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宿主大大NB 第5章 做影帝吧04

小说:[快穿]宿主大大NB 作者:小面 更新时间:2020-08-01 12:46: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彬的伤没有大碍,只需要医院出具一些专业报告给警察,抹抹药膏就可以。

  他在医院做好笔录,并被告知一周之内在本地协助调查,回到小店时已是晚上8点。

  左禹唐竟然还在他的门店外,带着不知道从哪找到的面具。门店前面贴着封条,为了保护案发现场,24小时后才能揭下来,方便随时取证。

  陈彬今晚也不能住这。

  “你为什么不走?很闲?”陈彬直白的问。

  “你饿吗?们去吃个饭?”左禹唐并不回答他的问题,反而狡猾的问出另一个问题。

  陈彬本想说不吃,但说到底这次是他连累这位大明星,不由松口道:“找些清淡点的。”

  “嗯好。”左歌神连连点头,手里疯狂用软件搜索附近有什么清淡的食物。

  陈彬安静的看着歌神用手机疯狂搜店,直看得左禹唐头皮发麻,不得不说话企图转移注意力:“陈彬兄弟,你这店今天也住不了,我刚才让经纪人在名扬酒店定了两个房间,你一会儿就跟我去凑合凑合?”

  “名扬是5星级酒店,凑合这种话对我不适用。钱我会还你。”

  左禹唐感觉自己被破了一大盆加冰冷水。

  他深呼吸,放下手机对陈彬说:“我觉得经过今天的事,我们四舍五入也算有过命的交情了吧,你这么明算账是不是不想交我这个朋友?还是你觉得娱乐圈里的人都虚假不说真话?”

  在左歌神心里很虚,生怕陈彬生气走掉,甚至短短几秒钟脑子里已经脑补出好几段自己被孤零零丢在角落的画面。

  陈彬看着左禹唐的眼神,知道他在想什么,觉得这位大明星有点蠢。

  他垂下眼睛沉默一会儿,道:“激将法对我没用,我只是不想欠别人太多,即便是做朋友也没有单方面付出的道理。”更新最快s..sm..

  “咳,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即使你今天把自己仅有的床借给我,是你先付出的,我是说……如果你愿意跟我交个朋友的话,就不要在意这么多!”左歌神绝口不提5块钱的矿泉水和80块钱1小时的床费,义正辞的说。

  陈彬叹了口气:“好,左大哥。”

  左歌神瞬间就感觉自己好似喝了神仙水一般,那叫一个通体舒畅:“来来,陈兄弟,那条街有一家口味还不错的粥铺,我们去尝试一下。”

  两个面具党在粥铺一角吃过晚餐,直奔酒店。

  左禹唐的助理和经纪人终于在酒店门口堵住自己浪了一天的左歌神。然而左禹唐目不斜视的走过两人旁边,好像不打算跟两个人说话。

  “左禹唐!!你到底……”经纪人被他气得原地蹦高。

  “闭嘴。”左禹唐脚步不停,侧头给了他一个你在再说话就赐你死罪的眼神,经纪人立刻安静如鸡。

  “唐哥!那个透露消息的人查出来了,是那个酒店的工作人员。”助理极其机智的跟上,没再说这次他单独跑路的事。

  “嗯。”

  “这位是…?”经纪人悄咪咪凑上来问。

  “我朋友。”左歌神再次给了两个人一个眼神,两个人全都安静如鸡了。

  他们到前台才摘下面具,拿各自的身份证开好房,然后把面具戴好,影视城里明星多,做什么打扮的都有。

  “有机会再见?”陈彬说着准备上楼。

  “等等,加个通讯号。”左歌神飞快地凑过去打开手机,生怕对方不同意。

  在身后的助理和经纪人都是一脸见鬼的表情中,左歌神乐滋滋的跟陈彬交换手机号和通讯软件账号后才比较满意的互相告别回房间。

  转过一个墙角,左歌神瞬间恢复成懒散且目中无人的样子。

  刷卡进屋后,跟两个老实的“属下”确认好明天的行程,就把他们赶出门。明天还要早起进组,不知道陈彬什么时候会醒,他今天应该很累了……

  虽说应该早点休息,但左歌神脑子里总是想着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一会儿是陈彬的眼神,一会儿是他说的话,烦躁,不由得拿起手机开始刷纷纭——全国最大的互动消息平台。

  他看到一个话题下面全是网友们写得各种鸡汤,叫#三生有幸#。

  左歌神想想自己也好久没动态了,面带微笑的编辑出一段话——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很高兴认识你,朋友。

  #三生有幸#

  晚上9点多是全国人民刷纷纭的高峰期,几个月没发过动态的左歌神分分钟炸了自己的粉丝圈。

  非唐不悦:啊啊啊!康康我发现了神马?!

  狂爱唐唐:失踪人口出现了!!

  唐唐是我的:撒花泼水三百六十度转圈圈庆祝,只是这个话题……

  左歌神sdf:谁能告诉我发生了啥??

  左左右右:是谁?!让向来说话不超过10个字的左大爷说了这么长一大段?!

  明亮的新321:是谁?!

  我家唐唐最帅了:是谁 1

  ……

  纷纭上波涛汹涌,没有影响到陈老板。

  陈彬的新电脑被逃犯男摔坏,手机虽然保留下来,却因为录音也被警察带走,可能明天才能拿回来。

  回到屋子里百无聊赖,干脆找系统看小说。

  陈彬的房间在四楼东,不知道是不是流年不利,睡到半夜,忽然听到隔壁在尖叫。

  他翻身从床上坐起来,隔壁尖叫继续。

  他用手指敲敲墙面,确认酒店的隔音做得还算不错,看来是隔壁声音太大了。

  他看向墙上的挂表——凌晨1点47分,无奈摇摇头,穿着酒店的睡衣出门去敲隔壁的门。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