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肯认错了么?[快穿] 第11章 总裁杀进来了

小说:夫人肯认错了么?[快穿] 作者:锦锦锦锦鲤 更新时间:2020-08-01 12:38: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突如其来的表白,让人晕眩。

  温知心刚刚的侧头动作吓了表演者一跳,他大吼一声:“别乱动。”推荐阅读sm..s..

  温知心这才乖乖转回头去。

  两人全程闭着眼睛,并不知道表演者在自己身上做了些什么,只是听到台下传来一阵一阵的呼声和尖叫。

  表演完成,表演者把两个人从地上拉起来,赞了他们的勇敢。

  余希已经放开握住温知心的手了,下台之后他也没再说什么,没问她的回答,也没再重复刚才说过的话。

  甚至让温知心产生了刚才那句话是幻听的错觉。

  温知心坐回座位,但因为有心事,全程心不在焉的看着表演。

  演出结束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多了。

  陆桢对温知心说:“走,我们去放烟花吧。”

  温知心下意识看了一眼余希:“你……一起去吗?”

  余希摇了摇头:“你去吧,回宿舍后给我发条消息。”

  温知心点点头。

  节目结束,人都一哄而散,这么晚还能这么热闹实属少见。

  陆桢跟几个打篮球的兄弟还有一些女孩子一起到湖边的空地上,人手发了点烟花,是点了之后就滋啦滋啦冒白光的那种手挥烟花,没什么声响烟也不大,但是特别漂亮。

  一群人有说有笑的放着烟花,路过的人都一脸羡慕,还有好几个申请加入的。

  好在烟花买的够多,玩起来的人也越来越多,大家唱着歌,甩着烟花,笑声沸反盈天。

  可能这就是青春吧。

  这是温知心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最简单最纯粹的青春。

  她从小到大都活的和人家不太一样,别人一起坐公交车上下学,她永远有司机接送,别人自己带昨天晚饭的剩饭当第二天的午饭,她的午饭都是每天家里阿姨当场做的,又丰富又新鲜,在那个所有人都穿校服戴眼镜马尾辫的高中,只有她特立独行,染头发烫头发带美瞳。

  其实仔细想来,她没什么朋友也是正常的,因为她确实太不合群了。

  她太想出挑,太想表现出自己与众不同来,她以为自己排挤了别人,其实是被别人排挤了。

  而此时此刻,黑灯瞎火的,在烟花的映照下,每个人脸上的笑容都是一样的,人没什么贵贱之分,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温知心此刻觉得融入得很快乐,她笑得尽情,根本不用在意好不好看淑不淑女,她性格本来就不淑女,不过是在那些长辈面前装的而已。

  看到湖边的动静这么大,赵故踩着皮鞋慢慢走了过去,走到一颗树边停下,本来想呵斥他们的,但他在人群中看到了温知心,似乎是第一次看她笑得那么开心,甚至有点笑得毫不顾忌形象,突然间他好像心一软,没有把刚刚准备好的台词说出口。

  所有人手里拿着烟火,队形一会儿围城一个圈,一会儿又拥在一起,一会儿变成一个s,一会儿变成一个b,一会儿还来了个wave。

  赵故就这么手插在口袋里靠着树看着,旁边还有个女孩子拉了拉他:“老师,一起来吗?”

  赵故摇了摇头:“你们玩就好。”

  烟花差不多放完的时候,正好是整点附近。

  “新年快乐!!!”所有人一起喊道。

  而这时候,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雪。

  温知心生在南方,很少能看到这种鹅毛大雪。

  她惊喜地抬起头,伸出手像是要抓住雪的样子,开心得像个三岁的孩子。

  湖边的人渐渐都散开了,温知心和陆桢他们几个发起人在地上捡着掉在地上的烟花残骸。

  天很冷,温知心脸都冻红了,她低头捡着捡着,突然看到一双熟悉的皮鞋,抬起头,对上了赵故的脸。

  她心情特别好,难得的看到他没有一脸不乐意,而是对他说:“新年快乐啊,赵故。”

  赵故的心微微一动,不知所以。

  “虽然不知道这里是几几年,不过我还是第一次跨年呢,”温知心抬头看着大雪,开始转气圈圈来,“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雪。”

  “早点回家吧。”赵故看着她,徐徐说出这几个字来。

  “难得下雪,玩一会儿吗,明天是不是就会有积雪,可以堆雪人打雪仗了呢。”

  温知心说完话,陆桢叫了她:“温同学,好了吗,我送你回宿舍。”

  “啊,好了。”温知心说完就小跑回去了,一路上还可以看到她蹦蹦跳跳的背影。

  赵故不知不觉低笑了一声。

  他也伸出手,对着天空喝了一口气,有白色的气冒出,一秒之后又马上消失了。

  这也是他第一次跨年,和温知心一起。

  回到宿舍后温知心速速洗了个澡,吹完头发上床的时候已经一点多了,她发现有三条未读信息,都是来自余希。

  -余希:回宿舍了么?

  -余希:你在哪儿?

  -余希:睡了?

