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肯认错了么?[快穿] 第10章 总裁杀进来了

小说:夫人肯认错了么?[快穿] 作者:锦锦锦锦鲤 更新时间:2020-08-01 12:38: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温知心回到宿舍揉了揉发痛的脚,一边敷着面膜一边打开网页,看到余希这两天在韩国比赛的消息,好像又把韩国队打败了。

  正看着,就收到了余希发来的消息。

  余希:明天回国。

  知心小姐姐:恭喜凯旋。

  如果说和沈衡之间是朋友之间的交往的话,和余希可能比朋友更多一些,因为再怎么说沈衡的性格很腼腆,就算对温知心有想法,也从不捅破那张纸,相敬如宾的来往着,但余希自从半年前吃鸡那次之后,好几次邀请她一起打游戏或者去看自己的比赛,虽然没有明确表白,但也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每次余希出去比赛都会给温知心带礼物,这次也不例外,带了许多化妆品和零食给温知心。

  两个人约在了网吧的包厢,温知心吃着零食,问他这两天比赛情况,顺便问他一些题。

  余希:“怎么样,小爷比赛的样子帅吧。”

  温知心吃了一口零食,嘴里塞得满满的:“其实我没看。”

  余希有些生气:“不是让你看直播吗?”

  “哎呀,游戏我又看不懂,我看个结果就行了。”

  “可惜你看不懂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帅,”余希的语气里是满满的骄傲,“简直是靠我一个人逆风翻盘的好吗?”

  温知心抬头看了他一眼:“行行行,你真行。”

  余希看了一眼她吃得掉了一地得碎渣说:“你在这里吃零食小心点,当心引蟑螂。”

  温知心最害怕蟑螂了,听到蟑螂两个字瞬间把零食一扔,整个缩在角落,带着哭腔:“哪里有蟑螂,你可别吓我啊。”

  余希看到她这样忍不住要逗逗她,故意指了指她的身后:“啊,那里好像有一个。”

  “啊!!!!哪里啊?!!!”温知心说着又往余希这里躲,几乎都要扑到他怀里了。

  这使得余希更加有兴致:“那里那里,好像还是个会飞的!”

  “妈啊!!!!”

  房间里的动静实在太响了,而这个声音又异常耳熟,赵故正在网吧外面抽着烟看美剧,听到这一阵尖叫,跑过去毫不客气敲了敲门,然后不等里面的人有回应直接把门拉开。

  下一秒看到的画面就是温知心整个人已经蹲到了椅沙发上面,躲在余希的怀里,闭着眼睛嘴里还不停叨念:“在哪在哪,打死了没?”

  “同学,”赵故叼着烟,说话声音含糊不清,“不要在网吧做这种亲密动作。”

  ——又是这个恼人又熟悉的声音。

  温知心抬头,心想怎么哪里都有他?该不会是在自己身上装定位了吧?

  余希毫不客气地说:“你谁啊?”

  “新来的教导主任,”赵故看了看他,“你是余希吧,我听校长提起过你,让我好好关照你。”

  “这个网吧情侣包厢的门外面不能随便打开,是规矩。”余希好像一点都没有对这个教导主任的敬畏之心。

  “哦?谁定的规矩?”赵故挑着眉吸了口烟,烟头瞬间燃起一团红色的光圈。

  “这是网吧不成文的规矩,大家都知道。”余希毫不示弱。

  “是吗?”赵故冷笑一声,“那明天我就把这个网吧给取缔了。”

  余希完全没有被唬到,而是不屑地说:“主任,这样不合适吧,这个网吧当初是为了给我练习专门设的,学校网慢我打不了练习赛,如果你把这里取缔了,影响国家队得冠怎么说?”

  余希说着放开温知心站了起来,不过他比赵故还是矮了小半个头,气势上稍微被压倒了一些。

  “那明天我就把学校的网全部换掉,那样就不影响你打游戏了吧?”赵故故意把“打游戏”三个字说得很慢很轻飘,似乎是有点看不起的意思。

  余希哼了一声:“新来的教导主任这么嚣张?”

