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649章 传说再现!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1-06-07 17:17: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冰冷漆黑的世界里,柳寻香站在那里,此刻的他眼中清明,身材挺拔,满头白发顺滑的披在身后,浑然没有一丝老态龙钟的样子。

  二十岁的样子重新回到他的身上,但他却没有半点欣喜。

  因为这不是他的肉身,他的肉身已经归于沉寂,永远的躺在了那个冰冷简陋的草榻上。

  “这便是人死后的样子吗。”柳寻香环顾四周,发现周围一片黑暗,绕是他目光如炬也无法刺穿夜幕。

  “年轻人,你就这么想死?”

  突兀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苍老的声音中带着温和,让人听的莫名心安起来。

  柳寻香回头,目光凝重道:“谁?”

  声音大笑,而后在黑暗中缓缓露出一道轮廓,是个身高八尺的人影。

  “你跟我朝夕相处了这么多年,还不知道我是谁,有趣的小家伙。”人影开口笑道。

  柳寻香皱眉,人影还是隐藏在黑暗中,他根本看不清长相,无法确定此人身份,只能谨慎道:“前辈莫要戏耍晚辈,既然相处多年,何不现身一见。”

  柳寻香向来独身一人,此人却说相处多年,这让他想起了在东苍之境时的那段诡谲的回忆。

  他体内会不会存在另外一个人!

  如果真的存在,那这个人是谁,又是谁将他放到自己体内的,四百年来为何自己又从来没察觉到他的存在。

  而今自己肉身已死,意识也将溃散天地之间,他露面见自己又是何目的……

  种种疑问,让柳寻香对眼前之人的警惕与防备愈发浓烈起来。

  身影似乎察觉到了柳寻香的心态变化,朗声笑道:“好吧,老夫不戏耍你了,你且看看老夫是谁。”

  说着,身影再度向前迈步,整个人彻底从黑暗中脱离出来,映入柳寻香的目光之中。

  是个鹤发童颜的老者!

  老者白发白眉白须,腰板挺直,身着紫色宽袍,以筷子长短带着绿芽的木枝做发簪将头发固在脑后,双手揣在袖筒中,似笑非笑的盯着柳寻香。

  柳寻香瞳孔微颤,脸上露出诧异和古怪。

  老者说的没错,他的确跟柳寻香朝夕相处了很多年。

  他站在那里的动作穿着,跟季先生送给他的那副画上的人简直一模一样!

  而那副画,就一直挂在柳寻香的房间里!

  “是你!”柳寻香心中掀起巨浪,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死了还能见到画中的人,而且这画中人还能出现在自己的意识中。

  简直太过于匪夷所思了些!

  老者眯眼笑道:“看这模样,当是想起来了啊,哈哈哈哈……”

  柳寻香点头,但随即面色又阴沉下来。

  画是季先生送的,季先生是书院的先生,那么这画中的人自然也是书院的人,书院的人跟柳寻香那可是天敌。

  如此说来,季先生将这幅画送给自己,就是等着在关键时候在自己身后来上那么一刀咯。

  “无耻卑鄙的老东西!”柳寻香心中怒骂道,原本他对季先生还有几分好感,没想到还是被他给骗了!

  都说忍一时越想越气,如今柳寻香已经身死,结果还要被洗墨书院摆上一道,他岂能忍下这口气!

  “老东西,你们书院仗着死的老鬼多,我刚死你们就迫不及待来欺负我是吗,反正老子也已经死了,还怕你们不成!”

  “柳某今日就告诉你们,老子活着的时候敢掀你们的宗门,死了照样敢捶你们的先人!”

  说着,柳寻香催动意识悍然朝着老者撞去。

  没有神通,他还有最后没有完全溃散的意识,所以哪怕是拼个万劫不复,他也绝不咽下这口气!

  “喂喂喂,年轻人你别冲动啊!”

  老者眨巴着眼睛,一蹦三尺高躲开了柳寻香的撞击道:“老夫从来不以大欺小,小家伙你别太过分啊。”

  “过分你大爷!”柳寻香牙关咬的咯吱作响。

  活着的时候书院就处处要针对他,死了还被他们派来老鬼来降服,他跟书院到底谁过分!

  “你兔崽子你敢骂老夫!”老者气的吹胡子瞪眼,但柳寻香不闻不问,再次冲了过来,他见状只好又跳到另外一旁。

  “老东西你属兔子的吗!”柳寻香又撞了个空,目光凶狠道:“跳,我让你跳!”

  两道意识在漆黑的空间里来回折腾了近乎百个回合,柳寻香的意识才气喘吁吁的消停了下来。

  柳寻香的意识每时每刻都在溃散,像这样与人动手只会加速他的消失。

  老者见他终于没力气了,这才晃晃悠悠的飘到他身旁,幸灾乐祸道:“继续啊,怎么,这么快就没劲儿了,哎哟哟,老夫都还刚开始,你怎么就结束了呢?”

  说着,他摇头晃脑的叹息道:“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一茬不如一茬咯,那里像老夫那个年代,峥嵘岁月何惧风流~”

  “……”

  柳寻香气息一滞,道:“老东西你能闭嘴吗,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柳寻香要皱半点眉头,我跟你姓!”

