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肯认错了么?[快穿] 第4章 夫人去学习了

小说:夫人肯认错了么?[快穿] 作者:锦锦锦锦鲤 更新时间:2020-08-01 12:38: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下课之后,陆桢拿着篮球转过身看着温知心:“温小姐赏不赏脸一起去吃个午饭?”

  温知心看了看时间:“才十点啊,这么早吃午饭?”

  陆桢笑笑:“那就去看我打个篮球再去吃午饭?”

  “不用了,谢谢。”温知心把书塞进自己的包里,回应一个假笑。

  “那以后有什么刑法问题来找我啊,”陆桢用拇指指了指自己,“我可是人称刑法小王子。”

  温知心敷衍地应了一声之后就走了,离开教室的时候她脸上还是很开心的。

  “诶,朱离。”她撞了撞朱离,“你说这是不是说明我还是很有魅力的呀,你看刚才那个男生也挺帅的吧,第一次见面就对我展开如此凶猛的攻势,说明我还宝刀不老啊。”

  “啊呀,温小姐,这你就不知道了,大学男生都是很空虚的,就跟发情时候的泰迪一样,见到个异性就上去求爱,你可别太当真。”

  “……”被朱离这冷水一泼,温知心没了兴致,对他说,“现在没课,我自己去逛逛。”

  “下午还有三国法啊,我到时候来找你一起上了。”

  “啊呀知道了知道了。”温知心说着大步流星地逃走了。

  离开了教室,她出门看到学校的中心有一个湖,走到湖边坐下想休息一下,嘴里正哼着歌,突然身边走过来一个男生。

  男生在她身后不远处坐下,架起了画板开始写生。

  温知心实在没办法不被他吸引,男生看上去就是那种特别出尘脱俗的感觉,可能是会画画的关系,给人感觉像艺术家。

  男生的侧面特别漂亮,睫毛长得女孩子都羡慕,和余希的那种漫画脸比起来,这个男生的长相更加安静收敛,说不上多出类拔萃,但看着让人感觉特别舒服。

  男生用手和笔似乎在比划着取景,然后在画板上慢慢下手。

  他画着画,温知心就这么看看风景,看看他。

  终于坐不住了,温知心起来拍了拍裙子,本来想走的,实在忍不住好奇心走过去问道:“同学你好,请问你是美术系的吗?”

  男生停下手里的笔,看着她,声音温柔道:“没有,我是学民商法的。”

  “民商法?”这个法似乎对以后很有用啊,温知心凑过去,“那你对公司法,合同法这种是不是很熟。”

  男生点点头:“很熟。”

  “那离婚呢?”

  “也很熟。”

  温知心看着觉得他很好说话的样子,打算跟他顺便咨询一些法律问题,说道:“太好了,那我们来聊聊离婚吧。”

  “?”

  温知心:“哦,不不不,就是我想咨询你一些关于离婚的问题。”

  “哦,可以。”男生点头。

  温知心扭扭捏捏地开口道:“我……我有个朋友,她有个老公,挺有钱的,就是那个,不行……”

  “哪个?”男生不是装作不知道,只是要回答清楚问题,首先要了解清楚问题,这样说的不明不白的,会影响判断。

  “就是……两性关系。”

  男生点点头:“哦……继续。”

  “那这种情况,我……的朋友,可不可以以此提出离婚?”

  男生想也没想,回答道:“两性关系并不是维系夫妻关系的全部,也不是双方规定的权利义务,不过你朋友如果要向法院提出诉讼离婚,可以以此作为一个双方感情不好的证据来支持离婚。”

  “那这样我朋友不能多判一点财产吗?”

  “不能,”男生说,“因为这不是任何一方的过错。”

  温知心皱眉:“那那种结婚前的股权,房产,是不是都是婚前财产。”

  男生点头:“是的,不过增值部分是婚后财产。”

  温知心心想,赵故大部分的财产其实都是结婚前就转移到他名下的,可能那时候就留了个心眼,这样如果真的离婚,他又没有过错的话,自己其实分不到多少钱。

  “那,那些财产有办法可以变成婚后财产吗?”

  男生想了想:“把那些房子和股权卖了,然后以你们两个的名义一起去投资新的房产股份,就是你们婚后财产了。”

  “你可真机智,”温知心拍了拍他的肩膀,“和你这种人结婚可得被你算计死。”

  “不一定,不是所有人结婚了都想着要离婚的。”少年脸上干净通透。

  温知心垂眸,心想那是因为你是好男人,而她就没那么幸运,碰到的只是商业联姻,这根本不是结婚,最多算是合伙而已。手机端sm..

  温知心准备走的时候看了一眼他的画,虽然只打了个草稿,但看得出来布局做得很好,绘画功力应该很深:“你一直会来写生么?”

