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肯认错了么?[快穿] 第3章 夫人去学习了

小说:夫人肯认错了么?[快穿] 作者:锦锦锦锦鲤 更新时间:2020-08-01 12:38: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余希眼神有些迷离,看上去像没睡醒的样子,接过电话,声音也有些慵懒:“你是关我电脑的那个吗?”

  温知心咬着指甲,弱弱道:“不是。”

  余希皱了皱眉头:“今天那把排位是和韩国国家队的训练赛,前期我们弱势,但我有把握能翻盘,现在他们都嘲笑我是不是输不起,你说怎么办?”

  “那你跟他们说不是啊,这句韩语我会说,阿尼思密达,实在不行你多喊几声欧巴,战略性转移话题,不一会儿他们就会忘了到底在和你争什么了。”

  余希有点头疼:“……你什么专业,什么名字,大几?”

  “如果我不告诉你,你就找不到我了不是。”温知心得意。

  余希放下电话,问朱离:“你朋友叫什么名字?”

  “法学,温知心,大一。”回答得铿锵有力,口齿清晰。

  ——干啥啥不行,卖队友第一名。

  余希把电话还给朱离:“我们应该有课是一起上的,跟她说如果遇到了别再那么嚣张,我余希脾气不好。”

  朱离接过电话,毕恭毕敬:“知道了希神。”

  余希出去以后,朱离对着电话说:“哇,余希好帅哦,简直就是野男人的真人版。”

  “你能不能别嘴这么快,把我卖了啊。”温知心扶额。

  “可是他在我对面,我不卖你,我自身难保啊,你也知道我现在的人设是个gay,万一他对我……”

  温知心赶紧打断他的臆想:“绝对不会有这种万一……”你可没事多撒撒尿照照镜子吧。

  两个人没聊几句,朱离说:“温小姐,你今天早点休息吧,明天早上我们一起上刑法课。”

  “好吧。”温知心捏了捏眉心。

  刚进这个系统她还有些不习惯,所有的感觉都很真实,但确是一个虚拟的世界。

  温知心洗了澡,觉得有些困,就睡过去了,第二天一早被闹钟吵醒,要知道她已经睡到自己醒很多年了,所以闹钟这种东西形同虚设,她把闹钟关掉,无动于衷的继续睡。

  又不知道睡了多久,被夺命连环call吵醒。

  温知心迷迷糊糊地接起电话,不悦道:“谁啊。”

  “温小姐!起来上课啦!”电话那头朱离聒噪的声音让温知心觉得耳朵疼。

  毫不犹豫地把电话挂了。

  不一会儿听到那熟悉的声音从遥远的楼下传来:“温小姐!上课啦!起床啦!别睡啦!”

  这恼人程度简直就像家里楼下用喇叭放的“电视,冰箱,洗衣机”那种收废品的噪音指数。

  温知心抓了抓头发,很生气地打电话给朱离说自己已经起床了,让他别叫了。

  温知心洗漱完,简单化了个妆,下楼的时候还迷迷糊糊的,习惯性穿高跟鞋穿小礼服的她这样的打扮在学校里特别出挑,大部分学生好像只是单纯的来读书的,带着眼镜穿着温知心觉得比睡衣还丑的衣服捧着书小跑着往教室走。

  去食堂买早饭吃的时候,温知心突然问道:“朱离,你有没有觉得大家都在用很奇怪的眼光看着我们。”

  朱离今天的打扮算得上比较正常,穿了一件卫衣牛仔裤,头发也不是汉奸头,柔顺的扫在前面,看上去还是青春洋溢的。

  “有嘛?不觉得啊。”朱离摸了摸自己的脸。

  “可能是我想多了吧……”温知心脑袋歪了歪,再一次检查自己的衣服,拉链拉好,裙子也没走光。

  来到明德楼,一进教室温知心想也没想就往最后一排走。

  “诶,我们要好好读书来的,坐第一排啊。”朱离拉住她指了指第一排的座位。

  确实现在自己是来读书不是来玩的,好好学知识才是硬道理,到时候真的离婚了也省了请律师的钱。

  “我们坐第二排吧,第一排位置下面是镂空的,我怕走光。”温知心说着就坐到第二排的正当中去了。

  大学的话大家都喜欢抢占后面的位置,前排通常不是学霸就是来晚的人坐的。

  温知心和朱离到的不算早,后面的位置都挺满了,前面两排却空空如也。

  温知心能感觉到很多人都在对着她窃窃私语。像这种法学院,男女比例大概是2:8,放眼望去都是娘子军的天下,男人本来少就算了,还有一部分是朱离这种……跟man扯不上关系的,所以那些女生对温知心这种很注重打扮的女人自然不会有好印象。

  然而温知心早就习惯这种被人眼红的感觉了,她从小就长了一洋娃娃的脸,眼睛很大,是那种欧式的双眼皮,鼻子和嘴都很小巧,烫了个棕色的卷发,梳起一个马尾辫,看上去青春又亮丽,本来结婚前有许多名流公子哥争着追求,结婚后才没了行情。

  温知心翻开书随便看了几眼,却被门口传来的一阵运球声打断。

  寻声抬头朝门口看过去,一个寸头的男生手上拿着篮球,穿着衬衫,没扣扣子,里面一件t恤的名牌logo露了出来,看上去有点吊儿郎当的样子,但脸是那种挺有男人味的长相,看上去不像大一那么小。

  男生看了一下教室角落的位置,单手抓着篮球准备往最后一排走,走到第二排的时候无意间瞥到了温知心,跨步的动作停了下来,撤回腿走到第一排温知心前面的位置。

  温知心故意低头看书,但能感觉到前面男生正回过头直直地看着她。

  “同学。”男生扣了扣温知心的桌子。

  温知心抬头:“嗯?”

