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宿主大大NB 第12章 做影帝吧11

小说:[快穿]宿主大大NB 作者:小面 更新时间:2020-08-01 12:46: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左禹唐……。”陈子宾叹息着说出这个名字。

  “我就问你喜不喜欢男人?你说啊!!”左禹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含糊,像是喝醉了。

  “抱歉。”陈子宾冷静回答道。

  “哈……说什么抱歉?我不过是你……”左禹唐顿了几秒,才勉强出声。

  “左禹唐,我把你当朋友,我的目标是成为一线明星,等成功的那一天,再考虑其他的。”

  “一线,你说你要等一线再考虑?”左禹唐重复着,似乎想要他确认。

  “对。”子宾回答。

  “好,我等你。”

  对面说完就挂断电话。

  他稍微皱眉,等过两秒又打了回去,对方秒接。

  “你是不是……”左禹唐以为陈兄弟回心转意了。

  “关于公关的事情……”陈子宾只是追电话问个公事。

  “……公关的事情会做到位,放心,我不会拖累你的。”左禹唐喘口气,捂住发热的眼睛,暗自嘲笑自己多想。

  “嗯好。”陈子宾回道。这次是他先挂断电话。

  没想到他刚起身,那边又一个电话打过来,还是左禹唐。

  “喂?”陈子宾微微皱眉,心想这家伙到底喝了多少。

  “喂,是陈……先生吗,不好意思,我是左禹唐的经纪人钱岳,左哥他昨天应酬喝多了,现在还不太清醒,网上的事我们会主动公关,刚才他说什么请您别放在心上啊!!”隔着电话,陈子宾都能听出钱岳话里的尴尬。

  知名歌神醉酒求爱同性,这事传出去整个圈子都能地震。

  “好,没事,那你们照顾好他。”陈子宾安慰的说。

  “您放心,我……诶?左哥你别抢……”过几秒钟声音又换回了左禹唐,“喂,子宾,我没喝醉!我现在清醒得很!”

  “你现在给我老实去休息,我现在不想跟醉鬼说话。”他严厉的说。

  “……唔,你凶我qaq。”左禹唐委屈的撒娇。

  子宾无语的用手指按按眉心,刚想说什么,听到电话那边经纪人远远喊他挂电话,澄清贴已经发出,马上就能看到。

  他二话没说就把电话挂断,顺便关机。

  等在门外的兰心,本来不担心,随着里面时间越长心里越忐忑起来,生怕一会儿陈子宾出来跟他说要出柜。

  “兰姐,他们说已经发澄清贴,左禹唐宿醉还不清醒,说什么请您别在意。”子宾说。

  “嗯,好,我去安排,你今天暂时没什么事,好好看看剧本。”兰姐知道这么点儿话绝对不可能说那么久,但有些事不需要讲太清楚,她相信自己的艺人是个明事理的小伙子。

  “好的。”子宾乖乖回答。

  早上9点,左禹唐公司发表声明,和陈子宾是单纯的朋友关系望大家理性上网,造谣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紧随其后陈子宾这边经纪人也以公司名义发了一篇几乎一样的公告,两边还顺便互相转发关注了。

  今天是工作日,不管是上学的还是上班的,早上9点的时候都没有太多人有空关注这个,中午时,大家偶尔刷一下手机,才发现两边爱豆早上发过澄清,一群粉丝你看我我看你,暗戳戳的在心里私下生出一根小苗。

  cp党们已经在临时建起来的群里欢快的聊起来了。一些原本是左禹唐的粉丝,男神传个绯闻竟然是和男的,腐女们简直喜大普奔!有大大图都连夜肝出来了!可早上官宣声明过于严肃,群众们有点不敢太明目张胆,只好在小群里发一发,接接不能描述的小短文自得其乐。

  晚上9点半,工作党学习党基本都回家了,《风来》21、22集开播,这两集boss强开金手指虐倒一片的剧情,大家看得血脉喷张,大呼过瘾,boss和之前的随从气场上差距太大,简直霸气外露,强的逆天,可是……好帅!!!