  老者蹦蹦跳跳两下又回到他身边,蹙眉道:“居然还有点骨气,不过让你跟老夫姓,说实话你有点占老夫便宜了……”

  “我去你大爷的!”

  柳寻香一口咬下去,结果老者速度更快,抽身闪到一旁,摆摆手道:“年轻人不要总这么毛毛躁躁的,再说了,老夫什么时候说过要打杀你?”

  柳寻香闻冷笑,道:“书院的尽是些伪君子,明明想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还非要把自己说的那么大义凌然,一副救世主的模样真让人作呕,我呸!”

  老者听着炮语连珠的轰骂,眨巴着眼睛半晌没说话,就当柳寻香准备在继续的时候,他却突然吹胡子瞪眼怒道:“胡扯!”

  “你气煞老夫是也!”

  “书院是老夫一手所创,礼义廉耻忠信悌都是老夫敦敦教诲出来的弟子,怎会有你说的这般不堪!”

  老者说的唾沫横飞,旁边的柳寻香却听的目瞪口呆。

  这老鬼刚才说的话他可是听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你…你刚说书院是你一手所创的?”柳寻香咽了咽口水,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老者仿佛受到了羞辱,怒道:“当然是老夫所创,除了老夫还有谁有这实力,就算是那光头和尚他吵架也吵不过老夫!”

  “……”

  柳寻香只觉腿肚子有些发软,心中暗自骂道:“你他娘的季先生,你为了弄死我居然把你们开山祖师都请出来了,真狠啊!”

  书院的开山祖师,在他的那个时代几乎无人敢掠他锋芒,他是无敌,而在如今的修真界,任何修士提起他来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他是传说!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不管是凡人还是修士,没有人知道他的姓名,世人或畏惧,或敬重的都喊他一声……

  夫子!

  夫子,这个发起飙来连天道都敢揍的老头,居然就是现在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柳寻香此刻心情的复杂可想而知。

  “你…您真是夫子?”柳寻香恍如做梦般不死心的问道。

  老者歪着头,赫然出现在柳寻香面前,凑上脸来严肃的点头道:“年轻人求真务实的态度老夫很是欣赏,你要老夫怎么证明自己呢?”

  柳寻香咯噔一下,不由得想起了当初师兄孟劫跟自己讲述的事情。

  他可不想在这被一个身材魁梧的老汉光着膀子驾着马车拿弓箭在后面追杀。

  “不…不用了,晚辈信了。”柳寻香只觉意识都开始打死起了寒颤,他做梦都没想到,一个已经死了百万年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这简直是做鬼的撞鬼,鬼知道是个什么鬼!

  夫子狐疑的盯了他一眼,退后两步道:“你之前说你掀翻了老夫的书院?”

  “!!!”

  柳寻香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意识险些被这句话又吓得溃散开来,心中更是叫苦连天:“早知道他是夫子,打死自己也不能说这件事,简直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不嫌疼。”

  “夫子前辈,如果晚辈说这要是个误会,您……信吗?”

  “你觉得呢?”

  柳寻香扑通一声跌坐在地,欲哭无泪。

  “反正横竖都是死,就算夫子你不动手,我这意识也扛不住多久了。”

  夫子挑眉,双手放在袖筒里问道:“所以呢?”

  柳寻香唉声叹气,从地上爬起来道:“梁子总归是解不开的,既然这样,送夫子您老人家一程让书院痛痛心也是好的。”

  “???”

  夫子一脸疑惑,但很快又露出兴趣道:“所以你还是要弄死老夫?”

  “嗯!”柳寻香斩钉截铁道。

  季先生说过这幅画价值连城,的确不假,夫子的画像别说价值连城,就说它是修真界至宝都没人怀疑。

  这样的画轴毁了,书院恐怕要痛心疾首很长一段时间。

  柳寻香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方能一解他心头之愤。

  夫子听的摇头晃脑,道:“小东西有点意思,那老夫就来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柳寻香目光陡变,意识开始以极快的速度溃散,但在溃散的同时,神通也逐渐在他手中成型。

  由意识组成的玄煞都天大阵内阴风四起,印法之下一头头泛着淡青色的阴兵鬼将手持长枪大戟出现在柳寻香身后,威风凌凌!

  “道术,阴兵过境!”

  柳寻香拼着陨落的代价,施展出了自己最强的神通,他要带着夫子同归于尽。

  “夫子,得罪了!”柳寻香怒喝一声,指尖一点,身后的阴兵顿时拉住马缰,残破的战马嘶鸣,于黑暗之中践踏而出,冲杀向老者。

  夫子口中啧啧称奇,站在原地不躲不闪,眼看领头的鬼将手中长枪即将刺到夫子的眉心时,长枪却突然消失。

  紧接着,鬼将阴兵如同被风吹散的云烟,席卷着撞回了溃散的柳寻香体内,将他最后的灵光重新包裹,恢复原身。

  柳寻香茫然的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夫子,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夫子没事,还救了他……

  “您……”

  夫子摇头,一脸嫌弃道:“小东西道术不差,就是资质差了点,老夫就勉为其难,将就的收你做个关门弟子吧。”

  ps:这本书预计这个月完结,大佬们也都逐渐开始浮出水面来跟道友们见面了。

  s..book238331874467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止道为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