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圣君秦二世 第1099章 比想象更简单

小说:千古圣君秦二世 作者:零七度 更新时间:2020-11-26 22:55: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不必。”嬴胡亥乐道:“先去镇北关里边看看!”

  浑身上下血糊糊的虞子期走来,拱手道:“陛下,那这些俘虏怎么处置?”

  嬴胡亥向着远处看去,那些跪在地上的,已经投降的汉军,个个脸上写满了惊恐。

  “望乡军主将文奇过来了吗?”

  嬴胡亥随口问道。

  “还没有,这次过来的,全部都是人屠军假扮的。”虞子期道:“但算着时间,中午时分,后续大军应该就可以抵达了。”

  嬴胡亥颔首道:“让他们卸甲,就在外边蹲着,安安分分的人,当然不会掉脑袋,也不会变成奴隶。

  如果到了现在这会儿,还想有什么别的小动作的话,那就真的只能等着掉脑袋了。”

  “遵旨!”

  虞子期往前走去,他直接爬上了堕仙台,大声的喝道:

  “皇帝陛下说,你们只要安安分分的蹲着,不要有背叛大秦的心思,就不会掉脑袋!

  所有人把身上的甲胄互相帮着脱下来,如果这个时候,谁敢做什么小动作的话!

  我军万箭齐发,一个不留!”

  “轰!”

  似乎是为了配合虞子期这话的声威,后边上千弓箭手齐齐拉动弓弦。

  那弓弦振动的声音,宛若是霹雳一样爆鸣开来。

  很快,那些跪坐在地上的俘虏们,互相帮着身边的卸下甲胄来。

  甲胄不同于武器,随便抓在手中,就可以杀敌。

  但是,甲胄在这个时候,甚至于说整个冷兵器为主流的时代里。

  军队的皮甲率,一直都是衡量一支军队是不是精锐的标准。

  正常的军卒厮杀,一个身上披甲的人,可以把两三个身上没有披甲的人同时按在地上摩擦。

  而不会出现粗制滥造影视作品中,甲胄脆的像是纸糊的一样情况。

  现在甲胄卸下,别的不说,只需要一轮箭雨倾斜过去,人就能死一茬。

  嬴胡亥坐在马背上,缓缓地驱马上前,蒙炆手里捏着几个口罩,递给了嬴胡亥。

  嬴胡亥带上口罩之后,放开缰绳,双手提着太阿剑缓缓地抽出一截剑身来,剑身上倒映着自己倒着口罩的面孔。

  这让他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

  前方巨大的蘑菇云,还没有从镇北关城楼的废墟上消失。

  空气里依旧弥漫着非常刺鼻的硝烟味道。

  稍微往前走点,就能看到爆炸过后,崩碎为齑粉的石头粉末,在地面上铺了整整一层,战马似乎也觉得非常不舒服,打着响鼻止住了脚步。

  嬴胡亥翻身下马,顺着硝烟未曾散去的战场,踩踏着已成为废墟的镇北关,顺着那些断裂的墙砖上,来到了城楼里边。

  街道左右两边上,全然是跪在地上的降卒。

  汉军是真的相信大仙人发狂,又来炸镇北关了。

  心神崩溃的人不少。

  这是真正来自于神仙的力量,在折磨着他们的内心。

  所有的人都非常恐惧,担心自己立刻就会死掉。

  周围的秦军,都不需要怎么怒声叱喝,就可以把这些人完全控住了。

  “这远比朕想的更用作用。”嬴胡亥背负着双手,在宽敞的街道上穿行而过。

  第九人屠那边带着一队人马,正在往这边赶过来,看到皇帝以后,便直接迎了过来。

  “陛下,南城虽然已经控制住了,但是贼军点燃了烽火台,还是没有办法啊!”

  “慌什么!”嬴胡亥指了指左右两边街道上,那恐惧的神魂都要裂开的汉军:

  “看看这些人是怎么想的,等到了故道城下的时候,不就知道故道城那边的人会怎么想了?”

  第九人屠看了看街道边上的人,神色也逐渐变得坚定起来。

  “白起呢?”

  “末将在!”嬴胡亥的声音方才传开,远处就传来了白起沉稳有力的声音。

  白起快步走了过来,拱手道:“陛下,臣下觉得,现在出兵是最佳时机。

  此处汉军已经全然没有战意,士气更是完全折损了。

  我军应该用最快的速度,穿过陈仓道,就算是不能拿下故道城。

  那也可以在故道城外安营扎寨,以此对故道城造成一种很大的心理压力。”

  “好,即刻点兵,城中只需留下两千军便可,用最快的速度,穿过陈仓道,兵临故道城下!”

  “遵旨!”白起振臂一喝:“第一人屠,第二人屠领军护卫陛下,镇守镇北关。

  其余所有人军卒,跟随本将,即刻顺着陈仓山道南下,无须作任何停留!”

  “得令!”

  所有人大声喝道。

  浩浩荡荡的队伍,直接开出镇北关南门而去。

  嬴胡亥转过身,抬了抬手指:“传令下去,这些人不想死的,就去把北门那边倒塌的墙砖挪开,供给大军安然通过。”

  “遵旨!”虞子期大喝一声,领着身边军卒就离去了。

  蒙炆跃跃欲试,但是嬴胡亥,却只是将目光落在了虞伯身上: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镇北关府衙在什么地方?”

  “就在前边!”虞伯赶紧领路。

  镇北关是属于一种纯粹的军事要塞,这里边完全没有人居住。

  而且只有一条主街道,主街道的左右两边,就是军营军舍。

  府衙倒是修建的不错,直接占据了整片的山坳。

  嬴胡亥过来的时候,看到这边的秦军正在往府衙外边拖血糊糊的汉军尸体。

  这倒是让他有点意外了。

  虞伯拱手说道:“我军杀进来的非常突然,汉军完全没有任何像样的抵抗。

  倒是到了这镇北关将军府的地方,反而是遭遇到了顽强抵抗。

  这里边固守的两百汉军,全部力战而死,没有一个人投降的。”

  “两百汉军,全部力战而死?”嬴胡亥挥了一下手,前方正在拖着尸体的人屠军,顿时止住了手上的动作。

  他拱手一拜:“陛下!”

  “把所有人的脑袋斩下来,撒上石灰,然后送到故道城下。

  告诉故道城那边的守将,如果负隅顽抗,这就是下场。”

  “遵旨!”这军卒抽出手中的横刀来,随即大声喝道:

  “兄弟们,皇帝陛下下令,把这些贼求的脑袋剁下来,撒上石灰!

  送到故道城下去,让故道城的贼求投降!

  不投降,这就是下场!”

  嬴胡亥背负着手,走进像是炼狱一样的将军府内,人屠军们狞笑着,从死尸身上剁下脑袋。

  这,就是战争。

  金戈铁马自然豪气,但更多的是野蛮和血腥、杀戮与毁灭。read3;