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肯认错了么?[快穿] 第14章 回现实世界了

小说:夫人肯认错了么?[快穿] 作者:锦锦锦锦鲤 更新时间:2020-08-01 12:38: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天参加婚礼之前,温知心故意磨磨蹭蹭准备等到快来不及了才出房间,目的就是为了没时间换衣服。

  在楼下的赵故五分钟就要看一次手表,临到了跟司机约好的时间,他实在忍不住让朱离去催一下温知心。

  朱离到温知心房间看到她的时候吓了一跳,不仅衣服穿得很暴露,就连化妆也是那种很浓的全妆,戴着像扇子一样的假睫毛,看上去和平时的夫人完全不一样。

  “夫夫夫人……总裁催你了。”朱离舌头吓得要打结了。

  温知心最后对着镜子满意的抿了抿唇:“哎,你看我身材那么好,平时不穿这种衣服可惜了。”

  朱离眼睛都直了:“夫人你别误会,我不是用眼睛在非礼你,但你这么穿真的太性感了,任何一个男人都会移不开眼的,我虽然内心有个小公主,但我身体还是个大老爷们。”

  温知心朝他竖起大拇指:“很好,就要你这反应,你先下去和总裁说我快好了,然后给他点打点预防针。”

  朱离从楼上一步三阶台阶的往下跑,气喘吁吁地说道:“总……总裁,夫……夫人变身了!”

  “变身?”赵故挑眉。首发..m..

  朱离重重一个点头:“怕你是要认不出夫人了。”

  “怎么?她还能整……”赵故说话到一半,抬头看到了温知心,才吞吞吐吐的把最后一个字说出来,“容?”

  看到温知心的时候他不由咽了口唾沫,喉结上下滚动得很明显。

  温知心穿着一身深蓝色的一字领连衣裙,两条修长的腿完美无瑕,又长又直,她徐徐走到赵故身边:“不好意思,晚了些。”

  赵故上下打量了一番,声音有些沙哑:“你怎么没穿我给你准备的衣服?穿这么暴露,你是去夜店呢?”

  温知心只是哼了一声:“哪里暴露了,不该露的我都没露,说我暴露说明你自己在脑中幻想的画面污秽。”

  赵故不爽,看了看时间:“给你十分钟,帮我去换了!”

  “不!换!”温知心毫不退缩。

  朱离在两个人身后一会儿看着赵故一会儿看着温知心,最后道:“要来不及了,总裁,夫人,你们别吵了,和和气气才是一家人。”

  赵故似乎憋了一口气,又看了温知心一眼:“披件外套,走吧。”

  “现在是夏天,披什么外套,你乐意就带我去,不乐意我就不去了呗,到时候人家问起来你就说闹矛盾夫妻关系不和,又没什么可丢人的。”温知心摊了摊手。

  温知心的话戳到了赵故,他是个完美主义,是不能接受自己有任何负面消息的,什么不和,什么矛盾,都不许出现在他的字典里面,何况昨天新人还特地问了他会不会带夫人,他也信誓旦旦的说会带去。

  别的不说,温知心长得漂亮身材好,带出去是绝对有面子的,属于给男人长脸的类型,所以赵故才从不吝啬这种活动都带着她。

  “总裁,夫人,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你们晚上关了灯再好好吵,现在要赶紧出门啊,否则到时候你们和新人一起入场就不好了呀!”朱离在后面催着。

  赵故无奈妥协:“行吧,先走。”

  温知心跟在赵故身后,对朱离做了个“yes”的表情。

  两个人上了车之后分别坐在后座两个角落,当中的距离可以塞下一头牛,赵故一只手搁在旁边车门上抵着鼻子,时不时吐出粗重的气。

  温知心的裙子实在太短了,她以前也没穿过这么暴露的衣服,出门才发现是真的不方便,拉上面下面短了,拉下面上面露了,不用赵故说,她自己都有点后悔了。

  赵故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你是故意要和我作对吧?”

  温知心停住了拉衣服的动作,把头发挽到耳后装傻般的说:“啊?你说什么?头发太厚了听不见。”

  “你这身打扮是故意要让我难堪吧。”赵故很好脾气地重复了一遍。

  “你这话说的我可不爱听,这衣服可是知名设计师品牌,人家国际偶像泰勒演唱会同款,不懂别瞎说。”

  赵故冷笑一声:“你又不上台表演,穿这么骚想勾引谁?”

  温知心不乐意了,虽然他说的是事实,但是这用词实在不入耳:“你这种就叫做dior癌,知道什么意思么,就是极端大男子主义,觉得自己处处天生优越,比起女人来就是了不起,穿少点就是要勾引别人,穿多点就是故作清高,那到底要怎么样您才满意?要不下次我不穿了。”

  司机是朱离的爸爸,听到温知心的话真是老脸都忍不住一红。

  “朱师傅还在呢,你能不能说话注意点。”赵故咬牙切齿地说着。

  两个人就没再说话,到会场,赵故还是很绅士的先下车然后绕个圈给温知心开门。

  温知心踩着高跟鞋,怕裙子太短走光,尝试了几个角度才从里面走出来,喘了口气。

  赵故靠近温知心的手打开,意思是让她挽着。

  温知心不是特别情愿的把手搭上去,一边走一边问:“一会儿还是要演得我们夫妻关系良好的样子是吧?”

