体会自动死亡。

  ……

  这年7月下旬,左禹唐的新专辑——无望,正式发布。几乎没有什么前期宣传,仿佛是顺理成章的,一共8首曲子,全都进了热门歌曲排行榜50top。

  其中有两首更是自己人打自己人,来回争夺第一第二。

  主题曲《无望》和特别曲《变质》。

  这张专辑总体上都是一种阴暗调,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几个月前某人抑郁症的传闻,多听几遍歌曲曲调和内容,粉丝们都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

  这个月的网络热点词是抑郁症。

  虽然《无望》专辑整体讲得都是和“无望”相关的情绪,但听完之后,除了难受,反而会让人感到一种别样的松快,仿佛压抑在心底的话被歌曲唱出来一样,虽然感同身受,但不会听完难受。

  专辑和歌曲理所应当的夺得当月的金曲no.1和当年钻石唱片提名,一年刚刚过半,已经得到这种肯定,不愧事当代左歌神。

  8月,《机动救援》上映,陈子宾在里面的角色以一种和古装片完全不同的姿态,成功攻占了大部分观众的心。

  不提演技和剧情,外国人的妆容和国人最大的不同是他们拍摄不磨皮,为了追求真实,甚至经常后期把皮肤纹理故意做出来。观众看一堆糙汉中间,皮肤格外细腻的陈子宾竟然没有出戏。

  陈子宾的枪械专家角色很犀利……慢放10倍的枪支弹药拆卸组装镜头令人热血澎湃,完全看不出古装剧的痕迹,每一帧都充斥着爽快利落和浓浓的□□味。

  国外动作电影往往对于剧本逻辑和故事性不太看重,特效做得好,剪辑棒,动作精彩就足够值回票价。

  观众们看得大呼过瘾的同时,争相讨论剧情和演员。媒体才反应过来,曾经的仙帝、乙一boss好像好久没有露面了。

  这部电影作为8、9月份的动作类黑马,在国内电影中也是动作类的头名,干净利落的身影让西方人耳目一新,让陈子宾这个名字真正进入了国际视。

  《国破山河在》顺利拿下a国金影奖最佳电影和最佳男演员,国内更是获得了一大票的奖项。

  陈子宾获得国内国外两个内重量级影帝奖杯后,他没有接受任何采访,只是多跟颁奖嘉宾互动了一会儿,就拿着自己的奖杯下场了。

  任务已经100%完成。他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视线中。

  8月,左禹唐在家休息时私自出门看了场电影,却因为观影时情绪过于激动,险些心脏停跳。电影结束的时候,清场的员工发现了他,赶紧叫车把他送进医院。

  这一幕正巧被无孔不入的狗仔发现并传到了网上,等经纪人和助理赶到的时候,迎接他们的只是抢救室的红灯。

  经过漫长的等待,医生出来后告诉他们,只是初步稳住病情,如果要真正治好,必须花大价钱换一个心脏,但成功率并不高。

  左禹唐成名多年,不缺钱,但合适的心脏,并不是有钱就能等到的。

  经纪人和左禹唐的亲属们为了一个合适的心脏想尽办法。

  也不知道是钱起了效果还是他们运气好,滨海的v市正好有人捐献心脏,配型基本合适。

  具体是否成功要看手术后的排斥反应。心脏被包机紧急运到a市,经过十个多小时的手术,初步成功移植。

  左禹唐和新移植的心脏,在黄金24小时观察期内没发现紧急排斥现象,这已经是非常好的好消息了。

  为此,左禹唐的母亲甚至打算去v市看看捐献者的墓,迷信一点表示要当面谢谢人家,经纪人钱岳现在也没什么工作要做,干脆表示一起去。

  v市刮的风带着淡淡的海洋气息。

  最近十几年,v市发展很好,滨海港口,进出口贸易发达,虽然比较小,但很多设施比a市都先进一些。

  左禹唐的母亲和经纪人在v市市郊的一块安静的墓地入口,竟然意外遇到了兰心。

  “兰姐?您……有亲属在这?”在这种地方遇到确实有些尴尬,经纪人有些不知所措的打着招呼。

  兰心两眼微微红肿,似乎是刚哭过。

  “嗯,有个认识的……朋友在这,抱歉,我有事先走了。”她说话的时候手紧紧抓着皮包,眼神四处游移,但另外两人都当她心情不好没有在意,有多少人能在墓园心情好起来呢?

  按照医院那边给的条子上编号在墓园里找到了他们要找的墓。

  陈彬之墓

  左禹唐的母亲不认识这个名字,不代表他经纪人不认识。

  钱岳手里的白花一个没拿稳,落在地上。

  提供心脏的人是陈彬?是他知道的那个陈彬??陈子宾不是刚刚获得了影帝吗?!等等,刚才兰心也在……所以……呼之欲出的真相就在眼前,他只感觉自己的胸口被大山压住,无法呼吸。

  忽然,旁边有人轻轻拽拽他的袖子,他僵硬的回头看去,是兰姐。

  左禹唐的母亲正顶着满头白发,虔诚的给墓主上香,丝毫没有察觉到后面的动静。

  “就是你看到的这样……不要告诉他,他说不想让他知道。”兰姐小声说。

  ……

  陈子宾——影帝,在这一年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

  许多年之后

  这年的冬天似乎格外寒冷。

  左禹唐60岁了,身体渐渐衰老下来,像他这样做过心脏移植手术能够活这么多年,已经算是医学奇迹。

  上一周他身体不适去医院,医生也只是给他开些维生素片,让他注意休息。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今天上午趁着精神还好,特地叫来律师白纸黑字分配好自己的遗产。

  他没有娶妻,40岁出头就退居二线改行做制作人。48岁时收养了一个因为事故失去双亲的孤儿,人很老实,也懂得感恩,生活过得还算可以。

  胸腔里有一颗原本不属于自己的心脏,世界上大部分人都不会有这种体验,他似乎也习惯了。

  下午,兰心的儿子和他的经纪人一起拿着一封信来到他家。

  信封有些陈旧,似乎是多年前写得。

  经纪人如今也50多岁了。昨天他得知左禹唐已经分配好遗产立好遗嘱,就在想这件事。

  他从兰心儿子手里拿到那封信,有些微微颤抖的递给面色逐渐变差的左禹唐,道:“有些事瞒着你是为你好,这些事已经没办法改变了……禹唐,人活一辈子,我还是希望你知道这些,你……看看吧。”

  信封上什么字都没有,整体保存完好无损没有任何褶皱,只是因为时间久了,微微泛黄,用手捏一捏,能够感觉得到里面不是什么长篇大论。

  他撕开信封,里面果然只有薄薄一张同样泛黄的信纸,a4纸上面也只有不多的几句话。

  左禹唐见字如面

  我陈彬把你当做朋友而非情人……这些年不是我不联系你,而是无法联系……恶疾来得突然……便宜你了。

  望你平安喜乐我时刻与你同在

  陈彬

  “……骗子,这个……骗子……”左禹唐勉强保持平静的看完,他以为自己早就忘了,他以为自己早就看开了,但滴泪水就像是子弹,强迫他面对现实,把他虚假的平和打得溃不成军。

  晚上,他收养的儿子下班回到家,看到左禹唐身上裹着柔软的小毛毯安静地躺在躺椅里,旁边音箱里放着一首左禹唐很久之前的一首歌——

  在那天有一片云云下面雨滴落下去我在那遇见了你然后呢下起了雨……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