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宿主大大NB 第4章 做影帝吧03

小说:[快穿]宿主大大NB 作者:小面 更新时间:2020-08-01 12:46: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黑屏的手机伴着清脆的声响掉在前台下的缝隙里,前店主懒得去找,又看到前台桌子上崭新的电脑,他觉得那就是自己的钱!心里登时升起一阵怒意,抓起电脑狠狠砸在地上,发出好大一声巨响。

  电脑屏幕碎成蜘蛛网的样子,爆出火花,眼看是废了。

  原店主本来还想把失去意识陈彬锁进地下室,但地下室的门在警察取证的时候被拆下来还未装回去,陈彬在里面塞满了货物,零散的、一堆一堆的,非常不好挪动,一时半会儿根本清理不完。

  原店主只能吭哧吭哧的把陈彬拖上楼,用楼上现成的道具手铐把他锁在床腿上。

  本来是想用链条或者布条绑,但谁让他正好看到了一箱崭新的手铐道具呢?

  呸!这些都是老子的钱!!!

  前店主一边锁一边骂骂咧咧的,想着今天等他爽完后直接捅死他。就算被抓回监狱,也不算报仇了!

  他抽出来陈彬腰上的皮带,看到床边桌子上有半瓶矿泉水,拿起来拧开盖子全部倒在陈彬头上。

  陈彬脑袋晃动一下,微微睁开眼,下一刻皮带就没头没脸的向他抽过来。

  皮带挥舞的呼啸声,打击皮肉的闷响,男人骂骂咧咧的咆哮在狭小的空间里交织着。

  “md,ntm挺能忍啊?我看你一会儿还叫不叫!”

  男人发现自己手下的小可怜似乎不再像原来那样哭喊,自己累得气喘吁吁,被打的人却近乎一声不吭,觉得心里的怨气没能发泄出来,更加不满。

  陈彬的上衣已经被皮带划出几道口子,透着一抹淡红。有的地方正在渗血,看起来怪可怜的。前店主干脆把皮带扔开,就要用强。

  前店主转狱途中巧遇车队出了事故,载他的车掉进河里。前店主趁机逃出来已经累得半死,上岸好一会儿才发现这里是影视城附近——于是趁着大雨摸回来。他体力消耗巨大,陈彬又极力不配合,即使扇他许多个巴掌都没用,折腾半天也只是把陈彬破烂的上衣扯成了布条。

  用两手撑着膝盖喘了会气,逃犯男店主看到旁边箱子里的宽胶带,把陈彬的嘴堵上,他要先去下面冰箱里找点吃的恢复一□□力。

  左禹唐死死抿着嘴唇躲在房间货架杂物后面。他一边在心里咒骂警察过来速度太慢,一边攥紧手里的木棍衡量着男人后脑勺的高度,他觉得自己是个懦夫。

  现在距离左禹唐让经纪人报警才过去十多分钟。

  陈彬双手被反锁在床脚,头低垂着,看不到左禹唐。

  逃犯店主对他没造成不可逆伤害,他甚至有心情在一开始让系统点音乐。讽刺的给逃犯每一皮带的角度力度打个分,可惜,都不合格。

  店里没有食物,冰箱里都是血条和矿泉水,如果想要吃东西,只能从柜台里拿钱出去买。

  逃犯男明显也发现了这一点,但他现在急需吃点东西恢复体力。推荐阅读sm..s..

  外面雨声淅淅沥沥,楼上两位只能隐隐约约听到楼下一些琐碎的声音。

  陈彬用余光看到床边原来插充电线的位置只剩下一个充电头。大明星躲起来了?聪明的决定。

  很快,楼上的两个人都听到门打开后再度关闭的声音,显然,逃犯男选择冒险出去觅食。左禹唐几乎是同一时间飞快的从杂物后面窜出来。

  陈彬抬起头看着他,一脸平静。

  左禹唐仿佛一瞬间把自己想好的说辞忘得一干二净,该死!现在不是愣神的时候。

  “我,我刚才报警了!现在帮你解开……”他的声音在抖。

  他凑到陈彬旁边轻轻撕下他嘴上的胶带,胶带粘下他嘴唇上的皮肉,撕下来时有点冒血。

  “对不起……”左禹唐看着陈彬冒血的嘴唇有点想撞墙,一时间大脑迟缓,不知道该做什么。

  “大门可以反锁,附近开门的店来回路程5分钟,他在雨天一定会用时更长,你先下去把门反锁住。”陈彬给懵逼的左某人下达详细安排。

  “好。”左禹唐立刻回神,拿起一直没挂掉的手机,跑下楼去。

  这个小店大门有两层,外面是铁栅栏门,里面是木门。他看到门旁边挂着两把链子锁,拿起来在铁栅栏门上栓一把,接着把木门关上后用铁链栓了两圈。

  都做完后他有些紧张的看向消防栓,想着如果那个混蛋回来就用东西砸他!

  幸好,左禹唐把门反锁住没多久,警察就赶过来,听说逃犯在最近的小卖部被抓住。

  他买东西时看到警察条件反射的想跑,被直接打一枪在腿上,被捕时穿着猪八戒的道具服。

  左禹唐听警察说了这些才彻底松口气,没等他想办法把门打开,外面的门竟然自动开了,警察有钥匙??

  先进来的带队警察显然认识这位大明星,知道案情,他手里拿着链子锁对左禹唐说:“左歌神下次锁门记得把钥匙拔下来啊,幸好我们来得快,也多亏你报警及时。”

  左·我叫不紧张·歌神·禹唐:……

  这次来的警察里,有几个是上次参与过抓店主的,都没有理傻傻杵在门口的左禹唐,纷纷绕过他跑上楼去解救被害人。

  他们先是抬起床角帮陈彬把手铐从床脚里取出来,接着找来工具箱把手铐拆开。

  陈彬伤不算重,只是看起来有些惨不忍睹,头上左边发际线处有个青紫充血的包,身上全是皮带抽的红痕,有几处出血,手腕被手铐磨破皮,脸也被打得红肿不堪,但这些加一起也构不成轻伤。

  警察们把自己衣服脱下来给他披上,又从他房间找几件干净衣服带上,送陈彬去医院。

  左禹唐作为当事人之一不能离开,他跟经纪人用信息报平安的时候,正好陈彬被几个警察扶下来。

  左歌神仿佛学生被老师发现抄作业一般,刷的一下就把手机放进裤兜。

  “你还好吗。”话说出来干巴巴的,他自己都听不下去。他完全可以在逃犯不注意时偷袭,但是他害怕失败后的风险。

  “我没事,谢谢你报警。”陈彬走过来对他道谢,还鞠了一躬。

  左禹唐:……

  胸口仿佛被重物压住,呼吸有些困难。

  “我跟你去医院吧。”左禹唐听到自己这么说。

  “医院人多口杂,你老实的做笔录去吧。”陈彬瞥了他一眼。

  “哦好。”要是有熟知左歌神的人在这,怕是下巴都要掉地上。左禹唐向来做事任性之极,软硬不吃,对一个人这么乖的样子连他妈都没见过。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