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肯认错了么?[快穿] 第6章 夫人去学习了

小说:夫人肯认错了么?[快穿] 作者:锦锦锦锦鲤 更新时间:2020-08-01 12:38: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余希突然停下脚步,脸有点红着问道:“你朋友真的这么说?”

  朱离坚定道:“嗯是的,她这么跟我说的。”我没瞎说,只是省略了几个字而已。

  余希的嘴角露出一个隐秘的笑:“那她……还说什么?”

  朱离想了想:“她还说你迷弟迷妹很多,和你在一起很多人会特羡慕。”

  余希显得很得意,意味深长地点点头:“原来她是这个意思啊。”

  朱离看了他一眼:“你不会真的叫她赔钱吧,她没这么多钱,她身世挺惨的。”这种时候一定要卖惨,越惨越好,可能一个同情就把这事算了。

  “哦?她……你和她是怎么认识的?”

  朱离想思索了片刻,决定既挑重点又逃避事实地说:“我们通过一个叫鸡的男人认识的。”

  “鸡?哪个鸡?”

  “有一首歌叫做《只因你太美》,听过吗?”

  “听过。”

  “有没有发现唱起来像‘鸡你太美’?”朱离说完还唱了两句,跟着节奏还跳了两下。

  “我知道,所以呢?”

  “和那个鸡没关系。”我就是突然想唱了。

  “……”那你说啥呢?

  “反正我们温小姐很惨的,被囚禁起来,花钱还要被他管着,玩玩游戏都要说她,还一天到晚让她承认错误。”好像这么说总裁也没啥问题,和事实情况也差不多。手机端sm..

  余希听完沉默了,想着那个男人应该是他爸,她日子过得应该很苦,不由叹气一声。

  两个人买完饭回到宿舍,余希在门口停下,问:“那个,你朋友微信推送我一下?”

  “好啊,”朱离拿出手机,“你先扫我吧,我们两都还没加呢。”

  余希扫完,看到他的微信名字叫gay离不由一抖,然后往后缩了缩,想离他远一点。

  “那我把她推送给你,回去吃饭了。”朱离说着招了招手。

  “嗯。”

  余希怀着期待收到了温知心微信的推送,选择添加的时候犹豫着要发什么验证消息。

  打打删删好几次,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直接点了个添加好友,因为自己的名字叫余希,不用说什么对方也知道自己是谁。

  温知心正死鱼眼刷着微博,突然收到一条好友申请,看到余希两个字的时候浑身一震。

  ——妈呀,追债的来了。

  温知心马上忽略了他的申请,还从申请栏那里删掉了他的名字才满意。

  平均十秒钟就要看一次手机,焦急得手指在桌子上频繁敲桌子,余希发现自己做什么都没兴致。

  半小时都没回应,余希以为是微信出了问题,又发送了一次申请,这次在申请验证那里打了几个字我是余希。

  温知心正开着书,又收到微信验证,看到后倒抽一口冷气,又一气呵成地把它删了。

  眼不见为净,索性把手机关掉了。

  第二天早上没课,温知心难得睡了一个自然醒,吃午饭之前她走到湖边,本来想去看看沈衡在不在,想咨询一些法律问题,却发现湖边空无一人,不知为什么居然有些失落。

  温知心努着嘴,在湖边踢着石子,没想到没等来沈衡,倒是等来了另外一个不速之客。

  余希从很远的地方就看到温知心了,习惯性带上卫衣的帽子,走到温知心面前。

  看到余希的时候她吓得都差点没站稳,还好余希拽了她一把,否则没准就掉到湖里去了。

  余希摸了摸鼻子:“为什么没加我微信?”

  温知心全然一副云里雾里的样子:“嗯?说什么呢,我不用微信啊。”

  “少来了,你那个朋友都跟我说了。”

  “说什么了?”

  ——说你对我有意思还有被父亲囚禁管制的事情。

  温知心看着他,顿时觉得不详,指着自己的脑袋说:“我那个朋友,这里有点不正常,他的话你最好不要相信。”

  “我知道,女孩子总会不好意思的。”不承认也很正常。

  “哈?”

  “那个……一起吃饭吗?”

  “?”

  温知心看着现在的余希,居然他的脸上有点——害羞。

  也不知道朱离到底跟他说什么了,不过她也不想知道,因为她对余希没兴趣,她只想找沈衡小弟弟一起读书学习。

  “不吃了,我下午还要上课,先走了。”温知心说着就从余希身边经过,马尾辫晃啊晃的。

  余希摘下帽子,亚麻色的头发有些乱,他饶有兴致地看着温知心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温知心买了个三明治带回宿舍,给朱离发了个消息。

  -知心小姐姐:你昨天跟余希说了什么?

  -gay离:没说什么,你放心,我是不会卖你的。

  -知心小姐姐:我怎么就觉得那么不可信呢?

  -gay离:怎么了?他来找你了么?

  -知心小姐姐:他今天看上去怪怪的。

  -gay离:怪帅的?

  -知心小姐姐:怪……害羞的。

  -gay离:正常,男孩子总会情窦初开的。

  -知心小姐姐:情窦初开??前两天还一副你死我活的样子,怎么突然就情窦初开了?