  赵故毫不示弱:“现在的学生这么嚣张?”

  “啊呀你们两个好了,”温知心站起来从他们两个之间穿了出去,“这里有蟑螂,反正我是再也不来了。”

  余希本来还想再跟这个教导主任继续叫板,但看着温知心逃似的跑了,一边追出去一边说:“知心,你以后来我宿舍打游戏好了。”

  赵故听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烟都惊得掉到地上了。

  现在约妹这么约的吗?

  第二天学校就出了男女生不许串异性寝室的规定,而且所有的宿管阿姨宿管老伯都必须严防死守,发现串寝行为立刻警告处理,严重者退学。

  温知心在看到学校公告栏这条消息的时候就猜到是谁干的好事了。

  自从赵故出现,温知心就一直被针对。

  在学校看到他就像见了鬼一样,逃都来不及。

  赵故来了之后和沈衡去图书馆的频率也低了,网吧虽然没关但也没再去过,反倒是每周那个性心理课都要被迫去上。手机端sm..

  温知心也真是觉得奇了怪了,他一个总裁,怎么上课上得头头是道的,说起性心理来一套一套的,搞得真的学过似的。

  俗话说的好,实践出真理,他这些真理也不知道哪儿来的,难道是在她之前别人身上总结来的?

  好不容易上完一天的课,不得不说读书真的是很费脑,一费脑温知心就想吃甜的,学校食堂旁边有个小奶茶铺,她去买了一杯,吸了一大口,爽!

  喝第二口的时候正好看到迎面而来的赵故,温知心被呛了一下,珍珠呛到气管里了,咳了好半天,眼泪都出来了。

  赵故皱了皱眉,走过去看着她:“你这是干嘛?”

  温知心根本没空搭理他,继续弯着腰咳嗽,用手擦了擦鼻子,好半天终于回过神。

  “看到我不至于这么激动吧。”赵故笑了笑,他的笑不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看上去倒是像一种冷嘲热讽。

  “你说是就是吧,我没办法治好每个妄想症。”温知心说完又开始喝奶茶。

  印象里以前温知心不喝这种东西的,她别的优点没什么,但不得不说身材还是控制得很好的,那种高热量高糖分的东西碰都不碰。

  赵故刚还想问什么,这时候陆桢突然叫了她:“温同学,好巧啊。”

  赵故瞥了一眼,心里os:又来一个?

  “温同学,周五晚上的跨年晚会你会去看吗,在知行楼218多媒体厅,我搞到两张票,我们一起去啊。”陆桢饶有兴致地说。

  “哇,看晚会还要票?”

  陆桢点头:“那是,跨年晚会每年最火了,都是要认识文艺部的人才能弄到的,去不去去不去,去我给你留着,晚会结束我们一起去放烟火啊。”

  一边的赵故打岔道:“学校不许放烟火。”

  陆桢用眼神问温知心这是谁,温知心用眼神回神经病不用搭理。

  两个人心照不宣地点了点头。

  “好啊,那明天晚上见啊。”温知心说。

  “好嘞。”

  陆桢走了以后,赵故对温知心说:“生活挺丰富的啊。”

  “还行吧,劳逸结合吗,平时老读书也累,我先走了哈。”

  赵故也没留她,回办公室去研究那个晚会是什么东西,有没有什么学生不适合看的东西。

  跨年晚会当天温知心精心打扮了一番,穿着驼色的大衣,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头发很少见的披下,看上去女神得不行。

  陆桢在知行楼下等着她,看到她的时候不由感叹:“哇,真漂亮。”

  “谢谢。”温知心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准备进场的时候收到一条余希的微信:跨年晚会想看吗?

  -知心小姐姐:我已经在会场里啦。

  -余希:座位在哪里?