  《风来》火了,凭借男女主演技颜值在线,逻辑逆天,故事清新脱俗不狗血,boss碾压众生等特点轻松出线,尤其22集播放结束的时候,点击量和播放量明显赶超了同一时期其他电视剧,稳稳占据网上各大话题头条。

  有不少技术贴很迅速的贴出男女主演演技进步的截图对比,作为偶像剧明星,演技进步相当不容易;更多的是boss的演技评论,大家纷纷给了boss近乎满分的评价,陈子宾的粉丝“宾果”们更是夸上天。

  剧里一开始作为下属时候的表现和后面的转变看起来简直惊为天人,看似突兀,回头看开始又暗藏杀机,有不少人看完22集后,都回过头从第一集细细看一遍。一开始不知道这个小角色是boss的时候,没有很多人在意这个角色,现在重新看,看得简直身上发寒,敲锣打鼓滚回来夸子宾牛逼。

  一堆表情包已经横空出世——乙一在旁边老实站着:我一会儿就让你们哭;boss:一群废物等等……

  陈子宾晚上上纷纭账号的时候正好看到一堆好事群众把他吹上天,淡定的发了条泼水文:《风来》受欢迎,离不开编剧和导演故事设定好,拍得好,其他主演都很棒,请大家不要闭着眼吹捧我,我还是新人,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到位。

  连图都没配。

  围观群众们连同他粉丝都冷场了2分钟,爱豆这话感觉……有点严肃啊。

  冷场过后,粉丝们确实冷静了许多,不再像刚才一样闭着眼狂吹,毕竟捧杀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一些冷静的证据党路人技术贴贴主觉得这个明星有意思,都在晚上疯狂看剧,企图找出“很多地方不到位”的证据,然而,并没有。

  毒蛇影评——纷纭粉丝800多万(比陈子宾还多),平均每一篇分析文都阅读10 ,评论2万 的技术分析贴贴主。

  整整熬夜两天看了三遍陈子宾的出场画面,愣是没找到所谓“不到位”的点,最后他哭笑不得的发了一篇名为《关于某新人明星说自己不到位的实锤》的帖子,帖子内容:本人连续两天翻遍某新人明星所有出道以来的作品后得出以下其失误证据——下面配了个表情包,一个卡通小人恭敬地跪在地上,地上有块牌子,牌子上写着:我还是个孩子,他身后却是一个身份证,上面显示99岁。

  粉丝们看到这帖子的题目,纷纷的举起40米大刀冲过去,结果都一笑不起,呼朋唤友拉小姐妹过来围观。

  一个贴主倒下去,千万个贴主站起来。因为毒蛇影评倒下,许多个技术贴私人账号纷纷加入了企图找出陈子宾的失误点的浪潮中,然而火热进行一周之后,统统宣告失败。手机端sm..

  几个黑子强行找不足被围观群众们喷的头都不敢露。

  甚至有脑子不好的黑子直接去陈子宾发的那条动态下留:请问能告诉我你具体哪里不到位吗?

  陈子宾的粉丝们简直笑到腿软,纷纷表示肚子好疼,脸上多了好多皱纹……

  男女主演也凑热闹的过来评价:陈老师谦虚一下你们还认真了[狗头表情]?

  女主先发,男主一字不差的转发一遍……接着就仿佛传染一般,整个剧组主演几乎都转发了。

  粉丝:哦,果然是谦虚……不是,等等,你们管他叫啥?

  喵喵喵你们一群一线、准一线的当红明星叫我们家刚出道没多久的宾宾啥???

  《风来》官方也很6,在第26集播完那天,放出两个拍摄过程中的花絮。

  一个花絮是陈子宾在片场拍完boss满手鲜血下场之后,导演喊“咔”,陈子宾原本满是煞气的脸肉眼可见的慈眉善目起来,他把手用湿毛巾擦干净之后,温柔的对刚才被他“杀”的演员伸出手,那个本来已经用手撑起一半身子的龙套演员,一个哆嗦,手一软又pia回地上了,周围演员和剧务看到这一幕,都笑了好一会。

  另一个视频花絮,子宾教女主演哭戏,那个梨花带雨动情至深的教学持续半分多钟,然后子宾转头抹把脸,变魔术一样回头面无表情的问女主,懂了么?女主一脸懵逼的看着他,导演画外音乱入:陈老师刚才那个情绪非常好,咳,那个陈老师您要不再来一遍?