  男生一脸惊讶:“哇塞,我本来想夸你眼睛好看,你一说话我发现你声音更有魅力诶!”

  ——拙劣的搭讪方式。

  温知心低笑一声:“谢谢。”

  “同学,你是新来的吗,以前没见过你啊。”男生不离不弃,眼睛继续追着温知心不放。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嗯,我转学来的。”

  “大一的吗?叫什么名字啊?”男生说着把温知心的书抢过来,转了个身看到封面上三个字,读到:“温知心,温故而知新,好名字啊,我叫陆桢。”

  温知心听到“温故而知新”这五个字的时候,心情不太好,想到了某张令人不愉快的脸。

  “诶诶诶,同学你想干嘛,”朱离把温知心的书抢回来,“我们温小姐名花有主。”

  温知心横了他一眼:“我什么时候名花有主了,你想想清楚。”温知心虽然不是故意想表明自己是单身,但在系统里面,她不想自己和赵故有任何关系,感觉被他无形的束缚。

  看着温知心对他挤眉弄眼,朱离怂了,说:“我们温小姐一朵鲜花,请牛粪离远点。”

  “那你离远点啊。”陆桢很不客气地回道。

  “你!我是她的好gay蜜!”朱离不服。

  “你刚刚说温小姐名花有主了什么意思?难道有喜欢的对象了吗?”陆桢继续追问。

  温知心看着他,虽然他的形象算得上很英俊了,但这种牛皮糖的性格让她实在受不了,打发道:“是啊,有喜欢的人了。”

  “啊呀,那有点可惜,本来还想追你的,”陆桢嘴上说可惜,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不过你只是说喜欢的人,还没在一起呢吧,我还有机会。”

  “不,你没机会了。”朱离又做出尔康伸手的样子挡在她前面。

  陆桢一脸不耐烦:“我问她还问你呢,你怎么事儿这么多?”

  陆离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要追温小姐,必须先搞定我。”

  “怎么搞定你?贿赂你?”陆桢饶有兴致地问。

  “不,先追到我。”

  陆桢:“……”

  温知心:“……”

  陆桢:“告辞!”说着就转过头,翻开书抖起腿来。

  温知心眼睛眯成一条缝看着他,对他做了个“what”的口型。

  而朱离则是一副“你看我厉害吧”的得意。

  上课铃声响起,一个头发掉得差不多的中年男老师走到讲台前,点了名之后开始上课。

  老师:“大家来上刑法课的意思我也懂,不就是想听那些好笑的,关于强奸的案例吗,为了提起大家的兴趣,那我就先来问大家一个问题。我把张三性侵了,但我是个霸道总裁,她是个灰姑娘,我是在给她改变人生的机会,我觉得我是在临幸她,那请问大家,这构不构成起强奸罪?”

  朱离马上很激动地用手肘推了推温知心:“温小姐,这题你可要好好听了,说不定以后鸡哥会这么对你。”

  温知心嘴角抽了抽:“我可是谢谢你这张乌鸦嘴了。”

  老师看到朱离一副很激动的样子,直接点名让他回答问题:“这位同学,你说一下。”

  朱离有点尴尬,慢慢站起来说:“老师,我觉得……不算强奸。”

  “哦?为什么呢?”

  “因为面对霸道总裁,大家都是无法抵抗的,有些人嘴上说着不要不要,心里可能不是那么想的。”

  “咳咳咳……”台上的老师老脸一红,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构成强奸,”这时候陆桢的声音覆盖了所有的笑声和老师的咳嗽声,拯救了这场尴尬,“只要女方不是自愿的,就构成强奸罪,霸道总裁必须要为自己错误的价值观付出代价。”

  “很好,正确答案是构成强奸的,”老师看到今天陆桢坐在第一排还很奇怪,“今天陆同学怎么有雅兴坐第一排?”

  “没什么,这里空气好。”陆桢笑了笑。

  朱离回答完问题坐下去,然后趁老师说话的时候又拱了拱温知心:“温小姐,记住了,如果鸡哥这么对你,那就算强奸。”

  “你可放心吧,”温知心说,“他不会的,他不行~~”

  “啊…………嚏!!”正在看文件的赵故觉得鼻子很痒打了个喷嚏,看了看没开窗,不至于着凉啊。

  ——呵,看来又不知谁在想本霸道总裁。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