  -知心小姐姐:七排八座。

  过了不一会儿,她就看到余希找到了她旁边,和他身边的人打了个招呼说了两句话,对方一看是余希马上同意换座位。

  温知心现在就很尴尬地坐在余希和陆桢的当中。

  她都无法想象一会儿如果有节目想吐槽到底该和谁吐槽了。

  “我想上厕所。”温知心站起来,两个人的脚同时往旁边移了移,做出要让道的动作。

  温知心本来想哪里离过道近就往哪里走,却发现她的位置是最最正中央的。

  于是她坐下:“算了,不想上了。”

  两个男生又同时把腿放回原本的位置。

  温知心坐在两个人中间,整个人很焦躁不安。

  “对了,听说今天有请校外专门的杂技团队来,很值得期待哦。”陆桢说。

  温知心往陆桢那里凑过去,点点头:“真的吗,还有什么节目?”

  陆桢低头在手机里找节目表,这时候余希拍了拍她的手,让她过去。

  温知心又往余希那里凑过去:“怎么了?”

  “你今天喷香水了?好香。”

  “额,嗯……”

  陆桢举起手机“找到了。”

  温知心又凑过去:“让我看看。”

  看到两个人凑在一起看手机,余希非常不爽,于是把手机抢过来:“我也要看看。”

  温知心的头跟着手机屏幕,移动到了余希那边。

  陆桢不服,伸手把手机要了回去:“你要看自己手机找啊。”

  这时候舞台的灯光整个暗了下去,幸好晚会开始了,否则一会儿往左一会儿往右她脖子都要扭坏了。

  然而他们两个并没有因为晚会开始而消停,一会陆桢把温知心拉过去,一会儿余希又把她拉过来,而且现场很吵,两个人都要贴着温知心的耳朵才能让她听清楚。

  一整场她的脑袋就像节拍器一样,一会儿左边一会儿右边。

  ——我好累,要不你们两个坐一起聊吧。

  温知心有点后悔今天来看这个该死的跨年晚会了。

  她猛地站起来,没考虑就随便选了个方向走出说自己要去上厕所了。

  整个会场除了舞台的地方很亮,其他地方都很暗,几乎看不清人的脸。

  其实温知心根本不想上厕所,她只是不想再坐在那里罢了。

  她站到最后一排座位的后面,觉得这样看清净不少。

  其实大学生的这种晚会看起来青涩甚至有些幼稚,但温知心还是觉得很有新鲜感的,看得津津有味。

  这时候赵故站在另一个角落的最后,他看到了站在那里的温知心,虽然灯光很暗,她脸上的表情看不清,但可以看得出她看得非常认真。

  也不知道她怎么就站到最后一排去了。

  两个人分别站在舞台的两个角落,距离不近也不远。

  余希看了看时间,温知心已经去厕所很久了,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找不到回来的路了,余希一路摸索出去想找温知心。

  这时候陆桢之前提到的特技表演演员上台,他们表演的是极限自行车,就是那种自行车在人身上飞来飞去做各种很危险很炫的动作的。

  那些动作毕竟是现场表演的,再熟练也有一定的危险性,引得台下的同学一阵阵尖叫。

  突然台上的表演者拿话筒问道:“请问有没有同学愿意配合我们上台演出,我们需要两个人。”

  因为是这种极限运动,所以台下并没有人举手。

  这时候温知心突然感觉手腕一热,被一个人抓住了。

  “我来。”余希抓着温知心的手就往舞台上走。

  温知心根本来不及思考,被余希连拖带拽就拉上了台。

  在台下所有人的尖叫和呼声中,余希和温知心已经站到了台中央了。

  表演者先是夸了两人一番勇敢,然后让两人并列躺到地上,让他们不要动不要害怕闭上眼睛。

  想也知道就是人躺着,然后他们骑着自行车在身上飞来飞去。

  温知心视死如归地躺下。

  她慢慢闭上眼睛,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被旁边的人抓住。

  不是手腕,而是整只手。

  不是特别用力,看上去并不是紧张,而是单纯的想握手一样。

  “温知心,”余希突然开口了,温知心慢慢睁开眼,侧过头看着他,他正闭着眼睛,睫毛特别长,皮肤被光照得白到几乎透明,亚麻色的头发也像是被浸在光里的一样,整个侧面好看得就像她第一次见到他时候一样,让人忍不住怀疑这人是不是从什么漫画中走出来的。

  少年薄唇微启,淡然而认真的说:“我喜欢你。”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