  这才想起来没回他消息,马上回了条。

  -知心小姐姐:洗完澡准备睡了。

  几乎是一秒钟后。

  -余希:好的,晚安。

  就他那秒回的速度就能看出来,他一直在等温知心的消息。

  其实有时候说晚安,并不是真的想告别,而是想等你回复“我还不睡”然后聊到天亮。

  只是余希并没有等到。

  他的表白是希望得到回应的,但他不强求,因为他不想听到拒绝的答案,哪怕是没有回答至少也有一丝期待,总比一口拒绝来得好。

  温知心也没有打算给他回应,她自然是不会拒绝的,还有几个月就要结束这里的生活回现实世界去了,谈一场虚幻的恋爱自然没必要的,何况她并不喜欢比她小的男生。

  她倒是没什么心事睡觉了,第二天一早第一件事就起来看外面有没有积雪。

  打开窗看到白皑皑的一片,温知心喝了一口气,一串雾气随着飘了出去。

  雪景实在太美了,她只在电视里见过,没想到居然能亲身感受到。

  温知心就这样靠着窗口看着外面,一点都不觉得无聊。

  突然她听到楼下有人在叫她。

  “温同学!”

  她低头,看到陆桢正在雪地用脚里画了个爱心,画完还用两只手臂做了个笔心的动作。

  温知心低声一笑,然后看到远处一个穿着黑色大衣像福尔摩斯似的赵故走了过来,把他在地上画的爱情用脚擦掉,然后好像对他说了些什么,指着远方让他走,说完还抬头看了一眼温知心的宿舍,温知心看到他马上关掉了窗,躲回宿舍。

  ——这家伙真是阴魂不散。

  其实现在学校进入了假期,都已经停课了,也没什么特别的活动,温知心大部分时间都在宿舍看书,如果有题目不懂最多和沈衡约到图书馆讲题,一个假期很快就过去了。

  算着时间,不知不觉还有一个月,一年时间就到了。

  开始有些不舍。

  然而为了让这种不舍不要这么浓烈,温知心开始自闭起来,也不能说是自闭,只是开始不怎么去上课,不怎么回复别人的消息,不怎么赴约。

  不怎么出现在学校的任何角落。

  余希还在拿着世界冠军,陆桢还在拿着篮球mvp,沈衡还在拿着全校绩点第一。

  他们的轨迹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她也始终是他们人生中的过客,又或许,他们是她人生中的过客。

  一年到期的前一天,正好是2月14日情人节。

  温知心下课回来看到有人在学校门口发传单,感到好奇,她随手拿了一张。

  “情人节面具舞会……”她读着标题。

  发传单的同学手里拿着一个面具马上介绍到:“是啊同学,有兴趣参加吗?在靠近学校后门的圆顶礼堂。”

  温知心想着,反正也是最后一天了,也是最后一次能参加大学活动了:“嗯,我参加。”

  “那同学,面具拿着。”

  温知心接过面具,是那种非常漂亮的可以遮住眼睛的面具。

  温知心把面具在脸上比划了一下,顺便问道:“这个活动怎么玩?”

  “其实就是个社交舞会,所有参加的人都带面具,然后一起跳舞玩玩游戏什么的。”

  温知心点点头:“晚上我会去的。”

  温知心怕打扮得太出挑,故意选了一件很普通的羊毛衫和牛仔裤球鞋,头发也是梳了个丸子头,打扮的和她平时的风格完全不同。

  她的面具是个紫色带蕾丝蝴蝶样的面具,遮住大半张脸,想着应该是没人能认出来。

  她来到圆形礼堂,里面的人不算很多,大概五六十个,男女比例差不多3:7。

  她坐到角落,等待舞会的开始。

  所有人都带着面具,加上相对昏暗的灯光下,基本上是看不清谁是谁的。

  舞会正式开始,主持人在舞台中央介绍了一下舞会的玩法,所有带着面具的人都可以参加游戏,可以选择狼人杀游戏区,桌游区,真心话大冒险区等等。

  这种场合下,真心话大冒险当然是最受欢迎的活动没有之一了。

  反正最后一晚了,疯就疯一把吧,温知心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了真心话大冒险。

  大概有三十个人左右参加了这个游戏,一群人围着坐成一个圈每个人抽一张牌,抽中红桃a的人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抽中黑桃a的人来决定让红桃a做什么。

  大家都带着面具,一开始都玩得不算放得开。

  真心话都是那种你的心愿是什么,你最后悔的事是什么,你有过什么丢人的经历之类不痛不痒的问题。

  大冒险也就最多抱一抱,模仿广告里搞笑的动作跳舞,发发奇怪的朋友圈之类的。

  觉得渐渐有些无聊,突然有一次抽卡,主持人问现场红桃a是谁,有一个男生把手举了起来。

  男生的亚麻色头发在昏暗的灯光下还是那么明显,他一开口,温知心更是认出了他。

  是余希。

  温知心能感受到余希正偷着面具看着自己,并且已经认出了自己。

  主持人:“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余希:“大冒险吧。”

  拿着黑桃a的那个女生很有兴致的样子:“选一个在场的异性拥抱十秒钟吧。”

  温知心有个不好的预感,果然她没猜错,余希毫不犹豫的朝自己走过来,然后站在温知心面前问:“请问这位同学介意么?”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