  -gay离:不知道,可能这两天爱情动作片看多了吧。

  -知心小姐姐:……

  -gay离:下午民法课,别迟到了。

  温知心看了看时间,马上把书收拾好往教室赶去。

  到教室的时候看到朱离已经抢好了座位,老样子,阶梯教室第二排中间,瞩目的c位。

  温知心走进去翻了翻书:“民法还是有必要好好听听的,特别之后的婚姻啊,继承啊那块,说不定都能用得上。”

  温知心正津津有味地看着书上的奇葩案例,突然朱离推了推他:“诶,余希也上这节课诶。”

  她抬起头,一眼就看到站在门口的余希,而在余希身后,他看到了沈衡。她的眼睛里只有学霸沈衡,朝他招了招手,示意他坐到自己身边来。

  而门口的余希以为温知心在和自己招手,捏了捏自己的鼻尖,清了清嗓打算坐过去,没想到这时候温知心突然开口:“沈衡,过来,给你留位置了。”

  余希的脚步突然打住,然后只感觉到一个身影从自己身边穿过,当着他的面坐到了温知心身边。

  温知心心情大好:“有你在旁边给我讲课我一定不会听不懂了。”

  沈衡脸上没什么表情:“我本来还想坐角落睡一会儿呢。”

  “你不是说民法要好好学的吗?”

  沈衡点点头:“但我都预习过了。”

  “好吧,学霸就是不一样,那你在我旁边老师提问了我可以问你呀。”

  余希看着两个人这么热络,你侬我侬的样子非常不爽,于是坐到了第一排正当中,温知心前面的位置。

  温知心正兴致高涨地和沈衡聊着天,完全无视了余希。

  余希故意人往后面仰,想听他们两人的聊天内容。

  “沈衡,你看这题,甲自幼丧母,随父生活。甲8岁时,父出车祸,严重残疾,生活不能自理。由于无其他近亲,后经法定程序,由其姑姑照顾抚养,履行监护职责。甲父临终,可否通过遗嘱为甲指定监护人?”

  沈衡:“不能。因为甲父已经丧失了监护能力,甲的姑姑经过法定程序成为了监护人。只有父母担任监护人时才能通过遗嘱指定监护人,所以甲父不能遗嘱为甲指定监护人。”

  温知心:“哎呀,这个甲好可怜哦,你觉得呢?”

  沈衡:“还行吧,出题而已,刑法有些题目经常被我们称为‘怎么死都死不掉’系列,那里面的被害人被撞了捅了吃了毒药跳了楼还没死的一大票人呢。”

  温知心:“啊真的吗,好惨啊,同情他嘤嘤嘤。”

  在前面的余希有些听不下去了,嘤嘤嘤?居然还卖萌?

  这女人对自己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在别人面前居然这么可爱?

  余希不服气,回过头先看了沈衡一眼,心想这个男生长得也不怎么样,切了一声,然后慢慢把视线移动到温知心脸上,眯着眼睛,看上去非常不爽,最后又把视线转移到朱离脸上,朱离看到他,瞪大眼睛一脸天真无邪的样子。

  余希把头转回去,故意手往后伸了个懒腰,他的手差点都碰到温知心的脸了,温知心下意识往后躲了躲。

  两个人还在后面聊得火热,余希故意咳嗽了一下,想引起后面两个人的注意,没想到两个人根本无动于衷。

  余希手上拿着笔,又在伸懒腰的时候“不小心”掉了下去,转过头看着温知心:“不好意思同学,能帮我捡一下笔么?”

  温知心刚才脸上的笑容蓦的收住,不情愿的弯下脑袋,而她身边的沈衡为了给她让位置,往旁边挪了挪。

  温知心看到了地上的笔,但是正好在她手触及不到的地方,她往沈衡那里靠近,额头都快碰到他的大腿了,余希见状不对,马上也弯下腰打算自己去捡,然而一弯下腰就能看到温知心修长的双腿,让他有些走神,两个人的手同时摸到了笔,余希下意识收回了手,温知心则再努力伸了伸把笔捡了起来,头发都乱了。

  余希和沈衡同时红起了脸。

  “给你,你都伸了几百个懒腰了,真累的话回去睡觉吧。”温知心没好气地把笔递给他。

  余希接过笔,倏地转回头去。

  他觉得心跳有些快,怕被看出什么端倪。

  这时候只听到身后温知心的口气突然变得软软糯糯起来:“沈衡,刚才不好意思啊,我捡笔头都碰到你大腿了。”

  “哦,没事。”沈衡说完低下了头。

  余希坐在前面别提面色有多难看了,脸都绿了。

  一整节课她都能听到两个人的窃窃私语和笑声,对余希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

  下课的时候两个人也并肩走了,一边走一边还说去图书馆之类的话。

  “你!”余希拉住落单的朱离,“你不是说她对我有意思吗?”

  朱离撇嘴,小声说:“这你就不懂了,女孩子嘛,欲情故纵吗,你看不出来吗,她是故意的,她想让你吃醋,我之前就没见她和沈衡这么要好。”

  余希觉得他说得有道理,但又不确定:“你真的确定她对我有意思?”

  朱离拼命点头:“有有有,人家没准晚上梦里都是你呢。”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