  风来电视剧的粉丝们看完视频,纷纷在下面用哈哈哈哈和woc排了两千多条。

  看到女主懵逼的眼神了吗,看到我家宾宾那温柔的眼神怕不怕?——这是粉丝。

  看到我家宾哥哥的演技了吗?喷子们继续喷啊!——这还是粉丝。

  他演女主演得好好哈哈哈哈……——这是路人甲

  我本来不服那些死吹演技的,直到我看到现场教学,不说了,脸疼,我转粉了!——这是黑子

  ……

  一大堆围观群众挤在官方号下面纷纷要求剧组多放花絮,剧组回应花絮会在实体cd销售套装中单独剪辑一个2小时超长版。

  行吧,一开始说新人没听说过的,说新人长得一般的,说不知道怎么走后门进去的,都默默的一边捂着脸一边攒钱。

  凑巧同期,隔壁剧组有一个姓郑的偶像女明星长得极好,但是演技极差,每次有人说她演技差还敢要价这么高都会被她和她的粉丝怼——我的脸就是这么值钱,我觉得我演的挺好等等。

  有优秀的大大把两位放在一起:我演挺好郑花瓶,还不到位陈老师。

  因为这些事情,陈子宾的粉丝数直接突破800万大关,勉强算是挤进了国内2线。

  晚些时候,他又接到左禹唐的电话,说那天喝多酒说胡话,请他不要太在意等等,各种深刻反省道歉。

  他只回了一句:没关系。

  是不是真的,他想两个人心里都清楚。

  ……

  陈子宾红了。

  红对于一个艺人来说,仅仅是开始。每一个合格的艺人最求的都不是红极一时,而是长盛不衰。

  兰心挑挑拣拣给陈子宾选了几个不错的剧本和通告、代。剧本虽然已经排到明年,但通告和代却可以见缝插针。

  忙忙碌碌,兜兜转转,王导的仙宫虽然只有42集,但每集40多分钟,果不其然又拍了1一年多。这一年中,见缝插针接下几个通告和代,而那部原本定好他主演的现代都市剧因为王导这边严重超时,只好被迫换人;汪导的悬疑电影顺利获奖,a国的合美电影节最佳悬疑电影奖,陈子宾获得最佳男主角提名,虽然最后没有成功获奖,依旧很了不起。

  《风来》电视剧的实体碟典藏版销售记录突破了内地10年来最高水平,刚刚发售的时候官网险些被挤崩,最后因为许多人没抢到,官方不得不又加售了3批,每一批都比原来的多,可是依旧很快卖空,第四批已经开启了预定模式,看着预定量,发行商痛并快乐着——一边给大家赔不是承诺赶快上架,一边笑着数钱……周边等等也卖得很好,不愧是去年的电视剧no.1。

  “子宾,你来一下诚辉顶层,整理一下就过来,快点。”

  兰心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点激动,子宾没多想,出宿舍门坐电梯上去到顶楼。

  一下电梯,一群黑衣人排成两排,两个人上前拿金属探测器把他贴身检查两遍才放行,到了顶层办公室里,除了诚辉公司领导,还有几个从没见过的中年人簇拥着几个外国人在里面坐着。

  “咳咳,这就是陈子宾!”诚辉领导先对其他人介绍,接着才对他说,“子宾啊,是这样,下个月zf两国文化交流月,f方面指名要你去,你有没有什么困难啊?”

  诚辉领导一把年纪了,趁着背对其他人,对陈子宾一阵挤眉弄眼。

  “最近确实没有什么安排。”陈子宾实话实说。

  “那就好那就好,你也知道,这是上面下达的任务,咱们肯定要支持。时间也就一个月左右,这次去的基本都是老艺术家,年轻人多努努力~”诚辉公司老总一脸欣慰的把事情定下来。

  翻译用f语跟几个外国人介绍:“这位就是子宾·陈。”

  “陈先生,您好。”一个30多岁的高大金发男人伸出手用f语问候道。

  “你好。”他回以f语。

  “我是zf合作办事处的负责人亚伦·图南特,希望我们相处愉快,很高兴认识你。”

  “我的荣幸。”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