  “还好,没事做的时候就会来。”男生说。

  温知心点点头:“对了,忘了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沈衡。”男生笑了笑。

  温知心倒是挺喜欢他的,觉得他是个可以交朋友的人,但可惜他们不是同一世界的人,多接触了解对自己没好处。

  “谢谢你啊沈同学,我叫温知心,以后如果有婚姻感情方面的问题可以再来咨询你么?”

  “嗯,可以。”沈衡点头。

  温知心看了看时间:“那我去吃饭了,有缘再见。”

  温知心一路小跑到食堂,穿着高跟鞋这么乱走还是挺累的,以前她最多也就穿着走几步路,全程都是司机接送的,这样走一天是真的吃不消。

  她在食堂一楼走到两楼楼梯一半的地方有些走不动了,扶着栏杆,扭了扭脚腕,吃痛的叫了一声。

  蓦的她听到一阵骚动,只见一楼不远处有一个穿着白色卫衣的男生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好几个迷弟迷妹。

  即使那个男生没抬头,温知心也一眼就认出了他的亚麻色头发。

  “我去……”温知心马上扶着栏杆忍着痛小跑步到二楼。

  余希本来打算到一楼吃饭,突然鬼使神差的抬头,看到一个奇怪的落荒而逃的背影,眯了眯眼,决定往两楼去。

  温知心想着刚才余希要去的方向应该是一楼,她在两楼应该是安全的,正排队买饭,只感觉余光看到了一坨人,然后那阵聒噪的声音越逼越近。

  看到那个亚麻色的头顶冒出来的一瞬间,温知心就知道逃不掉了。

  不对,她到底为什么要逃?

  温知心很一本正经地买完饭,找了个角落的地方坐好,自顾自吃了起来。

  余希一上楼扫视了一圈,很快就发现了非常出挑的温知心。

  他转过身看着后面一群人:“你们能不能别跟着了?”

  身后有个小姑娘怯懦懦地说:“希神,你下次比赛什么时候啊?我们去现场给你加油!”

  “不会自己去看官方日程吗,那么多比赛我怎么记得住。”余希骂骂咧咧的把他们全都轰跑了。

  买完饭,余希往温知心的地方走了过去,快要走到她面前的时候,突然温知心座位对面出现一个男孩子。

  “嘿,温小姐,一个人吃饭呢?你的好gay蜜呢?”陆桢满头大汗的样子,一看就是刚刚打完篮球。

  “不知道,我也不是24小时都跟他黏在一起的好吧。”温知心抬起头的时候,穿过陆桢看到了余希,马上又低下头去。

  余希在他旁边的桌子坐了下来,陆桢看到他惊呼:“哇,希神。”

  温知心快速扒了两口饭:“你们认识啊,那正好,我吃饱了,你们慢慢聊。”

  “等等。”余希叫住她,“你看到我怕什么?”

  “我没怕啊,我干嘛怕?”温知心说着咽了咽口水,顺便看了看他的迷妹迷弟团还在不在。

  “那你怎么吃两口就不吃了?”余希问。

  “女孩子减肥,你懂什么。”温知心给了白眼。

  陆桢在旁边眼睛眨巴眨巴:“希神,你跟转学生认识啊?”

  余浠冷哼一声:“拜她所赐,我上次的训练赛输给了韩国。”

  “啊呀都说是训练赛了,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这种比赛就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输了比赛,赢了感情啊。”温知心还说得特别义正辞,好像自己特别有道理的样子。

  “嗯,不过训练赛之前我们打了赌,输的那方要给五万块钱。”余希不温不火地说。

  “才五万而已,我给你不就……”温知心说着才发现自己根本没这么多钱,那个时候跟系统设定每个月就拿些够开销的零用钱,本来想着没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就没特意改这个设定。

  见她不动了,余希饶有兴致的看着她:“才五万?嗯?然后呢?”

  “弱弱问一下,”温知心嘴角拉了拉,“是韩币还是人民币?”

  “美金。”

  “……”一个训练赛要玩这么大么?

  温知心尴尬地笑了笑,然后马上小跑步逃走。

  如果是电视剧一定会配合那种“啾~”一下的音效。

  余希也没打算追上去,只是暗自笑了起来。

  陆桢问他:“希神,真的赌这么多?”

  余希摇摇头:“怎么可能,就赌了五万韩币而已。”

  “害,那你干嘛吓人家小姑娘。”

  “打排位的时候突然把你电脑整关机了,换你你气么?”余希问。

  陆桢想了想:“气!”不过又想了想说,“但是如果看到是这么可爱的妹子就不气了。”

  “巧了,”余希朝他抬了抬眉毛,“我也这么认为。”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