  赵故微微点了点头。

  进到会场里面,由于也是高管子弟的婚礼,整个布置非常漂亮,用了满满堂堂的鲜花,整个会场装扮得简直像仙境。

  “哇,好漂亮啊。”温知心感叹道。

  她和赵故没有办过婚礼,没试过婚纱没布置过会场没选过婚房,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领了证直接住在了一起,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也参加过不少婚礼了,每次还都一脸羡慕和感动。

  “哟,赵总。”一个男人走了过来跟他打了招呼,眼神马上转移到了身边的温知心,“哇,这是赵夫人吧,也太漂亮了吧。”

  男人的脸上毫不掩饰欣赏和惊艳。

  “你好,我叫温知心。”温知心以前都默认自己赵夫人这个称呼,但从现在开始,她要自己和别人都记住她的名字,叫温知心。

  “你好你好,赵总好福气啊,夫人这么漂亮性感。”

  男人正说着,又围过来两三个男男女女,看上去都像赵故的同学。

  这些人温知心都没见过,以前都跟他去见那些商业伙伴,年纪都比较大,这些算得上是他同学,年纪和他差不多,都比较年轻,也比较敢说话。

  “哟,这是哪里来了个大美女!”一个突兀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

  “哟,陈总来了啊。”一开始见到的男人又有风头一转,转向另一个看上去和赵故一个风格的男人——大热天还穿西装,一定要露出名牌表显摆自己的身价。

  那个被叫陈总的人长得也挺帅,比赵故矮一些,一直盯着温知心看。

  “陈总,这是赵总夫人,你说赵总是不是好福气。”

  陈总点了点头,然后看向赵总:“读书的时候就知道赵故不是凡夫俗子了,自然老婆也是极品。”

  温知心有些不太舒服,她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商品,被一群男人在讨论。

  哪知道不仅仅是男人,连女人也加了进来。

  “哟,这是哪里来的女明星?穿得……挺凉快啊。”一个大波浪的女人穿着一身和赵故本来准备的衣服差不多款式的白色礼服长裙,口吻听上去阴阳怪气的,明显是在讽刺。

  赵故刚想开口,却被温知心抢话:“这位该不是今天的新娘吧?您的婚纱可真漂亮。”

  大波浪被气得跺脚:“我这哪里是婚纱?”

  温知心恍然:“哦,不好意思,我们那里的规矩新人结婚宾客不许穿白色,来参加婚礼吗,大家都是配角,谁在乎穿什么,反正都不如新娘的白色婚纱漂亮,是不是?天气太热了,穿多了不舒服,随便拿了件衣服,本来也没想会被人看见。”

  这时候有男人在旁边煽风点火:“赵夫人这可谦虚了,你身材这么好,我们都是凡人,怎么能看不见呢。”

  温知心朝他笑笑眨了眨眼。

  赵故在一边脸色都黑了,抓着温知心的手:“失陪一下,我跟我夫人有些事要做。”

  两个人走了以后,男人都在津津有味的聊着温知心的身材和样貌,几个女人则明显很眼红,暗暗骂她“狐狸精”“骚货”之类的。

  赵故一直沉着声把温知心拉到一个没人的房间,关上门之后逼近她:“你看看你,穿成这样,大家都看着你吧。”

  温知心有些心虚,其实她也有些后悔,本来想着给赵故一些难堪,没想到自己却成为了众矢之的,感觉每个男人都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一副很馋自己身子的样子。

  温知心下意识用手围住了自己,刚想道歉,赵故却又加了一句。

  “你这样,在场的男人看你的表情都像狼一样,我怎么放心?”

  温知心刚想狡辩,就被赵故托住后颈,他俯身在她耳边说:“我得标记一下。”

  说完,温知心就感觉自己的脖子接近锁骨的地方一热,像是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触碰了,一开始是感觉那种温热的气息让自己痒痒的,随后赵故开始用力吸吮,渐渐感觉那个和他嘴唇接触的地方开始变烫变痛。

  “你干嘛?”温知心下意识想逃开,却被赵故用力按住,像是惩罚一样,他更用力了,疼得温知心不由闷哼一声。

  不知道吸了多久,赵故放开她,看到她脖子上那一块明显的红色印记,表情又得意又满意。

  温知心下意识低头,拉扯着自己的皮肤才隐约看到一个醒目的红色印记。

  “哇靠,这是什么啊。”温知心尝试想把它搓掉。

  “别搓了,搓不掉的,过几天自然会褪了。”

  温知心想拿出包里的粉饼把它遮住,却被赵故抓住了手:“不可以,给我留着。”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